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镇国公世子12

发布时间:2022-01-15 17:31:10 来源:哈密岛

闵恩每天放了学都先去裴府晃一圈,学武六年,闵家也惯严禁她再次,往前上午都是要回去由着长姐教礼仪女红的。长姐闵月这些年早是嫁做人做事妇,夫家是督察院左右督御史,也在京中。闵玧则是去年的榜首状元郎,还未婚娶。闵月未嫁出去前算京城第一才女,这琴棋书画长姐闵月这几年早是嫁做人妇,夫家是督察院左右督御史,也在京中。闵玧则是今年的榜首状元郎,尚未娶妻。闵月未嫁人前算是京城第一才女,这琴棋书画女红礼仪挑不出一点错来,夫家没有老人伺候,督察院左右督御史是个事儿官终日都忙,闵月怀孕在夫家无聊便打了商量回娘家养胎,顺带教闵恩礼仪与女红。。


推荐指数:★★★★★
>>《虐文男配想演小甜文》在线阅读>>



闵恩每日放了学都先去裴府晃一圈,习武六年,闵家也惯不得她继续,往后下午都是要回家由着长姐教礼仪女红的。

长姐闵月这几年早是嫁做人妇,夫家是督察院左右督御史,也在京中。闵玧则是今年的榜首状元郎,尚未娶妻。闵月未嫁人前算是京城第一才女,这琴棋书画女红礼仪挑不出一点错来,夫家没有老人伺候,督察院左右督御史是个事儿官终日都忙,闵月怀孕在夫家无聊便打了商量回娘家养胎,顺带教闵恩礼仪与女红。

连续晃了一个月才将信件盼来,还遭裴陈氏取笑一番。刚上马车回府路上便将信件打开,她寄过去十五页纸,如今回来却只有一页纸,那几行字闵恩读了又读:

“闵恩妹妹,诸事安好,谢挂念。”

“闵恩妹妹,怎么不下车?”马车外传来韩越的声音,闵恩匆匆将那张纸塞入信封,妥当收好,才下车。

“你来了怎么不进去?”闵恩奇怪,这些年韩越凭借持之以恒,日前终于让闵珏收做学生,今日算是二人为师生后的第一次造访。

“这不是等你吗,你陪我一同进去。”韩越打开扇子对着闵恩扇了扇以示殷勤。

“这么冷的天,你还带着扇子作甚?”闵恩嘟着小肉脸躲远了些,又继续编排韩越:“你往前不是爱厚着脸皮上门,怎么到我大父同意了,你又别别扭扭。”

闵恩今日心情好,陪着韩越进去,多走了好一截路才分开。等回了自家院子,闵月正在那弹琴。

“今日心情好?边关来了信?”闵月双手轻轻压琴弦,琴声渐渐停息。

“阿姐~”闵恩抱着闵月的手摇了摇,拱了拱闵月的颈窝。

闵月被她的架势弄的哭笑不得:“好了,不取笑你了。”

“今日我们学什么?”闵恩见闵月不再取笑自己便立马讨好,又是揉肩又是捏腿。

“在家人面前便罢了,若有外人在你还是要端庄些。”

“知道知道~这不是体谅阿姐孕期辛苦嘛~”

学习女红比练武要精细无趣一些,学习礼仪训练走姿与站姿坐姿更是让人头疼,日子在这些琴棋书画礼仪女红的学习里渐渐过去。闵恩从小一直与武将世家的男孩玩的跳脱性子,也在四年间渐渐被良好的礼仪掩盖起来。

古时通讯并不方便,纵使将候命官有自己专属的通讯官,但山路漫长,这费时费力。大约两月一次书信往来。

边关的战事焦灼,秦国与赵国联合出兵,一些蛮族部落包括以往老实安分多年的丹蚩在内都在见缝插针,蠢蠢欲动。将领们寸步难移,这第四年才以将秦国被歼灭,赵国苟延残喘提出割地讲和告一段落。

四年间,皇帝本就年事已高,七十古来稀,先帝撑到七十,这位撑到六十大寿便驾鹤西去。

两年时间足够韩越暗地按照闵珏教的,部署势力。老皇帝临终前未立太子,韩越在老皇帝驾崩后渐渐崭露头角,提出制度改革,得了大多臣民的支持。众望所归,在战事紧张的第二年秋登基。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