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2章 万幻与蛇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51 来源:哈密岛

十月二十七日方淮在梦的裹围下醒过来,经过这一夜的睡梦,只会觉得自己重又完全恢复了丰腴的活力。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陈舒,便去洗了洗脸,而坐回凳上静等着她的齐齐苏醒过来。不多时,见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陈舒,便去洗了洗脸,而坐回凳上静待着她的一齐苏醒。。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九月二十二日

方淮在梦的裹围下醒来,经过这一夜的睡梦,只觉得自己重又恢复了丰满的活力。

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陈舒,便去洗了洗脸,而坐回凳上静待着她的一齐苏醒。

不多时,见着陈舒也从朦胧的睡梦中苏醒,脸上却是从一开始的心满意足的朦胧而渐渐露出隐约的哀愁。

想到陈舒一定是梦到了她的梦想,醒来后却被这无情的现实所冲击才会这样的,而满目怜惜地说道:“我会找到解决我们当下所面临着的问题的。”

听了此的陈舒,微微笑着而点了点头。

看着陈舒还是这般神态,而再次的亲吻了上去,再次地说道:“我一定会找到那个方法的,我保证。”

至此,才见得陈舒脸上的神情好了些许,而在陈舒的目送下,心里想着“尽快协助着把其它组织铲除掉而全力投入于炼金术的研究中”的踏上路途。

八点左右便到了组织内,前往中央室的路上见着每每的通道都已经是布上了一两个人驻守着。

而待进了中央室,张瑾又是惯例的在那里待着,便打了打招呼,而一同静心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不多时,八人到齐,便在张瑾带着自己八人一并回顾了一遍计划后,带上先前准备好的东西,踏上了前往万幻的路。

路上几人若有若无的并排着,通过几条街道,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便到了城市最东边的礼堂附近,而敲响了门。

此时门内一个人接过门问道:“您们是——?”

张瑾说道:“麻烦您通知下魏羡,说是张瑾有事要找,是针对陈厌的事情。”

那人听此猛的一惊,一时不知所措,只得是先稳住门外那张瑾等八人的说道:“好的…,请您们稍等”,便紧的回了去进行通报。

那人入了地下室而找到魏羡,只见那同样是个有一定程度的机械化了的中年男性,魏羡听了张瑾的消息后猛的一惊,想着“张瑾不是蛇组织的人吗?他是怎么找到我们这里的——?上次的炼金术研究的联合请求我拒绝掉的时候不记得有透露出组织位置啊?”

“……而且还和咒怨组织扯上关系了——?虽然我刚好也急需着应对掉咒怨他们组织里那台设备的事情……”

想着,便先要那人先回到门前去,叫张瑾等人稍待片刻,自己稍后就会出去协商。

而不敢怠慢,生怕出什么事端的,魏羡带上几个自己组织的心腹和自己组织里能力较强的几人,共计十人的一并通过组织后门绕到了张瑾他们身后不远处。

魏羡遥遥的望着,心想着“虽然对方同样和自己是致力于炼金研究的,可是之前拒绝了他们的邀请…,而如今也是多多少少的阻碍到了他们的研究,但是不管怎样也不会只用九人来做破坏吧——?更何况是这般不设防的”,便稍大着胆子在张瑾等人背后喊了一声而向他们走去。

方淮等人猛的听这从身后传来的喊声而紧的回过头,谨慎的望着对方那几人,而看了看张瑾,他脸上却还是微笑着的样子。

听得他说道:“还是这么谨慎。”

魏羡听着,说道:“嗯——请问你们是怎么找来这里的?又是有什么事情吗?”

张瑾回道:“嗯…,我们这次是为了咒怨他们的那台设备的事情而来的,想要试着联合起和我们一样惧怕着炼金研究被咒怨毁掉的你们,一起毁掉咒怨以除后患。也是为此,我们这才通过对你们的一个人的逼问而得知的你们的位置。”

“不过放心,如你们所见,我们就九个人,也不会搞什么事情,就是看看您有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魏羡听着,想着自己这里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仪式还需要保密,不能被咒怨组织的人毁了,这才是眼前最主要的事情,而眼前刚好有一个机会,而也就暂且不再追究着逼问自己人的事情,而点了点头同意下来的说道:“那你们知道咒怨组织的位置了吗?”

“嗯,也已经探查清楚了。”

“……在哪?”

“就在这座城市的最北边。”

“容我再提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探查到他们位置的……?”

“嗯——因为每个组织多少都有几个因为炼金术的代价而越发惜命的人在嘛……”

“更何况是咒怨他们,本就已经被炼金术的代价所折磨的如此厌恶这个世界了,想要通过自己比他们活的更久来更进一步贬低破坏这个世界的人也一定更是不少,这样想着,我们就试着对咒怨组织的一些人逼问了一番,而得知了他们的位置。”

魏羡听着,也觉得确实说得通,便沉沉的呼了口气的说道:“那你们是打算什么时候去——?”

张瑾听着,想了想而进一步博取信任的说道:“嗯——我计划最快是明天就去,不过也有很大富余,主要看你们什么时候能腾出人手来。”

魏羡想着,而看了看旁边几人,见他们都示意尽快把咒怨他们处理掉要紧,而自己的那些研究暂且都还能搁置下,便点了点头,回过头来说道:“嗯——那么就明天吧,我们这里也希望尽快解决了这个问题。”

张瑾见此,心里不禁的一阵高兴,而笑着说道:“嗯!那好!那——我们明天早上十点就在这座城市中央的礼堂后那小巷尽头处碰面吧。”

魏羡听了此“嗯”的应下,便注视着张瑾等人确实离开了后,便回了驻地去。

而方淮等人见着这竟是比预想的要顺利的多,完全用不到什么武器符阵一类的就完事了,心里提着的的一块巨石也是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而忽的又想起昨天在研究室内看到的情景,一番思索后便向隗硕问道:“诶,隗硕,昨天我准备完了东西后见你们三人都在研究室里呢?那是在做什么?”

隗硕听了此,说道:“研究啊,就是炼金术的研究啦,现在也说不清,那是一些图样的东西,不妨一会回了组织内你也来看看就是了”,说着,又听一旁的穆涛看着自己说道:“呵呵,刚好我们也对那图一头雾水呢,说不定你来了可以拓宽些思路什么的。”

方淮听着,点了点头高兴的应了下。

而待着回了组织内,已然是下午两点多了,方淮等人目送着张瑾回了中央室后,便随着三人一齐穿上褂子进了那研究室内。

只见那桌上正摆着几张陈旧的图画,基本都是蛇的一些样子,而听李凯说道:“这些就是我们通过张瑾那里得到的一部分新资源。”

“说是和炼金术有关的图样,可是我们却完全看不出来什么东西,只是隐约觉得和炼金术里‘死物质’的转化有些关系。”

方淮看着,其中一张图是一条蛇吃另一条蛇的图片,而另一张图又是一条蛇被缠绕着钉在十字架上的图片,其中这第二张图颇有些医疗界那“蛇杖”的样子。

而诸如此类的图片还很多,都一一铺在了那桌面上。

方淮看着,不禁有些头疼的苦笑了笑,但还是耐下性子,一边回想着昨天自己查到的炼金术的资料,而一边思考的看着。

“嗯——如果是重生的话……”

“就是物质变成死物质后再通过异性相吸而重生为新物质……”

“这蛇吃蛇的图应该就是指着炼金术里的一个物质异性相吸的吸收另一个死物质,而重生为的新物质吧——?”方淮这样说着,但终究也只是猜想。

“那这个同样应该也就是象征死物质转化为新物质的了吧——”而指着另外那张像是蛇杖一样的图说道。

李凯听着,说道:“确实听着有些道理——,这张图我个人是觉得应该也对照着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

说着,方淮不禁又想到先前在炼金术研究中发现的“死亡与痛苦换取炼金效力”的发现,转而紧的摇了摇头想着“在还没探明炼金术尽可能多的部分前,在还没找到确实能够解决我和陈舒眼前困境的方法前,冒然就用这种方法实在太冒险,更何况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再考虑这赌命的方法也不迟”,而把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重新专注到其它的图样上。

那是各个的蜥蜴样的图片和如扑克牌一样四角和各个中央又都画着国王与王后的图片,甚至在另一张图里还标示着一段看不懂的文字。

方淮等人俯视着,久久没能得出结论,却头是越发的疼了起来,便索性暂且放下了这些图样。

四人围着桌子沉默着休息了久久,忽的,方淮心起一念而说道:“对了,这些图片我可以照下来取回去吗?我打算回去后有时间了也研究下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

穆涛听了,紧的高兴样说道:“当然没问题,尽管照就是了。”

方淮见着穆涛同意了,便掏出手机,对准每一个图片照了下去。而待照完后,看了看照片都没有差错,便笑着道了谢,而穆涛回应道:“这没什么,如果得出来一些结论,我们反倒也有个道谢呢,更何况我们都已经默认是一组的了,共享这些材料也没什么。”

方淮听着,“嗯”的回应下,便又像是获得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一样的不断重复浏览着这些照片。

忽的,瞟到一眼屏幕右上角的时间,已经四点多了,念及到陈舒还在医院等着呢,便紧的和三人打了招呼便回去了医院。

入了病房门,见着陈舒的样子,心里又是不禁的起了一阵的怜惜,而走上前去,欲要给予亲切的拥抱。

陈舒也听到脚步而看到是方淮,微微的笑了笑。

而见方淮坐在自己床边伸开了双臂,自己也了解的对应着张开了双臂,而紧紧的抱在一起。

两人抱着,一时间都陷入在了这拥抱的温暖温柔中了。久久,陈舒这才心满意足的松了松手,方淮也这才松了开来。

直至夜晚,陈舒已然睡去,而房间也重又陷入黑暗,连同病房外的,黑夜重又笼罩在这片大地上面。

而方淮还站在半开着的窗户边,久久的,眼睛向外望着,而手里也擎着那正展示着那数张炼金图样的手机,好像要借着那手机屏幕的些微光亮而一眼望穿这无边的黑夜般的。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