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1章 短信惹的祸

发布时间:2021-04-09 08:22:33 来源:哈密岛

原本我以为而已一场小小的感冒,硬是在医院呆了三天才退热,蓝若菲一个人在医院里倍感很孤独。别人都是有家属陪着来,就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最可恨的是,季恩佑那天竟然如果别人都是有家属陪着来,就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最可恶的是,季恩佑那天居然那么无情地把她扔下车了。。


推荐指数:★★★★★
>>《冷酷总裁的退婚娇妻》在线阅读>>



本来以为只是一场小小的感冒,愣是在医院呆了三天才退烧,蓝若菲一个人在医院里感到很孤单。

别人都是有家属陪着来,就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最可恶的是,季恩佑那天居然那么无情地把她扔下车了。

他们算是夫妻吗?

连最基本的基本的生活交流,除了在床上干的事情,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每次欢爱过后,她还会被强迫吃下避孕药。

蓝若菲真的害怕了,以后一直是这样该怎么办呢?

该来的人不来,不来的人偏偏来了。

如果早先知道的话,蓝若菲真不情愿有人来看望她。

蓝海和张韵来了,他们一来就没有什么好脸色,蓝海一上来就甩了她一巴掌,生气地说:“蓝若菲,你给我好好地伺候季家的少爷,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她手上的书轰然倒地,脸瞬间苍白了不少,她握着自己被打痛的脸颊,心想她现在已经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她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该做的我会做好,你们不用担心!”

“哼,不用担心?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这还刚结婚,每次都让我们出面,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蓝海越说越气愤了,恨不得马上把蓝若菲掐死。

蓝若菲选择沉默了,她不想跟他们争吵。

无论她做了什么事,在他们眼里总是错的,他们可以包容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儿,却包容不了她这个安分守己的养女。

“听到的话就吱一声,不要要死不活的!”张韵补充了一句。

蓝若菲的眼泪哗啦啦地留了下来,委屈极了,最想这个时候有人来安慰一下自己,可惜偌大的病房,除了这两个看自己不顺眼的人,竟然什么都没有。

“你以为你的眼泪能值几个钱?”张韵直接走到她的身边,掐着她的肩膀,狠狠地用力一掐,蓝若菲痛得叫了出来。

但是她咬牙坚持住了,没有什么了不起,总有一天,她会离开他们的掌握,她会到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的。

张韵说:“你最好别给我们添乱,不然饶不了你!”

说完就和蓝海走了出去了,蓝若菲这才敢大声地哭了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父母啊?为什么这么虐待女儿呢?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蓝若菲立刻擦了擦眼泪,最难为情的事情就是在别人面前哭,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别人的同情再多,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是季恩佑!

季恩佑迈着修长的步子,阿玛尼的高级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显得特别合身,嘴角挂着一抹阴险的笑容,他嘲讽地说:“蓝若菲,我真想不明白,你父母为什么会这么对你?”

“你不需要明白!”是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蓝若菲同样不需要这个无情的男人的同情,或许她心里还期待过,但是当跟一个萨摩耶举行婚礼之后,她心中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你倒是有几分骨气!你说,你跟季宇平到底是什么关系?”季恩佑只要一想起那天和季宇平的亲密互动,就很生气,他不容许他的东西收到别人觊觎。

蓝若菲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直接明说吧,这个男人肯定不会接受的,如果欺骗她的话,被他发现肯定又是凌迟一顿的。

“我们只是朋友,你不要多想!”

“鬼才多想,我是说,既然你做了我的名义上的妻子,就不要想别的男人,我最讨厌给我戴绿帽子的女人了!”

蓝若菲松了一口气,她知道他心里还是有被前女友戴绿帽子的阴影,说:“我还是有警觉性的,我会安分守己的,我希望我们能好好谈谈!”

“想不到你那么快就学会谈条件了,只可惜,你现在还没有资格!”

“我……”

蓝若菲还想说的时候,季恩佑已经推开门出去了,季恩佑直到走到医院楼下,仍旧觉得不可思议,他为什么要来看这个女人,仅仅是因为刚刚好友陈斌说的那番话吗?

“恩佑,那天在婚礼上看到了,其实我觉得你妻子还挺漂亮的,安安静静的,一看就是讨喜的性格!”

“你不知道就别乱说话!”

“我不是乱说话,你看你那么对待人家,人家还隐忍着,不肯掉一滴眼泪,要不然我们做个交易吧,你不喜欢她的话就给我吧!上流社会挺频繁的。”

陈斌还在努力说服他,因为他很喜欢蓝若菲,温温顺顺的,一定很好相处。

季恩佑毫不留情就给他来了一拳,说:“这辈子你想也别想!”

陈斌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脸,说:“丫的,你也太狠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才不敢触犯你大爷的神威,算了,你的妻子你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吧!”

季恩佑到了医院,管家说她还在医院,一个感冒,治疗了那么久还没好,他真怀疑她是因为不敢回到季家在拖延时间。

但是看到她那张苍白的脸,忍受着蓝家父母的恶骂,却仍旧一声不吭的样子,他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在心间流淌着,他是在关心她吗?

不,绝对不可能!

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只会靠眼泪去博取别人的同情,他唯一能做的只是虐待她!

他转身又走到了回到了医院里,既然已经在医院呆了那么久的时间了,没有必要再继续呆下去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蓝若菲赶紧收起了手机,好奇地问。

“你在干什么?”一看到他进来,就鬼鬼祟祟地收着什么,一定是有猫腻。

蓝若菲若无其事地说:“你想多了,我只是无聊想玩玩手机而已,并没有做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

“你也知道有伤风化,手机拿来!”话语不容置喙,季恩佑此时就像索命阎罗一样,气势压得蓝若菲喘不过起来。

“我……”

季恩佑金口一开:“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蓝海集团……”

蓝若菲马上把手机递给了他,身上不停地冒着冷汗,她已经感觉身体在颤抖着了,她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她自认为没有什么,刚刚季宇平给她发了问候短信,但也是仅此而已,她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霸道,这么生气。

蓝若菲看到季恩佑的脸瞬间青筋暴起,手指节紧紧弯着,她有一种感觉,她的死期不远了,此刻,她想逃了。

季恩佑果然把手机砸到了地上,瞬间支离破碎,说:“蓝若菲,你好大的胆子,我刚刚说了什么话?”

在看到她跟季宇平通信息的时候,他很生气,很想掐死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本来以为他还会有什么行动的,但是结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季恩佑马上就替她办好了出院手续了,她想说其实她的感冒还没好,他怎么能不顾病人的安危呢?

回到家里之后,准确地说才刚走到家门口,蓝若菲就被季恩佑用力腾空抱起,她吓得赶紧用纤细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季恩佑冷笑:“那么快就投怀送抱来讨好我?蓝若菲,你太有心计了!”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赶紧松开了手,蓝若菲也不知道怎么招惹他了,她仔细地回想起自己做过的一切,似乎真没什么可以拿出来数落的,她一直在医院好好呆着,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条手机短信忍他不高兴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被狠狠地抛到了床上了,下一刻,不容她反抗,季恩佑已经压上她,与他相比,她显得多么娇小,她觉得自己喘不过起来了。

当耳边传来熟悉的热气,被他身上男性气味包裹着,她反而有种莫名的安心。

他在她的耳边暧昧得吹着气:“你说说,我的技术跟季宇平相比,是高还是低?”

一句话,瞬间把蓝若菲从欢爱的顶点拉回到了现实,梨花般雪白的脸瞬间没有了血色,比刚才更加苍白了,原来,他还是不相信她,还是认为她就是那个水性杨花的蓝若雨。

她紧紧地咬住嘴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现在已经被满满的痛楚所掩盖了,头发浸湿,脸色更是苍白了,连血管都看的一清二楚。

季恩佑显然被她突然的动作怔住了,他停了停,不说话是吗?好,他就让她好好说话!

邪邪地笑着问:“还是不说话吗?”

蓝若菲还是紧紧地咬住贝齿,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不是第一次侮辱自己了,每次都是这样,她感觉她就只是任他发泄欲望的玩物。

她痛得晕厥过去了,但是她还是死死地咬住嘴唇,不知什么时候,唇上的血迹已经流到了脖子上,手上也已经紧紧地抓着而伤痕累累了。

季恩佑穿好衣服,又恢复了翩翩贵公子的模样,随即把她狠狠地往地上一扔,说:“水性杨花的女人,当了婊子还立贞节牌坊,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

蓝若菲的头磕在了墙上,脑袋嗡嗡地叫,浑身痛得起不来了,她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他的离去,听到车子开出去的声音,她今天晚上的厄运总算是过去了,但是明天,后天呢?将来的每一天呢?

不,她不能永远做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要坚强,忍着吧。

她咬咬牙,对自己说:“不要怕,一切都会过去的,总有一天,你会脱离他们的魔掌的,一定要坚持下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