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2章 瓦尔普吉斯之夜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49 来源:哈密岛

方淮和李凯,隗硕,穆涛连同向礼堂暗面小巷走去。入了小巷,是与外界的光鲜亮丽情景截然不同的污秽污秽。见此情此景,四人不由叹起这城市所为人不知道事情除了几何。入了巷道,入了小巷,是与外界的光鲜情景截然不同的肮脏污秽。。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方淮和李凯,隗硕,穆涛一并向礼堂暗面小巷走去。

入了小巷,是与外界的光鲜情景截然不同的肮脏污秽。

见此情此景,四人不由得叹起这城市所为人不知事情还有几何。

入了巷道,四人四下张望,念及先前张瑾所说的:“这里有过咒怨组织的人莫名其妙的在这里,对此感到奇怪而来探查,试着看看能否借此取得万幻的那个东西。”

方淮在此景中暗叹道:“从未得知原来先前的魏宇等人是曾待在这种地方的……。”

而不禁想到:“这落魄情景竟也是炼金术师们的一种可能的经历”,心生惧意。

到巷道尽头,未得发现一个咒怨组织的人影,穆涛不禁牢骚到:“这哪有什么组织的人,连一般人也都没有嘛,张瑾有些敏感了吧——?”

三人听到此,随而又听李凯说到:“好了…,咱们回去吧,不知道其它队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有了些收获…”

说着,李凯转过头来,四下望了又望,而说道:“但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和其他一个队伍碰面过……”

这样说着,突然一个人从近旁的岔道内冲了出来并将隗硕和穆涛二人撞倒,并亮出两只此时正闪着猩红的符阵光亮的双手。

李凯和方淮被这一变故一激灵,转过头而见那人已然完全堵住了来路。

而还未反应到此的穆涛和隗硕一并怨愤的回头看去,这才也吓了一跳而紧的站起身来。

四人只见这人右手及身上露出的人皮已经因为不久前的多次战斗而处处破裂露出了些许皮肤下面的金属物,甚至在他裤腰上还栓着不少的封闭保存起的包括试管等各种工具器械。

四人不禁暗叹不妙,却是不知多久,双方仍保持着互相的对峙。

方淮四人不禁暗叹这情形的诡异,却丝毫不敢放下警惕。

索性于最后方的方淮一番思索之下,而暗中经向三人通知达成了一致,便趁对方一时无所行动,印上事先准备的符阵。

待到印上符阵——

竟见那人也动了起来,竟无视了前面三人径直向自己冲来。

三人猛的被那半机械人的力道撞开,方淮所幸也得以借此缓冲,而躲开那半机械人的攻击。

方淮惊魂未定的转过身看向那半机械人的攻击,竟见那人的手已经把墙壁上至击出了裂纹,而在裂开的墙上印下了符阵,不禁心生一阵窒息的颤栗。

刚念及此,而又猛的发现到击碎的位置那正是自己先前肚子的位置,而想到:“他有这么大的力气,为什么不打我的头而要打我的肚子呢……?”又想到“先前他和自己一行人对峙良久,直到自己印下符阵并不幸的被发现后才开始行动……”而猜想着“或许他只是等着我们印下符阵而与我们纠缠却并不打算杀死我们……?”

“……总之先确保尽快脱身才行,不然就完了。”

这样想着,方淮紧皱眉头,快步向三人跑去而经过他们身边示意跟上,并紧的将这猜想告知了三人。

李凯听此后,便心生一计。

穆涛听后回头望向正紧追着的那半机械人而喊道:“疯了吗?现在命都难保了!而且明显的那个人已经把其他几个组织的都杀了!”

方淮李凯和隗硕三人虽然也被那人惊着而心里直打颤,但是情形紧张,又顾不得穆涛的话。

穆涛见此只得暗自做下准备。

四人一并拐入岔道背靠着墙稍作喘息,而后听李凯仍是不自然的说道:“嗯…,好了…,计划我再重复一次,我们,一会拖住他,方淮你就吸引着他跑在前面不远处,我们一边拖拽,一边暗中把符阵印到他身上,等我们一起大叫一声,你就保持和他的距离更近但不要被打到,我们也会趁此机会跑开。”

方淮听着这胆颤的计策,又不禁因这一时的喘息而想到了“对自己死亡后的境况”上,又恐惧起着自己如若也面临死亡后将发生的种种境况。

但此刻迫在眉睫,方淮只得紧的拉回思想并勉强地安慰下自己“只要这次成功了,就可以得到更多的研究信息,日后的炼金术研究一定可以取得很大的进展,这也是唯一的能够尽快达成研究目标的方法”而这才又鼓起了勇气。

又听李凯跟旁边的正思索着的穆涛说道:“抱歉,刚才情况没有余力再说话了,但是相信吧,更何况我们也都已经是早亡的人了,但是只要成功了这次那就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的研究信息了,说不定我们也就可以更快的脱离绝望的命运。”

见穆涛听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后,自己深做呼吸,横了横心,便猛的跑出拐角,鼓足力气在那半机械人前面一段距离处跑着。

其余三人见那半机械人临近后也随即暗中掏出符阵的冲了上去并狼狈地抱住他,将符趁机阵紧的印在那半机械人的后背上。随而,三人一并的把手紧压在那符阵上一处,并继续紧的凑上“水”元素,而后这才如计划的假装不甘的“啊!!”了一声,而松开了手被拖到地上,并此间顺势抹上些许尘土。

方淮听到此暗号后,便紧的调整速率,一边感知着身后那女人和自己的距离,一边掌控着速度。

就在那半机械人因发觉自己背上被刚刚印下了符阵而靠着自己金属身躯部分对符阵效力的衰弱而硬扛着加快速度越发接近加起速的方淮时,方淮猛的一跃翻滚远离开了——身上事先准备好的符阵也因此而散落出来。

那半机械人随即好像到了极限似如断腿的马一般的倒在了地上,却仍旧死死的注视着方淮和他散落在地的符阵。

至此,方淮四人这才喘息着停下来,而疲惫慢步到那人身旁,却是看着他此时虽然因那符阵而瘫倒在地,但并没有如血肉之躯那般的发生大量裂纹与消散,而重又警惕了起。

方淮趁着三人审视着地上那人的同时,从地上捡起符阵印在手上比在她身体近旁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我们?”却仍是惊魂未定。

那人见此,面露出焦躁而压抑的神情,沙哑的说道:“嗯…,我叫李玥,我只是为了尽快完成完成我的炼金术研究……”李玥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们和我一样是炼金术师吧,那你们应该也知道吧……,炼金术师们为了避免早亡而渴望能够从炼金术中找到摆脱这个情况的方法。”

说着,李玥看向方淮散落在地的符阵,又继续说道:“我的时日已经无多了,就剩下最后两个多月了……我必须要进行各种的炼金研究才行……”

“我这一身机械身躯也是因为炼金术的研究造成的……”

说着,穆涛突然打断李玥而张口问道:“嗯……你这一身是谁给你安上的?”

李玥听此,犹豫着沉默了。

穆涛见状随即掏出一把亮黑的手枪,漆黑的枪口死死的对着李玥的双眼,穆涛继续说道:“说吧……,你没得选择”。

不论是李玥还是方淮李凯隗硕三人见此情景都被惊到了而看向穆涛。

穆涛看了看惊恐的三人姑且笑了笑示意着稍后再解释而转过头来继续逼问着李玥。

李玥见此,慌乱的说道:“好好好,我说,我说……,是万幻组织的人…”

“我听说他们有在炼金术的研究上有了很大成果,甚至还有一个帮助他们提升符阵效力的东西,于是就加入了他们……”

李玥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就是那个说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仪式的东西……说是靠着那个就可以很大幅度的提升自己组织的符阵效力,甚至即便是自己组织之外的一些炼金术师也能受到些微影响……”

方淮四人听此猛的一惊,心想这不正是张瑾他们给自己安排下的任务吗?!随而穆涛示意着李玥继续说下去。

李玥见状紧的继续说道:“他们说这个东西是靠着人们在社会中收到的一些共识的影响而产生的反应…,类似是共鸣的一种东西……”

李玥说到此,顿了顿而慌乱又怯生生的请求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别杀我!……,我也是炼金术的受害者之一啊!!!”

方淮和隗硕及李凯听着李玥的话语,正考虑着是否将她放走——

“嘣!”

随着一声枪响,李玥应声倒在了地上,徒留下一具惊恐面容的尸体。

方淮三人瞪大了眼睛猛的转过头看向穆涛。

穆涛随而说道:“陈丽张瑾他们下了令要趁此除掉万幻等障碍…”

“如果我们把她放走却骗了他们说把她除掉了的话……,那万一日后被发现了情况…”

穆涛顿了顿,而继续说道:“那样我们的研究资源就都没了……”

“更何况,这把枪就是从他们那里得到的…”

三人听着穆涛的话语,心里越感颤栗。

三人望着李玥的尸体呆愣了好一会后,穆涛随而又继续说道:“好了…,毕竟杀人这种事情也不是说干就能干的…,刚好我以前也做过这行,所以刚好就担了这份工作……”

说到此,穆涛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好了……,收拾一下咱们走吧。”

说着,穆涛便走上前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符阵压在李玥脸上,而后倒上些“水”和“血”,并撒上些“土”一一到对应的位置,随而站了起来沉默地看着李玥的肉躯归于尘土而只剩下些许残破的金属器械后,深深的鞠了一躬便转过身笑了笑说道:“好了,走吧。”

方淮见着此情景,才得以勉强从枪杀的惊恐中缓过来而又想到自己炼化魏宇的情形,随而又设想到自己万一如这般死亡后的情景,而后又是一惊。

想着先前只是因为情形紧迫而强拉起精神不去想自己死亡后的境况。但万一自己也死了,恐怕会如那魏宇一样的令陈舒也陷入炼金术师的悲惨境况中了……

想到此,方淮便不敢再想下去了。

只得是先定好如若那境况真的发生了,那之钱就要先把陈舒托付给组织……靠张瑾他们欺瞒过陈舒而确保陈舒的安全……。

说不定就此也能借着组织的炼金术研究,而治好陈舒腿…。

至此,自己心里才稍许晴朗了些,望着归入天际的李玥,深深的哀悼后,便跟着同样心情复杂而各怀思绪的三人踏上回归驻地的路途。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