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009章 隐形的醋坛子

发布时间:2022-11-25 12:20:32 来源:哈密岛

“上次那个……是你同学吗?”喻书眠本也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不知道为何关于他的事,自己总是会都忍多问一句。顾言之貌似淡然,没什么顾虑直接说了她。“普普通通同学,别无瓜葛。”前半句隐讳的说她,他与那女生的关系不通常,后半句却又和那女生撇清关系,真顾言之倒是淡然,没什么顾虑直接告诉了她。。


推荐指数:★★★★★
>>《顾医生的小霸王又飒又暖》在线阅读>>



“刚才那个……是你同学吗?”

喻书眠本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不知为何关于他的事,自己总是忍不住多问一句。

顾言之倒是淡然,没什么顾虑直接告诉了她。

“普通同学,别无交集。”

前半句隐晦的告诉她,他与那女生的关系不一般,后半句却又和那女生撇清关系,真是个怪人。

今日的喻书眠蔫儿了,愁眉苦脸的,也不和顾言之说话。

“怎么了?”

顾言之偏头看着她,嘴唇都白了,似乎情况有些糟糕。

“没什么……一个月总会有这么几天的……”

喻书眠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下节课是王妈的数学课,她可不敢趴在桌子上。

忍着痛也要挺直了腰板,就怕那粉笔头儿会光顾自己的脑袋。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吃冰棍儿了……”

喻书眠在心里后悔一万遍,一时贪吃一时爽,事后姨妈火葬场。

王妈现在特别照顾喻书眠,那一双鹰眼就盯着喻书眠。

“某些人啊,上课就走神,下课就白痴!”

顾言之推了推旁边快要昏昏欲睡的喻书眠,那风油精也不管用了。

“喻书眠,后面站着去,给你能耐得都快睡着了。”

顾言之看着她,心中担忧,女生那方面的事他也不是很了解。

只听青梅竹马的戚白笙对自己说过那么一点点。

痛得她都快原地死亡了,别提王麻在讲台上讲的那些东西了,脑中完全一团混沌。

“诶诶诶,喻书眠!”

王麻觉察到喻书眠不对劲儿,赶紧让顾言之扶她去医务室看看。

几分钟后下课铃拉响,秦淮抱着篮球冲了出去,看见两个人还慢吞吞的才走到一楼楼梯口。

“喂!顾言之,你是不是男人呐,不知道背一下小绵羊吗?”

“没事儿……我自己可以走的……”

喻书眠拖着虚弱的声音为他辩解。

秦淮扔下篮球,二话不说就将喻书眠背了起来,简直煞及旁人的目光。

“秦淮!秦淮,你你你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喻书眠的胸口被他勒得生疼,脸上一股火腾了上来,烧得她失了心魄,心思全在离她越来越远的顾言之身上。

“我也想背她,可是……我的腿……”

顾言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腿,似乎他这么多年努力得来的无数荣耀都在掩盖他残疾的事实。

他不敢面对自己的弱点,一直都在用无数的光芒来掩盖这一份事实。

本以为自己足够优秀,这一处伤疤就不会被揭开,却不曾想,喻书眠闯入他的世界,让他再次直视自己的伤疤。

上次秦淮背自己去医务室后,顾言之对自己似乎冷漠了不少,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可能,他最近心情不好,所以……话才少了,脸也变臭了。

“小绵羊,这周末有时间没?”

秦淮突然转过来,对着喻书眠一脸笑意,总觉得他图谋不轨。

喻书眠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秦淮身旁的容晓倩瞪了秦淮一眼。

“怎么了?”

喻书眠唯唯诺诺,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了顾言之。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还真是万年冰山永不倒。

“这周我新买的自行车回来了,带你兜风去。”

顾言之心中“咯噔”了一下,翻书的声音不免大了一些,似乎在表达他的意见。

喻书眠立马疯狂摇头,指了指旁边的容晓倩。

“你可以和晓倩一起去啊。”

秦淮不屑的看了看旁边的容晓倩,瘪了瘪嘴道:“我刚才就给她说了,她不去,要拉大提琴呢。”

“哇!倩倩,你会大提琴!”

这是喻书眠第一次见识身边有这么才华横溢的人,以前的学校大家只会埋头读书,业余爱好都没有。

“小绵羊,这么惊讶干嘛?我还会赛车呢。”

“真的吗?”

喻书眠光听着就双眼放光,没想到一旁的顾言之立刻戳破了秦淮的装逼嘴脸。

“是赛自行车吧?”

“哈哈哈!”

喻书眠发自内心一不小心笑得大声,原来赛车还可以是自行车啊。

“怎么?自行车也是车啊!有本事你也骑一个给爷看看。”

顾言之听到这句话便沉默了,确实,他重来没有尝试过骑自行车,他也不敢去尝试,只因为内心的胆怯。

“小绵羊,就这么说定了!这周星期六,我来你家接你!”

喻书眠还来不及拒绝上课铃声就打响了,喻书眠知道自己家教森严,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是要给老妈汇报的。

从小到大她就没有什么朋友,母亲从不允许她去同学家里玩儿,也不准她带同学回家。

喻书眠的心思最近几乎都放在顾言之的身上了,时不时地顾言之就会不在班上,一打听原来是去竞赛集训了,全国物理竞赛南川中学这一次有两个名额,一个在高一年级,另一个在高二年级。

“小绵羊,快快快!英语卷子借我抄抄。”

秦淮火急火燎的就来她桌子上翻找卷子,喻书眠任由他也不在意。

顾言之拿着竞赛题册有些疲倦的坐了下来,喻书眠的精气神儿一下子回来。

“又去刷题了?”

喻书眠假装随口一问,殊不知这样的一句话她在心里演练了几十遍,这才如此“轻松”的说出口。

“嗯。”

顾言之揉了揉眼睛,余光瞟见喻书眠正一脸痴痴地看着他,心中不免淡然一笑。

“小绵羊,你这改错题怎么没做?”

秦淮转过来指责她怎么没做完下节课就要交了,一见喻书眠正花痴脸看着顾言之,他这心里就不好受。

“哟,和我们的校花学姐待在一起刷题的感觉怎么样?”

秦淮此话一出,喻书眠的目光一下子定在了顾言之的脸上,心里正无形中散发出一股酸味儿。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怎么?只允许你和青梅竹马的校花待在一起,就不允许我和小绵羊说话了?”

喻书眠听到这句话也不知哪里来的火气,一把扯过秦淮手里的卷子,埋头不再理会他。

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

“秦淮,我不会陪你出去兜风的,你自己去吧。”

“别啊,小绵羊。”

秦淮见小绵羊真的生气了,也只好自讨没趣的转过去,一旁的容晓倩用手肘捅了一下他,让他口不择言乱说话,惹喻书眠生气了。

青梅竹马?

校花学姐?

听着都是万千男生心中的理想女生吧?

自己都输在起跑线上了,要才华没才华,要成绩没成绩,要脸蛋也没有脸蛋……

喻书眠在心里一顿自暴自弃数落自己。

“她……生气了?”

顾言之扪心自问一下,看得出来喻书眠听到方才秦淮的话就生气不说话了。

他可以理解为:她吃醋了吗?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