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63章 作诗

发布时间:2021-11-02 14:50:46 来源:哈密岛

说罢,这人便将第一名的奖励拿了出。那盏花灯一拿出,苏倾手上的那个蓝色花灯登时就看起来黯然无光了。普普通通红色的花灯,虽然边缘用_是繁杂的金箔封边,底下的流苏用的是流光流彩的丝绸尾部的珍珠居然会会发光。整个花灯的周身印着栩栩如生的粉色玉兰花,看那盏花灯一拿出来,苏倾手上的那个蓝色花灯顿时就显得黯然无色了。。


推荐指数:★★★★★
>>《捉妖女道的如意狼君》在线阅读>>



说罢,这人便将第一名的奖励拿了出来。

那盏花灯一拿出来,苏倾手上的那个蓝色花灯顿时就显得黯然无色了。

普通红色的花灯,但是边缘用是繁琐的金箔封边,底下的流苏用的是流光溢彩的丝绸尾部的珍珠竟然还会发光。

整个花灯的周身印有栩栩如生的粉色玉兰花,看上去真的是十分精致,一丝不苟,找不出一丝一毫不好的地方来。

“太漂亮了!”苏倾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瞬间她就瞧不上自己手里那一盏了,忽然就有种想扔了的冲动。

至于那一套情侣装,实则就是一套青色的衣裙加男子所穿的长袍,上面有相同的竹子花纹,一点也没显得突兀,煞是好看。

“小倾,你喜欢吗?”楚云晏见苏倾眼睛都看直了。

“这么好看的东西,当然喜欢了。”苏倾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老板,我要参加。”话落,楚云晏就举起了自己的手。

既然苏倾喜欢,那他就一定要将这个花灯赢回来送给苏倾。

在没人注意的时候,郎京墨也默默举起了自己的手,这花灯看起来挺好看,他要自己赢给自己。

“郎公子,你也想要这个花灯吗?”池铭雪一眼就发现了,满怀期待地问道。

郎京墨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随后就再没其它反应了。

但池铭雪意外的高兴,能这样她也满意了,起码郎京墨这会儿已经不像刚刚那样了,她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那边两位公子,一起上来吧。”这时台上喊喇叭的那人已经看见了举手的楚云晏与郎京墨,很快就开口将这两人喊人上去。

以郎京墨与楚云晏这两位公子的颜值,只会帮他们吸引更多的人气,所以他看到了又怎么能错过呢!

“你也去?”这时,苏倾才发现郎京墨也要上去。

“怎么?我不能去吗?”郎京墨挑了挑眉。

苏倾摇了摇头,“没,没,你想去当然可以去了。”

只是,郎京墨竟也会作诗吗?

这就有些新奇了,她心里不免也多了些期待。

过了没一会儿,台上的那人就已经将参加的人基本都选了上来,一共十八名参赛选手,前十名都能获得奖励。

就是没奖励也不会失落,毕竟在七夕节这样的活动,也就是涂一乐子。

“诸位面前都有纸笔,请你们先将自己作的诗写在纸上,随后再按顺序念出来,你们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你们的序号。”

“你们有一炷香的时间,可以想好之后再动笔。”

正好,楚云晏是第十七个,郎京墨则是第十八个。

台上的人话音该落,大家几乎都已经拿起笔准备跃跃欲试了。

楚云晏思考了一瞬,也拿起了笔开始缓缓写来。

再反观一旁的郎京墨,早就已经开始动笔了,不到一刻钟,他就已经写完了。

他们在写诗,台上的歌舞并没有停着,防止底下的看客会觉得无聊走人。

“好了,时间到了,大家都停笔吧。”

一炷香的时间后,歌舞退去,主持着活动的那人再次上场。

“咱们从最后一位开始吧,方才我在台下观看,发现这位仁兄写的最快。”那人先来到了郎京墨的旁边,“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郎。”郎京墨简短地回道。

“芜湖!”

可谁知,郎京墨这般冷酷的模样,吸引了台下一大堆妙龄少女的欢呼。

郎京墨长得过于夺人心魄,虽然高冷了一些,但架不住他好看啊!

所以,为郎京墨欢呼的人还是很多的。

“这位郎公子,请您给大家展示一下你所作的诗吧。”

郎京墨摊开宣旨,将有字的一面面朝台下。

“好字啊!”首先让人感叹的就是这一手狂草。

俗话说,见字如见人,这一手好字,与郎京墨是能够相得益彰的。

苏倾一直在台下看着,看到郎京墨的这手字,她自然是吃惊的。

认识郎京墨这么久了,才知道郎京墨还有这般能耐,看来平时隐藏的挺深。

别人不知道郎京墨的身份,一雪狼,竟能写出这样的好字,就是不知道作的诗怎么样。

“木兰桨子藕花乡,唱罢厅红晚气凉。烟外柳丝湖外水,山眉澹碧月眉黄。”

台上主持着活动的人缓缓念道。

“好诗!”

念完便立即惊叹道。

这首诗前面描景,后面以景喻眉来表达男女之间的眉目传情,十分应景。

“好!”台下更是一片欢呼。

一半为好诗鼓掌,一半则为郎京墨喝彩。

还有苏倾,下意识地跟着鼓掌,她从小没去过学堂,她分不清诗的好坏,但看周围的人都这么喜欢,想来是极好的。

不过,郎京墨的目光也在偷偷看着苏倾,看到苏倾眼里的惊艳,心里有一丝的小得意。

“确实很好。”楚云晏对郎京墨友好地笑了笑。

他确实没想到,郎京墨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竟会这么厉害。

看来,郎京墨的确是他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好了,现在让我有请郎公子旁边的这位公子吧,这位公子贵姓?”

短暂的欢呼过后,众人又将目光放在了下一位的身上。

“免贵姓楚。”楚云晏淡淡笑了笑,走上了前。

场上顿时也是一片欢呼,只是明显不及方才郎京墨的欢呼声要大。

若说郎京墨是高冷贵公子,那么楚云晏便是公子润如玉,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

只是在气质这方面,郎京墨拿捏的死死的。

“请展示诗作吧。”

楚云晏摊开宣纸,正面朝向台下。

“字也不错。”与郎京墨的狂草也是不同,楚云晏写的是很规矩的楷体,笔酣墨饱,也不失是一副好字。

不过相比起狂草而言可能会略输一筹,因为狂草的书写难度要更高一些。

“未会牵牛意若何,须邀织女弄金梭。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已多。”

“好!又一首好诗!”

主持活动的男子再一次感慨道。

他忽然觉得,自己今日弄的这一场赛诗会真是十分值得了。

“好!好!”

台下的人依然十分给面子,楚云晏虽与郎京墨的外形相比差了那么一点,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不少妙龄少女的目光都在楚云晏与郎京墨的身上来回徘徊。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