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039 智姥姥要借车

发布时间:2022-07-24 18:35:36 来源:哈密岛

母女二人抵达智家时,陈丽正厨房烧饭。堪称千百年一遇,智玉芳心中不由得警铃大作,事出不寻常必有妖。智姥姥和智利满见其雨也来了,心中大感不快。其雨可也不是她妈,他们说啥是啥。其雨精着呢。这可如何是好?智利满不由得有些怂了,当然他还欠着其雨钱呢。事儿可智姥姥和智利满见其雨也来了,心中大为不快。其雨可不是她妈,他们说啥就是啥。其雨精着呢。这可如何是好?智利满不禁有些怂了,毕竟他还欠着其雨钱呢。这事可就只有他俩知,要捅出去,陈丽指不定又得找他闹。。


推荐指数:★★★★★
>>《剩女高嫁》在线阅读>>



母女二人到达智家时,陈丽正在厨房做饭。可谓千年一遇,智玉芳心中不由警铃大作,事出反常必有妖。

智姥姥和智利满见其雨也来了,心中大为不快。其雨可不是她妈,他们说啥就是啥。其雨精着呢。这可如何是好?智利满不禁有些怂了,毕竟他还欠着其雨钱呢。这事可就只有他俩知,要捅出去,陈丽指不定又得找他闹。

智姥姥瞪了儿子一眼,意思是:有你老娘在,怕啥。亲女儿又咋地,我是生她养她的妈,敢不听我的,闹她家去。如此一想,对其雨跟来倒也不怎么放在眼里。

陈丽听见开门声,手上还拿着锅铲,走到厨房门口,探出头来。

“二姐,其雨,来了啊。先坐会,饭马上好。”

智玉芳所有不快写在脸上,这架势越看越像一场鸿门宴。倒是其雨,老神在在,淡定自如。用她的话来说,无欲则刚,我不占你家便宜,也不吃你家大米,我怕啥。

其雨将手上提来的油,智姥姥爱吃的罐头,还有水果酸奶啥的放到地上。走到母亲身边坐下。也不多言。

智利满看了看其雨,越看越心虚,自己还欠人钱呢。这会子和老娘老婆一起算计人房子,实在是白眼狼行为。但人的贪欲与为己本性,又让他受不了这个诱惑。两相拉扯,矛盾加剧,还是利益占了上风。无奈,只得对着其雨歉疚的笑笑:

“其雨啊,最近忙不?看你都瘦了。吃个梨,你舅妈听说你喜欢吃,特地去买的。”

其雨客气的笑笑,看来小舅还是用了心。八成他去买的,真是爱老婆啊,还得给老婆刷一婆好感。她那个小舅妈,算了,没好处的事不会做。再者,每天打扮玩乐还来不及,给她买梨,想想就算了。

“嗯,舅,姥,你们也吃吧。”

其雨给妈妈拿了一个,又招呼智姥姥和小舅。虽在人家做客,但奶奶从小教她,不管吃什么,长辈先动。长此以往倒也养成了习惯。

智姥姥正欲开口,那边智诗琪从外面开了门进来。一脸咋咋呼呼,大惊小怪且神色飞扬。

“奶,爸,你们知道停咱楼下那车谁家的不?挺好看的。”

下一句憋在心底,想说,咱家也买个吧。但想想,不太现实。自己家不欠外债就烧高香了。还买车,她要的房子都搞不掂呢。摊上对没用的父母就是苦逼。

“车,什么车。咱家楼下怎会有车?这栋楼都还没有买车的呢。”

智姥姥不可置信,保不准这孩子又瞎说。

智利满接了一句:“可能谁家走亲戚的吧。”

其雨闻此,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把车停远点。又想着,呆会走的时候得小心些,可别让他们看见了。没成想智玉芳心直口快,直接说了。

“其雨的车,给她上班用。不过贷款的,还欠着债呢。”

一语激起千层浪,其雨气而无言。心里对这个妈真是佩服死了。刚还在车上夸她持家有道,这会子就兜不住了。姥家都啥人,你会不知道?更何况,老祖宗都说了,财不露白啊。说就算了,还说的这么直白,让她想撒个谎说借同事的都不行。

智玉芳倒对自己此言甚是满意,可不,如果弟弟妈妈呆会要她借钱的话,这话一出不就摆明了她没钱嘛,至少能堵住他们话柄吧。

然而她还是太天真,或者太低估人性。

智家这四口全部只听了前半句,至于后面的贷款,欠债啥的自动忽略。

智利满听后,对其雨的那点心虚一哄而散。你家都有钱买车了,估计也不会在乎我那8000了吧。想着想着,心里一阵乐。没想到二姐家不声不响的,家底倒是厚哇。他们兄弟姐妹这几家,目前有车的也就大哥家。二姐家这阵子又是装修房子,又是买车,真可谓厚积薄发啊。看来以后得多向二姐家靠拢了,对其雨得再巴结点。

陈丽那就更不得了,嫉妒的不要不要的。且不仅嫉妒还有气。车说是其雨买的,其雨才上班几年,还不是二姐搭。心想着,人家家的姐姐都拉弟弟,这家的姐姐倒好。有钱给女儿买车,自己弟家都过成啥样了,也没说搭一把。不由做菜都有些不情愿了。

智诗琪那是满心羡慕,以前虽不怎么喜欢这个表姐。但今时不同往日了,除了丹琼姐,其雨姐也是有车一族了,这以后出去玩,或者借来开开,也好在朋友面前显摆显摆不是。正好,她最近还打算考驾照呢。想到此,不禁欢欢喜喜的蹦到其雨面前,在其雨旁边坐下,又挽着其雨的手臂。

“姐,改天咱们开车去平遥玩玩吧。我老早就想去了。”

其雨无奈的看了看母亲,用眼神说着:“看吧,麻烦来了。”

智玉芳一看这架势,觉出不对。这边还没想透,那边智姥姥开口了:

“玉芳啊,你这就不对了。其雨一个女娃娃,上班才几年,买什么车哇。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咋没说给你弟买个呢。你弟还在事业单位上班呢。有个车也好看哇。”

其雨哼哧一笑,她早料到会是如此。自己这个姥姥啊,永远见不得她妈好。

智玉芳彻底懵逼,自己给女儿买个车招谁惹谁了。她家以前揭不开锅的时候,谁拉过她了。也没见她这个妈找其他家给她化缘化缘啊。这会子竟问起她要车来了。真是笑掉大牙。正欲反驳。智姥姥又开口了:

“其雨啊,这样吧,你把车借你舅开几天。你在医院上班也用不上。你要用时再还你。”

其雨不语,只是笑着。开玩笑,你说借就借啊。她今天来就为了防自己妈被欺负,其他的你们爱咋说咋说,她一概不理。

其雨虽不理,但智玉芳不干了。

“妈,你说甚呢?新买的车咋能说借就借。其雨医院上班咋就不能开车了?她天天上班那么累,还要去挤公交啥的,不是更累?”

“那开车就不累了?人电视都说了,疲劳驾驶容易车祸。”

得,天又被聊死了。不仅被聊死了,还触碰到了智玉芳的痛处与底线。谁不知道罗爱国当年就是骑自行车给女儿送饭出车祸死的。为这件事,其雨都颓废好久。

其雨起身:“妈,回吧。”

这样的姥姥,她只当没有了。儿子是你生的,我妈就不是了。哪有这样厚此薄彼的。

智玉芳气的只差没砸掉桌上的水杯了。

“妈,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这车说上天了都不借。”

说完正欲跟着女儿走了。

陈丽和智利满赶紧上前打圆场。

“其雨啊,你姥年纪大了,说话直别往心里去。她不是那个意思。别气了,菜都好了,坐着吃饭吧。”

陈丽说完又转头瞪了眼智诗琪。

“诗琪,快把菜端上桌,准备吃饭了。”

“是啊,其雨,给小舅个面子。算了,先吃饭吧。”

其雨看了看智玉芳,意思是你决定吧。

智玉芳知道女儿是怕自己受委屈,加之母亲刚刚说的那句话确实难听。哪有当姥姥的这么咒自己外生女的。

奈何,智玉芳天生心软,母亲再不好也是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心里纵然再恨,还是得来往。再者,今天来叫她来肯定有事要说,事没说完,以后指不定还会找上门。只得随陈丽在饭桌前坐下。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