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9章 我会负责的

发布时间:2021-02-24 08:07:14 来源:哈密岛

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下起了雨。一路上淅淅沥沥的,一直到车子停在苏家外,才掐着点似的渐渐转大。噼里噼的雨点落在车上,树叶上,像鼓槌重重的敲打,声声都砸在人的心坎上。一路上淅淅沥沥的,直到车子停在苏家外,才掐着点似的逐渐转大。。


推荐指数:★★★★★
>>《回首遥相望》在线阅读>>



不知什么时候,窗外下起了雨。

一路上淅淅沥沥的,直到车子停在苏家外,才掐着点似的逐渐转大。

噼里啪啦的雨点落在车上,树叶上,像鼓槌重重的敲击,声声都砸在人的心坎上。

暴雨已至。

苏乔安想起一件事,她拉开副驾驶的镜子,撩起外套,在自己的身上仔细寻找。

看到她的动作,季墨寻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放心,我没留下印子。”

苏乔安拉着衣领的手微僵,最终放弃了翻找,垂了下来。

“需要我送你进去么?”季墨寻瞥了眼还亮着灯的别墅问道。

“不用。”

苏乔安垂眸看见身上的外套,便要抬手脱下,被季墨寻制止了。

“穿着。”季墨寻干脆的连人带外套一起按住,“这样回去更有说服力。”

他没明说是什么说服力,但苏乔安明白,也就没有再把外套脱下。

季墨寻拿过苏乔安的手机,在上面按了一串数字,保存。

“遇到麻烦随时给我打电话。嗯?”

苏乔安把手机拿回来,顿了下,低声道:“电话我不会打,以后我们也不要再有什么联系。季先生,我之前说我们抵消了是认真的。我不希望跟你再有任何牵扯。再见。”

说完以后,苏乔安就拉了下车门。

几乎是在她说完之后,季墨寻的脸色就彻底阴沉下来。配合着外面的狂风暴雨,山雨欲来。

“那如果你怀孕了呢?”

“什么——?!”苏乔安拉着车门的手指瞬间施力,隐隐发白。

季墨寻笑起来,笑意却未达眼底,显出几分冷意:“今天的事太突然。没有任何措施,到现在你还没有清理。”

说着,季墨寻的目光朝着她腹部往下的地方游走几分,一时间笑的更好看。

“所以,万一你怀孕了呢?除了我,你想让谁处理?”

苏乔安有一瞬的慌乱。

而季墨寻则是等着她服软,顺便还送了个台阶过去。

“如果真的怀孕了,就告诉我。我会负责的。”

听着他上扬的语气,苏乔安在季墨寻伸过手来的时候,用力的把他拍开:“不需要!就算怀孕,那也是我的孩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苏乔安说罢,咬着唇狠狠瞪了季墨寻一眼,然后就拉开车门,冲进雨幕里。

随之,季墨寻看见苏家的大门打开,苏乔安瘦弱的身影消失在了大门彼端。

手背被狠拍一下,季墨寻也不恼。

他摸着自己被拍红的地方,不觉轻笑起来。

“啧,可真是只小野猫,动不动就要亮爪子挠人。”

片刻后,他看着楼上某个房间的灯亮了,才踩下了油门,驾车离开。

正如季墨寻所说的那样。

苏乔安到家后,苏卓毅原本不悦的情绪,在看见她身上披着的外套时,尽数褪去。

客厅里灯火通明,似乎都在等着她。

“爸爸。”她先跟苏卓毅问了声好。

苏卓毅应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旁边先起了幸灾乐祸的声音。

“哟,看看这是谁呀?”率先出声的永远是苏尤娜,她带着怪里怪气的腔调,“原来是咱们家的大小姐啊。难怪宴会之后就不见人了,原来是跑去跟男人约会了呀。”

苏尤娜嗤笑一声:“嘁,也不知道是跟哪个野男人,我看你……”

“闭嘴!”让人没想到的是,苏卓毅非但没有训斥苏乔安,反而是喝止了苏尤娜:“我说过,乔安是你的姐姐,有你这么跟姐姐说话的吗?!谁教你的规矩!”

苏卓毅发火,没有人敢吭声。

就连陆斐斐也是想劝又不敢劝。

苏尤娜气急,咬牙道:“我没有这种半夜跟人约会的浪荡姐姐!”

“放肆!”苏卓毅猛的拍了把桌子,脸色难看:“滚回你的房间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爸!你偏心!”苏尤娜用力的跺脚,“我最讨厌爸爸了!”

她在瞬间哭了出来,刀子似的眼神狠狠剜了苏乔安一眼,哭着朝楼上跑去。

陆斐斐登时心疼的追上去:“娜娜,娜娜!”

屋子里霎时少了两个人,气氛不禁有些尴尬。

苏尤可自始至终都窝在角落里看书,没有什么存在感。

至此,她才抱着书站起来:“爸爸,时间不早了,我先去睡了。爸爸晚安,乔安姐晚安。”

“嗯。”苏卓毅不耐的挥挥手,苏尤可迅速抱着书离开。

她上楼时,苏乔安不由的看了她一眼,只觉得怪异的感觉越来越盛。

大概是受了凉气,苏乔安咳了声,不禁拢紧了身上罩着的西装外套。

苏卓毅沉默了片刻,面色竟透出几分和蔼:“别把尤娜的话放心上,你今天很乖,没有坐上车还知道打电话跟爸爸报备。爸爸问过了,是尤娜要去买衣服,催着你妈妈提前开车走了。你不要介意。”

苏乔安隐在西服里手不由的用了几分力。

特别是在苏卓毅说‘你妈妈’时,她更是没忍住,险些将真实的情绪泄露出来。

但所有怒涨的情绪,全都随着那句轻描淡写的不要介意而随之东流了。

这一刻,苏乔安甚至有些阴暗的想着,如果换成苏卓毅的另外两个女儿,今天遇到同样的遭遇,他是否还能说出来这句不要在意?

很快,苏乔安就得到了答案。

她温婉的露出个微笑,脸上还带着些沾染的雨水,轻轻摇头:“没关系的,爸爸。我理解。”

对此,苏卓毅相当满意。

“季先生……季墨寻请你吃饭,都说了些什么?”

几乎在苏卓毅试探着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苏乔安就明白了。

不管换成哪个女儿,在苏卓毅这里,恐怕都是一样的不需在意。

她心下嘲讽,面上却乖顺的回答:“季先生说之前的事情是误会,他请我吃饭权当赔罪,让我以后有困难可以随时找他。”

傻子都能看得出,现在在苏卓毅这里,季墨寻就是最好的挡箭牌。

有这个靠山在,苏乔安没有不用的道理。

苏卓毅考量着应声,目光些许复杂的多看了苏乔安几眼。

苏乔安用手抵在唇上,再轻咳了几声,苏卓毅才算回过神来。

“去早点儿歇着吧,免得着凉。”苏卓毅满脸慈父的表情,然后再似随意的询问:“这外套是季先生的吧?”

得到苏乔安肯定的回答,苏卓毅满意道。

“待会儿交给佣人,让他们拿去干洗。处理干净之后,再去还给季先生,好好谢谢人家。”

瞬间,苏乔安就咂么过味儿来了。这是故意让她跟季墨寻不要断了联系。

她只装做什么都不知道,温驯的点头:“好的,爸爸。”

上楼前再加一句,“爸爸晚安。”

“嗯。”

经过楼梯拐角时,苏乔安隐隐听见从苏尤娜房间里传来的哭泣和摔东西的声音。

苏乔安的神色不变,径自上楼回房。

她洗了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冰冷的雨水,又清理干净了自己。

在水雾氤氲的镜子前,苏乔安看着自己和以前一样,却又完全不同的身体,有些想哭。

特别是看见那个季墨寻故意留下的红色印记的时候,无尽的委屈几乎把苏乔安淹没。

她红着眼圈儿咬住唇,想要给婆婆和义父打电话,想听听最亲近的人的声音。

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还不是时候。她在心里这样劝自己,至少现在还不行。

而彻底将她从委屈的情绪中拉出来的,是敲门声。

“来了。”

苏乔安冷静的做了几个深呼吸,穿好浴袍,审视发现没有端倪后,才去开了门。

佣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外,显然是被苏卓毅吩咐过。

苏乔安把西装外套递给她,还没关门,就见一个让她略感意外的人走近了。

“乔安姐。”本该已经去休息的苏尤可端着两杯牛奶站在那里,静静叫了她一声。

佣人朝着两人问好之后,抱了西装就离开了。

“尤可。”苏乔安不动声色的笑着,“怎么还没睡?”

“嗯,去热了杯牛奶。”苏尤可说着,把手里多余的那杯递了过来。

苏乔安有些意外,这还是她第一次跟苏尤可单独交谈。

怔了怔,她指指自己:“给我的?”

“嗯。”苏尤可点头,“预防感冒。”

苏乔安停顿两秒,到底是从她的手里接过牛奶:“谢谢。”

“不用。”说完,她端着自己的牛奶干脆的转身离开。

倒是苏乔安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回到房间里。

苏尤可才端着牛奶杯回房,陆斐斐就迎了上去:“拿给她了?”

“嗯。”苏尤可浅浅的喝着牛奶,随意的应着。

“那就好。”陆斐斐放心似的笑了声,然后拉过苏尤可的手,“你姐是个没心机的,让她做这种事,还不如杀了她的好。在咱们家你最不爱说话,由你去跟那丫头交好最合适。”

“哦。”苏尤可没多大的反应。

“你爸爸一直想和季家攀上关系,不然也不会让你姐去跟季墨寻相亲。不过你姐没出息,死活不乐意。谁知道苏乔安这乡下丫头怎么就入了季墨寻的眼,竟然还请她吃饭?”

陆斐斐说着,不禁露出些后悔的表情:“早知道今晚宴会后,就不该把她一个人扔在那儿。不然现在咱们也不会这么被动。”

但也仅是片刻,她的神色就恢复如常。

“小可,你跟这丫头打好关系,以后才好套话。我倒要看看,她一个乡下来的玩意儿,还能作出什么妖来!”

片刻,苏尤可淡淡点头:“哦,知道了。”

而与此同时,苏乔安回房之后,脸上的笑意尽数褪去。

她端着牛奶杯径自进了浴室。

水龙头打开的时候,杯子慢慢倾斜,牛奶缓缓的从杯中流出,顺着水流一起流入了下水道里。

苏乔安随手洗干净杯子,举起静静的看了一会儿。

“真浪费。”

半晌,她唇角勾起,满是嘲意的自言自语。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