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3章 一群妖乱舞16(书评数超1000条的加更)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7:37 来源:哈密岛

时羡鱼的脸更红了,支支吾吾又低头:“挺好的的……”会关怀她冷不冷,饿不饿,会给她找吃的,这要搁在在现代,是个会挣钱养家疼老婆的好男人,并且长得还那么帅……“临渊当然是凶兽族……”沈逍低咳两声,跟小姑娘聊这类话题,他也有些不自在的生活,“我是不赞成你们“嗯,我知道的,沈大哥。”时羡鱼闷声应道,耳朵尖也开始红了。。


推荐指数:★★★★★
>>《谁又在召唤我》在线阅读>>



时羡鱼的脸更红了,支支吾吾低下头:“挺好的……”

会关心她冷不冷,饿不饿,还会给她找吃的,这要搁在现代,也是个会养家疼老婆的好男人,而且长得还那么帅……

“临渊毕竟是妖兽族……”沈逍低咳两声,跟小姑娘聊这类话题,他也有些不自在,“我是不反对你们俩在一起,不过……还是要慎重,尤其他现在失忆了,小鱼,你要考虑清楚。”

“嗯,我知道的,沈大哥。”时羡鱼闷声应道,耳朵尖也开始红了。

想起临渊,心里泛起丝丝甜蜜,也有些涩涩的,他沉默寡言,她不确定他对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和她一样……

哎,这种说不清的感觉,大概就是……酸酸甜甜的爱吧。

时羡鱼默默想。

…………

夜晚,她守着火堆等临渊回来,心里惦记着一个人,饥饿感好像也不那么强烈了。

临渊后半夜才回来。

他肩上扛着一个很大的东西,像汽车轮胎,放到火堆边,时羡鱼才瞧清楚,原来是一个特大号的穿山甲。

时羡鱼表情微妙:“…………”

在她的印象里,穿山甲,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入选世界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她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这种动物特别傻,遇到危险也不知道逃跑,只会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因为很容易捕猎,所以被乡野村民大肆抓捕,久而久之,变成了濒危物种。

当时她看了新闻报道,还挺愤慨的,结果现在却要吃……

不吃吧,这是人家辛辛苦苦抓回来的;吃吧,她的良心怎么好像有种虚伪的痛呢?

良心啊良心,你是怎么长的?为什么吃蟒蛇吃乌鸦的时候,你就不知道痛呢?现在吃个穿山甲,你倒是让我好难受!

临渊像是察觉到时羡鱼神情中的一瞬僵滞,目光担忧的看着她,问:“也不吃?”

“啊……吃,我吃。”时羡鱼摸摸地上的穿山甲,表达自己的喜爱,“我喜欢吃这个。”

临渊听她这样说,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很担心时羡鱼会饿肚子,她这么娇弱,一顿不吃,说不定就饿死了。

这片谷地没什么猎物,他找了很久,才找到这只刨洞的穿山甲,这么大一只,应该能喂饱她了。

临渊抱住穿山甲,双手用力,试图将它拉开!

这只穿山甲不知是不是成了精,背甲又黑又亮!全身紧抱成一个球,被强行拉开时,坚硬的甲片咯吱作响。

可惜它抱得再紧,也敌不过临渊的力气,首尾终于展开,从穿山甲肚子上噗通噗通掉下来两个球——

那是两只小穿山甲,颜色还浅,一离开妈妈的怀抱,顿时惊慌得将自己紧抱成团。

时羡鱼:“…………”

临渊也被这变故弄得一愣,手里的劲一松,大穿山甲再度团成球。

于是他们面前,有一大两小,三个球。

时羡鱼看着地上的球,心情很复杂,过了一会儿,她瞄了眼身边的临渊,缓缓开口:“其实……我也不是那么饿。”

临渊也露出为难的神色。

在妖兽的习性里,捕猎时会避开哺乳期的动物,他没想到这是一只穿山甲妈妈。

临渊无声的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轻轻放在时羡鱼腹部,仿佛想要通过这个动作来感知她的饥肠辘辘。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摸她肚子了,时羡鱼本以为自己会感到羞涩,但是下意识的反应却是提气收腹——

看见他微微蹙眉,她又赶紧泄了气,努力让他能够摸到一个比较鼓的肚子。

不过,他好像还是不太满意,在她肚子上来回摸了摸后,便心事重重的走在一旁,默默坐下。

看他这副模样,似乎挺受打击,连尾巴也变得无精打采了。

时羡鱼想了想,走到他身边小声安慰:“我真的没那么饿,这顿不吃,就当减肥了。”

临渊侧头看过来,目光软软的,他抬手摸着她的头说:“睡觉,保持体力。”

这个道理她懂,没吃的,就睡觉嘛,避免消耗~

“我这就睡。”她冲他甜甜一笑,转身去打开睡袋,钻进去调整好睡姿,又冲他眨了眨眼,“晚安,我睡啦~”

说睡就睡,时羡鱼闭上眼睛。

大约是她刚才那一笑太甜美,临渊沉郁的心情终于舒朗了些,他看着她的睡颜,心想:她的媚眼抛得真好看。

斜对面的沈道长将这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心中既好笑也无奈,默然阖上眼帘,继续闭目养神。

夜,愈发静了。

清寂荒芜的山谷中,篝火幽幽燃烧,偶尔一阵风吹过,火焰随之摇曳。

睡袋里的女孩微微皱起眉。

临渊见状,不动声色坐在她身边,为她挡住吹来的冷风。

他听见一些细微声响,抬头望去,是那只大穿山甲悄悄展开身体,背上两只孩子爬走了,而远方的山谷尽头,星辰疏淡,黎明将至……

明天,要尽快给小鱼找到吃的。

他心想。

…………

第二天赶路时,临渊明显加快了速度,连沈逍都有些跟不上他,大角羊也从快步走变为碎步跑,颠得时羡鱼一晃一晃。

虽然有些辛苦,但也多亏了如此,三人比预计中更早走出山谷。

山谷外有一条河。

有河就说明有鱼。

临渊不走了。

明明天色还大亮,他却要求沈逍生火休息,因为他要去打渔。

别人打渔用网,临渊打渔是真的用打,他折了一根长长的树枝,蹚水走进河里,只等附近的鱼游到水面,就紧握树枝,猛力拍打水面!

啪地一声,水花四溅!

附近的鱼直接被这股力道震晕,纷纷翻肚皮漂到水面上——

于是时羡鱼吃到了烤鱼。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河流在灿然阳光下波光粼粼,岸边青草葱茏,鹅卵石铺就的浅浅河滩上,一簇篝火上烤着七八条鱼。

沈逍看着眼前两人,一个仔仔细细吃鱼,一个仔仔细细烤鱼,心中默然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与这个二人世界格格不入。

他闭上眼睛,继续打坐休息。

这时,从河面方向传来呼喊声:“道长!……道长!……”

沈逍望去,只见一艘官船缓缓驶来,那船上站着不少官兵。

他蹙眉犯难,以自己游历四方的经验来看,军队最难打交道,而官兵次之,他怎么刚避开军队,就遇着官兵了呢?

沈逍对临渊和时羡鱼说:“我们走吧。”

临渊看向时羡鱼。

时羡鱼也点头,“走吧,反正都烤好了,我可以带着路上吃。”

三人起身收拾行囊,船上的人顿时着急,急得声音快喊劈了:“道长留步!道长,你们别走啊啊啊!……”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