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四十三章 我非常喜爱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7 来源:哈密岛

在那小乞丐朝这个方向指去时,柳婧实际上站在另一个灰暗角落。她得确认那信送进了邓阎王的手中。现在的,她按了按纱帽,尽量避免不动声色地混进了人流中。等过了一个巷子再出去时,更是衣裳换尽,面目已改。就在上次,隔了那么远她对上邓阎王那遥遥几眼时,是心惊胆颤肉她得确定那信送到了邓阎王的手中。。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在那小乞丐朝这个方向指来时,柳婧其实站在另一个阴暗角落。

她得确定那信送到了邓阎王的手中。

现在,她按了按纱帽,尽量不动声色地混入了人流中。等过了一个巷子再出来时,更是衣裳换尽,面目已改。

就在刚才,隔了那么远她对上邓阎王那遥遥一眼时,也是心惊肉跳,甚至到了现在,她那颗心还是砰砰乱跳着。

柳婧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仿佛从他把那尸体上拔出的剑架在她脖子上起,她在他面前,就再也无法镇定。

可再是害怕,那封信也必须送出。因为,闵府偌大的家族,追根究底便是败在她手中。一旦让闵三郎喘过气来,让他恢复了元气,她柳婧也罢,柳府这么多口人命也好,都是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她必须‘趁他病要他命’,必须斩草除根,哪怕让招上了邓阎王!

恢复柳文景面目的柳婧,脚步加快地朝府中走回,她低着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刚刚走过一条街道,突然的,一个仆人挡在了她面前。朝柳婧一礼,那仆人客气地说道:“对面可是柳郎?我家郎君有请。”

他朝着一家酒楼一指。

见柳婧疑惑地看向那酒楼,仆人又道:“我家郎君姓顾。”

原来是顾呈,柳婧点头道:“请前面带路。”

“是,郎君跟我来。”

柳婧点了点头,跟在那仆人的身后朝那酒楼走去。酒楼中正是用餐的高峰期,人流来来往往。柳婧穿过一楼大堂,走上了二层阁楼。

还没有上得二楼,一阵笑语声便扑面而来,远远的,柳婧听到一个操着洛阳口音的少年笑道:“好你个顾呈,说是到处走走,怎地呆在这吴郡就舍不得回了?”另一个同样洛阳口音,声线略细的男子接着说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顾郎风流倜傥,倾慕者无数,他这不是被洛阳那些小姑追逐得没办法了吗?”第三个也是洛阳口音,只是略略带了些扬州腔,“吴郡这等小地方,食无好食美人也无,真不知有甚得意处,能勾得住风流顾郎?”

在这阵阵笑声中,那仆人快走几步,然后柳婧听到那仆人大声禀道:“郎君,柳郎过来了。”

“恩,让她上来吧。”

“是。”

这个是字一出,不想让那仆人大呼小叫的柳婧,已加快步履,出现在二楼上。

二楼,已俨然成了华堂殿宇,地上铺了厚厚的红缎,角落上焚起了香,一个个美貌的,风姿各异的少女,正站在众人之后肃手而立。甚至连放在各处的屏风,也统统绣工精绝,全然是名家顶尖之作。

而在楼堂当中,散放着六个榻几,每个榻几上,都坐着一个衣着华贵,气宇不凡的世家子弟——这必定是世家子弟,光看那气度,那眼神,那衣着,便给人一种朱门风流,繁华在握的感觉。

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上来面对的是这么一个场景,柳婧不由一怔。

不过,她虽然对着邓阎王时惶恐,对上顾呈时心不静,可柳府曾经也富贵过,一些场面,柳婧还是经过的。

当下,她安安静静地走了过去,等到众世家子说笑了一会后,她才朝着坐在左侧的顾呈一揖,轻声道:“柳文景见过顾家郎君。”

她自阴暗处来,直到出声,这些目无余子的世家子们,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当下,一个个转头看来。

只是一眼,他们的目光便凝了凝,一少年更是轻咦一声,叫道:“谁说吴郡无美人?眼前这位可不就是难得的美人儿?”

柳婧虽是一袭布衣,却举止端雅,俊美秀绝,一看就是好人家出来的子弟。那少年却把她一个‘好人家的大男人’直称美人儿,语气生生带着几分轻薄。

在这个时候,顾呈应该出面,因为柳婧是他叫来的,他对她的态度,决定了这些人的态度。可他没有出面,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双深浓的眸光,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

他的眼神很专注,专注得仿佛在想把柳婧看清看透,也仿佛想把她这个人永远铭记——真不愧是风流顾郎,这种眼神,定力稍差一点的小姑,都会以为他对自己情根深种,而忽略了他不曾出面的事实吧?

柳婧垂眸敛目,却身姿挺拔如竹,她转向那少年,温文尔雅地说道:“小郎用错词了,柳婧一介儒生,岂能形容为妇人?”

她的声音轻而温柔,明明是在训斥那少年,却让人如沐春风。

那少年却理也不理她,径自嘻嘻而乐。另一个青年则转头朝着顾呈笑道:“我说顾二,这美人虽是不错。不过我们兄弟好不容易相聚,你叫一个外人作甚?”转眼他声音一提,乐道:“难道,这姓柳的不是外人?”

这人的话,依然带着几分轻薄和戏谑,顾呈静静地凝视了低眉敛目,不动不怒风姿不减的柳婧一眼后,优雅地抿了一口气,轻应道:“恩,她不是外人。”

什么?柳婧赫然抬头。

而一众洛阳子弟们,则是哄然大乐。那少年更是怪叫着站了起来,朝着顾呈哇哇直叫,“好你个顾二,原来你小子还真就是个凡人。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就是为了这厮才停留在吴郡这么久的!”

在少年怪叫时,另外几个青年也是大乐,便是从柳婧上来后,瞟过她一眼便头也不抬的另外三人,这时也定定地朝着柳婧打量而来。然后,一青年笑道:“好你个顾郎,原来好的是这一口!”

于这目光灼灼,一室皆欢中,柳婧只听得顾呈那动听到了极点的声音响起,“恩,她很不错,我非常喜爱。”

随着顾呈这句‘她很不错,我非常喜爱’的话一出口,众少年同时唿哨出声,那少年更是哇哇怪叫。

柳婧先是瞪大滚圆的双眼,错愕地看了顾呈一会。转眼见到众世家子还在哇哇叫着,不由垂下眸来。

转眼,柳婧寻思道:顾呈不是有风流之名吗?怎么他承认喜爱一个人,竟会引得这些同伴如此惊奇?

就在她沉默之时,顾呈站了起来。

他步履优雅地走到柳婧面前,低头凝视着她,他轻声说道:“来,一道坐坐。”说罢,他伸手握向柳婧的手。

柳婧抬头看向顾呈。

她幼小时是对眼前这人有心,不过自从事发后,她一直知道,眼前这人嫌恶自己,更何况再遇之后,他的嫌恶从来不曾掩饰,所以柳婧觉得,现在的他,并不真实。

迎上他深浓温柔的眸子,柳婧斯文地说道:“顾家郎君可是有话要与我说?”她声音轻细,“如果没事,柳某就先告退了。”说罢,她慢慢抽出被顾呈握着的手,朝他行了一礼,缓步后退。

退出两步,柳婧挺直腰身,步履平稳气质娴静地朝楼梯走去。

竟是他刚刚那般看她,众子弟那般起哄,对她来说,都是耳边虚言,完全不萦于怀!

真不愧是柳婧!

顾呈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眸光越发深浓专注。

看着柳婧走下楼梯,那少年怪叫道:“顾二,你这怀中人可不给你面子哦。是了,人家是读书人嘛,便是与你相好,也是偷偷的来,你这般当众表白情怀,也怪不得人家给恼了。”完全当两人是小情人闹脾气的口气。

顾呈却只是眸光深邃而又专注地看着柳婧离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他也没有叫回她。

大步走下楼梯的柳婧,听到一个青年在问道:“阿呈,便这么让你的情儿走了?”

隐隐间,顾呈那惑人心魂的磁沉声音响起,“恩。我从不勉强她的。”声音真真多情到了极点。

听到这对话,已下了楼的柳婧,不由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看着上面,她暗暗想道:那些人与顾呈一样,都是一个圈子的,我实是格格不入。

转眼她又想道:顾呈今日为何态度大变,都与平素不一样?

不过看顾呈的样子,像是有话要说?不知是什么话?

她想不明白便也不想,当下柳婧摇了摇头,朝着柳府急步走回。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