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三十八章 矛盾

发布时间:2021-11-02 12:46:10 来源:哈密岛

夜深人静人静,黎兑靠着大树睡着了了,医童走了晚上,也早以睡沉,南门玦则盘腿而坐坐在树下,微闭闭目养神,慢慢的的,呼吸的节奏也完全恢复了均匀地,的确早已入眠。黎兑见时机逐渐成熟,睁开眼睛了双眼,打招呼着藏在暗处的玉鬼赶快亮相,弯下腰在玉鬼身边,悄悄的让他去把奸滑鬼找来,这奸滑鬼牙齿黎兑见时机成熟,睁开了双眼,招呼着藏在暗处的玉鬼赶紧现身,俯身在玉鬼身边,悄悄的让他去把滑头鬼找来,这滑头鬼牙齿最为尖利,一定可以把泰安锁咬断。。


推荐指数:★★★★★
>>《魔妖之传》在线阅读>>



夜深人静,黎兑靠着大树睡着了,医童走了一天,也早已睡熟,南门玦则盘腿坐在树下,闭目养神,慢慢的,呼吸也恢复了均匀,看来已然入睡。

黎兑见时机成熟,睁开了双眼,招呼着藏在暗处的玉鬼赶紧现身,俯身在玉鬼身边,悄悄的让他去把滑头鬼找来,这滑头鬼牙齿最为尖利,一定可以把泰安锁咬断。

趁着等待的时间,黎兑才有时间细细打量南门玦腰间的八卦盘,这八卦盘通体雪白,是世间难得的材质,她不敢惊醒南门玦,只能隔着距离打量着,不敢拿手去碰,而这八卦盘难免让她想到过去的事情,想到已故的亲人,她更加不敢触碰了。

正在这个时候,滑头鬼来了,它躲在树后拉了拉黎兑的衣袖,黎兑立刻转过身,悄悄的将这锁链递到它嘴边,低声道:“快点,把这锁给我咬断。”

滑头鬼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占了脸的三分之二,那嘴虽然不大,可是牙齿却很引人注目,上面几颗牙齿暴露在嘴唇外,又长又尖,整个脸远远看过去,除了眼睛就是牙齿,实在是称不上美观。

它拿起锁链打量了一番,似乎在找下嘴的地方,紧接着,它便深吸一口气,‘咔哒’一下子狠狠地咬在了锁链上,然后,黎兑就看到它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正在她一头雾水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声音,道:“没用的,泰安锁的材质,即便是旷世宝剑寒冰烈火剑也未见的能斩断,何况它的牙齿。”

这次轮到黎兑僵住了,她知道南门玦醒了,又因为偷偷摸摸做了亏心事,都不敢回头,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可随后她又想了想,不对啊?她为什么要这么心虚?要不是他非要缠着她,锁着她,她至于吗?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救,又没有做错!

紧接着,她又听到一声哀嚎,原来是滑头鬼因为太用力,还有太自信,不仅没能把这泰安锁咬断,反倒把自己牙齿磕着了,还碎了好几颗,此刻正捂着牙齿发出惨叫,别提有多痛苦了,黎兑看了也不禁有些心疼了。

南门玦走上前,道:“这就是滑头鬼?”

黎兑立刻转过身,挡在它面前,警惕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南门玦低头正对上黎兑的眸子,注视着她的双眼,道:“你的黑纱怎么不戴了?”

黎兑这才反应过来,道:“你管我!”

南门玦蹲下身,与黎兑平视,观察着她的眼睛,倒让黎兑有几分不好意思,片刻之后,只听他说道:“你的眼睛没问题,也能视物,为何要戴着黑纱?难道就是为了不让人认出来?”

黎兑顺着他的话道:“对啊,怎么了。”

南门玦道:“可我还是可以认出你,无论你戴不戴黑纱,认不出你的人你就算什么都不伪装,也认不出来。”

黎兑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南门玦。

南门玦一脸忧愁,道:“五年前黎派究竟发生了什么?活着的是否只有你一人?你哥呢?”

黎兑想到当初在密室外的那副惨况,她的哥哥,受尽侮辱和痛苦而死,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哽咽了,但是她不想在南门玦面前流泪,便强行忍了回去,还好黑夜之中,她的表情变化并不那么容易看清。

南门玦道:“我去过黎派,只看到你父母的尸体,你哥哥我没找到。”

黎兑一脸震惊,他去过?在她之后?

只听南门玦接着说道:“我将黎派的尸体都安葬在后山,你爹娘的,我也将他们下葬了。”

黎兑脑中一片空白,‘轰’地炸开来,爹娘的尸体?安葬?南门玦将黎派打理了?她还没想清楚,又听到他说,“不过我找遍了整个黎派,也没看到你哥哥的尸体,他是不是跟你一起逃了出来?”

黎兑恍恍惚惚,问道:“我哥哥?”

南门玦点点头,道:“对,我将黎派找遍了,包括密室……”

黎兑脑中此刻充盈着五年前,在密室门前,黎牧被断腿骨,断手骨,击碎全身骨头的情景,那副惨烈的景象,还有明夷为了救她,牺牲了自己,小时候她总被哥哥带着去那密室里,除了看祖父祖母,里面还有很多其他的趣事,那里有很美好的回忆,而现在,那里或许成了她一生的阴影。

黎兑无法将脑海中的景象挥之而去,因此完全没有听到南门玦说了些什么,直到南门玦摇了摇她的肩膀,这才回过神来。

只听他道:“黎兑,五年前你是不是受伤了?你的飞花针使不出来了,你的玲珑球呢?”

黎兑怒道:“玲珑球我不喜欢用了,飞花针,谁说我使不出飞花针了!”

南门玦道:“今日在客栈,我见你使针的手法和速度,与五年前在穆华林截然不同。”

黎兑又一次震惊了,南门玦什么都看出来了,他真的很厉害。

黎兑抽出短剑,道:“南门玦,我不想再跟你啰嗦下去了,这林子我不会带你进去,你快给我解开泰安锁,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南门玦面不改色,面对黎兑的威胁,一丝犹疑都没有,道:“如果这是唯一的方法,你可以试试。”

黎兑面色严肃,道:“你真的以为我下不了手吗?”

南门玦往前移动了步子,直到他的胸膛抵住了短剑,才停了下来,一旁的医童早已被吵醒,看到此等情景,不禁大喊:“公子!”

南门玦却一点危险也没有意识到似的,柔声道:“你可以杀了我,拖着我的尸体,进丹波山,这是你唯一的方法。”

黎兑将短剑收回,又顺势抵在他的手腕处,道:“我可以斩断你的手。”

南门玦道:“即便你把我的手砍断,我也还可以跟着你,断手之痛,我可以忍耐。”

黎兑又气又急,一下子将剑收回,抵在他的胸口,道:“那我就只好杀了你,反正这丹波山也不会有人来,世间的人甚至不知道你的尸体。”

南门玦淡淡道:“无妨。”

黎兑见南门玦这副不痛不痒的样子,心更乱了,又气又恼,一用力,将剑刺入了南门玦胸口,仅一寸,鲜血就从里面蔓延出来,浸透了他穿的衣衫,可南门玦的脸上,却一丝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反而说道:“剑未刺中要害,死不了人。”

黎兑心里更乱了,又想真的杀了他,可又不想杀了他,纠结中她一下子将剑拔了出来,南门玦顺势弯腰捂住胸口,渐渐地,脸色变得煞白,看来这一剑伤的有这么深,血继续从伤口处流下,未见停止。

时间缓缓过去,南门玦的血越流越多,人也站不稳了,晕了过去,医童立刻上前扶住南门玦,想要替他诊治,可是这树林里,东西有限,无法施展开来,医童有些焦急,哭着求道:“黎姑娘,求你带我们进丹波山,公子的伤势需要诊治,血流不止,即便没伤到要害,也会没命的。”

医童见黎兑一直不说话,又道:“黎姑娘,我家公子向来说一不二,你是清楚的,他说不会伤害那些怪物就不会伤害那些怪物的,你放心吧!”

黎兑自然知道医童说的是有道理的,对于重诺这点上,她从来没怀疑过南门玦,可她实在不想再跟南门扯上任何关系了。

此刻看到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南门玦,她也终于不忍心,点了点头。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