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0章 炼金术的改进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50 来源:哈密岛

拿了医疗器具箱后,方淮出了驻地外的别墅门,而看了看手机,见这才下午十一点半多,便径自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而欲图直接通过自己久久地也没丝毫进展了的炼金术研究。“万幸是有“所幸是有了这医疗器具,也不用再如先前那次私下研究一样的用刀片划割自己了”,不禁摇头苦笑了笑。。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拿了医疗器具箱后,方淮出了驻地外的别墅门,而看了看手机,见这才中午十一点多,便径直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而意欲直接进行自己久久没有丝毫进展了的炼金术研究。

“所幸是有了这医疗器具,也不用再如先前那次私下研究一样的用刀片划割自己了”,不禁摇头苦笑了笑。

不多时就到了家。

一时间停了下来脚步而看了看这房屋。

“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

“陈舒也有些想念这里了吧…”

“嗯——也没办法,先紧的把炼金研究进行下去才是。”

说着,方淮拿出钥匙推门入了屋,而四下看了看这久违了的此时却空荡荡的家,径直回了自己的屋,坐下,放下器具。

沉了沉心,而思索着这次的研究方向——

“首先还是精进炼金术才是,而这也就需要炼金符阵的精进。”

想着,方淮回想起先前符阵的进展“之前是已经把从组织内看到的那一个符阵形式和组织里最基础的符阵形式都一一实验了一次……”

“呵呵…真是所幸那次任务的贡献,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进行私下的炼金术研究呐——,最基础形式的符阵姑且也是不用再理会了。”

“那么——就是如先前那样继续做一次研究,探明为什么同样的符阵,我的符阵效力比以前在研究室里看到的符阵效力要低……”

想着,方淮心中却总是对自己窥探别人的符阵的举动感觉违和,不禁又探究起这是自己良心的问题还是因为和自己不匹配的问题?

“试试就是了,刚好也有了器具,也方便多了。”想着,方淮便开启电脑,查起自古以来的符阵形象,以做出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符阵,而探寻其中效力差距的原因。

输入“炼金术”的关键字,便是大量的相关信息,其中不少都是游戏相关的东西。

方淮不禁摇摇头,而特意的点开百科,查探起来。

“一种艺术形式,在炼金的一个目的之余,还有着净化灵魂的目的。”

继续往下翻看,有不少都是自己先前记录在了笔记本上的内容了,只有一小部分是自己当时觉得不重要这才没纪录下的东西。

忽的,在一旁发现了自己先前没注意到的一组照片,点开查看,正是一组对自古以来炼金符阵的样式记录——

基本上它们的样式出了符号的安排和摆放外就是大同小异了,大体都是和自己现在用着的符阵一样的“外围一个大圆,内侧有两个正三角形相互交叠而构成一个规整的六芒星性状”。

“只是这符号上的区别很大呢——”

“甚至有的在这外圆之外还有着一堆看不清的字符。”

“不过也是,现时代对炼金术的统一看法都是一个满是谬误的化学的前身而已,正面作用也仅仅是促进了化学的进程。”

“更何况我们这些炼金术师的炼金术还不一定就是传统的炼金术呢。”

想着,还是姑且把那些符阵看得清的地方而一一画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看不清的地方就在旁边做上了标注。

而又按着下一张图片上大量的符号,照葫芦画瓢的画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

至此准备工作才算是做完了。

而后又观察起那些符号和符阵,“这些符号该怎么用……,又该怎么摆放呢——”

“这时候要是能有一起探究的人就好了呢——”,想着,眉头也是紧紧的皱起。

而看了看前面那最简单的一个符阵,那上面只是简易的分布着“男女性别符号”和“日月符号”以及某些自己还不清楚是什么意思的符号,分别布在了那六芒星的上面一角,中间各左右两角,正中间一块正六边形内和最下面一角。

看着,不禁觉得越发的迷茫,索性再次查询起了炼金术中各个符号的意义。

输入关键字后,所幸是看到不少炼金术爱好者对其中的说明,“虽然我们炼金术师的炼金术不一定是传统的炼金术吧,但是或许多少也有些共通之处”,而细细查阅起来。

查着,看到“每个炼金术师对炼金术符号的解释都来源于各自独特的见解而各不相同,甚至还会有各种特意蒙人及玄乎其神的解释方法来守住自己的秘密”,而不禁的是一阵摇头的苦笑,看了“还有些共通的见解”,这才心里感了些放松。

待基本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后,心里也是有了些数,而依照着那各种的符号示意,将各个符号其意思标注来下来——至此,才重新将视线挪回到那自己先前所用的符阵上。

这一次,终于是大体了解了其中的各个含义,而意识到自己竟是一时间曲解了那么多,不过所幸是大体明白了些。

而依照着自己的想法,将各个的符阵内符号经过修改,而又继续添入了些新的符号如来符阵内。

至此,心里才是放下了那一块沉沉的负担,而念着要着手起炼金术的实践研究,验证自己想法的正确与否了。

“倒不如是验证自己的想法合不合适吧——”,方淮不禁一边笑着而驳回自己的一个想法的,一边从医疗器具箱内取出一根包装完好的注射器,经过了取出,消毒等工作后,便是对准了自己左臂肘内侧的动脉管,刺入,抽血,稳妥存放,止血。

而后取来几张纸,便是一一的按着“阴阳相合,回归为世界源质”的这一念想,依着新的符阵上那大圆内的菱形四角中三角对应的“水”,“土”,“火”而配下“沾湿了的三张纸”,“碾碎了的三张纸”,“紧密压折的三张纸”。

而后又按着那符阵中心所标上的“生成红色物质——新物质”的图样,而滴下下与这共计九张纸配量的血液。

随而,又将那注射器内剩余的血液沿着那纸上画下的符阵纹路滋下去。

就此,那符阵的血液又如有灵的一般涌动起来。

而后自己又猛的向那“气”元素所对应的一处吹了口气。

至此,眨眼间的便从那符阵上升腾起蒸汽。而眼见着符阵内的物质由原样渐渐变黑,而后分解变成炼金反应中对应着“白色”的分解,而后变黄,随而汇聚起中间那红色的血液变红,转而那几片纸张便是变得如木片的东西。

见着反应完成了,符阵上的血流也干涸不再涌动,便是提着心的伸了上手去,捏住那木片,弯折了一下,却根本弯不太动,其硬度竟是比那一般那木片要硬上许多,十分接近了先前研究室内看到的那钢铁般的效果,感到一阵大喜,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是终于落了地,而不禁站起手舞足蹈起来。

待到心里激情冷却了下来,而久久的注视着桌上的这木片样貌的东西,而面露笑容的心想着“嗯——,好了,这一次姑且是效果良好。”

“但是之后还有更多要继续精进的方向,光是炼金的符号还有很多没用上呢。”

“这现在也只是炼金术的认识的初步归纳而已。”

想着,收拾好器具,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便一一将这次的过程及结果记录在本上,而伴着轻快的心踏上回医院去的路。

入了医院,直接进了陈舒的病房门。

陈舒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见方淮此时心里的高兴都露在脸上了,不禁也笑了起来,问道:“什么事情那么高兴啊?”

方淮听此,紧的想了想说道:“啊?没啦,就是奖金的事情而已,这样不就可以支付起更好的医疗费用了嘛!”

陈舒将信将疑的听着,说道:“嗯——,哼哼,那么辛苦啦。”

方淮听此,温柔又有些心虚的“嗯”下,想着“嗯,姑且也是差不多,毕竟确实是对陈舒日后的医疗会更有帮助了”,而坐在了那凳子上。

陈舒也是想着“没关系,方淮也不会编造我医疗上的谎话的,肯定的是因为有了对我的医疗有帮助的东西才会这么高兴的”,而放下了对方淮的话的猜疑,和方淮越发轻快的谈笑着。

到了晚上,病房熄了灯而陈舒睡去后,方淮站在那半开着的窗户边。

手机再次的亮起,接通,对面的是张瑾。

听得对面说道:“喂,方淮嘛?我们已经清楚了那台设备的用法了。”

“所以接下来要好好安排下对咒怨组织的进攻了。”

“明天麻烦来一趟吧。”

方淮听着,“嗯,知道了…”的应下,便挂断了电话,而继续站在那半开着的窗户边,久久,透过那半开着的窗户,外面隐隐约约的新闻声顺着微凉的夜风传入耳中,说着“这座城市内最近武力暴乱频发”的事情,并安抚着民众。

而就在此时,在这被夜风裹围着的城市的阴暗的一角,那先前和方淮等人契约下了的黑猫正和一倒在地上而满身灰尘的虚弱女性交谈着什么。

随着两人的交谈,只见的那女性隐约可见的脸上,神情也越发的坚定着。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