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8章 轮转的悲剧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48 来源:哈密岛

方淮提着从天边升起来的曙光,沿着七扭八拐的小巷墙壁往后面走着。强挺着疲倦的身躯和精神反应迟钝地思索着将来的打算,不知道走了多会,终于等到到了那径自通往家门口的最有一段巷道。方强挺着疲惫的身躯和精神迟钝地思索着日后的打算,不知走了多会,终于到了那径直通向家门口的最有一段巷道。。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方淮背着从天边升起的曙光,沿着七扭八拐的小巷墙壁往回走着。

强挺着疲惫的身躯和精神迟钝地思索着日后的打算,不知走了多会,终于到了那径直通向家门口的最有一段巷道。

方淮不禁振奋了些许,抛下无力的思绪而一边自言自语着“好了——,就要到了…,嗯…,回去后要好好休息下——,和陈舒一起——”,一边加快起脚步。

可是家门内外的意外情景却是猛的把他疲惫的精神彻底的激起——

此时房门正大敞开着;地上布着斑驳的血迹,是自己先前时候淌下的血;以及数个杂乱地脚印,而屋内也是一幅毫无人息的样子。方淮不禁快步走到房内,紧的查看陈舒的情况。

转过客厅,看到的是陈舒屋内杂乱蓬起的被子和明显刚刚躺过人的床铺。

方淮的心猛的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暗想着:“完了…,那么早陈舒会去干嘛?!”

“……地上还留着我先前淌下的血迹……,房门也没关上。”

方淮想着,顺势又迅速的向着每一个屋子查看了一番,喊着“陈舒”的名字,却完全没有得到回应。

方淮越发的惊恐,快步走出房门并一边心想着“自己先前的梦到的陈舒再次遭遇车祸的情景”,而一边愈发的担忧慌张的在七扭八拐的小巷中搜寻这陈舒的踪迹,心里不住的祈祷着:

“陈舒不要有事…,不要有事……,千万别出事情。”

所幸的,方淮在大费力气的找了一段的时间后,终于在小巷一端出口的马路对面看到了正在慌乱张望着的陈舒。

方淮见陈舒无事,这才松下紧绷着的精神而心念着:“还好…,还好……,哈哈…”,而向着陈舒喊到:“陈舒!!!”

陈舒听到方淮的呼唤声,本是因方淮的突然失踪和敞开的门口与地上的血迹而心急的自己不禁为这突然而熟悉的声音大喜起来,猛的回过头去,看到的却是左臂上绽着渗人伤口的方淮,不禁又是心急起来,而向着马路对面的方淮跑去——

“嘭!!”的一声。

方淮眼见着陈舒向自己跑来的半途中被疾驰而过的汽车撞飞出去。

方淮顿时因“此时正如梦中所见到那般的情景”而觉的一阵惊恐与晕眩,一时间呆愣在了原地,待到强撑回精神——

这才只觉得自己满心的悲痛欲绝,猛的跑向此时正生死未卜的陈舒边并跪下查看着陈舒的情况。

见陈舒听闻到自己的动静而虚弱地睁开眼看向自己,这才稍许宽慰了些,但也更觉得悲痛不已。

随即一边慌乱的掏出手机拨通急救电话,而一边左手扶着陈舒的头哭腔的叫喊着:“没事,没事,不会有事的。”

不多时,救护车便驶了过来,方淮随即和着医护人员们担起陈舒进入车内,搭着车从围聚在周围嘈杂的人群中冲出。

医院内,自己和医护人员们将陈舒送到手术室后,便焦躁而无力的坐在手术室外,悲痛地回想着自己和陈舒过去绝望的境况,悲痛地回想着先前自己和陈舒说下的那个梦,悲痛地回想着自己先前为保自己和陈舒安全而不得不的出门和那三人对抗……

“或许应该尽快处理完早上那个事情的…!可是如果直接杀掉那三人也就不会知道那一切的消息了……”

“应该出门前管好门,更谨慎的注意不让血滴到门外的!!”

“至少不会让陈舒早上因为那些景象而担心着我出去找我啊!!!”

方淮泪流满面的不断咒骂着自己,憎恨着自己。

待到手术室中的医生们出来后,方淮这才猛的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来,祈盼的向医生询问道:“医生!!医生!!问下,陈舒她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听后说道:“放心,生命是没有问题,但是腿部骨折的很严重…,是站不起来了……,做好准备吧——,但是被撞飞三米多远…,能保住性命已经很是万幸了。”

说罢,医生便若有所思而平静的离开了,留下方淮一个人呆立的回想着医生的话语“是站不起来了,做好准备吧”,呆愣在了原地,恐惧的回想着过去自己和陈舒的绝望的日子…。

突然的,医护人员们推出了正躺倒在病床上的陈舒,打破了方淮的思绪。

方淮看着此时正满身器械的陈舒,不禁越发痛心的心想着“不知道她是否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而强忍着将要决堤出的眼泪伴着医护人员们将陈舒推到看护室内。

等到就剩下自己两人后,陈舒这才转头向方淮说道:“怎么了…,没事的,我都在手术结束后问过医生了,都知道了。”

随而稍时的犹豫后又继续无力的问道:“没关系…,之前不是也好了嘛,这次说不定就怎么样也康复了呢,对吧。”

方淮听此心里越发自责地想着“之前的康复都是因为自己和那黑猫签下契约的结果……可是现在自己就剩下六个月的时间了…,怎么还能保证能让陈舒康复啊!!就算靠着那炼金术也不一定能成功啊!!”,而不禁将流着眼泪的脸埋起,逃避着不愿目睹这面前过于悲惨的情景。

陈舒看着方淮的反应,不禁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不忍心地勉强着把手搭在方淮头上又说道:“没事的,一定会好的…”

随而又想起方淮身上的伤又说道:“之前看到你左胳膊上有条伤口,而且家门口还留了一点点的血迹,你没事吧…?我之前也是因为担心这才出去的……”

方淮听着,不禁为陈舒的举动和言语带来的宽慰而抬起了头,却也更甚的自责着,一气之下不禁要把一切就此说出来,随而心中的理智却猛地把他拉了回来而想到:“不…,不能说…,不能说……,这一切的部分原因在我……,但是这炼金术是唯一的方法了,不能让陈舒知道,不然就会和之前那个魏宇的女朋友一样可能面临死亡的情况了…!”

而强压下内心的悲痛和到了嘴边的话语的说道:“没事…,就是之前礼堂那个青年,他的同伴来报仇了……,说是他们看到我最后抱着你从礼堂走出来了。”

而后顿了顿又说道:

“放心吧,没事的,我已经和那三个人解决清楚了……”

而后方淮又稍稍思索着又说道:“而且说的没错,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有什么原因让自己腿得以康复呢。”

陈舒听后,这才露出稍许宽慰的随之说道:“嗯…,对…,会没事的……。”

方淮看着,却只能嘴上“嗯”的回复给陈舒。

待到陈舒疲惫的入睡,方淮注视着陈舒的面庞良久,而不禁又想着:“之后的治疗…,可能多半是没用……”

“但是一定要试试。”

“另外还有炼金术的研究也要尽快进行下去……,既然先前时候我和那猫用炼金术契约下恢复了她的双腿,一定程度上也是改变了命运,那一定也可以用炼金术再次做到这一点…,只是研究程度的问题……,只能靠陈丽她们了……”

想到此,方淮又感痛心了起来,随即下定决心的从看护室走出并拿出手机和向陈丽拨通电话说道:

“喂,陈丽吗?我,方淮,说一下我决定加入你们帮助你们进行研究……”

陈丽听着方淮这一连串的话,一时间猝不及防,缓了缓后才问道:“等等,方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做好准备,别冲动下决定。”

方淮听后,略感焦躁的说道:“没事,不是冲动…,我这里确实有需要炼金术研究的帮助。”

陈丽听此,这才说道:“嗯——,那么好吧…”

顿了顿后陈丽又说道:“可以问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帮上忙。”

方淮听后,犹豫了好一会,这才说道:“我女朋友…,名叫陈舒,先前因为车祸残疾了,因为梦想破灭于是陷入了绝望……,我也是因此才和那猫契约下愿望‘让陈舒康复’,但是今天早上又遇到了车祸……说是陈舒的腿又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说着,方淮的话语有了隐约的哭腔。

陈丽听此,沉默了良久,这才说道:“这样吧——,我们会帮忙支付一部分的医疗费,就当是进入我们组织的答谢了…,也希望能给你现在绝望的心情一些帮助。”

方淮听此,不禁心生起了莫大的“感激”的,万千的谢意汇成一句深重的“万分的感谢——”。

陈丽应下了谢意,便又问道:“那么——,可以说下那个医院在哪吗?”

方淮随即告诉了陈丽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多时,陈丽和张瑾便一一携着一束玫瑰一并来到了医院,方淮见此不禁又是感到无比的惊喜与意外,随而便跟着方淮到了陈舒病房内。

陈舒此时被外界隐约的声音唤醒,睁眼见到陈丽和张瑾这陌生的二人竟一一携着一束玫瑰而一时间有些茫然失措。

随而方淮便向陈舒轻声说道:“没关系,他们是我朋友,因为听到早上的事情所以来慰问下。”

陈舒听此,这才明了的点头,并笑着向那两人示意致谢。

张瑾和陈丽见着这般令人怜惜的少女,心中动容了,随即一并深重地怀着“这名为陈舒的少女能够坚强的以其爱情的力量战胜这不幸的命运”的祝愿,将象征着此的花架在陈舒一旁。

方淮和陈舒面对着二人如此深重的祝愿,不禁再次向二人表达了感谢。随后张瑾和陈丽二人这才示意方淮领路去进一步交付先前承诺的治疗费用,并和方淮互相沟通说明了他们组织所在地后,便一并上车离开了医院。

方淮送完二人后回到病房来,看着陈舒此时和自己一样因那慰问而越加振奋了起,更是觉得喜上加喜,虽然明了着自己和陈舒心中还有着那些许的痛心,但是也明了着那痛心的根源此时已化成了自己和陈舒二人心中更切的动力。

直到晚上,陈舒熟睡了。

方淮突然见那黑猫从窗户外跃到病房内的窗台上,随即紧的站到那窗台前遮掩着它的身影而冰冷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那黑猫咯咯的轻声笑了笑而说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办?你可是只有六个月啊,难道妄想在这六个月里就找到解决方法?”

方淮听着心里也不禁直打鼓,但是回想到自己和陈舒二人先前所得到的祝愿以及陈舒予以自己的倚赖,便越发的坚定了下来而压低声音地说道:“我们肯定能找到方法的,如果您只是来说这个的那请你立即他妈给我走。”

那黑猫听后,又咯咯地笑了笑后说道:“哼哼嗯…,那就不妨看看你能怎么样。”便瞟也不瞟的一跃而下了那病房。

方淮见着那黑猫的离去后,心头的悲愤与不安又一次的被激起。

一边右手捂着脸而阴沉的看着此时一片黑暗的病房,潜意识的不愿不愿面对这悲惨的现实;而心中却又一边的下着更加炽烈坚定的决心——

思索着明日的要去陈丽他们的研究所的行动,以及瞒过陈舒的话语。

考虑完备后,这才伴着寒凉的月光趴在陈舒的病床边,为第二天的行动积攒足够的经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