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凶灵旅馆》第六章好奇害死人

发布时间:2021-01-14 16:21:00 来源:哈密岛

鬼物旅馆小说名字叫作《鬼物旅馆》,提供更多鬼物旅馆鬼物旅馆,鬼物旅馆鬼物旅馆小说。鬼物旅馆小说鬼物旅馆节选:从宿舍出,我步入前厅,那里了除了贝朝霞在柜台上打打瞌睡再无别的人。 厨房是从西角的门步入,是锁着的,我并…


推荐指数:★★★★★
>>《凶灵旅馆》在线阅读>>



凶灵旅馆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旅馆》,这里提供凶灵旅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旅馆小说精选:从宿舍出来,我进入前厅,那里了除了贝朝霞在柜台上打瞌睡再无别的人。 厨房就是从西角的门进入,是锁着的,我并无那个门的钥匙。 我走了过去,在柜台上敲了敲,贝朝霞惊醒过来,抬起头见是我,揉揉眼睛道:“我的大帅哥,你让奴家睡一会不行么?” 我将她揉眼睛的手拿了下来,握在手里却没放开的意思,轻笑道:“你就不怕睡了就不再醒来么?” 贝朝霞来了精神:“那你陪我,来,坐进来”手让我握着也并无抽回的意思。 我只觉那手柔若无骨,心中惊异女人的手为…

从宿舍出来,我进入前厅,那里了除了贝朝霞在柜台上打瞌睡再无别的人。

厨房就是从西角的门进入,是锁着的,我并无那个门的钥匙。

我走了过去,在柜台上敲了敲,贝朝霞惊醒过来,抬起头见是我,揉揉眼睛道:“我的大帅哥,你让奴家睡一会不行么?”

我将她揉眼睛的手拿了下来,握在手里却没放开的意思,轻笑道:“你就不怕睡了就不再醒来么?”

贝朝霞来了精神:“那你陪我,来,坐进来”手让我握着也并无抽回的意思。

我只觉那手柔若无骨,心中惊异女人的手为什么这么柔软,摸着确实舒服。

柜台里只一把平凳,并无坐的地方。

“我坐哪里?”

“随便你坐”她说这话时,也不移开身子。

我微微一笑,将她往上拉了拉,她站起来,我一屁股坐下,她莞尔一笑往我大腿上坐了下来。

我内心嘀咕,这少妇到是大方,反正四周也再不会有人,偷点腥也无所谓。

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只要这女人不是鬼就好。

我一手在她大腿上来回摸索,一边笑道:“这里好象很异常”

“你真坏!”贝朝霞一边咯咯娇笑,一边道:“你才来,习惯了就好,告诉你吧,这里经常失踪人,而且常闹鬼”

“你不怕么?”

“我们在这这么久了也没出什么事,反正工资又高,管他呢,是鬼怕人不是人怕鬼你说是么”

这娘们胆到是大。

“听说楼上那个疯子住在贝氏村,你知道在哪里么?”

贝朝霞瞪大眼:“她告诉你的?我就住在贝氏村啊,她还是我介绍她来的呢”

“什么,你说贝红花也是这里的服务员?”

“是呀,奇怪么”

“她家里还有个娘?”

“她疯的那天她娘就伤心死了”

我哦了一声,又问道:“她还有女儿?”

“也死了!”贝朝霞放低声音,道:“听说是她自己掐死的,才三个月大,你说她怎么下的这么狠心”

我打了一个激凌,手在她大腿僵住。

“你见过她老公没?”

“当然见过,他姓伍,是老板的儿子,长得可那个了,可后来听说也失踪了,她们两就是这里认识的”

贝朝霞也就二十几岁,身材也蛮不错,皮肤细腻脸型小巧很有女人味,我顺手在她腰间抱住,只觉得下身有种莫名的冲动。

她似乎也感觉到,咯咯笑道:“你这人是不是碰到女人就这样”

“什么这样?”

“想吃了我呗”

“真有点想”

“男人都这个样,没一个好的,你可别去欺负红花,她可比我迷人多了”

我笑笑:“那我可不敢,我还想活命呢,你有没有厨房钥匙?”我开始步入正题。

贝朝霞瞪大眼:“那地方你可别去”

“怎么了,我想找点吃的”

“不怎么!”贝朝霞冷冷地站起身。

看这样子是没得商量了,害我和他温存一番,真是亏了老本。

看来色诱是不行的,我只得灰溜溜地出了大厅。

锁是锁君子的锁不住贼。

我相信这句话,我绕到厨房后面,那里有一个大风扇,沾满了油腻,看上去很是恶心。

我回宿舍找来一个起子,拆下一片风扇页……

我最大的长处就是身材细长,应付这小洞口是没问题的。

只是怕我从这进去,就成了一个油鬼了。

顾不得这么多,小心钻了进去,落脚处是一个厨台,刚站稳脚,忽听嘭地一声,我吓了一跳,里面有人!

我确实这不是我碰翻什么东西,因为发声处是在厨房正中。

我犹疑了一下,才打开手电,朝厨房内扫视。

触眼处是一个台子上面放了各式盆碗,及菜类,而在台下子,地上放着一大块猪肉,惊心的是,猪肉露出一片片排骨,周边的肉似是被什么东西咬去,撕得七零八落。

我的天,这是生肉啊,谁有这么好的胃口?

我小心跳下台厨台,一步一步向前移动,除了那块达二十多斤重的猪肉,也无别的异样。

厨房后边有一个则道,我一步步移动,凭住呼吸。

才走了几步,觉得地上极是粘滑,用手电一照,地上全是血迹,旁边有几只死鸡,用手一摸尚有温热,也似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咬死,带毛露出里面的血红的五脏。

鬼是不会偷东西吃的,那就是僵尸了。

我打了一个寒颤,电影里的僵尸可是会咬人的。

走过通道,前面看上去是厨房储存厨房材料的地方,堆满了各种菜及大米水果等。

我的点失望,无非是这里也闹鬼。

或者是僵尸,一想到僵尸,我心一寒,那贝红花如不是鬼那就是僵尸了。

可世上有这种迷人的僵尸么?

从地上捡起那只死鸡,闻了闻,有一股腥臭味,可拿到手里才发觉一种异样。

那鸡除了头与内脏全身无一点肌肉,整个鸡骨也很是完整,这种咬法可比高级厨师手中的利刀牛B得多了。

就象是将鸡肉一点点从骨头上剔除一般。

我知道有一种鱼的做法,那就是将鱼刺全部小心拨出再做菜,鱼肉还是整快的又无刺,吃起来当然好,与这里的咬鸡有相同的手法。

还真会吃。

“有人吗?”我小心地叫。

虽然我知道自己问得有点荒唐,也忽然佩服自己的胆大,或者是我已没魂的原故,不知道怕了,我自嘲。

“叔叔!……”声音从一个角落里传来。

我猛吓了一跳,手电不自主地照了过去,在货架背后的一个角落里,正卷缩着一个小女孩,两嘴还在汩汩流着血迹,正死死地盯着我。

她——正是贝红花的女儿。

我吓得大叫一声,夺路就跑……

从那个风扇洞里钻了出来,一路狂奔回到宿舍,心蹦蹦地跳。

如说任何一个人是鬼,我也只是怀疑,但这个小女孩,我已确实她不是人类。

至少,我怀疑我的糖是她偷的,厨房能随意进入比我高明,这不是她应该能做到的。

可那老头为什么要为她隐瞒?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鬼,不!第二次了,上次是那烧东西的老妇。

我一阵急促喘息,好半响才稍有平静。

再次强迫自己镇定,至少我还没找到她会害我的迹象。

只是看到鬼确实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我想到三神庙里老僧给我的六字真言咒语,也总该有点用处,或者能镇镇她。

想到这里,又想到那烧东西的老鬼,她不就是有点怕我么,她知道我身上有咒语?忽又想起贝红花的话来,这时才知道她话中的意思,我已不是昨天的那个人。

但又想回来,她有可能是指我昨天是个正常人,今天是个无魂的人。

但不管怎么样,我想对鬼使使六字真言,看看效果。

我再次钻进厨房。

不达目的不能罢休,不找出厨房的秘密也不罢休。

可厨房的秘密在哪里呢?这里除了出现那个小女鬼并无别的异样。

可此时我再进入那个储存室,也再没见到她。

溜得到快,咱两一人溜一次,负不相欠,谁也不怕谁。

我如此给自己壮胆,开始在各个地方仔细搜寻起来。

“小美眉,你出来,叔这里有糖……”我低声嘀咕,手电四下扫视。

“呜……”一个毛毛的东西,忽从一个角落里窜出,扑到我头顶。

我惊叫一声,手朝头顶抓落,似有一物从我手边滑开……

那东西嘭地一声,跳到对面货架上。

我手电扫了过去,一对绿幽幽的眼睛,转瞬即逝。

什么东西?!

我心脏再次蹦跳,左手执手电,右手竖在胸前,五指拼胧,口中急念那六字真言咒语。

“唵嘛呢呗美吽……”

可四周却无一点声息。

我操!老和尚学骗人!

我心一下如坠落深渊,冰凉冰凉,这可是我唯一的自信。

完了,什么都没了!

可路还得走下去……

我继续摸索,开始寻找这地方有特别的地方。

这次还真让我找着了,在北面墙壁处同样有一个货架,这没什么,但货架上我发现一个青瓷的阔肚细颈瓶子,到很象是古器。

摆在那里明显的扎眼,与周围格格不入。

“这伍老板果真有钱,厨房里都是古董!”我嘀咕着走了过去,用手去拿,竟然纹丝不动。

又用手使劲摇动,还是不动。

咋的,生根了么?我好奇心起,也知道这里必有古怪。

可就是无论我怎么使力,它就是不动。

我上下左右细瞧同,也没发现别的什么。

这时又是一声呜的声音,我急回头,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又朝我脸上扑来,急挥起警棍,胡乱朝那黑物重重扑去……

嘭地一声,正打中那黑物,那东西呜地一声,急往角落里钻去……

这次我却是看清了,原来是一只山猫。

这是复仇来了!你到是通灵,可本公子就未必怕你。

我打着手电,朝它隐没的地方找去,那里堆放着一包包大米及面粉,它如钻到哪个角落里是不可能找到的,我也懒得搬,就只得随他去了。

又回到那青花瓷瓶前,琢磨了一会,伸手进入瓶中,里面空空如野。再往下探,触手处似乎摸到一个圆环,一时心中大喜,用力一拉……

随着一阵喀喀之声,东面的货架竟缓缓移开,露出一洞口来。

打着手电来到洞口,不禁止到吸了一口凉气,从洞内吹出一股阴冷的风,里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