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4章 一群妖乱舞7

发布时间:2021-10-15 08:27:35 来源:哈密岛

说起那次的经历,屠夫仍心有余悸,“那天下午早上,我听到家里的狗始终在叫,就明白当然是妖怪来了,本想躲在屋里不回去,但是听到隔壁翠娘在喊救命,除了她弟弟的哭声,我后来气但是,心里想倒不如跟妖怪拼了算了,就拿了一把杀猪刀回去——”屠夫眼眶微红,顿了顿,屠夫苦笑,十分感慨,“算我命大,在树林子里躺了一整晚,等到第二天醒来,用还能活动的两条手臂爬回村子,又养了七八日,两条腿才勉强能够行走。”。


推荐指数:★★★★★
>>《谁又在召唤我》在线阅读>>



提起那次的经历,屠夫仍心有余悸,“那天晚上,我听见家里的狗一直在叫,就知道肯定是妖怪来了,本想躲在屋里不出去,可是听见隔壁翠娘在喊救命,还有她弟弟的哭声,我当时气不过,想着不如跟妖怪拼了算了,就拿了一把杀猪刀出去——”

屠夫眼眶微红,顿了顿,咬牙说道:“这妖怪好没人性!掳走了翠娘的弟弟和六旬老父,我只来得及救下翠娘的弟弟,就被妖怪用蛛丝缠住双腿。那妖怪把我和翠娘的老父亲拖进森林里,一路上我用杀猪刀使劲劈那些蛛丝,只劈了几下就没了力气,两条腿木木的没有知觉,人也变得昏沉沉,本以为自己肯定活不成了,没想到半路被一截横生的树杈卡住,那妖怪着急回巢穴,连蛛丝被扯断了也不知道。”

屠夫苦笑,十分感慨,“算我命大,在树林子里躺了一整晚,等到第二天醒来,用还能活动的两条手臂爬回村子,又养了七八日,两条腿才勉强能够行走。”

沈逍听完,谨慎的问他:“可否看一看阁下的腿?”

“道长尽管看。”屠夫撩起衣摆,弯腰将裤腿拉上去,露出一双毛发旺盛的粗腿。

腿毛过于浓密,沈逍看不出什么端倪,便给屠夫把了把脉,沉吟片刻后道:“余毒未清,倒是不严重,我开几味药,你回去服用两三日,应当能够痊愈。”

屠夫吃惊道:“道长能解此毒?!”

沈逍微微颔首:“此毒并不致命,若是中毒较轻者,即使不用药也能自行恢复。”

屠夫大喜过望,忙朝沈逍作揖行礼:“道长是活神仙!请道长救救翠娘的幼弟,那孩子虽被我救下,却一直瘫软在床上,连饮水喝粥都极为艰难!请道长救救他!”

对于救人这种事,沈逍当然是义不容辞,立即道:“你在前面带路便是。”

沈逍去救人,时羡鱼和临渊自然也要跟去。

围在院外的村民瞧见他们出来,全都好奇的跟上,不知不觉就浩浩荡荡一大票人。

到了那叫翠娘的人家里,陆续又有其他村民带家中病人过来,村子里中毒的人不少,沈逍挨个把脉,外面排起了长龙。

治病解毒这种事,时羡鱼和临渊都帮不上忙,屋里全是病患,他们俩索性出来,在外面等沈逍。

这户人家的隔壁就是屠夫家,门口有条土黄色的狗,对临渊十分畏惧,夹着尾巴缩在墙根下。

时羡鱼喜欢小动物,凑过去摸了摸狗头,挠了挠狗脸,那条狗便没出息的摇起尾巴来,再多摸几下,连肚皮也翻过来,任时羡鱼摸个尽兴。

临渊在不远处默默看着。

默默看着。

看着……

余光瞥见地上自己的影子,衣摆下那条自然垂落的尾巴,显出微许寂寥。

临渊:“…………”

…………

啪嗒。

突然一枚泥巴块扔过来,砸在他身上,月白色道服多了一抹浅浅污渍。

临渊扭头望过去,墙头上几个小孩慌忙缩下脑袋,自以为躲得隐蔽,墙头却露着半截朝天辫。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那里鬼鬼祟祟,因为觉得没有威胁性,所以临渊不曾躲闪,砸也就砸了,不疼不痒。

“谁在哪里?”时羡鱼惊讶起身,几步绕到墙的另一侧,瞧见几个小孩子,愈发吃惊,“你们为什么砸人呀?”

小孩子们一阵风似的全跑了,只剩一个领头的男孩,气呼呼的在原地跺脚:“你们跑什么!说好了一起打妖怪!”

时羡鱼微愣,进村之后他们一直受到村民礼遇,倒不知道这些小孩会把临渊视为妖怪。

“他是妖兽,不是妖怪。”时羡鱼纠正小男孩。

“妖兽也是妖!和妖怪一样!”小男孩不服气的叫嚣。

时羡鱼说:“不一样。”

“一样!”小男孩指着临渊衣服下面的腿,稚气的囔囔,“他的爪子那么大!还有那么多毛!他就是妖怪!就是!!!”

时羡鱼感到为难,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定义妖兽和妖怪的区别,即便她会定义,恐怕也很难几句话跟这个孩子解释清楚。

“他不是妖怪。”时羡鱼想了想,说道,“厉害的人都这样,又粗又大毛又多。”

“你骗人!”小男孩不上当。

时羡鱼认真的说:“真的,不信你去看屠夫的腿,是不是又粗又有很多毛,你们村只有屠夫活着回来了,他难道不厉害?”

小男孩被她唬住,脸上显出迟疑。

时羡鱼又指着他沾满泥巴的小脚丫,说道:“你看你,那么细,连一根毛也没有,一看就不厉害。”

小男孩慌张的低头看自己,发现自己的腿跟临渊比起来,确实很细很秃,他眼睛一红,鼻头一酸,自尊心突然崩溃,哇的一声大哭,转身跑了!

时羡鱼愕然看着他跑远,一时间有些无措,下意识张望四周——还好,村民们都忙着排队找沈逍看病,没人注意这边。

她讪讪看向一旁的临渊,红着脸小声道:“我没欺负他。”

临渊点头,金色眼瞳亮亮的注视她:“嗯,没欺负。”

…………

傍晚时,小男孩的父母领着孩子来到村长家,说要向临渊道歉。

村民们都知道沈逍要帮村里除妖,临渊与沈逍是一路的,自然不能得罪,得知自己的孩子惹了祸,饭也顾不上吃,火急火燎就来了。

临渊不在意这些,也不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不过,沈逍知道这件事之后,倒是郑重其事的把小男孩叫到跟前,对他说:“你小小年纪,就懂得除暴安良,这片赤子之心难能可贵。”

小男孩得了夸奖,顿时挺起胸脯。

沈逍又道:“但是你错在不分青红皂白,冤枉了无辜者,你父母领你过来道歉,许是担心得罪于我,但你一定要记住,你来道歉,仅仅是因为你做错了事,你可明白?”

小男孩刚挺起的小胸脯塌下去,讷讷点了下头,而后挪着步子,慢吞吞走到临渊面前,耷拉着脑袋道:“对不起。”

临渊:“…………”

他沉默,沈逍就当他接受道歉了。

沈道长继续教导小男孩:“这世上有人,有仙,有妖,有兽,有精灵鬼怪,知道怎么区分他们吗?”

小男孩慢慢摇了摇头。

沈逍说:“无论是人是妖,是仙是魔,上古时期皆混居一起,难以区分,好比我们的祖先,神农氏是人身牛首,伏羲氏是人身蛇尾,可难道我们要因为他们长了牛首和蛇尾,就对其喊打喊杀吗?等以后你长大了,就会慢慢明白,学会区分妖怪不算什么本事,能够正确区分出善恶,才是最厉害的本事。”

小男孩听得似懂非懂,愣愣的点了点头。

身后的父母轻轻推他两下,“还不快谢谢道长教诲?能得到道长指点,是多大的造化!你还傻站着做什么,去给道长磕个头。”

小男孩被父母推得有些难堪,小脸紧绷起来,倔强的抿住了唇。

沈逍蹙眉道:“做父母的平日里也要谨言慎行才是。”

夫妻俩脸上讪讪的笑。

“好了,回去吧。”沈逍淡淡道,“记得晚上紧闭门户,今晚由我们守夜,你们安心休息,不必太过忧心。”

他们千恩万谢,然后带着孩子离开了。

沈逍望着这一家人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

…………

夜晚很快来临,村民们按照沈道长的吩咐,在村子里的几处空地堆起高高的草垛,一旦蜘蛛妖来了,沈逍就会设法点燃这些草垛。

他仍然认为火是最佳的攻击方式,上次之所以没有奏效,应当是火不够旺,光亮也不够强。

所有村民都关上了门窗,各家各户全都安安静静,草丛里偶尔掠过不知名的昆虫,带来一阵窸窣声响,今晚连风声也无。

不知道蜘蛛妖会不会来……

沈逍和临渊找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坡地,坐下守夜,对他们俩而言,哪怕几晚不睡也不会对身体有任何影响。

守了一会儿,四下无事发生。

临渊问沈逍:“小鱼,是人?”

沈逍被问得一愣,不解的看向他,“何出此言……”

临渊又问:“我,是妖兽?”

沈逍约莫明白了,临渊应当是听了自己今天那番话,所以有所感触。

“你自然是妖兽,她也确实是人,不过你们俩都挺奇怪,一个失忆,另一个说不清自己的来历。”沈逍问道,“你为何会突然提起这个?”

临渊沉默了会儿,说:“她,喜欢我。”

沈道长:“???”

这话突然冒出来,没头没脑的,让人惊讶之余又有些好笑,沈逍道:“你连话都说不清楚,就确定她喜欢你?”

临渊嘴角翘起,竟有些得意,回道:“她夸我,有毛。”

沈道长闻言失笑:“原来是夸了你,我还当你要说她爱上你了。你可是妖兽。”

妖兽和人始终是有区别的。

临渊皱起眉,“你说过,可以,混居。”

“那是上古时期,如今哪有混居的道理?”沈逍不大赞同,“而且据我所知,妖兽一族并没有固定的伴侣,通常每换一个栖息地,就会寻找新配偶,你确定小鱼能够接受吗?况且你现在失忆了,等将来恢复记忆,说不定会想起自己的配偶早已经七八个了。”

临渊怔然,而后沉默下来,眉宇间隐隐流露苦恼。

沈逍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劝道:“还是等你恢复记忆了,再从长计议吧。”

临渊思索着,缓缓的点了下头……

…………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