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044章他什么都好

发布时间:2022-11-25 12:20:36 来源:哈密岛

严冬飞雪,将南川的每个角路都染得了白色。红墙外斜出的那一涂粉白山茶好像比今年开得更为繁茂,硕重的枝头坠着两三只山茶,花蕊里藏着丝丝银白的雪色,如少女的心事。粉白山茶映着红墙,开得极其娇艳欲滴。数学决赛后的暑假得多算个好时候,身心放空自己,将那些可红墙外斜出的那一抹粉白山茶似乎比去年开得更加茂盛,硕重的枝头坠着两三只山茶,花蕊里藏着丝丝银白的雪色,如少女的心事。。


推荐指数:★★★★★
>>《顾医生的小霸王又飒又暖》在线阅读>>



寒冬飞雪,将南川的每个角路都染成了白色。

红墙外斜出的那一抹粉白山茶似乎比去年开得更加茂盛,硕重的枝头坠着两三只山茶,花蕊里藏着丝丝银白的雪色,如少女的心事。

粉白山茶映着红墙,开得异常娇艳。

数学决赛后的寒假来得算是个好时候,身心放空,将那些可恶的竞赛和期末成绩全部抛之脑后。

她现在就想要一个轻松地、自由自在的寒假,好好地慰藉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

江安河随顾城逸两口子在外经商,两家人来往亲密,今年打算在一起过年,也算是缓和一下洛姥爷和顾城逸之间的气氛。

顾城逸几乎一年来看不了他一次,若不是孙子顾言之还给自己留了些念想,自己这心还真的无处安放。

洛白苦于豪门生活,手上也有不少的公司股份,分公司的工作将她的时间压缩得所剩无几。

洛姥爷现在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还有林筠一家子对自己有些照顾。

今儿个,林筠带着江舟去车站接江安河,将喻书眠留在了洛姥爷家。

“洛爷爷,今年新年有没有什么愿望?”

喻书眠在一旁煮了一壶暖茶,用小蒲扇轻轻地打着风。

“洛爷爷没什么愿望,能看着你们这些孩子平安长大就是我的愿望。”

洛姥爷微微眯着眼,洛姥姥在厨房忙活,顾言之在旁边打下手。

“眠眠,你觉得我们家言之怎么样?”

喻书眠怎么听这都算是话里有话,那炉中的火似乎烧到了她的脸上,绯得通红。

“他什么都好。”

喻书眠也不知道自己这嘴是不是没个轻重,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真的?”

洛姥爷高兴地笑了一声,这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对顾言之这么高的评价。

“你若是早点认识他,你可能就不这么觉得了。”

洛姥爷说此话让喻书眠一下子来了兴趣,不免追问了一句。

“什么意思?”

“以前的他,脾气臭的很,没人管的下他。”

喻书眠回头看了看在厨房忙活的顾言之,经洛姥爷这么一提点,越看越像。

顾言之以前一定是个“恶霸”!

“他有严重的洁癖,自己的东西从来不让任何人碰。”

嗯?是吗?

喻书眠楞了一下,她怎么没有感觉?

“我现在啊,别无所求,只盼着他能平安一生,就足矣。”

那时候的喻书眠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洛姥爷会说那样奇怪的话。

平安一生,是美好的祝福,

可是,为什么洛姥爷的语气却是那样的担忧?

正当她还想问点其他的,这时门铃却响了。

想必是母亲回来了,喻书眠飞身上前快速打开了防盗门。

“妈!”

还未看清来者是谁,直接脱口而出。

“洛阿姨……”

喻书眠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得抠了抠脑袋,将洛白迎进了屋。这一声“妈”,洛白可是听进心里去了,即便是很多年过去了。这一声还深深的刻在她的心头忘不了。

“爸,妈。”

洛白提了许多礼品放在茶几上,洛姥爷一脸严肃,正眼都未曾给过她一个。

当初这场婚姻他们二老以命相逼也没有阻拦下来。

豪门生活,哪里是她能够驾驭得了的?这么多年,顾城逸哪里对她有半分情意?不过都是为了各自的生活苟且罢了。

哎……一切都是命啊。

“爸,你还在生气吗?”

洛白蹲在洛姥爷的旁边,洛姥爷装作睡着了,不再理会她。

喻书眠自觉的闪进了厨房。

顾言之一直在厨房忙活,没有分出精力回头看洛白的动静。

在他的心里,母爱和父爱永远都是空缺的。

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人。

无论何时何地,没有任何人给予过他帮助。任何人都觉得他的光芒是与生俱来的。

却不知这光芒万丈的背后,是无数黑暗换来的。

光芒乍现,人们自然就忘记了黑暗的存在。

“妈,我来吧。”

洛白进了厨房,洛姥姥不让她来忙活,叫她出去陪洛姥爷。

这个家,看不出来她还有一席之地,喻书眠心中苦楚,觉得洛阿姨也委屈。

“洛阿姨,要不我们去帮洛爷爷摘山茶吧,他最喜欢了。”

洛白点头,有人给她台阶自然得下才是。

喻书眠识趣儿的拉着洛白去了红墙外的粉山茶处,外面天寒地冻,没有丝毫温度。

“眠眠,谢谢你。”

“洛阿姨,应该是我谢谢你。”

喻书眠甜甜的笑了,镜片上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能看出来,洛姥爷很喜欢你。”

洛白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一抹粉山茶,竟有些舍不得摘掉。

“谢谢你常去看他。”

洛白话音刚落,喻书眠想说些什么,一个紧急电话便打了过来。

喻书眠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孤冷,心中的同理心瞬间被激发。

原来豪门生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旗鼓相当的两个人在一起共度余生,似乎也会越走越远,到头来连自己的命运都决定不了。

洛白缩了缩脖子,今日她从美国飞回来得匆忙,刚落地就赶来小胡同看望洛姥爷和姥姥,还没来得及换上羽绒服。

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西装,让她忍不住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哆嗦。

接完电话,洛白急冲冲的像是要走。

“眠眠,阿姨公司有点急事,只能下次再来看姥爷了,你替我向他说声对不起。”

喻书眠看着她急急忙忙的样子,冻得通红的耳垂染上了丝丝银白的雪花。

“阿姨,你先去忙吧,洛爷爷那边我去说。”

喻书眠让她放心。

洛白急冲冲的正要走,喻书眠似乎想起什么,急忙取下自己脖子上的红色围巾。

“洛阿姨,戴上它,会好点。”

洛白此刻仔细端详了一眼这条围巾,愣了一下。

这条红色围巾是自己送给顾言之的十岁生日礼物,怎么会辗转反侧到喻书眠的脖子上?

“洛阿姨,记得换上羽绒服,外面冷。”

喻书眠快速的给她围上,微微一笑,融化了这冰天飞雪,化成了一朵小火苗温暖的融进了洛白的心。

“谢谢你,眠眠。”

喻书眠看着远去的身影,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将衣领往上提了提,恨不得将整个脖子缩进衣领里。

好冷!

她目送远去的背影,待那点红色彻底消失在漫天飞雪中,她这才收了心,受不了寒冷撒腿跑上了楼。

顾言之站在窗前,将下面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