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30章 无耻的陈卫东

发布时间:2021-01-14 12:07:20 来源:哈密岛

“你上次说什么,反正一遍。”意外发现秦贪狼一副见鬼了地样子,陈卫东撇了撇撇嘴,没好气地地说:“我说不需要这么大麻烦了,我了很夏月住在一起了。”的话要不然夏月在这里的话,肯定发现秦破军一副见鬼地样子,陈卫东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已经很夏月住在一起了。”。


推荐指数:★★★★★
>>《铁卫狂豪》在线阅读>>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发现秦破军一副见鬼地样子,陈卫东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已经很夏月住在一起了。”

如果要是夏月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被气得半死。

自己明明就警告过陈卫东不让别人住在一起,可是这家伙倒好竟然说得这么坦然。

秦破军咽了咽口水,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你是说,你和小姐同居了?”

“你胡说些什么呢,什么叫同居啊?我和夏月可是清清白白的,没你说得那回事。”陈卫东发现秦破军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辩解道。

开什么玩笑!

自己还没有讨老婆呢,这要是传了出去。对自己的影响多不好。

发现陈卫东满脸委屈地样子,秦破军的额头上顿时爬满了黑线。

看这家伙的样子,似乎和自家小姐住在一起还挺委屈的。

不过,这一消息确实让秦破军吃惊不已。

要知道,夏家以前可没少给夏月派保镖,可是夏月从来没有让那些保镖住进她的别墅,可是现在这个家伙......

秦破军围着转了一圈,稍稍打量了一番。

长相倒是挺帅气的,菱角分明,气质也不错,就是不知道家世如何,配不配得上自家小姐。

不行!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自己一定得告诉夏老爷子。

陈卫东并不知道,秦破军心里已经在想着措词应该怎么委婉地把他和夏月‘同居’地事告诉夏老爷子了。

陈卫东发现秦破军围着自己转了两圈之后,便发起呆来。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秦破军反应过来,尴尬地一笑,道:“住在一起好,住在一起你就可以更好的保护小姐的安全了。”

你奶奶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想的什么,不就是住在一起嘛,这有什么不大了的。

秦破军并不知道陈卫东心中的想法,现在他心中唯一想的便是把这个小心告诉夏老爷。所以,他带着陈卫东胡乱地转了一圈,将交接手续办好之后,跟夏月连招呼都没有打,便匆匆地离开了公司。

送走秦破军的那一刻,陈卫东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没办法!

当秦破军知道自己和夏月住在一起之后,看自己眼神都变了。

如果说之前秦破军看自己的眼神只是单纯的前辈看后辈的话,那在得知自己和夏月住在一起之后,就仿若是看自家姑爷一样。

其实,陈卫东很想告诉秦破军他和夏月只是单纯地住在一起,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是他明白,这种事越描越黑,索性就任秦破军自己去想。

在送走秦破军之后,陈卫东在公司里面闲逛了起来。

作为海蓝公司的保安,工作很简单。平时也就是在公司里面巡逻一下,如果要是遇到有人来闹事,轰出去就得了。

而陈卫东作为保安队长更是清闲,整天待着休息室喝茶,只是偶尔有些事情需要他处理而已。

对于这份工作陈卫东自然是在满意不过了,不仅不需要整天像只哈皮狗一样围在夏月的身边打转,而且还有充分的时间来办自己的事,这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陈卫东舒舒服服躺在休息室中那张林虎三人“合资”买来孝敬秦破军的太师椅上打着盹,夏月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看着一脸怒气地夏月,陈卫东睁开了半只眼睛,一脸疑惑地问道:“谁又惹得咱们的夏总了,看把你的气的。喝杯茶,消消气。”

说着,陈卫东便把早就泡好的茶递到了夏月的身边。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夏月伸手接过茶之后并没有送进嘴里,而是“砰”地一声往桌上一摔,恶狠狠地质问道:“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让别人知道我们住在一起的吗?”

“我没有告诉别人啊!”陈卫东摊了摊手,装出一副非常委屈地样子。

见到陈卫东这副模样,夏月磨了磨牙,冷声问道:“你没有告诉别人,那我爷爷怎么知道咱们住在一起了?”

“哦......这个。”陈卫东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

这该死的秦破军,前脚刚踏出公司大门,后脚竟然就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夏老爷子,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嘛!

突然间,陈卫东觉得秦破军那张脸实在是太欠揍了。

“怎么?没话说了?”夏月想起自己刚才爷爷给自己打电话的古怪语气就恨得找个地缝进去,当然前提是把陈卫东这个罪魁祸首先弄残再说。

“不是,这个......你听我解释。”陈卫东看着夏月满含杀气地双眼不由地缩了缩脖子。

“说啊,你倒是说啊。本小姐倒是想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来。”夏月在陈卫东对面坐了下来,冷笑着看着他。

见到夏月似乎真的生气了,陈卫东在心里把秦破军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边,然后苦笑地说道:“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嘛!你看你现在身处险境,如果要是让人知道你一个人住在一起,晚上该有多危险。”

“所以你就到处告诉别人说我们住在一起了?”夏月此时地眼睛闪烁着一种危险的信号。

“喂,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可就告诉秦破军一人咱们住在一起的哦。”

夏月冷冷地扫了陈卫东一眼,冷笑着说道:“就告诉了秦队长一人,那我爷爷怎么知道咱们住在一起了,还打电话来......”

发现夏月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陈卫东有些好奇地问道:“打电话来干什么?”

“要你管。”夏月狠狠瞪了陈卫东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别转移话题,不是你到处乱说,我爷爷怎么会知道咱们住在一起?”

夏月也知道,公司里面肯定有自己爷爷的人,如果要不是陈卫东这家伙到处乱说,自己爷爷怎么可能会知道。

“知道了就知道了呗,有什么了不起的。况且,咱们本来就住在一起嘛!”陈卫东嘀咕了一声,可是发现夏月又要发作,连忙解释道:“天地良心,我真的只告诉了秦队长一人,而且还是在秦队长的威逼利诱下我才就范的。”

“你说谎,如果你只告诉秦队长一个人,那我爷爷绝对不可能知道。”此刻,夏月恨不得一把掐死陈卫东这个混蛋。事实都摆在眼前了,竟然还敢跟我狡辩。

“秦队长可是你爷爷派来的人,这你都不知道?”陈卫东看了夏月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什么?”听到陈卫东的话,夏月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既然知道秦队长是我爷爷的人,那你还敢告诉他咱们住在一起?”

“这个......”陈卫东原想转移夏月的注意力,可是没想到这女人这么机灵,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陈卫东。”夏月冷冷的叫道。

“嗯?”

陈卫东疑惑地扫了夏月一眼,待到他抬起头一看,却发现一团黑影朝着自己飞了过来,好在他身体本能致使他一扭腰,那个茶杯便顺着他的腰际飞了过去。

茶杯落地时发出重重地响声,看着四处飞溅的碎片,陈卫东怪叫一声,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怪叫道:“卧槽!你来真的。”

夏月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那模样好像和他有杀父之仇一般。

一击未得手,夏月也没有放弃,而是转手抄起桌上另外一个茶杯对准了陈卫东。

陈卫东见到这副场景,连忙出声喊道:“喂,不就是让你爷爷知道咱们住在一起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咱们本来就住在一起啊!”

“你还敢说。”夏月猛然间将手中的茶杯掷出去,指向了陈卫东的额头。

“我靠,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陈卫东将头轻轻一侧,轻而易举地躲过了那个杯子,小声喊道。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夏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冷冷地看着陈卫东说道。

“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有什么了不起的。”陈卫东可不是夏家的仆人,才不会吃夏月大小姐的那一套,提高了声音,道:“你要不要这么狠心呢,竟然用杯子砸,这可是会出人命的。”

“我狠心是吧!”夏月扫了一眼周围,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把剪刀,趁陈卫东不备,拿了起来冷声说道:“我今天就让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心狠。”

说完,夏月像是发了疯一样朝着陈卫东冲了过来。

卧槽!

这女人该不会真的想要弄死自己吧?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夏月,陈卫东咬了咬牙,一脸紧张地说道:“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过来的话,我就要叫了。”

可是夏月仿佛没有听见他这话一般,一个劲地往前冲。

陈卫东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这可是你逼我的,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陈卫东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一个令夏月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举动,只见这家伙扯开喉咙大声喊道:“救命啊!夏总非礼我不成,想要杀人灭口了。”

原本还在直冲的夏月听到陈卫东竟然连这么无耻地话都喊的出来,一时间愣在原地,竟不如何是好。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