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39章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郎京墨吗?

发布时间:2021-11-02 14:50:41 来源:哈密岛

“是你救了我啊?”苏倾还有些后知后觉,但是她真心实意非常感谢,“谢谢您你啊,我就明白你会无论我的。”“我才也没管你,我而已可伶你而已。”郎京墨冷哼一声,显然还在生气。苏倾耐着性子解释道:“褚夫人始终对我但是很很不错的,她是我除了师父外,第一个对我真“我才没有管你,我只是可怜你而已。”郎京墨冷哼一声,显然还在生气。。


推荐指数:★★★★★
>>《捉妖女道的如意狼君》在线阅读>>



“是你救了我啊?”苏倾还有些后知后觉,不过她真心感谢,“谢谢你啊,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我才没有管你,我只是可怜你而已。”郎京墨冷哼一声,显然还在生气。

苏倾耐着性子解释道:“褚夫人一直对我还是很不错的,她也是我除了师父外,第一个对我真心的,所以我才会想帮她。”

“这些解释,你还是明日和你师父说吧。”郎京墨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不过语气仍然是很不客气。

苏倾一惊,“什么?我师父明日就要来了?”

她本以为还要过几天呢,还想着能再养的好一点,等师父过来的时候,也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郎京墨却没有再说话。

苏倾知道,郎京墨说的是真的,看来,她明天就要挨骂了。

想到这里,脸色顿时耷拉下来。

“喝药了。”郎京墨不管苏倾的情绪如何,端来了一碗药,舀了一勺,竟然准备亲自喂苏倾。

“你、你要问我?”苏倾不敢置信地看着郎京墨。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郎京墨吗?

“还、还是我自己来吧。”不过,她可不敢让郎京墨真的喂她。

“那你自己来吧。”郎京墨竟然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将药碗递给了苏倾。

苏倾下意识抬手去接,却忽然发现,自己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的手怎么了?”她瞬间大惊失色。

“你倒是自己喝啊!”郎京墨冷嘲热讽道。

“我……”苏倾就说郎京墨怎么会忽然那么好!

郎京墨再次舀了一勺药,递到苏倾嘴边,“现在喝不喝?”

苏倾纠结半天,还是将自己的嘴凑了过去。

现在没办法啊,她动弹不得,不让郎京墨喂,她就只能选择重伤不治了。

“你受了很严重的内伤,现在没有力气是正常的,你的五脏内俯都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受损不小,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郎京墨见苏倾肯喝药了,还不忘嘲讽她。

苏倾撇了撇嘴,自知理亏,乖乖地继续喝药,不敢顶嘴。

郎京墨之前就有警告她这是一个恶鬼,可她偏要去,去了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回来。

但若是重来一次,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就去的。

“咚咚咚……”苏倾刚好喝完药,屋外敲门声就起。

“谁?”苏倾现在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

“姑娘,外面有人找。”又是小二的声音。

苏倾回道:“麻烦你帮我把她带上来吧。”

她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苏姑娘!”很快,小二就将褚彤彤给带了上来。

褚彤彤一件苏倾此刻的模样,顿时觉得心生内疚。

苏倾却还对褚彤彤笑了笑,“褚夫人,如你所见,我怕不是那东西的对手。”

“都这时候了你还说那些做甚!”褚彤彤声音顿时有些沙哑起来,“大不了我就不要那宅子了就是!”

主要那宅子是她从小住的,意义不一样。

可苏倾若不是为了她,也不会受这样重的伤。

而且苏倾都不是对手了,她就算是舍不得那宅子也得舍得了。

“没事,你放心,我我师父明天就过来了,我师父可比我厉害多了,肯定会有办法的。”苏倾对褚彤彤笑了笑,让她不要担心。

“真的吗?”褚彤彤心里重燃希望,可看到苏倾这副模样,又觉得没必要,“算了,这东西那么厉害,万一再伤了你师父,我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

苏倾道:“没事,等我师父来了再看吧。”

接下来,褚彤彤又和她聊了几句,就准备起身告辞了。

“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说罢,褚彤彤便起身了,同时又放了一包东西在桌子上,“对了,这是我路过点心斋的时候给你带的,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藕粉糕。”

“谢谢!我很喜欢!”看到藕粉糕,苏倾的双眼顿时都明亮了许多。

褚彤彤笑了笑,“你喜欢就好,那我就先走了。”

“你自己栽了这么大个跟头,还想让你师父也栽跟头吗?”褚彤彤走后,郎京墨又再次出现了。

“我师父心里有数的,而且我师父再厉害的鬼都见过。”苏倾撇嘴道。

师父是她在这世上最在乎的人,对她的意义非常重,若是她师父真不是对手,她肯定不会让师父去冒这个险。

“你高兴就好。”郎京墨闷闷的,没有再说话。

这时,一旁桌上藕粉糕的香味钻进了苏倾的鼻子里,本就没吃早饭只喝了药,肚子顿时咕咕叫了起来。

“能不能帮我把旁边的藕粉糕拿给我啊?”苏倾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子,手已经稍微有有点力气了,但只要一挪动身体疼得抽抽的。

她是最怕疼的人了,这次来京城却是接连受伤,看来师父说的没错,京城果然是个危险的地方!

只是她这一受伤,比上次还严重,想要离开京城,还不知道要等多久不呢!

“不能。”郎京墨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你五脏六腑俱损还想吃糕点?这几天都只能喝粥喝汤。”

“什么?”苏倾初闻这个噩耗,她满脸的不敢置信。

郎京墨却沉默了,没有再搭理她。

让她这么长时间都不能吃好吃的,只能吃流食,这比不让她动还难受。

上次腿伤,虽不能下榻,但起码还能吃好吃的,只要不吃太刺激的食物就可以。

现在,还不如直接杀了她呢!

“喝粥。”

不一会儿,郎京墨让客栈准备的粥也送上来了,他面无表情地递到了苏倾面前。

苏倾看着这碗寡淡的粥,脸瞬间就耷拉下来了。

“有没有汤啊?”她忍不住问道。

起码汤还有点味道,粥就稍显寡淡了。

“能填饱肚子不就好了?”郎京墨可会惯着苏倾,“你喝不喝?不喝的话我就拿走了。”

“我喝,喝。”苏倾只能妥协,乖乖地开始喝粥。

现在她只能依靠郎京墨,若是郎京墨不管她了,她师父明天才能来,这还有一天一夜,都不知道怎么过去了。

好在她现在很饿,嘴上说着不想喝粥,但还是真香地喝完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