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三十章 你怎么尽犯事儿?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6 来源:哈密岛

柳婧想冷冷一笑,可她在抬起头对上三公子的双眼时,那冷冷一笑便再也没有摆不出了……那双提着光看向她的眼,木然无神,放佛他眼中望着的也不是一个他准备好送进火坑的儒生,更有甚者,也不是一条生命。那种如看死人像,完全蔑视,豪无感情的双眼,让柳婧硬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她毫这种完全没有波澜,只有死气和漠视的眼神,实是太过可惧!。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柳婧想要冷笑,可她在抬头对上三公子的双眼时,那冷笑便再也摆不出来了……那双背着光看向她的眼,木然无神,仿佛他眼中看着的不是一个他准备送入火坑的儒生,甚至,不是一条生命。那种如看死人一样,完全漠视,毫无感情的双眼,让柳婧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她毫不怀疑,只要她说出一句含着怨恨的话,这三公子便会让自己在这世上消失!死了一个柳文景,他还可以去再骗一个送给张公公。

这种完全没有波澜,只有死气和漠视的眼神,实是太过可惧!

瞬时间,柳婧收回了要说的话,她垂下眸,委屈的,忍耐的,低低地说道:“我明白了。”

她的话一出,三公子便满意的一笑。

他说道:“看来柳家郎君是个真聪明的。既然你明白了,那我就连夜把你送到张公公府中去了。你放心,你的父母亲人,我会替你照料好。”说到这里,他声音一沉,森寒地说道:“到了张公公那,记得好好听话,柳文景,你的父母亲人,是死是活,是富贵还是成为一堆白骨,都在你一念之间!”

说罢,他满意地看着柳婧灰白恐惧的表情,向后退出一步,转头问道:“马车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把柳文景抬过去吧。”

“是。”

两个大汉走了进来。他们拿着布条先把柳婧的嘴封上后,把她连人带被子地抬起,走出房间来到了院落里。而院落处,正停放着一辆马车。

他们把柳婧朝马车中一放,把车帘一拉,不一会马车便动了。

感觉到马车格支格支地驶出了苑门,柳婧睁大双眼看着漆黑的马车顶,咬着唇想道:别慌,柳婧,现在不是慌的时候……

马车缓缓而行,马车旁,似有四个骑士策马跟随。听着马蹄踏在青石板上发出的“哒哒”声,柳婧极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原本漆黑一团的马车外面,突然变得灯火通明。伴随着那明亮的火把光的,还有一阵马蹄声。

那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转眼间,那阵阵马蹄声便追上了马车。在柳婧睁大双眼中,只听得一个粗豪的声音问道:“咦,怎么是三公子府中的?喂,那马车是装了什么,要你们这些人夜间护送?”

马车旁一骑士谄媚地回道:“禀大人,我家三公子新得了一个美少年,准备送给张公公……”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优雅低沉的,柳婧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来,“掀开车帘给我看看。”

这声音一传来,柳婧一颤,也不知怎的,瞬那间她的眼泪已是夺眶而出。

几个骑士显然不敢违背这人的意思,马上应道:“是是,您尽管看,尽管看。”说罢,他们退了开去。

然后,一个马蹄声靠近来。

再然后,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地掀开了车帘。

漫天星光之下,明亮的火把光中,一人探头朝着柳婧看来。黑暗中,这人眸如星空。

……柳婧是如此渴望,那么强烈的,全身心地渴望着这人能看清她是她。于是,在这人看来时,她努力地睁大眼,努力地扭转脸迎向这人。点点火光下,她的眸中有泪,她看向他的眼波中,尽是乞求,渴望,还有希翼……

对上柳婧这含泪的眼,他低叹一声,伸出修长的手抬起柳婧的下巴,在细细把她脸上的泪水和乞求看了个遍后,他伸指抹去她眼角的泪水,温柔地说道:“上次在码头让你从西边走,就是要你避开张公公。你怎么还是落到了他手中?嗯?柳文景,你怎么尽犯事儿?”

口被堵住的柳婧唔唔连声,双眼不停地眨动着,泪水巴巴地看着他。点点火把光下,她那双会说话的眸子,清楚地向他求道:让我说话。

青年轻叹一声,他伸出手来,轻轻把堵在她嘴里的布条扯去。

布条一扯开,柳婧便哑声唤道:“救我……”

柳婧这‘救我’两字一出,背着光的青年,那双宛如星空的眸子中,便荡漾起了一抹笑……这抹笑很是奇异,仿佛他早就期待着这一刻,也仿佛他很满意,更仿佛,他在讥嘲……

垂下眸,青年低下头来,他扣着她下巴的手,转而温柔地抚上她的额头,用袖角轻轻拭去她额头上因恐惧渗出的冷汗后,青年轻轻的,温柔地说道:“这事儿有点难……”一句话令得柳婧脸色雪白后,他的眸光定定地看着柳婧,那一点一点沾去她脸上汗水的动作,更是温柔细致到了极点。安静中,柳婧听他喟叹道:“你怎么就这么莽撞呢?前往三公子刘定的府中,通过他的手入张公公的目……无论是三公子还是张公公,来头都太大了。柳文景,你这次犯下的事儿,真有点大。”

这正是柳婧所担心的,所以青年这话一出,她的脸色便雪白得没有了半点血色。

直过了好一会,柳婧才低低地说道:“张公公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句话,完全出乎青年的意料之外。

他万万没有想到,柳婧一听到他说为难,不是继续苦苦的乞求,不是流着泪哭泣,而是马上沉静下来,向他询问张公公的品性为人。

这人,还是六年前的她啊,不止是外表繁华,骨子里也是骄傲的。在她的信念中,永远只有一句求人不如求已吧?恩,有意思,果然还是那么有意思。

双眸微眯,青年轻轻一笑。

轻笑中,他温柔地说道:“张公公?他是陛下极为信任的人,你也知道的,这当太监的权势一大,便对自身的缺陷特别在意……他也就是喜欢美貌少年,喜欢极了还是会宠的,不过招了他厌恶的人,后来都不见了踪影。这人在宫中没少受女人的气,最见不得美貌女子,所以他的府中就没有一个女人,偶尔出现一个,也是莫名其妙失了踪影。”

他说得缓慢而仔细,仿佛在很耐心地转诉张公公的人品。可是听着听着,柳婧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从他的话中听得出,那张公公分明就是个心里阴暗变态之人啊!他还最见不得美貌女子,那自己仅存的那点侥幸,也给没了……

想到这里,柳婧咬紧了唇。

夜色下,火光中,她咬得有点紧,那下唇都沁出血来了。

好一会,柳婧低声说道:“请郎君救我。”她再次求助起来,不过比起一开始,语气倒是冷静了许多,声音也平缓了些。涩着声音,柳婧说道:“柳文景虽是不才,却擅于分析归纳,无论是先前在历阳时,从豪强手中截下一船盐,还是到吴郡后,从常勇手中得一百两金,以及上次码头时,在豪强夏君手中赚得一百两金,都是柳某根椐收集到的闲言是非,进而归纳梳理后得出的消息……文景以为,郎君新到吴郡,以柳某之能或许能助郎君一臂之力。”

没有人想得到,青年也想不到,会有那么一个人,这么衣衫单薄地被被子包着,散着头发虚白着脸,脆弱而诱惑地仰躺在马车中的时候,向他自荐!

这自荐时的平缓语气,这有条有理的论述,倒似她现在不是娇弱无力,任人宰割地躺在马车中,而似站在华堂下,玉阶前!

……他还说呢,怎么一个人过了六年,会变化这么大,原来人还是那个人,本性还是那个本性,只是压制隐藏起来了。

慢慢的,青年的唇角一掠,似笑非笑起来。

看到他这笑容,柳婧没来由的背心一凉。

就在她寻思着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时。青年的手指,轻轻抚上了她的唇瓣,他低头温柔地看着她,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道:“你啊……救了你,我不但得罪了三公子,还得罪了张公公,文景以为,凭你那点才能,值得我冒如此大的风险?”

很好,她的脸色总算恢复煞白了。

青年满意地眯着眼睛一笑,他越发凑近了她。也许是靠得太近,他的呼吸之气暖暖的扑在她的耳洞里,直令得柳婧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

如此近如此近地靠着她,他温柔如水地说道:“不过……”吐出两个字,成功地令得柳婧双眼一睁,眸光大亮后,他优雅低沉的,无比轻柔多情地说道:“我向来爱才……这样吧,文景与我签一份卖身契如何?嗯?就十年,十年中,你只要对我言听计从,任劳任怨,做牛做马,侍奉我如侍奉双亲,愿意为我赴汤蹈火,出则做侍童事,入则为奴仆事,日夜不离,端茶倒水,守屋叠被就可以了。”

他说,‘只要’对他言听计从,任劳任怨,做牛做马,侍奉他如侍奉双亲,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出则做侍童事,入则为奴仆事,日夜不离,端茶倒水,守屋叠被就可以了……

这不就是奴隶么?还是最底层的奴隶!他居然还好意思加一个‘就可以了’!

柳婧猛然睁大双眼看向近在方寸的俊美面孔。

她想看清这人,想知道他说这话的意图。

可是,进入她眼帘的,是那么温柔的一双眼,是那么优雅高洁的一张脸……这样的人,应该是那种为国为家不惜一切,是剑柄所指奸邪退散,是世家子们纷纷围拥,是车骑雍容,衣履风流都雅的人吧?

在柳婧瞪大双眼,不错眼地看来时,青年眉头微蹙,背着光的他,俊美的脸上隐隐带着一抹无奈和烦恼。似乎,为了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的十年忠诚,他要得罪龙子凤孙的三公子,还要得罪权势熏天的张公公,实是令他很头痛。可他没办法,眼前这个柳文景虽然老出差错,可他毕竟有才,而且他路见不平了,总要助一助。更似乎,头痛慈悲的他,提出那个要求,只是在付出太大的代价的情况下,心中有点恼火,便用小小的十年来压榨压榨柳文景这个罪魁祸首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