文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哈密岛www.hamidao.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的儿,你父亲呢,嗯,这话我背着他小点声还敢说,他想的太多了,总对人不放心。”吕雉慢条斯理的捻着金线,考虑在衣服上加点什么花纹。她看黑色的衣服实在是看够了,浑厚沉稳干练,可是本来就在地府,还要穿黑衣服,怪阴森的。

外衣上不能加异色的绣花,那要是在里面的裙裾上加上金色的纹样呢,走路时衣服下摆微微飘动,露出一点金纹,好看的!

扶苏坐在她对面,略有点无奈。父亲对自己不放心,无论是谁都不会高兴。虽然把镇长的位置让我继承了,还要每年汇报,还让夫人留下来监督,哎,我不可靠吗?

我虽然喜欢耕种劳作,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我能做好镇长的职务。

刘盈在旁边忍笑忍的发颤,他看的特别清楚,始皇希望他有主见——符合老父亲要求的那种主见,威严吓人、又充满进攻性、见着土地想占有、看见人就想压服的那种主见。扶苏哥哥不是那种人,如果他是那种人,又怎么会留在这个破地方陪着父亲呢。

我娘还说我是个乖宝宝,他才是呢。

吕雉又嗤嗤的笑了起来:“你和他政见不同,无为而治最好,不必急于一时,拿出成绩来给他瞧,你爹会放心的。平时没有争斗,起了叛乱能够平息,不论是陛下还是阎君都会满意。”这么大个人,生前都快三十岁了,政哥还把他当小孩一样不放心。哎~

“父母永远把儿女当小孩呀。”

扶苏点点头:“夫人说的是。”

吕雉留下来也要专心修炼,而且镇长的权力……也不值得折腾什么临朝称制,让扶苏随意处理嘛,他可能算计不过刘邦,可是他打得过刘邦呀。

不用担心,阿盈也会帮他。阿盈看起来软绵绵的是个小哭包,这和城府谋略无关啊。

“你们去吧,我要闭关了。别忘了继续记史。”

两个乖宝宝出了屋子,刘盈笑的趴在他肩膀上站不起来,小声说:“哥哥呀,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特别好玩。”

“什么事?夫人先在汉朝临朝称制,现在来秦国监国……嗯监镇?”

刘盈笑到腿软:“不是不是。你看,陛下是法家,也曾经信奉道家自称为真人,我娘是黄老学派,咱们俩偏向儒家,多亏没有流派之争。要是辩驳起谁高谁低”

“那肯定是法家高。”扶苏颇为欢欣,无处发泄快乐的情绪,顺手把他举起来颠了颠:“夫人不会为了诸子学派反驳陛下,我也是法家的,你不敢和陛下争论。”帝王们用诸子治国,而不是诸子百家的门生——学傻的除外。

“我敢我敢!”始皇现在不在镇子里,刘盈当然敢说了:“咦?你是法家?”

“对啊。”

“你怎么能是法家?我,我一直都以为你是儒家。”

扶苏也很懵,这小孩对我有误解:“我善于耕战,喜欢法度井然有序,还不够法家吗?我只是脾气好,韩非这法家人物还爱看皇帝被皇后揍呢。”韩都尉看新来的皇帝被揍看的眉飞色舞呀。

“传闻说你数次上奏劝谏始皇,言必称仁义,不是吗?”

扶苏没想到自己身上也有这么多流言蜚语,哇,我的一生够简单了:“上奏过,那是劝陛下治民要张弛有度,秦律大部分都很完善,少部分过于严苛,肉刑之中劓、剕不好,还有别的我忘了什么事。爱民不是儒家独有的。仁义倒不必,我偏好仁爱。儒家诸子,我偏好荀子。天为自然,没有意志、善恶、好恶之心。荀子讲性恶论,我深以为然,教化不如法治。用法律约束才能使人心向善,百姓安居乐业,不是吗?执政在我,不在诸子言论。”

法家和儒家在执政者手里可以改的,不是诸子的思想说怎样就怎样。

肉刑指的是不是打**,而是割鼻子、剁手一类的。肉刑有五:墨(刺字)、劓(割鼻子)、剕(剁脚趾头,左右脚的罪名轻重不一样)、宫、大辟(杀)。

除此之外还有徒刑(抓去从事某些工作)、剃头(别人都留长发,就这厮被剃秃瓢)、流刑(凡是官府认为不服从命令、当官不管事、游手好闲的都可以扔到边关垦荒)、赀刑(罚款或服役)。

“是啊。”刘盈感觉自己更喜欢他了。但是,你想的这么明白,当初为什么要听话的自刎呢?

不只是因为扶苏的母亲和弟弟妹妹都在咸阳宫中,天然的人质。更有他万分敬爱、崇拜父亲的原因,这不是儒家礼法的规定,而是真心实意的。(扶苏:爸爸超棒!我爱爸爸!)

扶苏哼了一声:“你且等着看,儒家兴盛之后,天下更乱,代代有人谋反。”他在军队里呆了很长时间,知道这些健壮的男子如果不被严加管束,什么事儿都能搞出来!严加管束之后也会有人胡作非为,非得约束不可。指望人们学了道理就约束自己的行为?说这话的人读过历史吗?

说罢,他又回去敲门:“夫人,我父亲写的法律呢?”

吕雉刚把头发放下来,在脑后拢成一束,又换了一件宽松柔软的睡袍,把系带打了一个特别扁平、睡觉时翻身也不会不舒服的结,打算开始练习剑法配套的心法。之前打坐入静不成功,那无所谓,现在这难得的机会不能错过。

对镜子揉揉脸:“勤能补拙!”就算没天赋,我坚持十年、百年、二百年也会有成就!

就听见扶苏敲门要东西,披衣起身,在书架上翻了翻标签,抽出三卷竹简:“给,第一版草稿,较为完善的版本,还有新添加的几条。你要晓谕众人?”

扶苏点点头,笑了笑:“夫人,我正有此意。”抱着竹简走了。

“阿盈你去叫他们都过来,共同商量。”扶苏自己去找刘恒,站在肉山之中:“文帝,可否过府一叙?”

刘恒一家四口正在尽量把祭品都堆在一起,一年比一年多,扔了可惜,吃又觉得腻。普通人会欢天喜地想出一个摆摊去卖掉的,做无本的生意赚一大笔的好想法。可是他们不缺钱,仨人都不缺钱,文帝号称是薄葬,到帝镇也不露富,但百斤黄金还是有的,儿子很孝顺。

刘恒尽量温和而不伤人面子的问:“扶苏公子,尝尝人间的新味道?”你那儿没有祭品,要不要来点?

玄幻魔法推荐阅读 More+
不灭规则

不灭规则

一毛二五
一刀鬼神泣,万人血泪滴!无血不回头,有泪亦前行!跨越无尽星辰大陆,脚踩九天星宫,立足银河星域,追寻天之四极,破入诸生世界……悟道三千,登临大道界域,终入混沌古城!血染无尽苍茫,屠戮万界,神魔皆杀!道之极致,得享金榜题名!PS:老书《都市之嚣张跋扈》140W字半年来从不断更,喜欢请收藏、推荐、打赏!谢谢大家~
玄幻 连载 23万字
最后的武僧

最后的武僧

扎药
终章被选中的男人 艾利化做的紫色的丝线在土地中交缠游动,方向十分明确,他已经找到了伊甸园的核心。本文由首发 密实的土层豁然开朗,紫色的丝线如从土层中渗透出的水流,落入一个空旷的空间!丝线相互纠缠着,重新在地面化作人体,人造人艾利有
玄幻 连载 101万字
蜀天门内

蜀天门内

微博不谙世世
戴天佑,本是异世界最底层的一名,苦中作乐的白尾少年,受尽了屈辱和压迫。郝凡,这一浑二世的都市青年,偏偏穿越到了这具可怜的少年体内。两个灵魂同存一体,却未发生争权与夺舍。郝凡一心想家,性格冲动且任性。少年则留恋人间,将眷恋深埋在心底。究竟他能否顺利回到地球?又能否让人类接受他这具,多了一条白尾的人形身体?以及踏天境之后,那隐约可见的“蜀天之界”,是否就是所谓的仙界飞升?若你想知道,那就麻烦各位收藏
玄幻 连载 1万字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L凰梧
一场家族联姻中,曲意璇沦为牺牲品,新婚第二天她的艳照就出现在各大版的头条上,一夜成名,同时被冠上背叛丈夫、婚内**的罪名,人人唾弃。另外一个男人适时出现,邪佞的目光瞥过她脖子上的吻痕,勾唇似笑非笑地告诉众人,“昨天晚上的男人是我。”丈夫终日守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小三,甚至把和小三的女儿带入家门让她照顾,还怀着复仇之心步步为营,要让她和整个曲家血债血偿。那晚医院走廊中的灯光照着她单薄素白的身影,她拿
玄幻 连载 52万字
穿越世界做皇帝

穿越世界做皇帝

突发想象
本作品讲述一个刑警来到一个未知世界,并成为这个未知的世界里的一个皇帝的故事,注意,本故事是空间穿越小说,不是时空穿越小说。
玄幻 连载 21万字
南境之王

南境之王

红烧荔枝<
权力的游戏中文种田版苏林,一位二十一世纪的经济学家,莫名穿越到了索伦大陆,一个类似于中世纪的世界,阴差阳错成为了大陆第一剑姬菲利茜雅公主的男人。无与伦比的美食美酒,替代了难以下咽的黑面包,新奇的烹饪方式与佐料让这个平淡的世界充满了惊喜,雄伟的巴洛克建筑,典雅的洛可可服饰,精美绝伦的中氏武器现身骑士世界,强大的风帆战舰驰骋在世界上海域。憨厚朴实的矮人,热情好客的牛头人,惊艳的精灵,还有那觊觎人类世
玄幻 连载 5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