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二十九章 胜出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6 来源:哈密岛

刘婧在一婢女地率领下,直接回到最左侧的一个榻几旁,坐在这里,她基本上一抬起头,便与三公子府中的这些妻妾客人面对面了。对上一双双盯着自己上下打量,眼中神采各异的主人们,柳婧垂下了双眸。这时,一婢女娉娉婷婷走回来,她把文房四宝放到柳婧面前后,朝她福了福对上一双双盯着自己打量,眼中神采各异的主人们,柳婧垂下了双眸。。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刘婧在一婢女地带领下,直接来到最左侧的一个榻几旁,坐在这里,她几乎一抬头,便与三公子府中的这些妻妾客人面对面了。

对上一双双盯着自己打量,眼中神采各异的主人们,柳婧垂下了双眸。

这时,一婢女娉娉婷婷走过来,她把文房四宝放在柳婧面前后,朝她福了福,巧笑嫣然地问道:“还请郎君将名姓年岁乡贯以及父母家族身份来历写于此处。奴好呈给主人一阅。”

柳婧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手,提着毛笔便写了起来。看到她一手秀俊圆润的隶书时,那婢女双眼一亮,等柳婧写完,她忙双手接过,扭着腰朝着主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婢女转身时,柳婧也抬起头看去。

主榻上的那堆人中,有四个打扮得或美艳或娇丽的妇人,她们应该就是刘定的妾室了。

在这些妇人的另一侧,是三个衣着华贵得体的青年男子。柳婧的目光在这些青年男子的脸上过了一遍后,暗暗想道:三公子刘定竟然没在这里……她是没有见过刘定,不过在柳婧看来,那种龙子凤孙自有仪表,这三个青年可是一点也不像。

刚才,她在写着自己的父母来历时,只是含糊其辞,一路上,她还想着如果刘定问起,将如何回答既算不得隐瞒,日后找刘定帮忙时,也不至于让他以为是欺骗。可没有想到,这群人中居然没有三公子。

婢女把刘婧的履历呈上去后,七人轮番看了看。然后,坐在中间的一个青年男子站了起来,他朝着儒生们行了一礼,客气地说道:“诸君所呈,我等已经看完。三公子聘请的是琴师,下面还请各位演奏一曲。这样吧,便从左边轮起,不知诸君可有意见?”

从左边轮起?

左侧排第一的,便是来得最晚的柳婧。众儒生转头对上柳婧那张俊美异常的小白脸儿,心中略有不满,却也都没有吭声,只是一个个无声地行了一礼,以示同意。

于是,那青年男子一挥手,两个婢女走到了柳婧身前。她们朝着她一福,笑盈盈地说道:“柳家郎君,有请了。”却是朝放在右侧处一指。

那地方长着几棵苍劲的老梅,现在这种初春时节,梅枝上白雪般的梅花点点绽放,随着春风吹来,那花瓣洒了一地,有些个花瓣,还洒在了梅树下的榻几上,洒在那古琴上。

琴旁香已焚好,酒已温上,于袅袅青烟中,柳枝随风飘荡,当真情趣十足。

柳婧朝着两婢一礼后,大步走了过去。把榻上的落英拂去,姿态优雅地坐下后,她把古琴置于膝上。静了静后,她右手一拔,一阵舒缓悠扬的乐音便飘荡而来。

不得不说,柳婧确是有才之人,更何况,琴为君子之乐,从古到今都被世人追捧。柳婧骨子里有着不服输的性子,在这琴乐上,着实下了功夫,更何况她本来天姿过人?

随着柳婧那手一拔一弹,一阵说不出是玄妙还是古老的琴声,便在风中缓缓流淌而出。此时此刻,春风徐来,扬柳飘拂,梅花似雪,春风一卷,杨柳飘飞,梅花的花瓣片片洒落,有好几瓣给扬到了柳婧那被白玉扎起的乌黑发髻上。饶是青衫布衣,柳婧那张白净俊美的脸,也有一种无法掩盖住的莹光。明明朴素到了极点,却仿佛奢华至极。这世间,有的人光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便是不言不语,也会让人感觉到他这一生,注定了繁华……

这一刻,面如冠玉,俊美异常的少年,那在梅花花树下,垂眉敛目,姿态优雅神情专注地奏琴的模样,只是一见,便令得在座的青春年少的女子们,好一阵心荡神摇。

这一刻,众人也不知自己听的是琴,还是看的是人……

花园中清净如许,没有人注意到,一侧角落里,正施施然地站着一个至俊至美的黑衣青年。

青年的目光静静地在柳婧的脸上,乌发上,还有那停留在她玉颈上的梅花花瓣上。落在她那明明斯文安静,却让人感觉到优雅奢华的姿容上。慢慢的,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双眼一眯讥讽的一笑,衣袖一拂,转身走开。

早在柳婧琴声响起时,众儒生便感觉到自己输了。

也许他们中也有人能弹出柳婧这样的琴声,可是这琴这人这梅树融合在一起时,给人的感觉太好,便是他们见了也心动,实是不敢抱有希望。

果然,柳婧过后,不管谁的琴声响起,四下都是低语纷纷,主人们都有点心不在焉了……珠玉在前,我不得不为瓦砾啊!

一轮琴技结束,还不等那青年开口,几个儒生已站了起来,朝着他们一揖后,告退离场。

第二轮比的本应是诗赋,可在那青年宣布比赛吹箫时,几个儒生看到摆在柳婧几前,那长长的白玉箫,再对上自个明显质量逊了一筹的普遍竹箫,也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深施一礼后,告辞离去。

而当柳婧举起玉箫,吹了几下时,剩下的二个儒生也无声地退了下去。

随着最后一个儒生退下,刚吹了几下的柳婧慢慢放下了玉箫,而那个青年则是大步走到她面前,他定定地盯着柳婧那拿箫的玉白修长的手看了一会后,露着雪白的牙齿笑道:“不知柳家郎君现在住在吴郡何处?我马上让人把郎君的衣物拿来。今天晚上,你就在三公子府住下吧。柳郎乃是本府琴师,会有专人侍侯,所以只需要带些衣物便可以了。”

这么快?

柳婧睁大眼,迟疑地说道:“却是一定要住在这里么?”

“那是当然。”青年笑得好不和善,“今晚上三公子会回来,柳郎也得与他打个照面才是。所以今天晚上,柳郎得住在这里了。”说到这里,青年再次问道:“不知柳郎住于何处?”

柳婧想了想,便把自己的住址给报了。

她的话音一落,那青年便召来两个仆人,把地址说了后,吩咐他们前往柳府取回柳婧的衣物。

那两个仆人一退,青年又召来两个婢女,客气地说道:“柳郎的房间早已备好,还请郎君移步。”

柳婧施了一礼后,跟在那两个婢女身后,慢步朝着前方的院落走去。

望着柳婧离开的身影,那青年慢慢收敛起笑容,低低说道:“如此人物,倒是便宜了那阉贼……”

两婢女把柳婧带入一个精美的院落后,便殷勤地准备热汤给她沐浴,被柳婧赶出时,她们还恭敬地放了两套华服在那里。

柳婧沐浴过后,穿上华服,刚把房门一开,几个美婢便如流水般涌进来,她们焚的焚香,摆的摆几,有的更摘下梅花插在房间花瓶里,只是一个转眼,柳婧所站的这厢房里,便变得洁净而高雅,仿佛是世家郎君所居。

本来柳婧以为,她们弄出这样的排场,是三公子要过来了。可没有想到,一直到入夜,也没见三公子的人影。

这时,派往柳府的仆人也来了,他们拿了两套柳婧的衣裳。因是普通的青衣布衫,一送来便被婢女们收了,说是三公子最喜府中人穿得富贵,要是见他如此朴素,会责怪于她们。柳婧本也不是固执之人,自不会为了一套衣裳与她们争持。

她是在用过晚餐后,饮了一小盅酒便晕晕睡去的。

她睡得并不久,不一会,有人用冷毛巾敷了她的脸,把她强行弄醒。

柳婧睁开了眼。

睁着迷茫地眼四下望了望后,柳婧发现,她还在自己的房间,站在床榻前后的,依然是那两个婢女。只是在她转眼看来时,一婢女躬身说道:“三公子,柳家郎君醒来了。”

什么?三公子来了?

柳婧挣扎着想爬起。

谁料她刚一动,便发现自己手脚酥软,整个人没有半点力气。不信邪的柳婧用肘撑着床榻又是一阵用力后,她脸色刷地一白。

迅速抬头,柳婧抿着唇警惕地看向那个站在房门处的高大男子。

那男子背着光,她看不清他面容。只是在柳婧看来时,男子,也就是三公子朝她走近两步。

站在柳婧榻前,三公子低头看着她慢慢说道:“柳文景?想来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了,我对你用了药。”

一句话令得柳婧脸色苍白一片,令得她目光愤怒地盯向自己后,三公子不等她质问,便用他那有点虚弱,过于缓慢地语调说道:“你可能知道,吴郡来了一位大人物?我现在要把你送到那大人物那里。柳文景,我知道你们这些儒生讲究风骨,不过人生在世上,风骨虽重要,活得好更重要……张公公向来极得圣眷,对于合他心意的宠儿,他也十分大方。你成了他的人后,他只要一句话,便能让你的家人过得比以前好十倍,好百倍的日子。”

三公子耐着性子说到这里,盯向柳婧认真地说道:“柳文景,本公子乃是一番好意,不知道你明不明白?”

好意?把一个才华过人,年轻俊秀的儒生送到一个太监手中任其折辱,这叫好意?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