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6章 死亡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50 来源:哈密岛

方淮和几人搭上飞机,绕开海岸而径自的向x国飞去。在这路途上,方淮等八人内心都惶恐不安着。迅速,飞机安全降落,方淮几人随着向导很沉重的下了飞机,而四下望去,高楼一座座的城在这路途上,方淮等八人内心都惶恐不安着。。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方淮和几人搭上飞机,绕过海岸而径直的向x国飞去。

在这路途上,方淮等八人内心都惶恐不安着。

很快,飞机降落,方淮几人随着向导沉重的下了飞机,而四下望去,高楼林立的城市映入眼中,是与自己曾所居住的城市全然不同的另一风格,内心不禁想着“自己竟有可能会葬身在这陌生的城市……”,悲从中来。

却还是勉强提起状态,而跟着那似乎同样不安着的七人随着导向员向着目标地带走去。

途径几条宽阔陌生的街道,到了似乎城市中心的位置,见此时已然聚了不少人了。而不远处就是两座高耸的楼和两楼间中间七楼左右的位置处架起的一座巨桥。在那上面,几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和一个商人面貌的男性向下看着,而一边交谈着什么。

“那些人应该就是那个咒怨组织的人了吧——?”,方淮这样想着,而又继续向周围张望着。

又见到在那人群两侧位置处排着几名士兵。

透过人群踮脚望去,他们正紧紧抱着手上的枪支,严阵以待着。

只觉得光是看上几眼,就给人以无形的压迫,那前所未有的畏惧感,一想到自己可能要和这样的他们交战,内心就颤栗的更甚了。

“但是任务是此……,嗯…,更何况已经走到了这里”,想着此,再一想到病房内的陈舒还需要着炼金术的研究,还需要与自己见面,而这才涌起了股热血,平复了下颤栗的心。

很快,仪式便开始,那导向员也随之离开了。看了看那人,而转过身来,继续听着那巨桥上人的话。这时,又见穆涛一旁的那四人从穆涛身边挤了出来,而向着其他方向走去。

不再理会,继续听着那巨桥上的一人演讲的话——“介绍着自己的身份”和“对友好合作的意愿”等。

说着,提及到了他们的那设备,而令将设备搬了上来。

方淮也紧的瞪大了眼睛注视着——

那机器由两三人一同搬上来,看上去不算太大,也就半米高而三十厘米左右长宽的样子。

方淮紧盯着,严峻的想着该如何把那搬回去的好。

忽的,觉得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打断了思考,转过头去,见穆涛示意到自己该走了,跟上,而临走前又望了望那巨桥上已然被收进一个牢固的箱子内的设备,便跟着几人一并绕过人群两边驻守的军人而来到了右侧那一高楼底下。

又见得那穆涛熟练的通过无线电和另一组人通知着“让他们组装好事先备好的火箭筒,而绕过周围的士兵到远处的一栋高楼上,听着自己后续的令”,而又示意着自己和隗硕李凯三人到一旁后,畏缩着撬开了门锁,而透过门缝望去,而又嘱咐道自己三人“注意好隐藏,等自己进去探明了楼里结构和人力安排出来”后,便过了一会,猛的猫着腰溜进了楼内,掩上了门。

而自己三人见穆涛进了去后,稍有牵挂着,也不敢再继续在这里继续逗留,而叫上李凯和隗硕两人一并沿着先前的路径从新混进了人群的边沿位置处。

而穆涛在刚才透过门缝窥到的“临门就是一处向左和向前的岔口,及交叉处的一根方形柱子”和“正有两名士兵在那向前的岔路上巡视”,而顺利趁机溜到了那柱子后面。

穆涛见姑且是没有被发现,而暗呼了口气,便悄的拧上手枪消音器,而一手握紧匕首,待着下一次的时机。

久久,见来回那一人巡回了有十多次后,终于耐不住而和另一人搭起了话。

穆涛紧的静步跑上去,而一刀插入那人的喉管,顺势枪过他的枪,而另一手的也是紧的贴着那另一人的头颅,像是用锤子敲击进钉子似的,连着开了数枪,那人也随着血溅当场。

穆涛自己的左手也已经是震得生疼,甩了甩手,这也才发觉到自己心跳的也是相当快,而不禁暗叹道:“真是一段时间没干,不行了!——”,而透过楼上阶梯的夹缝向上望去。

便紧的把二人尸体拖到那先前的柱子处,扒掉了他们的衣服而换上后,看了看虽然这衣服上也是溅上了些血,但是好在不多,也不会太碍事,便继续准备好,而从那柱子一边的楼梯上静步上去,上了第二层。

到了第二层,躲在那拐角处,又是微微透出头看去,见这里一层所幸是只有了一人,便暗中庆幸的舒了口气,而静待着那人的过来,便紧的扑上去将刺刀刺入那人的喉管,并顺势抢过扔掉他手里的枪。

确认死了后,又扒掉他的衣服,而将他拖到了一旁。

而后为了继续对这楼内建筑结构和人员安排的再确认,便继续通过那铺着红色地毯的金色走廊,而循着那阶梯上到了第三楼。

待确认了这里也是一样的构造且只有一人的声音后,便暗自长舒了口气,而紧的下了去,欲要唤其他三人上来。

下了楼,见其他三人正混在人群一边紧盯着那巨桥上,便走上前去,示意三人过来。

方淮三人随着穆涛过去后,那巨桥上的演讲者也猛的瞟到了那有一军装的人竟是带着三个民众而消失在了自己左侧楼底下的大门的位置处,便是一边继续演讲和与那国家的代表者交涉着,而一边的示意保镖去从右侧高楼绕去查看下那楼的情况。

方淮四人入了楼,而一一扮上了军装后,便紧跟着穆涛沿着每每的楼梯过了去,并在每每穆涛解决掉那巡视的军人后,一步步到了七楼的位置。

方淮和隗硕李凯三人随着穆涛躲在那拐角边后,穆涛探过头,看了看这一楼的情况:

这里是一条很是空旷的通道,敞开着门,使得不论是对方的声音和视线还是自己这边声音和视线都能直通过去。而对方在门两侧,在那代替国家领导者而来的谈判员与演讲员的两侧,又都驻守着咒怨的人,在哪那附近却是没有任何的掩体,而那目标就在那门内一侧可以被他们一眼看到的位置处。

穆涛暗叹着这境况的棘手,而通过无线电呼叫起那另一组人,叫他们把火箭筒准备好,瞄好那出口外三米的位置处,等自己这里发生交火,他们开始向门这一边位置赶来的预先几秒发射。

而呼了口气,沉了沉心,看了看方淮一旁的方淮三人。

方淮三人却是猛的面临这意想不到的情景,心跳的猛,脸上都露着明显的惧意。

穆涛见状,又思索了下,而悄声却无比坚定的说道:“好了,一会要不得不的交火了!要做好准备!是回去,得到咱们更多的炼金研究的资源!还是连同组织日后的方向和自己的愿望都一并命丧于此!就看这次的了!”

方淮三人听此,念及自己到此的原因,这才重又鼓起了勇气,坚定了起来而点下了头。

而后,穆涛便示意三人注意自己左手倒计时的手势——

“三”,

“二”…

“这里有人!!”,“嘭嘭!!!”

忽的,四人听到从楼梯下传来一人的呼喊声和进随之的两声枪响。

四人回过头去,看到正是以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紧的下意识扑出了掩体后,而所幸的没有被击中。

但是同时的,门外的人们却发现了他们,而猛的开着枪聚过来。

见已经来不及了,四人只得紧的击毙那楼下赶上来的敌人,而重新退回那拐角后。

而就在这时,巨桥上也传来一声震响——是rpg的爆轰声。借着此导致的封锁线短暂的停止,四人紧的窜出而朝着门外的敌人射击着。

“一人”

“两人”

“……”

数条生命一一倒在了三人的火力线下。

方淮三人这时却已然顾不得这些了,面对着这死亡的至深恐惧,满脑子的“活下去,回去”的想法。

终于,击退了敌人后,四人感到门一边,搬起了那设备而紧的向巨桥对面的门那里过去,欲要通过那另一侧的大楼下到楼下。

可是方淮紧的想起“三人都搬着着设备,而这桥对面的大楼内一定也有着很多人在,那该如何应对!?”

想着,却已然来不及犹豫,只得自己和隗硕李凯三人一并搬起设备,而看向穆涛,将对敌的事情交给最具经验的穆涛来应对。

穆涛见此,也随而点了点头,便冲上三人前面,护送着,同时也通过无线电通知另一队的三人看好桥上,等自己四人进了楼后,随意的朝那从七楼到一楼,发射炮弹。

说着,数个士兵和西装的人便从对侧的高楼门口围剿了来。

在这数个火力线的封锁线,四人举步维艰,仅仅由那穆涛单一的火力应对显然是无比困难的。

这时,无数的rpg炮弹一个接一个的紧的想着那大楼巨桥的门口和七层楼处如连珠弹一般的袭去。

在这rpg火力的援助与震慑下,着了数弹的四人才借着穆涛勉强的火力压制进了楼内。

而那远处的另一组,见这随机应变的掩护成功后,又紧的继续对准好那七楼的位置处,继续施着压。

方淮四人在这楼内,同样也受着这阵阵炮击的影响,不但站立都因这高楼不时的倒塌而有些勉强了,火力也明显来的迟钝了些。

但是所幸几人勉强扛着身上的一些伤势而撑到了歼灭这一层敌人的程度,而躲进了这一层向着楼下的拐角处。

紧接着,就是这更为艰难的楼梯部分了,这里不但倒塌的碎石更多,同时敌方也收到的影响要少了很多。

穆涛和另外三人躲着,喘息着,窥着楼下围聚了起来而也由于碎石的掉落与炮击攒动摇晃着的人们。

穆涛狠了狠心,从这武装的服装内掏出了几颗手榴弹,接二连三的朝聚在下面的人们扔去。

接连的几声爆鸣,见楼下的敌人基本歼灭后,扛着一身血迹的穆涛和方淮三人一并循着楼梯踏到楼下,而拾捡起几颗手榴弹备好后,接着继续借着外界不断发来的炮轰而在这仿若是摇摇欲坠的大楼内越着封锁线前行着。

过了几楼后,方淮四人都已然是筋疲力尽了,全身又都是些弹伤,一阵的喘息,已然忘记了自己这是身处在几楼,只能是麻木的听着楼下不断传来的枪火声,而扔着数颗手榴弹,而麻木的射击着。

渐的,眼前越发的昏黑,隐隐约约的觉得炮声不知何时突然停止了下来,而楼下的枪火声却还是在不断着。

方淮心想着:“这…这他妈是要死在这里了吗……?”

“不…”

“……”

“不行……,陈舒还等着……”

“不能在这死掉……”

“不能死……”

“不能……”

却是自己浑身都疼的剧烈,而再无力做出任何行动了,甚至连弯一弯手指都无力。

渐渐的,自己眼前一片黑,而不再记得任何事情了,不论是自己此次来的目的,还是“陈舒”这个名字,都不再记得了。

隐约的,觉得自己在四处晃荡,好像无意识瘫软的尸体一样。

渐渐的,一阵刺眼的灯光将自己照醒,随之而来的是身上剧烈的疼痛。

强忍着疼痛,一时间脑子无比混乱。

渐渐的,意识回复,开始产生了思维。

渐渐的,开始随着这疼痛而思考,“自己是谁……?”

“哦,对,我是方淮……”

“我是方淮……”

“为什么全身都这么疼……?!”

“为什么……?”

“为什么……?”

“……”

“对了…,好像是枪击,对,是枪伤。”

“我又怎么会被枪打……?”

“对了,好像是什么事情。”

“好像我打了一场什么仗……”

“我是士兵……?”

“……不对,我是为了什么任务,以毫无参战经验的状态去的……”

“对…”

“对!!是陈舒!!!”

“陈舒还在病房等着!!!我要去见她,我还有事情要做!!!我不能死在这里!!!”

方淮猛的将再次闭上的眼睛睁开。

回应给焦急的自己的,是这一片安静的房间,和无力的自己。

在这异样而陌生的房间内,一片的洁白,自己的身体也是不论怎么用力都好像脊椎断了似的,只觉得用不上力。

咬着牙,不禁憎恨着,但却无力,泪也流不出来,发不出生。

这时,一人从一旁过了来。

是自己熟悉的面孔……是张瑾。

而后是一阵紧促而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赶来的是陈丽。

只见这陈丽猛的趴在自己床边,似乎抽泣着,嘀咕着什么自己听不清的话。

张瑾将陈丽扶起,示意她先出去,而和自己交谈道:

“方淮,知道我是谁吗?”

自己勉强的点了点头。

张瑾见此,喜悦之情表露于脸上,笑着说道:“啊…那就好,那就好……”

“那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方淮皱着眉头,好像用尽全身肌肉一般的点了点头。

张瑾见此说道:“啊……,没事,你要是勉强抬抬手指就行,右手确定,左手不是。”

方淮想着陈舒的事情,心里又是有些急躁。

抬了抬右手手指。

张瑾见此,这才终于是放心了,长舒了口气,而笑着说道:“啊——好了——”

“放心,您一定现在心里很急,但是没事的,任务中你和穆涛,隗硕,李凯三人伤势都很重,晕厥在了当场。”

“后来是隗延他们…,啊,就是另一队的人们打了回来。”

“然后把你们和设备都救援了回来。”

张瑾说着,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

而后又接着说道:“啊…,穆涛他们三人在另外一个房间里正在养着,已经醒了,陈舒那里也在瞒着,做着照顾,并且伪造了我和你一起出差了的照片,说是有紧急的事情,很快就回来。”

“而且放心,你们身上虽然枪伤很重,但是我们已经找了很多医生一起诊断过了,说只要几天养好了枪伤就没大碍了。”

最后,张瑾满心喜悦的压低着声音喊着:“恭喜你啊!!方淮!!!你们成功了!!!完成了一项本近乎不可能的任务!!!我们组织也得以延续下去了!!!炼金术的研究可以更快的步入正轨了!!!”

张瑾说着,越说越兴奋。

方淮听着,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来深深的笑容,点着头应下张瑾的话,听着张瑾难得的丑态尽出的压低着声音大笑着,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形象。

等张瑾笑够了,这才长长呼了口气,而说道:“嗯——好了…,没事就好——”

“好了,也不打扰你了,先安心养病吧,尽快养好了才能投入到接下来的炼金研究中,尽快养好了才能尽快见到陈舒。”

“你养病这段时间我会时不时伪造一些照片发给陈舒的,放心吧。”

方淮听着,深深的点了点头。

张瑾明白了方淮的谢意后,也微笑着点头应下,便出了门,而顺手关上了病房的门。

方淮至此,也才得以稍有安心的闭上眼,专注于日后的修养回复中。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