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032 阎旭恒的气场

发布时间:2022-07-24 18:35:35 来源:哈密岛

隔了好一会儿,张春花缓过神来,拿起来床头柜上的水杯就往其雨身上砸:“都是你这个贱人,现在的我老汉儿要跟我复婚了。我会放过我你们的。有爹生没爹教的贱人。克星,克死自己爹。你妈但是寡妇,打你们就对了。打了就打了,也没人靠山。你们是妒忌我有儿有女有其雨听的目瞪口呆,要不是警察,她真的想转身就走了,和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说再多都是对牛弹琴。这张春花骂她就算了,还骂她爸。其雨正想转头对警察说话。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推荐指数:★★★★★
>>《剩女高嫁》在线阅读>>



隔了好一会儿,张春花缓过神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就往其雨身上砸:

“都是你这个贱人,现在我老汉儿要跟我离婚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有爹生没爹教的贱人。克星,克死自己爹。你妈还是寡妇,打你们就对了。打了就打了,也没人撑腰。你们就是嫉妒我有儿有女有老汉儿,现在要来拆散我的家。你这个贱人,心黑啊。当初我好心介绍我侄子给你,还拒绝。就你这么双破鞋,要你家一套房子算便宜你了。脸咋那么大呢。我不管,我要离了婚,我就天天上你家住去。你得养我一辈子。那房子,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其雨听的目瞪口呆,要不是警察,她真的想转身就走了,和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说再多都是对牛弹琴。这张春花骂她就算了,还骂她爸。其雨正想转头对警察说话。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你刚才说的这段话,我已经录下来了。警察同志,这个也可以作为证据吧?”

其雨和警察齐齐转头,只见阎旭恒一身正气的举着手中用来录相的小DV走了进来,这是他为方便工作随身携带的,不成想这会子能派上用场。

阎旭恒严肃起来时不怒自威,自带一种强大气场,让人心生畏惧的同时,更不敢造次。

其雨来不及疑惑他的到来,就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惊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阎旭恒,像是一个英雄从万丈光芒中走来。周围的光晕洒满他的全身,让人头晕目眩的同时又移不开眼。

办案民警率先反应过来:“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是?”

“我是罗其雨的朋友。你们好。”

警察不自觉的在他强大的气场里沦陷,莫名觉得他有几分眼熟。不由自主的对着他都好似矮了一截,像是面见领导一般。

其雨这才反应过来,一脸羞赧的问出心中疑惑:

“你怎么来了?”

阎旭恒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但对其雨他说不出假话。

“我回去的路上给工头打了个电话,他把今天的事都告诉我了。本想去你家的。又怕你不见我。找了陈平仲,他找人帮我问了。才知道你报警了。并且你们来了这边。我怕你有事,就跟过来了。”

阎旭恒自己都吓一跳,对上罗其雨,他现在的话不仅是越来越多了,而且还解释的这么详细。要是被陈平仲看到的话,估计又要笑话他了。

其雨一阵感动:“谢谢你,我没事了。”

其雨转过身又对警察道:“陈警官,这件事,我知道不太好立案,就一小事。但对方既然不想合解,那就走法律途径。我的要求很简单,她必须在西风里社区贴报和广播给我道歉,还有她的医疗费,我会咨询医生,只出我该出的那部份。另,她也必须赔偿我的名誉和精神损失费,这一块我会咨询律师。这是我的诉求,没得商量和退让。麻烦你们了。”

陈警官对此表示理解,原本他还想帮张春花说几句,毕竟这家人家境不太好。但经过刚才那么一下子,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对罗其雨这样的处理和诉求反而心生敬佩。这姑娘的朋友能查到他们在这,背景肯定不简单,至少内部也有关系。但这姑娘丝毫没有仗势欺人,而是以理晓人。不贪心,不压人,但也坚守自己的底线不退让。单就这份正气和大度就令人佩服。

其雨说完自己该说的,觉得再呆下去也没意思。只在最后对张春花又强调了一句:

“张阿姨,我敬重你是长辈,但不代表我就是一个软柿子,可以任你为所欲为。这个世界是有法的,更是有公理的。不是你闹的大声你就有理,公道自在人心。你以后如果还这样的话,我就不是今天这样好说话了。好自为之。”

说着和阎旭恒出了病房。

“很累吧,困不困。”

阎旭恒走在她的身边贴心的问道,今天真是难为她了。无妄之灾啊。

其雨有些不好意思,才认识,就让对方看到自己这么难堪的一面,心中颇为歉疚: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对不起了,弄得你饭都没好好吃。”

阎旭恒伸出手,很想替她理理额前的乱发,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快速的收回手。

“没事,又不是你们的错。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找事,事找你。别太介意。”

“嗯,谢谢你,我好多了。能麻烦你送我回家吗?我现在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我的荣幸。”

上车后,其雨一脸愁容的靠在车窗上,安全带都忘了系。阎旭恒鼓起勇气,俯身,轻柔的替她系上。

两人挨的好近,她身上的消毒水味道原来也可以这么好闻,好闻过任何香水,令他沉醉到有些不能自拔。

阎旭恒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其雨的思考,将她吓了一跳,气氛有些尴尬。这个男人身上真是一点烟味酒味都没有,甚至连男人常有的汗臭味都没有,只余一股洗衣液以及头发上洗发水的淡淡清香,干净,纯粹,好闻。

抬起头,两个人都不可避免的面红耳赤。尴尬的更是不知所措。

阎旭恒赶紧转回身,启动车子,其雨目视前方。车里安静到针落可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