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四十一章 放松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7 来源:哈密岛

柳婧深刻的反思了一会,狠狠地地睡了一个好觉。每到中午,她便慌忙出了门,近一个月没见那些放荡子了,也不知道会错过了多没用的消息?接下来,柳婧用了半个早上,才听完四个放荡子说的是非话。而接下来,她足足五个早上,都在负责接待这些人,时间记录他们所说的话。第二晚,有个接下来,柳婧用了半个晚上,才听完四个浪荡子说的是非话。而接下来,她整整五个晚上,都在接待这些人,记录他们所说的话。。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柳婧反思了一会,狠狠地睡了一个好觉。一到傍晚,她便急急出了门,近一个月没见那些浪荡子了,也不知会错过多有用的消息?

接下来,柳婧用了半个晚上,才听完四个浪荡子说的是非话。而接下来,她整整五个晚上,都在接待这些人,记录他们所说的话。

第二晚,有个浪荡子说着说着,突然道:“郎君,据我看来,那闵府应该是出大事了。”

闵府?柳婧眉心一跳。其实她一直最想知道的便是闵府的消息,可为了不让人起疑,她从头到尾没有主动问过一句。此刻终于有人提起,柳婧的心直是砰砰砰跳得飞快。

让自己平静后,她放慢声音问道:“出什么大事?”

那浪荡子神秘地说道:“那开肉铺的张老头说,那天他天没亮就起来了,正好看到一大队银甲卫进了闵府。自那以后,整个闵府都变了,又是买田买铺子的,还发买了好些婢女小厮的,

平素里那些来来往往的马车都不见了。有人说闵府要倒了。”

直过了一会,那浪荡子才听到柳婧低声说道:“是么?”

吐出这两个字后,她站了起来。

缓步走到窗口处,柳婧挺直腰背,拳头握得紧紧,目视着前方,想道:看来我的计策成功了!

对于她来说,闵府实在是庞然大物,不这般驱虎吞狼,光凭她个人,那是根本奈何不了的。她当初让乞丐通知邓阎王时,心中便想着,便是此举扳不到闵府,能把这剩下的两船盐送到邓阎王手中也是好的。至少,少了三船盐货的闵府一定会大伤元气。

现在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闵府应该自顾不暇了吧?恩,再观察几天,如果确实不错的话,就可以对柳二和阿五下手了!

想到激动处,她心跳如鼓,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柳婧不动声色地说道:“恩,知道了,你们继续说……”

与浪荡子们会过面后,第六天上午,柳婧带上一些黄金,与柳母几人朝着关押柳父的监牢走去。

与柳父的非常顺利,经过柳婧这大把的撒钱,柳父现在住的是极干净温暖的单人监狱,吃食也是丰盛的,他的腿早就好了,饶是如此,还定期有大夫前来给他诊脉。柳婧去看他时,柳父正酣然高卧,经过这阵子的静养,他肌肤白净,气定神闲,状态大好。

现在,有了那价值几千两黄金的私盐做底,柳府众人都是信心十足,柳母与柳父相见,也不再像前几次那样眼泪巴巴,仿佛人生再也没有希望。

等柳母说完事后,柳婧上前,她朝四下看了一眼,示意柳母和众仆退后,防着有人过来后,她压低声音,把自己这近的所作所为跟柳父交待了下。

当听到柳婧用调虎离山之计引开闵府众船,并引来邓阎王,再到她得了盐后的种种处置手段时,柳父定定地朝着柳婧看来。

他凝视了女儿一会,深叹一口气,道:“我平生最恨之事,便是我婧儿不是一个男儿!”这六年中,为了让女儿变得温雅娴淑,他这个做父亲的,是防着自家孩子去接触那些兵书和法家书的。他曾经认为,女儿只要按照班昭的《女诫》来做人就可以了。至于谋算千里,阴谋城府,是非争斗,还有种种利益盘算,都不应该是一个女孩家沾染的东西。可现在,她还是能凭一已之力救活了家人,更能玩弄那些大府于掌心。这个孩子,生成女儿真是可惜了。

想是这样想,柳父还是吩咐道:“如此看来,你现在最要防的便是那什么邓阎王。婧儿,以后少与他接触,还有那些盐,在那人离开吴郡之前,提也不要提起。”

“父亲,孩儿知道了。”

“那顾二既然这般态度,我柳行舟的女儿也犯不着上赶了攀附。为父这就修书一封,你让人送到洛阳顾府去退了这门亲吧。”

“……好。”

柳父伸出手,他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慈爱地说道:“至于为父入狱一事,孩子你不用过于担忧。按这情形看来,为父出狱的日期不远了。”

柳婧虽然不知道父亲哪里来的信心,可向来对父亲敬重信任的她听了这话,还是双眼明亮笑容灿烂的狠狠一点头。

与父亲呆了一会,出来时,柳婧又给了那些狱卒二十两黄金。

在这吴郡的一个普通幕僚,一年所赚不过三四两黄金的时期,柳婧对这些狱卒算大方的了。也正因为这种大方,所以在这吴郡牢房人满为患的时候,她的父亲还住着舒服的单间,每日里温水沐浴有酒有肉有书可看的养着。要说以前的柳父坐的是苦牢的话,现在的柳父,简直是在休养了。

与父亲见过一面,特别是得了他最后一句话后,柳婧心态大好,前阵子急忙慌乱的心态,竟是一下子消散了大半,走起路来步履轻松,闲适有力了。

她总算,不再时刻有被放在火上烧着,日夜煎心的感觉了。自父亲出事后,她总是半夜睡着睡着都感到心跳如鼓,慌乱无比,进而彻夜不眠啊。

——柳婧却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养气,其实就与她这阵子的煎熬心态有关。现在她人放松心放宽了,整个人,自是也气定神闲了许多。

回到府中,柳父舒服地泡了一个热水澡后,穿上她的青色布袍,怀中揣着柳父的那封退婚书,朝着闵府走去——她还需要最后确定一下,一旦确定了,她也好立刻对柳二和阿五下手!

那退婚书,柳父的意思是直接派人送到洛阳顾府,可柳婧却还想留一留,至少,得在王叔从洛阳回来后,再送出不迟。至于现在她揣上这个,那是防万一遇到顾呈,也可有个说法。

不一会功夫,她就来到了闵府外。此刻的闵府,大门虽是敞开,可门可罗雀,看到柳婧一个布衣儒生过来,那年老的门子都一脸紧张地站起来,这在以前,那是不可想象的。

柳婧走到那门子旁,不动声色的朝同样荒凉的闵府内瞟了一眼后,朝着那门子一揖,客气地说道:“还请老丈通知一下,便说柳文景求见顾呈顾二郎。”

“顾家二郎?”门子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无力,“你是说那位洛阳来的大人物?他早搬出去了。”

“搬出去了?”柳婧一惊,她失望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约有一个月了吧。”

也就是说,闵府事发时?

柳婧暗中算了算后,又道:“那贵府的三郎呢?在下可以一见否?”

一提到闵三郎,门子突然不耐烦起来。他手一挥喝道:“我说你这人有完没完?我家三郎不在,走吧走吧。”说着说着他把柳婧一推,然后重重把门一带,把柳婧给关在了门外。

看着那紧闭的闵府大门,柳婧微微一笑,想道:看来情况属实了。

想到这里,她转身就走。

一回到家中,她便叫来一个老仆,说道:“侯叔,你且派一人去下河村通知吴叔,便说,让他们找机会劫走阿二最喜欢的儿子,借此引出阿二,然后把这两父子都带来见我。”

“是。”

“至于侯叔你,也带上两人去把柳五那儿子弄来。”

“是。”

“这些事一定要做好得隐密,不可泄了行踪。务必要让阿二和柳五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到我们手中。”

“是。”

目送着侯叔出去,柳婧垂眸寻思了一会,再次走了出去。

她是突然想起,还有一个有可能知情的故人她不曾拜访呢,那人,就是阳子远!

柳婧不知道阳子远住在哪里,当下,她朝着阳子远以前最喜欢去的那两条街走去。说来也是运气,她刚刚来到那街道,一眼便看到对面的酒家里,坐着一盅又一盅,不停地给自己灌酒,时哭时笑的阳子远。

柳婧压了压斗笠,提步走了过去。

在阳子远的对面坐下后,她取下斗笠,这时,伙计走了过来,弯腰问道:“郎君要什么?”

“给我一樽酒便可。”

“好嘞!郎君稍侯。”那伙计一走,被两人的对话惊醒了的阳子远,便抬起酒气熏得通红的脸,双眼迷糊地看着柳婧,他左摇右晃的,半天才打了一个酒呃,结结巴巴地唤道:“柳,柳兄?”

还认得她,看来也醉得不厉害。

柳婧接过伙计递上来的酒樽,给自己倒了一盅,又给阳子远满上后,回道:“是我。”顿了顿,她轻声安慰道:“阳兄,闵府的变故我已知晓,你也别太在意,这做生意嘛,总是有赚有亏,便当流年不利亏了一笔吧。”

柳婧气质温雅,这般娓娓而谈,声音低而清彻,表情温柔诚挚,眼神也是诚意十足,这模样,还真是让人心中慰贴。

自从闵府出事后,那些闵府的附庸家族和个人,就没有一个好过的。这阵子,阳子远也是受够了众人的指点和白眼。平素里那些阳兄前阳兄后的酒肉朋友,现在一个也不见了。便是偶尔遇到,不是像避过疫症病人,便是在那里冷嘲热讽地,他在吴郡置下的产业,更是被那些所谓的朋友明抢暗夺得差不多了,真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柳婧在他这般痛苦的时候出现,还这么温柔地安慰他,阳子远一阵感动过后,再也撑不住地啕啕大哭起来。

他用额头这样重重地抵着几,那哭泣声不断传入柳婧耳中,倒真是说不出的可怜。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