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5章 死亡与惠普森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49 来源:哈密岛

9.8日璀璨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驱逐了寒凉的黑夜。方淮注视着这伟大的太阳,近日以来心里积蓄的阴霾也被它耀眼的光辉驱逐到了心房的一角,心里倍觉敞亮,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心想今天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9.8日

璀璨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驱逐了寒凉的黑夜。

方淮注视着这伟大的太阳,近日以来心里积蓄的阴霾也被它耀眼的光辉驱逐到了心房的一角,心里倍觉敞亮,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心想今天就是陪伴陈舒的一天,而不禁向这太阳祈盼起自己能够如这太阳一般的驱逐开陈舒心中的阴霾。

陈舒也很快就被这和煦的阳光唤醒,起身看到正面向太阳着的方淮,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名为“骄傲”与“幸福”的些许暖流。

方淮听到动静转而回头看去而笑着打了招呼。

而后二人稍做交流,方淮便去买了二人的早饭,并随后坐在陈舒旁的凳子上,在这宽敞的病房内陪着陈舒,和陈舒聊着,谈到自己的工作等情况,说着:“今天换班”这样的假话。

但终归是一同度过了这二人都久违了的晴朗幸福的一天。

直至到了深夜,陈舒睡下,方淮心里那一角落的阴霾也又随着这笼罩下的黒夜而卷土重来了。

方淮心里的阴霾与白天遗留下的些许明朗相交杂着,透过窗户向外望着。

这时,手机亮起。

方淮接起电话,那一头的是张瑾。

只听张瑾说着:“明天来组织,有些新的任务要安排下”,心里不禁的咯噔一下。但还是看了看正躺在病床上熟睡着的陈舒而心想着“事情本来就还没结束…”,而把自己从这一天的安逸中拉出后,“嗯”的回应下。

话毕,挂断电话,又是望了望陈舒,这才又是深深呼了口气,而重新趴在陈舒的病床旁睡去。

九月九日早上,和陈舒稍作交代,而见陈舒精神状态不错,更是安心了些,便出了医院,径直向组织驻地走去。

进了组织的中央室内,已经有不少人了,张瑾见方淮来了,便说道:“好了,人齐了就开始了。”

“就先前说过的,我们知道了万幻组织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这个危险而充满不确定性的仪式。因此,我们的行动更是紧迫了。”

张瑾顿了顿后,继续说道:“而我们就在昨天,借着万幻和咒怨的一次交战中查到了咒怨组织暗中的一个身份,作为惠普森的身份。”

“大家都知道惠普森这个国际上中立的商业品牌,近期研发了一台远程电子信息设备,可以位置信息的查询甚至监控,很多国家为此都要收购进来。”

“同时的,这个设备不但国家国家之间有着制约作用,对于我们,对于掌握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万幻也都是极大的威胁。”

“所以我们计划是借着近期咒怨组织正忙于以惠普森的身份出席各方面的应酬和应对各方面对他们的质问的同时,以我们率先掌握了咒怨的惠普森身份的隐藏消息为切入点,趁着明天咒怨在x国开展的对这个设备的公开演讲,我们一举夺下这台机器。”

“如若成功了,那么之后只需要找到万幻组织,和万幻交涉,而后联合万幻一齐除掉咒怨,再借机把万幻也除掉,我们的炼金研究也就可以屏除一切障碍的进行了。”

说到此,张瑾顿了顿,转而脸色凝重了下来说道:“但是…,因为这次的任务涉及到了国家,必定有很多士兵驻守,而且我们对目标地的情况也不熟悉,因此不但意味着我们必须放弃掉我们最拿手的炼金术而拿起我们不顺手的枪和匕首等武器,也意味着没有足够战斗力和经验的我们会面临着无计划的危机境况。”

张瑾说到此,眉头越发紧锁,而又沉默了稍时的继续说道:“但是不论怎样都要谨记,尽可能的,尽可能的不要将咒怨组织外的其他人牵扯进来。”

至此,张瑾这才是呼了口气而从一旁拿起人员名单的继续说道:“嗯——然后是关于我们这次任务的人力上的分配,我会派两组,每组四个人,共计八个人去,穆涛,方淮,李凯,隗硕……。”

点完了名后,张瑾看着下面的人,又是深深呼了口气而说道:“另外还有就是——”

“由于我们现在人力缺乏,所以要更辛苦留下驻守的大家进一步提高警惕了——”

至此,张瑾脸上严肃的神情才稍有缓解,而说道:“嗯——好了,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就来说说吧。”

下面的方淮却是自打听到“出国”的需要开始,心里就直打鼓,原先还犹豫着“自己会不会在名单内,如果会的话,陈舒还在病房需要照顾,又该如何应对”,而一听到“方淮”的点名,心里更是慌了,却又由于“自己和陈舒的这个私人问题而一时间难以说出口。”

忽的,方淮灵光一闪,稍作思索而横下心来举手道:“我有一个问题…,我还有个人在住院需要照顾,和任务冲突了…”

张瑾脸色稍有一沉,细想到确实还有方淮的女朋友陈舒住院需要照顾这样一个问题,稍作低吟,看了看旁边的陈丽,见陈丽点了点头而说道:“嗯——这样吧,我让陈丽去帮忙照顾”,而顿了顿更显疲惫地说道:“因为我们这里确实也分不出更多的人手了——。”

“但是放心,我们会对你在这里的事情保密,说是你有事情要去出差一趟,很快就回来,同时也会尽可能给予足够好的照顾”,张瑾笑着,又继续说道:“而且放心,毕竟是邻国,所以任务很快,一天以内就足够了。”

方淮听了此,设想了下“一天内就能回来,而又能兼顾到炼金术研究资源的获取问题和对陈舒的照顾问题上”,而点了点头,姑且是同意了下来。

张瑾见方淮同意,而又看了一眼见再没有其他人有问题的人了,便说道:“嗯——那么好了,既然没有其他问题了,那就先好好准备准备吧,这次任务想必会很艰难……”

“做好了准备后再麻烦两组人九点来这里集合,为了明天的准备需要做些枪械使用的指导。”

方淮四人随意的准备了准备,而不多时,便到了九点。

方淮,隗硕,李凯,穆涛和另外四人一齐聚到了中央室内后,便由张瑾带着八人一并到了靶场而由穆涛和张瑾二人一并做着指导。

到了晚上五点左右,方淮等八人训练完后又是详尽的准备了一番,而后方淮便回向了医院。

夜晚,病房门前,方淮久久的站住。念及明日任务必然凶险万分,而这次见面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又想到先前魏宇临死前诉说的他和他女朋友的遭遇,方淮猛的甩了甩头,想着“没关系的,即便我死了…,陈舒也会被自己组织接收下……”,这才回复一般神态的踏向了病房内,心里却仍满是“明日任务后后,乃至日后一切的任务后,自己都能够和陈舒一并活着的”祈盼的。

其间的谈话中,方淮始终还是忍不下心欺骗陈舒,将自己明日可能就死亡的境况编造为“自己仅仅是出差”的假话,只得是让陈丽明天时候再欺骗陈舒了吧——又不禁暗自自嘲道:“这又能欺骗多久呢…,呵呵……,但是总归是即便我明天死了…,也安排好了陈舒日后的去处了——,甚至腿也说不定能够治好…”

直至到了深夜,病房熄了灯,陈舒也已然熟睡。

方淮一如往常的再次透过窗户向外望着,心情却是随着这黑暗的围裹而越加复杂,每每一想到“这或许是自己和陈舒见的最后一面,或许是看到这世界的最后一面,或许是看到这夜色的最后一面”,泪不禁的流了出来,心想着“这已经完全不是什么“自怜自艾”的程度了……”而难得的放任泪流着,但却还是必须的面向明日的任务,为了那个自己和陈舒能够一并活下去的可能,为了扭转眼前这悲痛的境况的可能……,为了二人能够一同幸福生存下去的可能…。

久久,待到泪痕干在了自己的脸上,方淮的心也再一次好像经过了这泪和梦的淬炼一般的,决心越发的炽烈而坚定了。

转过身来,背靠着寒凉却又温暖的月光,温柔的看向陈舒熟睡的面庞,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轻抚着她的面庞而吻下,这才沉沉的舒了口气,而趴在病床边睡去。

第二天,九月十一号,方淮沉了沉心,而暗念着自己还剩下的天数,和陈舒吻别后,便踏上了前往组织的路途。

到了组织的中央室内,见只有张瑾一人在等着。

而后各自检查,确认都已做好准备无误后,收起枪到衣服内,便由张瑾和另一作为向导的人引领到了机场前。

临近自己登机时,发现手机亮起,接起后 对面的是陈丽。

只听陈丽说道:“喂,方淮吗,我到医院了”,而心里猛的咯噔一下,又听到对面说道“放心,陈舒就在旁边”而又递过电话,传来了陈舒的声音“喂?淮吗?听说你要出差一趟,我说呢怎么好像有点奇怪,没事,不急的,……注意安全就行。”

方淮听此,泪再次的忍不住流了出来,只觉得自己的声音也即将失控,便紧的“嗯”下,便匆忙的挂了电话,而又不禁有些懊悔着自己的这慌乱之举,担心着不知会在陈舒心里造成何种心情上的影响,但是姑且只能相信陈丽会为陈舒解释一番吧。

这时,从张瑾从一旁走来,方淮见了紧的抹干了泪痕,而笑着看向张瑾,深深的道了谢。便听张瑾笑着说道:“嗯,好了,快去吧,如果出了意外,我们会照顾好陈舒,并给予最大的保护的。”

方淮这才深深“嗯”下,而登上了直升机。

随着直升机的轰隆声,随着其他七人一同踏上了这前景未卜的道路。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