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5章 倒地的人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51 来源:哈密岛

方淮五人见着这一情景,一时之间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出来。随而听得隗硕地说:“这……”“所以是不能够送回基地的吧……?”张瑾应到:“嗯。”“当然还不很清楚他是什么来历,并且还随而听得隗硕说道:“这……”。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方淮五人见着这一情景,一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起来。

随而听得隗硕说道:“这……”

“应该是不能带回基地的吧……?”

张瑾应到:“嗯。”

“毕竟还不清楚他是什么来历,而且还一身破损的跟着我们……”

“不能保证他就不是咒怨组织里剩下的人。”

随而听穆涛说道:“难道要在这里把他杀了……?”

随而的李凯道:“可是还不清楚他的身份,万一错杀了,毕竟是一条性命。”

“更何况见着他刚刚那样子也不像是要袭击我们的。”

方淮听着提议道:“不如还是把他送到医院吧……”,而心里想着“这样也刚好能直接回医院了。”

其他几人听此确实是目前唯一稳妥的方法了,便一并支起那人,而在路边打了个出租车,径直向着医院驶去。

入了医院,五人一并先把他送入看诊,而听得那医生说:“身体没什么太大问题,就是身上有不少淤伤,以及营养不良,这才晕倒的”,而顿了顿又说道:“你们和他有什么关系吗?这人明显的是受了些虐待囚禁才这样的。”

方淮等人听此接连的摇了摇头。

那医生见此,只得作罢的叹气而点了点头,说道:“看你们这样还特意带他来看病也不像是迫害他的人,哈哈”,随而见着他看了几张单子的又说道:“总之先在医院观察看看吧,可能也需要输些营养液”,而顺手把单子递给了张瑾。

张瑾接下后看了看单子,而说道:“嗯,好。”便带着几人一齐支着那男人出了门。

张瑾随而又朝方淮四人说道:“我先去交钱,马上回来,你们暂且等等”,而见四人点了点头,便径直下了去,交付住院等方面的费用。

果然的,不多时就回来了,而五人一并支着那人到领取病床的房间走去,伴着负责的护士将病床拉了出来而将那人放在病床上。

至此,这才几人一齐的把那人推着送入五楼的病房里。

而见着基本稳妥了,方淮便向另外四人说道:“好了——”

“我女朋友刚好也在这里,我去照顾下她”,而见着几人疲惫的点了点头,便径直离开了这病房。

而又听得隗硕和李凯两人也纷纷为自己的一些事情告了辞后,这病房里一时只剩下了穆涛和张瑾。

张瑾见着穆涛有些疲惫的样子,说道:“你先睡会吧,我打个电话和陈丽通知下这个事情,然后咱们轮班,好探明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穆涛点了点头,便趴在了病床边。

而见着张瑾一人拨通电话向陈丽说道:“喂?陈丽吗?”

电话那头听到张瑾的声音后声音猛的抬了起来,而说的:“张瑾?!”

“嗯。”

“你们任务完成了?!!”

“嗯,姑且还算顺利。”

陈丽听了此,这才心里沉甸甸的一块终于放下了的大舒了口气,而又问道:“嗯——那就好,方淮怎么样?”

张瑾听此,不禁笑了笑的说道:“呵呵……,没事”,而有意无意的说道“他照顾陈舒去了。”

陈丽听了此,原本高亢的声音重又低了些的“嗯”道,而又继续问道:“那么你现在在哪?”

“我啊——”

“在医院。”

还不等张瑾说完,陈丽惊的会问道:“啊?!怎么了?!”

张瑾听了这一声不禁有些吓到的说道:“放心,没什么,就是我们回来路上碰到一个人,身上有不少淤伤,衣服都破了,应该是跟了我们一段距离,我们发现的时候就忽的晕倒在我们身后了。”

而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考虑到那个人会不会是咒怨剩下的人,还是其他有求的人,这才把他送进医院来的,到也没什么事情,医生就是说他被囚禁过了,有淤伤,主要还是营养不良这才晕倒的。”

陈丽听着此,了解了的“哦——”到,而后又听张瑾继续说道:“哎——,所以这才不是和你打电话说一声嘛。”

“现在我和穆涛两人定好了轮班照顾他,好尽快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陈丽又是了解的“哦”道,随而一转腔调的说道:“嗯,好,明白了,组织这里我会继续安排妥当的。”

张瑾听此嗯了下的回应道,便挂断了电话,而站在病床一旁看了那倒在病床上的人良久,便到一边开开了窗户,任由着微凉的夜风吹到自己脸上。

而方淮从楼上下来后,看了看病房门口,想了想“现在已经是六点多了,比一般时候要晚上不少,不知道陈舒会不会有什么反应……”,而又是沉了沉心,走了进来。

陈舒听着方淮的脚步声,回过头来,见着方淮稍晚一点的回来,身上却是脏的不行,满是些灰尘,而紧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方淮听着此,疲惫的大脑这才被这接连的两个问题重新激起,而稍有思索的笑着说道:“啊……,哈哈,没事,就是和工地的人打起来了……。”

陈舒听此,一脸惊讶的问道:“工……工地?!”

方淮听着这回问,这才觉起自己的谎话有多扯,但是还是只能强行圆回去的笑着说道:“啊……,对呀,呵呵……”

“说起来我还没说过我是在外面干什么呢。”

“我在外面借着张瑾找了个房地产工作,刚好今天要去工地那里看看,就看到了那里有些问题,然后我就说了几句,和工人起了争执,就打起来了,呵呵。”

陈舒听此,这才有些相信的“噢——”的应下,而又紧的问道:“怎么样,伤势不要紧吧?”

方淮说道:“呵呵,没事,也就是拳头打了几下而已,很快工地的负责人就来了解围了。”

陈舒这才又是安了些心的点了点头,随而说道:“不舒服的话你先回去洗洗澡去吧。”

方淮听着,思索了下而说道:“嗯——不了”,而想了想在五楼病房里的几人的说道“刚好明天应该也没什么事情了,明天再说吧,我先洗洗脸去。”

陈舒听着“嗯”下,而待着方淮回来,又是和他谈笑了起来,直至九点左右这才入了睡。

而方淮也是一如往常的站在半开的窗户边,透透微凉的夜风,醒着自己的大脑,而念着炼金研究的事情,想着自己所剩下的日子,又不禁的想了起那先前和自己签约下的黑猫,思索着:“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那黑猫了——”

“不知道是在干些什么……?”

越想越头疼疲惫,便索性不再去想,而搬来凳子,今夜便趴在一旁的桌子上睡了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