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三十六章 相对而坐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7 来源:哈密岛

抬着头,她温润细腻如泉的眸子专注于地望着顾呈,涩声地说:“二郎,曾经的之事,是我错了……我啊不应该那般……”不应该那般很任性肆意妄为,我以为天下的人都如自己父母一样能宽容她,不应该为了留不住他,而动歪心思。她原我以为凭着手段,也可以稳稳地地可以得到一个人的心,到得头来,却也许,这世上的人心,能够被你操控的,便是你不曾用手段也能为你所有,不属于你的,你用尽心机也是白费。。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抬着头,她温润如泉的眸子专注地看着顾呈,涩声说道:“二郎,昔日之事,是我错了……我真是不该那般……”不该那般任性妄为,以为天下的人都如自己父母一样能包容她,不该为了留住他,而动歪心思。她原以为凭着手段,可以稳稳地得到一个人的心,到得头来,却正是她那手段,才令得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也许,这世上的人心,能够被你操控的,便是你不曾用手段也能为你所有,不属于你的,你用尽心机也是白费。

终于,顾呈抬起头来。

他凝视着她。

他的目光如此专注,那深邃的眸光,仿佛能慑人心魄,在这种目光盯视下,柳婧发现自己无法移眼,无法动弹……

他盯着她一会,慢慢扬了扬唇,轻声道:“你错了?你不该?”

柳婧无力地与他对视着,良久,她干涩的唇动了动,哑声说道:“是。”

“你悔了?”

柳婧苦涩地说道:“是,我悔了。”

她这话一落,顾呈却是低低笑了起来。

这笑声,竟是恁地冰寒,任地阴森……

柳婧心脏一紧,忍不住说道:“我是真的悔了。”她喃喃说道:“阿呈,我们解去婚约吧,以往的事,就当噩梦一场,你,你别再放心上了。”

几乎是她这句话一出口,一股阴煞之气便笼罩上了顾呈的眉眼,令得他在刹那间宛如罗刹。柳婧给他这突如其来的阴森给慑住了,当下给吓得一动不能动。

就在空气都被凝固之时,顾呈突然闭上了双眼。

而随着他这眼一闭,笼罩在柳婧身上的压力陡然一松。

顾呈这眼一闭,便是好一会,直过了良久,他才再次睁开眼来。信手从一侧拿过一卷竹简,他侧了侧身子,似乎柳婧并不存在一般,看起书来。

柳婧本能的知道他很不高兴,知道他在借由这个动作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便不敢说什么话。只是在他看了好一会竹简后,悄悄朝他打量了一眼。

这般侧对着她的顾呈,俊美的脸苍白得近乎透明,他手拿竹简,沉浸在书本中的模样,不像她自己那般斯文,反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让人怜惜的脆弱。

柳婧悄悄打量了他一眼后,便目光一移,对眼前这人,她现在是完全只感觉到陌生,已根本不敢多看。

就在她这目光一移间,顾呈手中的竹简上的一句话映入了她眼帘,“待天以困之,用兵以诱之,往蹇来返。”

咦?这句话?

只是最简单的一句话,柳婧却有一种被人当头一棒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她头一昂朝着那竹简靠近了些许。

就是这一凑,她又看到了一句话,“若敌势众,削其羽翼,用敌之敌……”

就在她心神大动时,顾呈拿着竹简的手突然动了动。柳婧见状,连忙收回了目光,重新安安静静地坐好了。

柳婧一坐好,顾呈便慢慢收起竹简,抬头看向她。

柳婧依依不舍地盯着那竹简一眼,心中想道:这是什么书?我以前看过的那两本法家书,似乎远远不及它让人振聋发聩!

那法家书,是她十一岁之前看的,那时她也就是闲着无聊瞟了几眼,自负聪明的她,对学习并没有那么用心,虽是喜欢,却也只是走马观花地翻了一道,到得现在,书中的内容已全然忘记。结果她被关起来后,那法家书是想看也看不到,至于现在,便是求之若渴,也只是徒劳。

柳婧收回目光后,马上转向顾呈。顾呈却正慢条斯理地品着盅中酒,阳光下,他不说话时,显得格外冷漠。

柳婧唇动了动,低声道:“顾郎如果没事,阿婧就先告退了。”

“你很急?”

声音依旧很冷。

柳婧摇了摇头。

“那就再坐会。”冷冰冰地丢出这几个字后,顾呈直直地盯向柳婧,姿态傲慢地说道:“那婚约一事……”

四字一出,柳婧迅速地抬起头迎上他。

对上她的表情,顾呈的脸色刷地又是黑沉下来。他冷冷说道:“上次我跟你说过的话,你这么快就忘记了?留着那婚约对我还有大用!”

可是,明明上次你说的话有假,本朝根本没有待嫁的公主!

不过这话,柳婧对上他阴沉沉煞气密布的脸色,却不敢说出来了。

见她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低眉敛目地倒真是个纯良温雅的女子,顾呈又是冷笑一声,他突然问道:“那闵府外走来晃去的,是你家的仆人?”

什么?

这话直如九天雷霆,震得柳婧一惊。

看到她脸色一变,顾呈嘲讽地说道:“闵府自身最擅长干的就是见不得光的事,也只有你这等无知妇人,才会派几个同样愚蠢的仆人去盯着人家大门……趁他们还没有起疑,马上收回去!”

柳婧咬着唇马上应道:“是,我回去就会把他们叫回。”

这时,下面传来了一阵小姑们的喧哗声。

一听到这喧哗声,柳婧便是急急站起,她刚朝着顾呈一揖想要告退,顾呈已深深盯了她一眼后,不屑地哼了声,“你走吧。”

“是。”柳婧连忙应了,转身急急忙忙地朝楼梯口走去。

望着她迅速得近乎仓惶的身影,顾呈的双眼越发深邃,当年,那个年方十一岁的小女孩,长得既美,又聪明胆大,任性骄纵,那时的她,可不会听到有什么女人来了就急急避开……是了是了,那时的她,眼珠子一转便想了七八个主意,她早在这些女人出现之前,便已把男人的心意搓来揉去的玩弄了,哪里还会有让自己狼狈避让的时候?

一想到这里,他那双深浓泛紫的双眼,又满满都是憎恶了!

柳婧刚下到一楼,便听到三个小姑叽叽喳喳地说话声,当下,她连忙避让柱子后面。

三个小姑的心,显然全在顾呈身上,也没有注意到她,她们娇俏的,争先恐后地跑上阁楼,人还没有到,一声声娇软的唤声便传了来,“顾郎。”“顾二哥哥,你在啊。”……声音软绵绵中,盛着少女们纯粹的欢乐,以及无尽的情意和渴望。

柳婧听到她们这般羞喜交加的声音,不由一怔,想道:不管她们家族的意思如何,这几个小姑,是对顾呈动了真情的。

就在她如此想来时,阁楼上,传来顾呈低沉的,直能勾魂荡魄的温柔声音,“来了啊?陪我喝两盅。”这声音,真的太温柔太温柔,直能勾得人心口痒痒的,直能让人从心脏酥到足底去。柳婧听着三女越发娇软甜蜜的声音,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后,走出了酒家。

柳婧直接回了柳府。

一回到府中,她便交待一个仆妇,让她赶紧通知在闵府外守着的仆人们,告诉他们情况有变,让他们马上回来。

那仆妇离开后,她把自己关在书房,把“待天以困之,用兵以诱之,往蹇来返。”和“若敌势众,削其羽翼,用敌之敌。”一笔一笔地刻在一个空白竹简上。

她刻得缓慢,一个字一个字的反复品味。

而她越是品味,越是觉得这两句话中,含着无尽的意味。

这般反复默念了大半个时辰后,柳婧走到一侧,把记录众浪荡子收集到的口舌是非的帛书拿出来,细细地,一个字一个字的品读起来。

柳婧这一读,直是入了迷入了痴,当她欣喜地把帛卷一放,猛然站起身时,才发现外面已然天黑。

可能是听到里面的动静,一个仆妇轻声唤道:“大郎,你好了?”

柳婧应了一声,道:“我好了。”

那仆妇连忙说道:“我早就过来了,见大郎读得入神,便不敢惊扰……大郎,他们回来了,你要不要见一见?”

柳婧温和地说道:“让他们到书房来吧。”

“是。”

不一会,四个壮仆便走了进来。他们一见到柳婧,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大郎,怎么不让我们盯着了?”

柳婧手一伸,示意他安静后,她站起来慢慢在书房中转起圈来。

这般转了一个又一个圈子,直把把思路完全理清后,柳婧放下那些事,转过头看向众仆,说道:“有人提醒我,说是闵府有高人,会看穿你们的身份。”

解释到这里,柳婧转向那个专门负责盯着柳二的仆人,道:“柳二那厮可有异动?”

那仆人上前一步,应道:“柳二今天从闵府出来后,直接回了家,他神色怏怏,还在那对面的酒家喝了些酒,说了些醉话。小人怕自己的阳河口音惊扰了他,也怕他还记得我,不敢靠近询问。”喝醉酒说了醉话?柳婧眉心一跳。

她又问了这人几句,再与另外三人交流了会,见没有特别值得关注的事后,便挥手让他们退下休息几天。

就在当天晚上,柳婧会见众浪荡子时,从一个浪荡子的口中打听到了柳二所说的醉话。而那一句“若不是你怂恿,我怎会害我前主?如今又说我品性不良,让我好自为之……”的醉话,就正正式式地让柳婧肯定了,暗算自己父亲的,果然有闵府一份!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