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四十五章锁上了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7 来源:哈密岛

可就在柳婧的喝叫声落地实施时,骤然的,一阵低沉的脚步声传来。那脚步声得多如此之快,如此之忽然,基本上是一转眼间间,柳婧等人便看意外发现,正门和侧门处,都给堵了十几个官兵!这些身穿衙门服装的官兵,对于柳婧此等老百姓来说,一向最有威慑力。一时之间之间,侯叔等人这些身着衙门服装的官兵,对于柳婧这等老百姓来说,向来最有威慑力。一时之间,侯叔等人都白了脸,在侯叔踩在柳二脸上的脚滑到地上后,躺在地上的柳二也不挣扎了,他挣扎着直起身,压低着声音朝着柳婧口齿不清地急声唤道:“小姑,快放开我,我来跟他们说,刚才咱们只是在开玩笑。”他看着唇抿得死紧,眼神警惕的柳婧,急得满头大汗,“小姑,你相信我,我不会逃,你不知道闵府与官府的勾结有多深……”。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可就在柳婧的喝叫声落地时,陡然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那脚步声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几乎是一转眼间,柳婧等人便看发现,正门和侧门处,都给堵了十几个官兵!

这些身着衙门服装的官兵,对于柳婧这等老百姓来说,向来最有威慑力。一时之间,侯叔等人都白了脸,在侯叔踩在柳二脸上的脚滑到地上后,躺在地上的柳二也不挣扎了,他挣扎着直起身,压低着声音朝着柳婧口齿不清地急声唤道:“小姑,快放开我,我来跟他们说,刚才咱们只是在开玩笑。”他看着唇抿得死紧,眼神警惕的柳婧,急得满头大汗,“小姑,你相信我,我不会逃,你不知道闵府与官府的勾结有多深……”

他刚刚说到这里,这时,外面那些把房门全部堵住的官兵突然骚动起来。于骚动中,一个银甲骑士哒哒哒地策马走了进来。

看到那银甲骑士,柳婧嘴张了张,一时之间,她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更紧张了。不过这个时候,刚才被柳二的建议弄得有点点心动的柳婧,倒是稳下心来。她走出两步来到房门口,对后面急得不行的柳二理也不理。

外面,几个衙门之人围上了那银甲卫,一人谄着笑脸巴巴地说道:“大人,人在里面了。”转眼他笑容可掬地说道:“还是各位大人有福威,小的人在这里守了大半个月了,一个刺客的影儿也没有摸到,这不,大人们一出马,一晚上就给逮到了两伙了。”

那银甲卫本是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的,他正在转身吩咐这些人把人带走,恰好这时,柳婧走到了房门口。那银甲卫一眼瞅到,整个人便是一楞。

他也不走了,转过头朝着一官兵吩咐道:“去春和街跟我家郎君说一声,这边逮住的一伙,为首的是那姓柳的小白脸儿,问他要不要过来看看。”

什么?要去与邓阎王说话?那官兵脸色一白,一阵犹豫。不过转眼见到这银甲卫的表情,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当下他忙应了声,“是。”转身小跑几步,来到自个坐骑旁翻身上马后疾驰而出。

那官兵一走,这银甲卫也翻身下马。他懒洋洋地看了堵在屋内的柳婧等人后,转向另一官兵说道:“这晚上还有酒家开张么?去弄点吃的让我暖和暖和。”在那人应过后,他顺手扔出一块金锞子,然后整个人懒洋洋地朝马背上一靠,也不看柳婧等人,就这么一边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明月一边跺着足哼起曲来。

这些堵在外面的人,不理不睬不闻不问,只是一个个悠闲地说着话,过了一会,那银甲卫还随便找了个榻大吃大喝起来,这情况,怎一个奇怪了得?

侯叔等人面面相觑一会,最后还是侯叔走到柳婧身后,轻声说道:“大郎,他们是不是在等那个洛阳来的大权贵?”说到这里,侯叔自个儿笑了起来,他高兴地说道:“上一次在码头,那大权贵把大郎你抓上马车,最后又平安无事地放你回来……大郎,小人寻思着,那大权贵定然对大郎你没有恶意。大郎,看来我们不用紧张了。”语气中倒是高高兴兴。

柳婧只是抿着唇说道:“呆会别说话,一切由我应对。”

“好嘞好嘞!”

这时,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的柳婧,眼角瞟到了还在痴迷地望着自己的柳二,不由厌恶地扁了扁嘴,本想让人堵了柳二的嘴,蒙了他的眼,想一想这些动作在邓阎王到来后,不但多余还会引起他的额外留神,便又打消了主意。

约摸二刻钟不到,一阵马蹄声从外面传来。

这马蹄声一传,本来嘻嘻哈哈的众官兵都安静下来。他们齐刷刷站起,各归各位后,连那个银甲卫也忙着把吃食毁尸灭迹,站起来挺胸突肚摆出一副劳苦功高一心为公的模样。

在这种安静中,那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涌入了院子里。

在众人齐刷刷望去时,只见十数火把光中,一袭黑衣,俊美绝伦却面无表情的邓九郎,正在众银甲卫的簇拥下急驰而来。

朝外面的官兵和房间里面的柳婧等人望了一眼后,邓九郎翻身下马,而随着他站定,先前那银甲卫马上凑了上前,高高兴兴地说道:“郎君,我这次可立了大功了吧?”

邓九郎瞟了一眼笑得贼嘻嘻的手下,也不理会,长腿一提便朝房中走来。

于照得大地宛如白昼的火把光中,身材挺拔高大的邓九郎一出现在门口,便挡住了所有光线,令得房间黑暗了许多。

他就这样站在门口,背着光,那双眸子定定地朝房中众人打量一会后,转向了柳婧。

然后,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柳婧,提步朝她走近。

随着他走近,柳婧拼命地握着拳头,可饶是这样,她那握得死紧的拳头还在腿边不受控制地颤抖着。黑暗中,她的脸更是刷白得反光。

看着这个一步步逼来的男人,柳婧对自己说道:不要怕,这厮有什么好怕的?

可饶是这样说着,柳婧还是双腿虚软得紧。看着这个挡住了自己所有的光线,高大挺拔,仿佛从地狱来的魔神,柳婧不停的咽着口水,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不冷静不行啊,现在还只是绑架柳二被他抓了现形。怕就怕她对他过于恐惧,会一不小心就把她借他刀杀人之事给自动漏了出来……

邓九郎大步走到了柳婧面前,他站定,他低头,他静静地朝着雪白着脸的柳婧看来。

自从他盯上她之后,柳婧便无法移眼,无法低头。在他这般靠着她,居高临下地盯着她时,她只能瞪大水润乌亮的眸子,雪白着脸楞楞地对上他的眼,那模样,还真是乖巧胆小得离谱。

邓九郎朝她伸出了手。

在他的手掌下,柳婧身子矮了矮,那一张脸,也越发的白了。

邓九郎右手撑着柳婧身后的墙壁,把她整个人都置于怀中。低头看着她,他轻柔地说道:“陛下是张公公看着长大的,也是他为主扶持着陛下登上皇帝之位的……”柳婧瞪大眼傻呼呼地看着莫名其妙解说起来的邓九郎,在她受了惊后那乌黑滚圆的瞳仁反光中,邓九郎的声音温柔轻细得宛如叹息,“所以,当今天下,不给张公公面子的,真没有几人。前阵子他遇到了刺客,先是抓了一大批人,后又说抓到真的刺客后,前两天,他又说那刺客是假的,真的刺客还隐藏在吴郡。直到今儿晚上,张公公放出来的一处饵,被人吞了。”

他低下头盯着柳婧,左手伸出,一边用手背抚着柳婧冰冷的脸颊,一边温柔地说道:“柳文景,这么个风声鹤唳的时候,你与那吞饵的人同时落网……”

这下,柳婧完全明白了。

对上她煞白的脸,邓九郎莫测高深地盯了她一会后,抽身后退。

便这样退开几步,邓九郎负着手,面无表情地命令道:“来人!”

几个银甲卫大步走到他身后。

邓九郎盯着柳婧,声音没有半点起伏高低地说道:“柳文景涉嫌绑架他人,行迹十分可疑,锁上了!”

这命令声一出,几个银甲卫大声应了一声,提步朝柳婧走来。这般走到她身侧,“当啷”一声锁链一套,那沉重的铁链便重重地挂上了柳婧的颈项,直压得柳婧身子一矮。

看到自家郎君竟被锁链套上,几个柳府仆人开始张惶起来。

就在这时,邓九郎转过身去。

他目光所到之处,张惶鼓躁的柳府众仆不由自主的呼吸一窒,不由自主的哑了声慌了神。把所有人都扫视一遍后,他盯向柳二,问道:“你是何人?”

柳二强撑着站起,朝着邓九郎躬身一礼正要回答,被押在角落里的柳婧说道:“他是我家旧仆,前阵子我父亲入狱,便是他所害,我这次抓他,就是想拷问详情。”

邓九郎回头向她看去。

在他沉沉的目光中,柳婧白着脸,她明明身段颇高,却因那沉重的锁链套在颈上,整个人显得无比怯弱,特别是那双对上邓九郎时,格外乌黑水润,仿佛随时会流泪的眸子,更有几分我见犹怜的软弱。

可真正软弱的人,这番话不会说得这么有条有理,这么清晰流利吧?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