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7章 遭袭

发布时间:2020-10-18 22:09:48 来源:哈密岛

方淮待得二人终于等到将全身的疲倦全部肆意挥洒倾泄到那椅子上,这才心满意足。继而,方淮强扛着精神摆脱了安逸的生活后,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早已是到了1点半,而又心记着—“最晚要而后,方淮强拖着精神脱离了安逸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然是到了两点半,而又心记着—“最晚要三点动身的往回赶路的事情”,又向着身旁的陈舒问道:。


推荐指数:★★★★★
>>《刺玫花》在线阅读>>



方淮待到二人终于将全身的疲惫全部挥洒倾泄到那椅子上,这才心满意足。

而后,方淮强拖着精神脱离了安逸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然是到了两点半,而又心记着—“最晚要三点动身的往回赶路的事情”,又向着身旁的陈舒问道:

“休息的怎么样了?”,

“现在两点半了,咱们要稍微早点走,不然的话天黑了就看不清路了。”

陈舒听后“嗯”到,随而待到也把自己的精神从安逸区拉了回来后才稍许抖擞的说道:“嗯—,好,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那么走吧。”

说着方淮和陈舒二人便起身,互牵着对方的手而迈着轻快又显谨慎的步子向着大厦外走去——

并在随后每每的交通灯处待到其变换后混着人群一并通过各处的十字路口,而踏着马路台子走着——

到了小巷前又循着每每的巷道墙边而谨慎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而正当此时,二人却有所不知的在其身后远处,有三个人混在人群中正紧盯着他们二人。

路途上,所幸二人有了先前的经历而相比上午时候要熟练的多了——方淮牵着陈舒,二人在约摸五点半就回到了家中,并在纷纷洗浴过后,便互相打了招呼而在起点便回到了各自的卧室入睡休息了。

待到凌晨一点多,方淮逐渐醒了过来而再也难以入睡了,只得从床上坐起身来,在那空荡寂静的房屋里四处徘徊着——

时而看看陈舒屋子的方向,时而视线又落在那满是医疗器械的屋子,一时间方淮不禁觉得心情有些复杂,稍许有些怀念的回想着过去的时日的想着:

“自己如今只剩下六个月时间,可是炼金术的各个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太大进展,丝毫没有研究的头绪……”

方淮想到此,不禁觉得自己心里越发焦躁烦闷。

忽然的,方淮隐隐的听到从房门前传来了些许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方淮的思绪,而不禁欲要走向玄关出而透过猫眼往外查看——

猛的,他还未把脸伸过去,便从门缝处看到了些许暗红色的亮光,随即越发觉得这诡异光亮的熟悉…,心里不禁想着“这光亮好像炼金术符阵的那光亮一样……”

方淮想到此,心里不禁一惊,随即为了查明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而透过猫眼向外看着——

果然,此时正有着三个着装略有破烂的男人半蹲在那门锁前,正四处揉搓抓捏好像在收集着些什么——方淮一眼就透过那三人的服饰而联想到了先前那名为立夏的炼金术师。

随即的,方淮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看样子那三人是在用炼金术欲要摧毁那门锁趁着晚上闯入进来,看装束应该是和那立夏一个组织,为了给那立夏报仇的”,

“所幸自己游荡在屋内,不然会发生的事情完全难以料想——”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自己,但是还是优先想想眼前该怎么办”——

方淮强压着自己欲要冷静下来,并思考着——

“听声音他们应该是刚开始不久……”

“总之不能让他们进来,不然万一被陈舒发现就完了……那就只能在外面解决了。”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我醒着…,这是个机会”

“要直接拿着刀开门冲出去吗……?”

方淮想到此,不禁心提到了嗓子眼,随而又强压下不安而想着:“不行…,考虑到日后我还要保证我需要足够的行动能力,那么就只能选择将他们如先前立夏一样炼化为尘埃的手段了……”

“那样的话…,看他们的姿势,都在半蹲着……,那么就算我直接开门冲出去他们也反应不过来,也会因为我猛的开门而把他们推倒在地上——那么只要趁着那个机会用炼金术按在他们身上,那么我就占有先机了……”

“可是炼金术的话需要用血来画成符阵以及作为令物质转化的万灵药,不知道猪血行不行……不对,这种时候不能用这样冒险的举动,那只能拿刀划伤来取血…”

方淮想到此心中又有了些不安,却只能定下心来,便一鼓作气的静步到卧室拿出美工刀刀片和两张纸一并到玄关处——

深呼吸后,考虑到行动的方便上的问题而以右手持刀在自己左臂上以刀口用力忍着痛深深的划下长长的伤口,令血流不短的顺着小臂流下滴到纸张一角——

随即以右手沾染上血迹,并在两张纸上一一画下两个闪着些许亮红光芒的符阵,并在纷纷将之按压在双手掌上后,以手指拿捏着并钥匙,极尽悄声的把锁拧开——

便一鼓作气还不等屋外的三人对这突如其来的细微响声做确认就猛的开门而将三人撞倒在地,并将双手的符阵一一按压在其中一中年男性和另外一个较为精瘦的男人脸上,一并施着压力,将二人紧紧按住。

那被压制的二人被这情势的瞬间转变而吓了一跳,再加上鼻子不住的嗅到其双手上的血腥味——更是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一时间不敢动弹。

方淮与那三人对峙着的同时,对那三人轻声威胁的说到:“好了…,现在请慢慢站起了,那个角落里的青年你走在前面,就在近旁,你们两个,就这样面朝着我,倒退着走。别做反抗,不然如果因为这个攒够了炼金的素材,我可不确定你们会变成什么。”

方淮说完,审视着三人,等着三人按着自己的话语行动——

那三人见此,只得姑且作为权宜之计的顺着方淮的话语,依次站起,以那青年为首,另外两人面对着方淮,背对着那青年的,从那门口出来,沿着那段笔直的巷道走着——

当到了那第一个十字路口处时,方淮突然的喊停,并加紧了手上对那二人的握力而说道:“现在请保持队形,平移到右侧,不许躲在墙后面——”

那三人听此,心底一边暗骂着,一边依其指示行动着——并又在后续的每个十字路口处,按着方淮依次的指示,“左,前,右,右,前,左,左,前,右”的方向在后续那频发扭转的巷道内行进着——

待到方淮觉得他们已经把那拐弯顺序记住而忽略了最开始的“向右转”,且已经距离家的位置足够远后,方淮便指示三人靠着墙壁停下。

那三人一边思考着对策,而一边继续按着方淮的指示做着——

而方淮一边为了应对他们随时可能想出方法而“更加大了手掌的握力,以凑集‘火’素材,提醒着那两人他们随时可能的动作都会凑齐其余的‘气’,‘水’,‘土’等素材”,而一边做着将那三人杀害的思想准备——“如果现在不把这三人杀害掉,那么早晚我和陈舒会被他们三人如今天那样的钻空档被杀害——”

“而且,我会把他们炼化为世界的一部分——,这样也算是一种永生了。除此之外为了我和陈舒的生活,也已经是别无他法了——”

待到方淮做好准备后,随即不再考虑那三人随时可能的逃跑而猛的将那被他挟持着的两人的脸撞倒墙上,并趁着二人因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而喊叫时,顺势将手指伸入他们的口腔以提取唾液,并涂抹到符阵上对应的位置处——

如此一来,由“原材料”转化为“死物质”而令他们化为尘埃的“气,水,土,火”四个元素就集齐了——而不再添加自己的血液以作为“令死物质其转化为新物质”的万灵药,令他们皮肉随着裂纹飞散,自行飞灰化为“死物质”——“气,水,土,热量”

那两人见此自己突如其来的迎来了这即将就此消散死亡结局而惊恐着,愤恨着,叫喊着——猛的冲向方淮,仿佛要将身体挥断出去般的以拳头猛砸着方淮——

而方淮一时间也只能紧的以双臂遮挡着蜷缩起来,以避开要害处遭到击打——

而另外的那青年,见着这眼前的突然情况,一时间蒙了头脑,满心的悲愤,却又不住的要逃避着那与之朝夕相处的二人突然的即将就此消散的现实——

呆愣了稍许后,才悲痛愤恨的哭着,呐喊着,一并奋力的挥着拳头狠狠的捶砸着方淮。

可惜的是,那之前已然被方淮印下符阵的二人,因那符阵的生效,而他们的拳头也越发的无力着,血肉也越发的随着那诞自夜晚的寒风而逐渐消散着——

不多时,就只剩下那一个已然是挥的精疲力竭了的青年跪在那蜷缩在地的方淮一旁了……而另外的那两人,都已然是无力的趴到在了地上——,双眼空洞无物的望着这临近二人消散前那最后的绝望光景。

方淮注视着已然绝望竭力的倒在了地上的三人,回想起了先前陈丽说道“都是些短命的人啊——,有许多在绝望之时许下了愿望而成为炼金师的人们,却后来因为现实的种种意外而再次将他们打入了更深的无力的绝望”——而不禁心中生了些许的同情与理解。

但是方淮又考虑到“如若不在此地行动,那么三人迟早会令自己和陈舒陷入危境……。”

如此的,方淮这才以半蹲着的姿态重新站了起来,看着那此时已然临近消逝的二人,只得姑且半蹲在二人面前,掏出裤兜内的刀片,以右手再次忍着痛将重新将那已然些许风干了的左臂伤口忍着更深切的疼痛再次划开,并令那不住的冒出的血液流滴到那二人的身上,随而深切的鞠躬,以此作为对即将逝去的那两条生命的哀悼……。

而在一旁跪坐着的那青年,和那倒在方淮脚边的两人见此情景,内心衍生出了无比复杂交织的情感——“愤恨,悲痛与感谢”,而双眼也由一开始的孔洞而有了些许光彩。

那青年打破了沉静而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淮听后,平静的回道:“只是对二人的逝去的些许愧疚,以及对二人的生命的尊敬……”,

而后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知道,既然都是炼金术师,那么想必你们和我一样也因为什么情况和那只猫许了愿望对吧——”

“之前那个令那礼堂倒塌了的那个名叫立夏的炼金术师…,虽然我对他还是有着无比的愤恨——,但确实也有着些许的理解——”

说着,方淮看向那跪坐在地上的青年,看到他的双瞳在听到“立夏”这一名字的时候焕发了更多的神采,而确认了先前的猜想的继续说道——

“想来你们是为他报仇来的吧?”

还是一时间无言,只有他的双瞳令方淮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而后方淮又继续说道:“既然都是因绝望而这才和那猫许下的愿望,那么某方面来说都是一类人——”

“所以有着多少的理解——,也有着些许的敬意,不只是单纯的对生命的敬意——”

这样说着,那青年突然打断了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方淮而继续开口说道:

“确实…,我和他们是为了给立夏报仇而来的……”

“但是在以前,我是‘魏’家的末子,和另一个‘陈’家族的女孩相恋了……,她叫‘陈芳’,而我叫‘魏宇’,我们那之后一同许下了一生的承诺,并一同以各自的梦想而努力着……但可惜的是我们未来并不是自由的,总是受着家族的种种束缚。因此,我和陈芳一同离开了家族,在这个城市定居了下来。”

“可是,一次事故打破了她的梦想,也击碎了我们幸福的生活……后来,我为保护我恋人的梦想,而和那黑猫契约许下了愿望——但是不幸的,偶然间的一次炼金活动被她看到了——,被迫的只能对她说明……”

“她知道了我的事情后,便甘愿受到那猫的诱导,同样的向那猫许下了愿望——,与我一同陷入那面临短命的境况,还说着自此以后要一直永远的在一起。”

方淮听着,震惊于那青年与自己的经历如出一辙以及这同种境况的后续遭遇,而更是理解的注视着那脸上留下股股热泪的青年,专注地听着他继续说道——

“可是逐渐的,我们二人——却面临了各种不幸的境况而被迫分开了。就在半个月前,我得知了她已经在我之前还不等期限的来到便离世了的消息——”

说着,魏宇哭的更切了,而抽泣的说道:

“那时我陷入了对人世的嫉恨与绝望,并一度遭受了无数的谩骂与唾弃。终于在那个时候是‘张洁’和‘魏凯’以及‘立夏’接受了我”

魏宇一一看向那精瘦的男人和中年男人——

“而后,我们一同加入了‘咒怨’,想着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

“后来,就是如你所知的事情了……,立夏因为再也忍受不住了嫉恨而不顾组织和我们的劝阻,结果被杀害了,我们在那天早上看到了你抱着的那女人从坍塌的礼堂走出,而确认了就是你杀害的立夏”,魏宇狠狠的说道。

“随后,我们复仇心切,便主动断开了和组织的联系来为立夏报仇”

方淮又听着魏宇的语气转向平静,并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没想到我们来报仇,却意的得到了久违的尊重——,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是难以奢求到的事情了……,真是有够造化弄人的啊——”

方淮听着魏宇说罢,而一时间重又陷入了安静。

那倒在地上的二人也因这青年的这般哭诉,而不禁为那恍如隔日的光景从流下了股股热泪——顺着脸颊而流淌在冰冷的柏油路上。

这时,方淮震惊的又听那青年开口说道:“你也把我炼化了吧…,也不是绝望的求死…,只是希望我能够随着那两人一同离去。”

方淮却没见到那倒在地上的张洁和魏凯两人听此后满脸的震惊,与急切的对魏宇的驳斥。

方淮注视着魏宇而考量着,随即便决定尊重他的意志——

便以庄重严肃的神情,右手再次沾染上那左臂仍旧流淌着的血流,以复杂而沉静的心情在地上绘制好一幅炼金符阵——

并在将之印在那青年的胸口上后,又沾上自己的唾液在合适的位置上,并分别以“灰尘”,“按压”以集齐后续炼金所需的“土”,“火”,随而便任其身上出现开裂,并逐渐化为“尘埃”,“气体”,“水蒸气”,和“热量”,随那二人一同飘散在这夜风中。

临近死亡的最后,那青年再次开口说道:“对了——,说起来还有一个事情需要和你说,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你的女朋友意识到你的身份,不要让她接触到那黑猫——”

说罢,那魏宇便随着那先前飘散入这诞生自夜晚的寒风的二人一同彻底消散了……

终于,天空临近了天明——

天边的曙光驱散着夜色与夜风——

方淮望着曙光久久的站在原地……

良久的默哀后,这才重又循着那“迎来了黎明”的狭小巷道,满心怀着“对日后的忧虑”与“对这一事件的复杂的情感”,拖着疲惫的身体与精神,一边心想着:“看样子只能依托与那个陈丽和张瑾他们的‘蛇’组织了——”,而一边扭转着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