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4章 罚

发布时间:2021-05-04 20:34:22 来源:哈密岛

莫褚寻怒不可遏。他没想起叶明珠能说出来这种话来,她我以为自己真的不敢搞死她吗?凭她当初作出的那些事,莫褚寻现在的就有无数个理由把她弄死在这里。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纤细他没想到叶明珠能说出这种话来,她以为自己真的不敢弄死她吗?凭她当年做出的那些事,莫褚寻现在就有无数个理由把她掐死在这里。。


推荐指数:★★★★★
>>《夏末微凉情未央》在线阅读>>



莫褚寻怒不可遏。

他没想到叶明珠能说出这种话来,她以为自己真的不敢弄死她吗?凭她当年做出的那些事,莫褚寻现在就有无数个理由把她掐死在这里。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修长有力的五指从下颚移到脖颈,轻而易举掌握住她的要害,苍白几近透明的皮肤下,青色血管清晰可见。大掌稍稍张开后,又陡然收拢,用力掐上她的脖子。

“咳咳!”叶明珠哑着嗓子咳了一声,呼吸便彻底凝滞在男人修长宽厚的手掌内。她想要挣扎,身体却被他强健的体魄压在墙壁上无法动弹,越来越强烈的窒息瞬间将她溺毙,胸口难受得像要炸开,死亡的绝望阴影从头顶上笼罩下来。

白得透明的脸渐渐涨成了不健康的紫红色,无神颓靡的眸子也在这一刻,激发了对生命的渴望。很快她放弃了挣扎,任凭男人的手越来越用力,出现一瞬光亮的眸,也渐渐波澜不惊,化作一潭死水。

既然知道无法挣扎,她又何必白费力气。

她越是不反抗,莫褚寻心头的怒火越是旺盛,竟是连死都不怕了吗?那生不如死呢?你怕死,他有的是办法让她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掐在脖子上的手倏然往下,动作粗暴地扯开她身上的上衣,一手扣在她的后腰上,夜明珠浑身僵硬,吓得一瞬间失去了思考,垂眸往下看,最外面的衣服已经被莫褚寻用蛮力撕开,露出下面一件更厚的黑色毛衣。

滑进衣服的手一顿,莫褚寻怔了一怔,似乎也没想到,衣服下面居然还有衣服,而且全都是套头高领紧密厚实的衣服,用蛮力也不一定能撕开。他不由疑惑了下,试探着把毛衣掀开,下面居然又是一件毛衣。

整整五六件衣服包在她身上,即便这样,看起来还是瘦弱得一阵风就能吹跑似的,瘦巴巴的没有几两肉。

叶明珠吓得直哆嗦,看着莫褚寻的手搁在她最里面的衣服上,隔着粗糙的面料,滚烫的手心熨烫着她的小腹。她心跳如雷,还有一步,如果他继续深入的话,一定会……

她下意识闭上了眼,肩膀止不住颤抖。

宽大炙热的手掌动了两下,继续将最后一层布料翻起来。叶明珠心神俱颤,忍不住惊呼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手却在这时,猛然停下,旋即若无其事地把手收回去,叶明珠一颗心悬在嗓子眼里,还有些不敢置信。

就这么放过她了?

莫褚寻有这么好说话吗?

叶明珠被他绕迷糊了,在她印象里,莫褚寻绝对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既然打定主意要羞辱她,就不可能中途收手。

她的预感是对的。

莫褚寻擦了擦手,云淡风轻地忽略掉心底一丝丝异样的感觉,矜贵优雅的气质散发着难以靠近的疏淡,他扫了眼面前战战兢兢的女人,忽然开口:“五年前我莫褚寻都没有看上的女人,难道你以为五年后我会改变胃口,还是对一个比清洁工还不如的丑陋女人?”

一字一顿,像把刀子戳进心口。

他当然不会再对她产生兴趣。

叶明珠比谁都清楚,五年前她偏偏不信,以为只要用真心去换真心,就能苦尽甘来换得他的宠爱心仪。为此,她做了很多傻事,说了很多傻话,付出了这一生再也无法承受的代价。

现在,她当然不会那么天真。

人,其实是要认命的。以前的她,就是太倔太蠢,以为人定胜天,以为天命可违,坚信命里无时要强求……她觉得自己求得不多,只求愿得一人心,只求世间一双人,可那个时候,懵懂冲动青涩的她,根本不明白,她的请求,是世界上最贪婪的痴心妄想。

明白得太迟。

太迟,总比一辈子都浑浑噩噩傻下去更好。

叶明珠收敛神色,卑微的低下头,“是,莫先生说得对,我不配。”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都不配。

他冷哼一声,眼里添了一抹戾气,勾唇嘲讽道:“知道不配,就该尽本分做好你自己的事,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地下城公关部的小姐,小姐是干什么用的不用我提醒你,穿成这样,就能在一个月内为我赚到一千万?”

提起一千万,叶明珠霎时想到自己还背负着巨债。

如果没能完成任务,她是不是永远都会被困在这个地方?

“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会努力赚钱。”

赚钱?赚了可以马上摆脱他吗?

莫褚寻再一次被她一句话勾起了怒火,眼神阴鹜,叶明珠双肩一重,危险的气息又逼近:“好好赚钱,用你这副残躯好好赚钱,只要你肯干,地下城有钱的客人多了去,我会让徐从容多给你介绍客人。”

每个字从薄唇出来,都渗着寒气。

她如提线的木偶,僵硬地点了下头,没反驳。

出去之后,叶明珠立即被陈子恪那几个公子哥儿叫去了包厢。

“你没有完成我的任务,该罚!”陈子恪怒气冲冲,嘴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狞笑,叶明珠脊背一寒,忍不住后退一步,却因地面太滑,她退得太仓促,脚底打滑狠狠摔了个四脚朝天,后脑勺直直撞击在地面上,剧痛袭来让她有一瞬大脑记忆断了片,疼得浑身抽搐,扯动一下都像在扯着灵魂。

“真笨!姿色没姿色,还笨手笨脚的,也学人家出来当小姐。”陈子恪居高临下站在旁边,冷冷地嘲笑她。叶明珠挣扎了几下,手撑在地上想要爬起来,陈子恪一脚踩在她的手掌上,锃亮皮鞋用力来回磨动,皮包骨的手背一阵阵剥皮拆骨的疼,叶明珠额头沁出冷汗,痛苦地吸了一口气,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做错事就得罚。”他笑得邪恶。

“对、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要钱,一分钱都不要……”

“本少爷丢出去的钱,哪里还有收回来的道理。”陈子恪说:“况且你没有完成任务,就是一分钱都没有也得接受惩罚。让我想想啊,该怎么惩罚你呢?”

他支着下巴,作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旁边几个公子哥儿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出谋划策,其中一个叫做权少的年轻男子恍然叫起来:“有了,子恪,我从来没有见过丑八怪跳脱衣舞呢,你就罚她跳脱衣服好了。”

“这个好!就脱衣舞,陈少快让她起来跳舞。”

剩下的人纷纷起哄。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