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四十章 醉酒

发布时间:2021-11-02 12:46:11 来源:哈密岛

半夜,黎兑一个人坐在桌前喝酒时,南门玦坐在对面,问着:“你不喜欢喝酒时?”黎兑一面倒酒,边回道:“不不喜欢。”说着仰起头将手中酒饮尽了。南门玦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道:“我之后看过你们的经书,书上详细记载有一卦我记得我叫‘大过’,你也可以跟我分析讲解一下吗?”黎南门玦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道:“我之前看过你们的经书,书上记载有一卦我记得叫‘大过’,你可以跟我讲解一下吗?”。


推荐指数:★★★★★
>>《魔妖之传》在线阅读>>



深夜,黎兑一个人坐在桌前喝酒,南门玦坐在对面,问道:“你喜欢喝酒?”

黎兑一边倒酒,一边答道:“不喜欢。”说完仰头将手中酒饮尽了。

南门玦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道:“我之前看过你们的经书,书上记载有一卦我记得叫‘大过’,你可以跟我讲解一下吗?”

黎兑冷笑一声,道:“你什么时候对我们的东西这么感兴趣了?”

南门玦道:“增长见识,总不是什么坏处。”

黎兑用手沾了沾水,在桌子上画了几笔,一边画一边说道:“上兑下巽,是为大过卦,其义有二,一是阳刚之气过大而有失,二是强大过人者方能拯救危难,所谓大有过越,是说只有强大的人才能战胜大难……”说到最后,黎兑声音小了下来,她似乎明白了南门玦的用意,他是故意的。

南门玦见她半晌不说话,说道:“君子于灭顶之灾时,进而不惧,退也无闷。”

黎兑眸子黯淡,道:“我可不是君子。”

南门玦道:“可你的内心并不软弱。”

黎兑又不说话了……

南门玦见她一声不吭的喝酒,缓缓说道:“来丹波山这几日,日日晚上都见你饮酒,每次都醉的不省人事,你的手不稳,使不出飞花针,与这可大有关联。”

黎兑道:“关你什么事,南门少爷,你这管天管地,什么都要管的性子在这丹波山可要好好收敛收敛,怎么连我饮酒也要管。”

南门玦皱眉,道:“你敢不敢与我打一个赌?”

黎兑道:“什么赌?”

南门玦道:“我们两个喝酒,如果你喝的过我,从此之后我不会再干涉你饮酒之事,可若是你输了,从此不得再饮酒。”

黎兑本就喝的有些微醺,加上南门玦这么挑衅,想也没想,道:“好啊,赌就赌。”黎兑心想着南门玦从来不饮酒,喝酒绝对喝不过她,趁着这个机会,让他早点闭嘴,省的一天到晚都在耳边念叨。

两人坐在桌前,面对着面,青团被喊了起来,在一旁给两人倒酒,也算作裁判,黎兑一口,南门玦一口,不知不觉,两人喝到了半夜,面前已经摆了好几壶空酒,黎兑心中纳闷,这南门玦表面正派公子,竟然酒量这么好,看来平时定没少喝。

没多久,黎兑就醉了,眼前的南门玦虽然不动如钟,可是竟然在他眼里摇晃起来,左摇右晃,嘴里说道:“好你个南门玦,酒量这么好,平时还一本正经的,大骗子。”说完就倒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南门玦这才站起身,他之所以千杯不醉,全靠医童提前调制的药物,可以解酒,否则他从不饮酒怎么可能喝的过长期饮酒的黎兑?

他走到黎兑身旁,一把扶起黎兑,将她背在身上,准备送她回屋。

黎兑喝了酒可是一点不安分,捏着南门玦的耳朵,道:“江遥,我跟你说,你下次再使诈让我陪你去吃什么樱花糕,看什么小黎派,我就把你舌头,手,脚都给你砍了。”

说完,她见没人搭理她,双手趴地一下重重拍在了南门玦脸上,南门玦停顿了一下,闭了闭眼,似乎这巴掌还挺痛,脸上都有红印了!

相比这个,他更不满的是黎兑将他认成了江遥!这说明她平时没少喝醉,喝醉了都是江遥收拾的。

他深深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又继续走起来,任由黎兑捏着他的嘴,又上上下下捏着他的脸。

终于,她安定了下来,靠在南门玦背上,觉得莫名安稳,好像一种熟悉的感觉,像小时候在哥哥背上的时候,她不舍的在南门玦背上蹭了蹭,道:“哥,我好想你。”

这一声带着哭腔的心里话,一下子让南门玦的内心揪了起来,猝不及防的,黎兑竟然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南门玦一下子愣在原地,转头一看,黎兑醉眼朦胧,似乎是将他认成了自己的哥哥,看着她那近在咫尺的脸庞,南门玦心脏跳的‘突突’的,久久不能平复。

……

黎兑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看来昨晚喝了太多酒了,现在是后遗症发作。

她翻了翻身子,头跟要炸开似的,还想继续睡觉,不想起床,但怎么觉得头靠着的时候硬硬的,不像平时一样软绵绵的,又伸手胡乱摸了摸,怎么是一张人的脸?她立刻清醒了过来,抬头一看,竟然躺在南门玦怀里,而且还把腿搭在了南门玦身上!

黎兑此时羞愤难当,更恐怖的是,南门玦早就醒了,睁着眼睛正看着自己呢!

她吓得立刻跳了起来,道:“你怎么在这里!”

南门玦支起身子,道:“昨晚你喝醉了,我把你送回房,你抱着我不准我走。”

黎兑又惊又囧,一方面,他知道南门玦绝不会说谎话的,他的性格就是这样,要是哪天他破天荒说了谎,那才不得了,另一方面,说明他昨天真的做了这种事?天哪,她以后颜面何存?

无论如何,黎兑都不能承认的,直接否认道:“不可能!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你别胡说!”

南门玦还想解释,门一下子被打开了,原来是江遥听到里面有动静,直接破门而入了,大声说道:“都午时了,你怎么还不起来!”

话刚说完,他就紧紧闭上了嘴,不敢动弹,身后跟着的青团,被江遥使唤着,手里端着醒酒茶,本想递给黎兑,怎知见到这副情景,一下子将手里的盘子扔了出去,嘴里大喊大叫着:“他们睡在一起啦!”一边喊着一边跑了出去。

黎兑一下子蹭起来,道:“你乱说什么!给我回来!”她还准备去追它,却被南门玦拉住手臂,黎兑有些不好意思,甩开了。

南门玦柔声道:“你昨晚喝了很多酒,还是好好休息吧。”

黎兑不敢直视南门玦的眼睛,道:“我每晚都喝很多酒,可是从来没有像昨天那样不省人事。”说到这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盯着南门玦道,“昨天我跟你拼酒,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不然我怎么可能喝的这么醉!”

南门玦问道:“那酒你觉得味道有异吗?”

黎兑想了想,道:“好像也没有。”

南门玦道:“那就对了,我赢了,你以后都不能喝了。”

黎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