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8章 穆涛 隗硕 李凯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50 来源:哈密岛

八月十四日这天早晨,陈舒更早的就准时起床了,见着方淮在自己床边趴着,不由得动作轻柔的抚起了他的头,而扭头看了看自己盖在被子里隐约可以看出些性状的双腿——但是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济“呵呵……”不禁心里苦笑了一声,转而继续看着还在睡着的方淮,看着自己的手轻抚着他的头,苦闷的心也就好了一大半。。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九月十八日

这天早上,陈舒很早的就起床了,见着方淮在自己床边趴着,不禁轻柔的抚起了他的头,而转头看了看自己盖在被子里依稀看出些性状的双腿——

还是不管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

“呵呵……”不禁心里苦笑了一声,转而继续看着还在睡着的方淮,看着自己的手轻抚着他的头,苦闷的心也就好了一大半。

忽的,方淮也醒了来。

发觉到自己头上的重量,见是陈舒在抚着自己的头,便是左手握住在自己头上的陈舒手,微笑着互相对视着。

转而摇了摇头,把陈舒手轻放在被子上,便嘱咐了一声而在陈舒的注视下出门去买了早点。

待方淮回来而一起吃完了早点,又是一起聊了会,而想起先前把自己救回来的那一组人,觉得眼前的这幸福和他们是分不开的,而握着陈舒的手说道:“舒,我出去一趟,得和陈丽他们给之前的帮忙照顾道下谢才行,很快就回来。”

陈舒见着,虽有些不舍,但还是说道:“嗯,去吧,辛苦了。”

方淮听着,轻轻吻了下陈舒额头,便出了门。

到了组织驻地内,径直找上了陈丽。

陈丽听方淮声音猛的一惊而回头,就听到:“陈丽,你知道之前救我们回来的都有谁嘛?”

陈丽一时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啊…啊——我…我记得——有李文…,还有一个曾杰,李瑞,吴杰……啊,你去找他们的话可能现在找不齐呢,他们好多人都忙着其他研究呢。”

方淮听了此,遗憾的“哦——”了一声,道了声谢谢,便是叹了口气而走开了。

陈丽见着,紧的又对着方淮说道:“没事,等之后任务的时候你们四人一起找张瑾来约一下一起道次谢也更好嘛。”

方淮回头听了听,觉得也确实言之有理,这才笑了出来而说的:“嗯,也是…,谢谢啦。”

陈丽也笑着点头应下,而又听方淮醒悟似的接着问到:“对了,你知道穆涛隗硕和李凯他们在哪吗?”

陈丽听此,笑着索性说道:“呵呵…,要不我带你去吧。”

方淮听此,“也行”的回应下,便回过身随着陈丽一并向他们三人的病房走去,一路上沉默无语。

第一个就是入了穆涛的病房,见着穆涛此时还正半坐在病床上,若有所思着什么。

方淮稍有思索,便有节奏的敲了三声门——

“嗒,嗒,嗒”

穆涛听此猛的回过头,见是方淮,笑着迎接了进来,而陈丽见此也紧的说道:“李凯和隗硕他们俩人的病房就在这旁边,我就先走了”,而方淮也点了点头,不停下脚步的走进了病房内。

两人深深的拥抱了下,而方淮说道:“之前真是靠你了,我这刚刚从我女朋友那里过来,想着来探望下。”

穆涛听了也笑着答到:“没事没事,都是一起出任务的,要是没你们任务也完不成呢”,而又转念问起“对了,你怎么这么早就出院了?!”

方淮听着,笑着说道:“有点想我女朋友了,而且另一方面也是想着她还要我亲自照顾来的更好,就看着自己基本能行动了也就赶紧的出院了。”

穆涛听着,点了点头而担忧样的说道:“嗯——,也是,但是要注意自己身体别因为这出了问题。”

方淮点了点头应下。

说到此,方淮猛然想起,先前都是他们对自己的了解,而自己却还是不怎么了解他们三人呢,便问道:“嗯——对了…,不知道可不可以聊聊你的事情,因为想起来这次任务前后我都还不了解你们呢,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穆涛听此,紧的说道:“没事,没什么不方便的,都一起出生入死过了”,而顿了顿说道“嗯——你听了吧,我是在枪械的使用上有些经验的,因为以前当过雇佣兵,所以见了不少杀人的场面——,所以心理素质等各方面才比老百姓都要过硬一点。”

“然后我——,是因为一次任务,也是面临了死亡,而后希望活下去,这才成了的炼金术师。”

“嗯——就是这样嘛”

“而且记得那个还是大概一年多前了,那会说我还有——,四年多的活头,不过当初想想这也是赚了嘛,也就没再想什么。”

“只是后来,随着对其他炼金术师的认识,和亲眼目睹他们好多都死在自己眼前,也就对这早死的事情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这才进的蛇组织——”

方淮瞪大眼睛的听着,见说完了点了点头说道:“啊——也是,我也一样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对死后的害怕这才加入进来的——”

穆涛听着,点了点头,二人都沉默了一会。

不多时,方淮说道:“嗯——谢谢愿意告诉我这些。”

穆涛听此又是紧的笑着说道:“没什么嘛,没什么,就是‘一开始对死的认识有欠缺,后来越来越深切的认识到死亡而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对那之前不知情的事情尽力负起责任’这样的一个经历嘛。”

方淮听着,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先前说的自己的经历的编造的一部分,而犹豫着看了看穆涛,叹了口气还是作罢了,想着“唉,给他们知道一个大体的情况就是了吧——”,而点着头说道“我再去看看李凯和隗硕他们去”,而笑着到了别,带上了门,径直向接下来的屋子一个个的走了过去。

到了隗硕的门前,站停,轻敲了三声。

入了门,见隗硕正同样的好像冥思苦想着什么,见了方淮进了来,笑着紧的迎了上来,而互相拥抱了下。

便是说道:“怎么样,好点了吗?”

隗硕说道:“唉——,还行吧,慢慢恢复呗。”

说着,方淮突然的问起:“对了,刚刚和穆涛一起聊了聊,谈起了他自己的事情,想要也了解了解你的事情。”

隗硕听此一愣,转而笑了笑的说道:“哈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自己一个做父亲的要救孩子所以变成炼金术师的事情,只是后来自己孩子还是因为一次意外躺在医院了……”

“我嘛——,则是为了希望能够在最后剩下的一年时间里在炼金术中找到能够再次救回孩子的方法,这才加入的蛇组织。”

方淮听着,这故事讲的虽然简短,但是和自己的情景又是多么的如出一辙,因而是知道这其中一定是包含着不少的波折。

一时无言,只得是拍了拍肩膀,而示意“加油”的,便是沉默着出了门。

而站定在李凯的放门前,久久的犹豫,心理好似堵着一块石头似的,沉重的敲了敲李凯的门进了屋。

李凯却是久久的望着窗外,听闻到方淮的脚步声,而回过了头来,见着方淮这没几天就下地的样子,不禁有些吃惊。

方淮也是姑且笑着,和李凯打了招呼。

李凯也紧的说道:“你这是——已经能下地了?!”

方淮笑着回应下:“啊,是啊,不过也就是强行下地的,为了去看看我女朋友陈舒才下来的。”

李凯听了此,理解的深深点了点头。

一时的沉默。

方淮率先开口道:“介意讲讲你的事情吗?”

李凯有些震惊,不过还是转而定下了心,想着都已经是一起出生入死的了,也没什么不好讲的,而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啊—”

“就是我…”

“……”

“我和我一个朋友,一起在路上,遇到了车祸。”

“后来我情急之下许下了自己活下去的愿望。”

“但是没想到我那朋友却是成了植物人……,而我至今只有七个月的时间了……”

“为此我才到的组织里来,寻求的帮助。”

方淮听着,一时的沉默无语。

“他心里一定有着悔恨的悲痛吧——”

虽然自己心里感到沉重,但是同时的,也感到感动。

大概是自己先前的感动一次性到了极点吧,自己竟是情不自禁的站起来身而深深鞠了一躬。

李凯见着这出乎意料的一幕一时张着嘴瞪大了眼睛。

待鞠了一躬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这才紧的笑了笑而说的:“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自己一时冲动……”

李凯点了点头,而又陷入了沉默。

方淮陪伴了一会,这才说道:“好了——谢谢愿意告诉我你的事情。”

李凯回应道:“嗯,没关系。”

而方淮点头继续说道:“嗯,那我回医院去了。”

“嗯。”

回到医院的路上,想着穆涛,李凯,隗硕三人,“自己,友情,亲情……”,一时不禁的苦笑了一下,而又想着“嗯——研究的事情等身体再恢复恢复就去做吧。”

而向着医院走去。

入了医院,又是站在病房门口良久,注视着病房内。

“陈舒现在在干嘛呢——”,不禁的,自己面对陈舒的脚步竟是变得越发的沉重了。

“呵呵……”

“大概是这段时间里这些事情的影响吧——”方淮这样想着。

“呵呵,但是不管怎样。”

“都必须严守住这些秘密。”

方淮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沉了沉心,而扮做一般姿态的向着病房内走去。

入了病房,陈舒微微笑着,说道:“淮,回来啦”,声音轻柔。

自己“嗯”的应下这柔声的呼唤,而坐在病床前,接替下护士的照料着陈舒,心里对尽快身体康复完全的渴望和尽快去做炼金研究的渴望也都愈发的强烈着。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