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018章 玄衣青瑾

发布时间:2022-09-23 22:26:58 来源:哈密岛

半夜,密林,惨嚎的夜枭叫声,色彩渲染着雄浑的杀机。一身玄色衣袍的更年轻公子不断地的持剑生擒前赴后继朝着他不断地扑来的黑衣杀手。以玄衣公子为轴心,小杀戮场不断地的移动中着,从密林迅速移动中向山溪,从山溪再移动中向山梁,夜风凄清,一具具热血尸骸,不断地从山梁上滑落一身玄色衣袍的年轻公子不断的持剑斩杀前赴后继朝着他不断扑来的黑衣杀手。以玄衣公子为轴心,小杀戮场不断的移动着,从密林快速移动向山溪,从山溪再移动向山梁,夜风凄冷,一具具热血尸骸,不断从山梁上跌落。。


推荐指数:★★★★★
>>《道主有点咸》在线阅读>>



深夜,密林,凄厉的夜枭叫声,渲染着磅礴的杀机。

一身玄色衣袍的年轻公子不断的持剑斩杀前赴后继朝着他不断扑来的黑衣杀手。以玄衣公子为轴心,小杀戮场不断的移动着,从密林快速移动向山溪,从山溪再移动向山梁,夜风凄冷,一具具热血尸骸,不断从山梁上跌落。

冷光豪不迟疑的斩过最后一个杀手的咽喉,在对方不敢置信的眼神之中,斩绝对方的生命。

“你……不是炼气……你是筑基……”轰然倒塌的身体,沉沉的砸落到地面,然后缓缓的朝着山梁下滑去。

“我怎么可能是筑基?不过这门魔门秘术确实变态,居然可以强提我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就是消耗太大了。”玄衣公子看着手里碎裂的最后一个元涡魂心玉。

当初他获得秘术的时候,就同时获得了三块元涡魂心玉。以八阶天才地宝元涡魂心玉替代承受施展秘术的消耗,他才能施展三次这门秘术。以后若是还要施展,那么被汲取的就是自己的神魂和寿元了。

玄衣公子嘴角流露出淡淡的苦笑,不解的自问“到底是谁呢,到底是指挥着道庭的密军不断的追杀我?”

感觉自己似乎卷入了什么道庭阴私之中的玄衣公子心中大叹一声倒霉,然后随着夜风飘然而去。

竖日一早,梅山县城之中唯一的酒楼二层。一个玄衣公子默默的站在自己包间的大木窗边,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等待的人。

没多久,就有一个背着一个沉重而古老的医箱的年轻长袍俊美男子推开包间的房门走了进来。

“青瑾,就你是这样请人的吗?都来酒楼了,也不点上一桌子好吃的等着我?我需要的也不多,给我来上十大盘子店家的招牌凶兽肉菜,我就知足了。”

一身玄衣的公子无语的抽抽嘴角,然后干脆翻了一对大白眼,那仙气飘渺,绝美出尘的神仙颜值差点被他破坏。

“周记,我昨天晚上被人追杀了半宿,然后赶了半夜的路,才按约赶到这里。你不说请我吃饭,还指望我请你吃饭?没钱。”

“你个死抠门,铁公鸡。”后进来的年轻男子唤做周记的没好气的喷他“你一年好歹也要赚上万的赤金币,请我吃顿好的说没钱,你好意思吗?”

“我好意思。”玄衣公子特别接地气的说道。

“你……”后进来的男子直接被他气得翻了白眼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再次被推开,又一个一身流浪散修打扮的带刀背弓箭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的头发随意的在脑后一扎,任由长发随意飞扬在身后。

看着不羁又桀骜。

他不似玄衣公子头上带冠插玉,也不类背着箱子进来的男子,头上也插了一根乌木簪子,他头上干脆啥也没戴。

人长的黝黑不出众,打扮的也不算显眼,若是走上大街,跟外面的大多数混迹于底层的流浪散修没什么俩样。

“青瑾,我听说你昨晚又被追杀了?”

“是啊,小七,这次我连爆底牌,差点就被杀死了。可是到现在我还没琢磨明白到底我哪里暴露了,咱们哪个活走露了风声?”青瑾蹙眉不解的说道。

“什么?咱们哪个活出事了?”背箱子年轻男子也大吃一惊了。

“就是不知道,才犯愁。”青瑾无语的道。

“知道追杀你的是谁吗?”散修男子谨慎的问道。

“小七,说来你可能不相信,对方一见到我就是直接出手,招招都是取我命的杀招。而且悍不畏死,前赴后继。这风格有点像传说之中道庭私下里培养的专门处理叛徒和奸细的密军。”青瑾一副烦恼的样子说道。

啊噗!!

散修宁七差点没把口里的一口热茶都震惊的喷出嘴。

“什么?密军?你确定吗?”宁七差点把下巴惊掉。

“不太确定。但是风格类似。”青瑾道。

“可是不对啊,我们是做了点违禁的事儿,但是应该不至于到让道庭出动密军追缴我们的地步啊?”背箱男子坐立不安的道。

“我就担心想要我们命的不是道庭,而是道庭之中的某人。”青瑾道“是不是我们最近做的活犯了谁的忌讳?”

“这个说不准,你别看我每次找你们做活都仔细先调查一番尽量找好弄的活做。但是我就一个人,不可能把所有的首尾都处置的很好。出了岔子也在所难免。”背箱男子也拧眉道。

“我近期不打算接活了。以免再被密军给找上。”青瑾无奈的说道。

“别啊。”背箱男子立即拉着他道“别啊,你不做,我们缺了你这个大战力,很多事情都做不了。”

青瑾也无奈的道“我也没办法,我妹子出了点事儿,被罚来东荒开荒做领主了。我爹急的不行,我就被派过来给我妹子当打手了。”

啊噗,宁七再次被惊骇的喷了一口茶,幸亏他喷的时候,对面的背箱子周记躲避了,否则的话,这又一口茶指定都喷周记的脸上。

“宁小七,你恶心不恶心。”

“周记,你听听,青瑾家居然能弄到一块领地?太不思议了,你们沈家还能弄到开荒领地?”宁七惊愕不已的问道。

“不是我们沈家弄的。是我们家嫡长房的姻亲任家做的。说来也是我妹子淘气,她不知道从哪里寻来了鱼苗,在自家的荷花池子里养了一池子的九阶凶鱼崽子。

我那嫡长房堂妹的未婚夫来我家游玩的一时不慎一脚就栽下了池塘,结果差点被吃成了骨头架子,当时事情闹的很大,整个殷正县城里的人都知道了。任家不肯干休,又不好直接把姻亲家的孩子弄死。只能选择这个借刀杀人的法子。”

宁七和周记都惊得目瞪口呆。

“你这养的什么神仙妹妹,在家里养了一池子的九阶凶鱼?”周记不敢置信的问道。

“说了,只是淘气。”青瑾一听周记话里有贬低自己妹子的意思,顿时不乐意了。

“你知道的吧,凶兽的凶煞之气对凡人是有害的?”周记无语的反问。

“我妹子是修士。”

“那在自家养凶兽也不大合适啊,选个人迹罕见的地方养啊。”周记无力的道。

“又没养在你家!”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