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30章 一群妖乱舞23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7:39 来源:哈密岛

时羡鱼赶忙把上次突然发生的事说沈逍。沈逍听后神色凝重,“临渊是妖兽,天生的对气息很敏感,他会突然离开了肯定是意外发现了什么极其,并且对方速度迅速,快到他来还来给我们留下的只言片语。”时羡鱼忧虑的问:“会会出事?”沈逍望向远处。山峦叠嶂,偶尔会有回巢的鸟飞沈逍听后神色凝重,“临渊是妖兽,天生对气息敏感,他会突然离开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异常,而且对方速度很快,快到他来不及给我们留下只言片语。”。


推荐指数:★★★★★
>>《谁又在召唤我》在线阅读>>



时羡鱼急忙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沈逍。

沈逍听后神色凝重,“临渊是妖兽,天生对气息敏感,他会突然离开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异常,而且对方速度很快,快到他来不及给我们留下只言片语。”

时羡鱼担忧的问:“会不会出事?”

沈逍望向远处。山峦叠嶂,偶尔有回巢的鸟飞过,黄昏下山野间宁静而祥和,没有发现任何妖物打斗的迹象。

“狐妖选在晚上现身,而白天刻意隐藏妖气,说明白天时它的力量是受限的,甚至可能并不算强。”沈逍谨慎的慢慢分析,“现在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临渊就算打不过,也应该逃得了……”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显出迟疑,因为此时落日西垂,离天黑已经不远了。

可是就算现在他想去帮临渊,也毫无头绪,因为他连临渊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两人站在院子里,正一筹莫展,院墙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声响,他们扭头看过去,正好看见临渊翻墙进来。

“怎么搞成这样?!”沈逍愕然,眼前的临渊从头到脚灰扑扑的,头发上还夹杂着许多烂树叶子,就像在某个树坑了打了个滚!

“跟丢了。”临渊满脸懊恼,从头发上揪下来一片枯叶,说道,“迷路,。”

“你迷路了?”沈逍愈发惊愕,妖兽居然还会迷路?这简直闻所未闻!

谁听说过野狼在丛林里迷路?

妖兽天生有敏锐的听见与嗅觉,还有比普通人都强的感知力,怎么可能迷路?

临渊脸色难看的道:“有片树林,走不出来。”

沈逍恍然,“你这不是迷路,是被阵法困住了!看来这狐妖擅长布阵。你既然被困住,又是怎么脱阵的?”

临渊说:“闭上眼睛。”

沈逍表示赞同的点头:“做的对,闭上眼睛可以避免被干扰,你还有听觉和嗅觉,只要不是太危险的阵法,逃出去应该不难……”

临渊说:“掉树坑了。”

沈逍:“…………”

“噗嗤!~”

时羡鱼忍不住笑出了声。

临渊看向她,也轻轻笑了笑,随后笑容凝滞在嘴角……他神情凝重的,注视着时羡鱼,目光中闪过迷惑。

时羡鱼走到他面前,好意帮他拍掉衣服上的杂草枯叶,笑着说:“你去洗洗吧。”

临渊认真看着她:“你,也洗洗?”

怎么闻着她身上,好像有别人的气味呢?

“我已经洗过了呀,你瞧,我头发都还没干透呢。”时羡鱼撩了撩身后的长发,而后眉头轻蹙,低声嘀咕,“算了,我再洗一洗吧,刚才和许清风出门逛了会儿,上山下山累出我一身汗。”

临渊问:“为什么,和许清风……”

不等时羡鱼回答,沈逍先一步解释道:“你追那妖物之后,小鱼就开始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偏偏我和许大人在前面接待客人,抽不开身,小鱼有些害怕,于是和许家公子去外面逛了一圈才回来。”

沈逍眸光微敛,多了几分肃然,对临渊说:“今日天色已晚,随时可能出变故,若是再发现任何异常,切忌不要轻易追着出去,我们要确保今晚这座宅子里的人安然无恙。”

临渊看着时羡鱼,慎重的点了下头。

沈逍又交代两人:“这青山城看似风平浪静,实则疑点重重,今天来拜访我的那个吴老板也不寻常,他背后有大梁国的皇贵妃撑腰,一门心思为皇帝寻找会炼长生不老丹的道士,我已言明自己不会炼丹,此人竟把主意打到狐妖身上,说是希望我除掉狐妖后,能把狐妖的妖丹转卖给他,只怕也是个狼子野心之徒。”

今天来的贵客,时羡鱼也见着一面,不过,当时她满脑子都在想余家女儿的事,没怎么注意对方的长相。

“他要妖丹做什么?”时羡鱼不解的问,“妖丹有什么用?”

沈逍冷哼一声,道:“凡夫俗子若是食用妖丹,便可驭使妖力,修道者若是得到妖丹,可增进修为,曾经有不少修道者,为了走捷径而肆意猎取妖兽,但这到底不是正途,很容易反噬本身。”

说到这里,他盯着临渊的眼睛,叮嘱道:“你是妖兽,最好不要出现在那些人面前,以免他们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临渊点了点头。

可沈逍还是不放心,皱着眉自言自语:“不行,我去问问许夫人有没有斗篷之类的衣服,一会儿你洗漱之后正好换上,以防万一。”

沈逍说去就去,他也不跟许家人见外,当真替临渊要来一件黑斗篷,还要了一套深色布衣。

临渊洗完澡后换上干净衣服,披上黑斗篷,整个人便立即变成时羡鱼初见他时的模样,不过那时她觉得他阴气沉沉,现在却只觉得亲切。

“像夜游道人。”时羡鱼围着他欣赏一圈,如此点评。

“夜游道人?”临渊问,“什么样?”

“也是披着一个大黑斗篷,神神秘秘的,这里好多人家的墙上和门前都有夜游道人的石像。”时羡鱼朝四下里望了望,有些遗憾,“不过许家好像没有,等明天天亮了,我可以带你去看,这里真的好多石像。”

临渊握住她的手,说:“明天去看。”

时羡鱼的脸微红,觉得他手掌心好热,但是也不想抽出来……就,红着脸小声道:“嗯,明天。”

沈道长觉得他们黏黏糊糊的。

“天已经黑了,临渊,你今晚在这里守着,我去别处守着。”沈逍说着,转身就走。像是想离他们俩远一点。

时羡鱼忙问:“沈大哥,你是要去保护许小姐吗?”

许相芸?沈逍想起那人就头疼,他大步流星向前走,口中回道:“许相芸身上有我的法器,一旦有妖物靠近我便会知道,今晚我去许大人和许夫人的院子,你们不是说许夫人有问题吗。”

沈逍很快没了影。

留下时羡鱼和临渊两个人。

时羡鱼缓缓抽出自己的手,低着头说:“那……我先进去休息了,你和沈大哥,晚上要当心,注意安全。”

临渊“嗯”了一声,尾巴摇来摇去,但是被斗篷挡住了,她看不见。

时羡鱼转身回房间,又带着几分娇羞的看他一眼,终于慢慢关上房门……

他的尾巴落下来,不摇了。

仰头望了眼天上的月亮,他提气跃上屋顶,坐下,开始守夜。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