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9章 安安,你是在吃醋吗?

发布时间:2021-02-24 08:07:15 来源:哈密岛

也没人不不喜欢乖顺乖巧懂事的孩子,更更何况还这样很贴心。“好了,这是在咱们家,不需对自己其要求那么苛刻。”苏卓毅显然对这个套路无比受用无穷,态度软乎了不少,“那就约好了,那就“好了,这是在咱们家,不需要对自己要求那么严苛。”苏卓毅显然对这个套路无比受用,态度软和了不少,“既然约好了,那就过去吧。不要让人等久了。”。


推荐指数:★★★★★
>>《回首遥相望》在线阅读>>



没有人不喜欢乖顺懂事的孩子,更何况还这样贴心。

“好了,这是在咱们家,不需要对自己要求那么严苛。”苏卓毅显然对这个套路无比受用,态度软和了不少,“既然约好了,那就过去吧。不要让人等久了。”

苏卓毅看苏乔安的眼神情不自禁染上了一抹怀念的神色。

苏乔安和她的母亲真的很像,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而最为神似的,则是她的表情与性格。

在苏卓毅露出似怀念又似柔情的眼神时,陆斐斐忍不住攥紧了手指。

“好的,爸爸。”

苏乔安遵照他的吩咐,温驯的和他道别后,才朝门外走。

她才打开门,陆斐斐就在跟苏卓毅说话时脚下一歪,身体朝着苏卓毅的方向倒了下去。

这一摔,恰好摔进他的怀里。

随着陆斐斐的惊呼,苏卓毅紧张的叫着她的名字。连带着家里的女佣,刚刚下楼的苏尤娜和苏尤可全都惊动了。

苏家的大门关上之前,苏乔安看见的,是陆斐斐被众星捧月似的团团围住的画面。

然后,门阖上。

苏乔安站在外面,和门内的嘈杂形成孑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女人的柔弱,总是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并且屡试不爽。

苏乔安无不讽刺的想着:看样子,陆斐斐对这一点的理解,真的远胜于常人呢。

她慢慢撑开伞,踏入雨幕里。

而门内,陆斐斐看着门口的方向,沉下目光。

约定见面的餐厅在城南近郊。

苏乔安赶到萧时安定位的餐厅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萧少,让您久等了。”

苏乔安在萧时安的对面入座,不等他开口,径自问道:“我们可以先点餐么?”

即便是饥饿,她仍保持着良好的礼貌和仪态。

这让萧时安略感意外,却也没有拒绝她的请求,稍稍颔首后同意。

“当然可以。”他招手叫来服务生,表示苏乔安可以自便。

在服务生为苏乔安递上菜单时,她伸手接了但没看,只抬脸浅笑着,问他:“请问你们这儿能以最快速度端上来的主食和菜是什么?麻烦给我来一份。谢谢。”

“啊?”

服务生被她这顿操作震住的同时,萧时安将手撑在额间,掩住眼睛笑了。

最终,在优雅的钢琴旋律中,服务生为苏乔安端来了两块切好且摆盘精致的法棍,一盘蔬菜沙拉,以及一份冰淇淋。

很好,连碗热汤也没有。

苏乔安抖开餐巾,遗憾的想着。

所以她才不喜欢吃西餐,冷冰冰的,连丝烟火气都没有。

苏乔安看了眼对面的萧时安,觉得就像眼前这人一样。

她顶着萧时安饶有兴趣的目光,迅速解决了半块法棍,三分之一沙拉,以及四分之一冰淇淋。

然后,她放下了手中的餐具,优雅的擦拭唇角。

“多些款待,萧少。”

萧时安笑的有些温柔,问她:“这就吃饱了?”

“没有。”苏乔安坦然的看着对方,直白表示,“不饿就好,我不爱吃这些。”

几乎是毫不避讳的坦承。坦率到让萧时安觉得竟还有些可爱。

他以目光描摹着苏乔安的轮廓及五官,笑吟吟道,“想吃什么,尽管开口。”

没有了让人焦灼不安的饥饿感,苏乔安终于能好好的点餐了。

桌上的餐具很快撤下,换了套新的上来,之前的食物也尽数被端走。

“萧少找我,应该不单单只是为了吃饭吧?”

闲杂人等都退了,苏乔安直言,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和犹豫。

仿佛笃定他有话跟她说似的。

“约会,自然不仅仅只是吃饭。”萧时安带着笑音,意有所指,“但往往是从吃饭开始的。”

这话听上去多少都带着些暧昧不清的味道。

但,偏偏从萧时安口中说出来,显得清越无尘。

苏乔安见他不说,便也暂时收了声,不再多问,以免多说多错弄巧成拙。

“还有。”她不说话,萧时安兀自开口,嗓音温柔,“别叫萧少,叫我时安。”

要求很简单,偏放在萧时安身上,很奇怪。

苏乔安一时摸不准他这样要求的原因,拒绝道:“这样不好吧。”

话是这么说,眼睛却盯在他身上。

这是试探。

唇角卷起个稍带温度的弧度,萧时安不介意她的试探,理由充足又理所应当。

“既然我们的婚约还在,你依然是我的未婚妻。难道在别人面前的时候,我们还要这么生疏的称呼彼此?”

苏乔安猜着,这多半又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至少,不会是真正的理由。

不过她也没准备深究,顺着萧时安递过的台阶下了,应了他的意:“时安。”

苏乔安的声线很好听。

带着少女独有的清甜,又因她微笑的表情染了几分柔和。

音落时,她伸手去端杯喝水,白嫩的手指捏住玻璃杯的边缘,灯光洒落在她的指间。光线氤氲,仿佛在被她轻柔摆弄,似温柔相待。

原本只是随口提及的要求,想不动声色的逗弄她一下。

谁想,最后竟然温暖了萧时安的心。

他停了几秒,礼尚往来,“乔安。”

这就当作是新的相识,就算是相互认识了。

萧时安问她:“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名字里都有个安字吗?”

“不知道。”苏乔安相当配合。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时遇时安,之子于归。”

苏乔安听出来了,这是《汉广》中的一篇长诗,偏就被他掐头去尾,还硬改了句子。

可萧时安狭长的眸子,略带促狭望过来时,她竟有些不确定了。

他像是话中有话,别有深意?

不等苏乔安问,萧时安便开了口:“这是我父亲房间里挂着的一副字,我瞧着有趣。刚刚突发奇想,其中竟然带着你我的名字,就照搬来念了。是不是很有趣?”

“有趣。”苏乔安不动声色,却也捧场。

“不过,那副字虽然气势不凡,但笔锋娟秀。看着倒不像是我父亲写的。”

萧时安以手成拳,托在下巴上,目光含笑的看着苏乔安。

“落款处,我记得有‘温玉’两字。也不知道是出自什么人的手笔。”

苏乔安神色微动。

温玉,是程雨柔的小名。

以前在家时,婆婆和义父总是会用这个名字称呼程雨柔。

但他现在说起来,又有什么深意?

“怎么了?”萧时安的视线一直放在苏乔安身上,自然没错过她眉间微皱时的表情。

“那是我妈妈的小名。温玉两个字,是因为她身体不好,常年带了块暖玉,外公才为她取得。”

苏乔安不做隐瞒,坦然交代。

她猜测萧时安谈这个话题是为了试探她,而她给出回应也是为了看他如何反应。

“这可巧了,没想到这幅字竟然真是我们名字的由来。”

萧时安的反应很自然,谈不上惊讶,但仿佛早就有所感知似的。

也正因如此,苏乔安可以笃定,他是故意谈起这个话题的。

但也仅仅是到此为止,萧时安没有再继续,反倒是若有所思的表示:“你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说话间,他们点的餐已经被送上。

苏乔安捏着刀叉,动作优雅的切割牛排,随意反问。

“我原以为你才到C城,多少会有些水土不服。但没想到,你的适应能力倒是很好。”

萧时安像意有所指,目光深邃。

适逢苏乔安叉起牛肉送入口中,眯着眼睛享受美食。

将食物咽下后,她才近乎愉悦的笑起来,带了些天真的直白。

“我从乡下长大,是路边的小花,自然在哪儿都能活。”苏乔安说罢,尝了口奶油蘑菇汤,只一勺之后,就放下了手中的汤匙,继续这个话题,“其实,你和我想的也不太一样。”

萧时安饶有兴趣,“我又哪里不一样?”

苏乔安慢条斯理的切牛排,学着他的话,缓道:“我原以为今天是场鸿门宴。毕竟,你和尤娜看上去感情不错,婚没退成,你应该很生气才对。”

萧时安顿了下,似笑非笑。

“怕我给你下毒?”看着她丝毫不受影响的模样,他忍不住开了句玩笑。

苏乔安却笑了:“不会。你不屑于做那样的事。”

这话说的有些斩钉截铁,理所当然。

萧时安不懂她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若是假的,就是虚张声势。若是真的,也未免太过天真。

于是,他看似无奈解释一句:“我一直把尤娜当做妹妹来看的。”

苏乔安吃饱了,随意擦擦唇角,点头赞同。

“我也认为你大概是这样想的。”她说,“所以,我也是这样告诉她的。”

闻言,萧时安忍不住笑起来。

和之前无声的勾唇不同,这次他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那双狭长的眸子因为盛满笑意,显得格外明亮。更衬的他公子温如玉,陌上世无双。

“安安,你这个语气,是说你在吃醋么?”

说完,萧时安伸出手,越过餐桌,掌心稳稳的拢在苏乔安的手背上,姿势亲昵且暧昧。

触手一片温软,意外的让萧时安顿了片刻。

随后,他才扬着笑意,似调笑般开口。

“不管别人和我的关系如何。安安,你才是我的未婚妻。”

与此同时,窗外不远处的车里,有人眼疾手快按下了快门。

瞬间,他们执手相望的画面被永远定格在镜头里……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