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二十六章 我们解除婚约吧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6 来源:哈密岛

对上脸色惨白表情疏离感的顾呈,柳婧思忖了一会后,扭头看向三女。朝着她们,她行了一礼,温文有礼地地说:“几位小姑不知可否回去一下?”在几女齐刷刷显出怒容时,柳婧低声道:“我与你们的顾郎除了几句话要说。只要你说着了,我立刻就离开了。”她那句‘你们的顾郎’朝着她们,她行了一礼,温文有礼地说道:“几位小姑可否出去一下?”在几女齐刷刷现出怒色时,柳婧轻声道:“我与你们的顾郎还有几句话要说。只要说完了,我马上就离开。”。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对上脸色苍白表情疏离的顾呈,柳婧寻思了一会后,转头看向三女。

朝着她们,她行了一礼,温文有礼地说道:“几位小姑可否出去一下?”在几女齐刷刷现出怒色时,柳婧轻声道:“我与你们的顾郎还有几句话要说。只要说完了,我马上就离开。”

她那句‘你们的顾郎’,含着某种信息,这信息,令得本来要发怒的三女安静了下来。

就在她们相互看了一眼时,柳婧再次朝着她们一礼,在这个为了家里的事奔波,实在不想节外生枝的时候,柳婧的语气温柔而诚挚,“几位小姑放心,我与顾呈,并不曾有不清不白,此番前来,不过有些小事求他相助罢了。”

闵府小姑听到这里,嘴一张正准备再追问柳婧几句,一眼瞟到顾呈,不知怎地,她生生打了一个寒颤,直觉得整个人如坠入蛇窟当中,阴冷得心魂俱颤。当下她白着脸急急说道:“我们走吧。”说罢也不等另外二女同意,她急急忙忙冲出了书房。

一直冲出书房十几步,闵府小姑还觉得浑身冰冷,她搓了搓手臂,白着脸想道:顾郎,顾郎刚才的样子,好可怕!

送走另外两个小姑后,柳婧把书房门关上。

然后,她转向顾呈。

此刻的顾呈,重新闭上了双眼。阳光下的俊美高雅的青年,脸色苍白如许,脆弱疏离如许。

看着他,柳婧恍惚地想道:真无法想象,不过区区六年,他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六年前的小女孩,之所以屡次捉弄于他,并不止是好玩。她的内心深处,也是想着用这样的方法,来让这个爱慕她的男孩更对她死心塌地的。只是她任性骄纵过了头,把事情弄巧成拙了。

就在柳婧恍惚地盯着顾呈出神时,突然的,顾呈睁开眼来。

他那没有丝毫感情的目光,定定地与柳婧的眼眸对上了。

他这样的眼神盯人时,会有种阴冷的感觉。柳婧连忙移开眼。

她缓步走到他面前,朝着他福了福后,柳婧从袖袋中拿出那卷婚书,她又从衣袖中拿出一块当年他送给她的定情玉佩。

把这两者放在几上,柳婧垂下双眸,轻声说道:“顾家郎君,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如果顾家郎君如果愿意救出我的父亲,柳府会主动向郎君的父母提解除婚约一事。”她顿了顿,把那婚书和玉佩展开来,放在顾呈面前让他过了目后,再收回袖袋中。然后,她抬着头直视于他,“以顾家郎君如今的权势地位,在吴郡这等小地方救一个小商人出牢狱,应是举手之劳。以举手之劳,换婚姻自由,顾家郎君应该庆幸欢喜的。”

因为这些话在柳婧心中过了好几遍,此刻她说起来有条有理,声调也充满了感染力。

柳婧把话说完后,久久都没有听到顾呈的声音。

当下,她抬起头来。

她对上了他的眼。

只是一眼,饶是一直对他敬畏不起来的柳婧,也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她忍着搓暖手臂的冲动,惊道:阿呈他是这怎么了?不过几年而已,他的眼神怎么变得这么让人害怕?

这么一眼后,她自是不敢再直视于他,连忙低着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见顾呈一直不说话,感觉到书房中气氛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柳婧,小心地问道:“顾家郎君,你意下如何?”

又过了一会后,顾呈弦乐声动听到了极点的声音缓慢地传来,“这个交易不错……”

六字一出,柳婧便感到一阵狂喜。这是真正的狂喜,她一个六年没有踏出过闺门的弱质,陡然要以一人之力救出自己有罪证有人证的父亲,心中其实是没有把握的。应该说,那事像块巨石一样,日夜压在她的心头,令得她无论做什么事,也无法开怀。而现在,顾呈说,她所提的这个交易不错。那么,他是答应了吧?那么,她那疼爱她的父亲马上就可以出狱了?她们一家人,马上又可以和以前一样幸福地生活了?

狂喜中,柳婧已无法抑制自己上扬的唇角,无法掩饰自己明亮的眉眼。她双眸微弯,轻而脆地说道:“顾家郎君也觉得不错,那我们就……”

她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向顾呈。可这么一眼,她那狂喜便戛然而止,她那没有说完的话,也再也说不下去!

……这人的眼,怎地如此阴冷?

在柳婧白着脸讷讷地停住呱躁时,顾呈微笑起来,“这个交易虽是不错,然而,却对我没有好处。”他的笑容依然没有到达眼底。

柳婧脸色苍白如纸,“郎君这话,我不明白。”她有点慌了,声音中不自然地带上了几分乞求,“郎君若是恢复自由之身,也可把你心爱之人迎娶回家啊。”

她倒是劝起他来了。

顾呈慢慢伸出手,他端起几上的酒盅,动作高雅,让人赏心悦目地抿了一口酒后,他说道:“嗯?你不明白?”

他的声音慢条斯理,显得很有耐心的样子,“这样说罢。我与你这婚约,于今为止,对我是有好处的……譬如说,陛下心爱的十七公主中意于我,可她这人脾性不好,仗着自己聪明便为所欲为,我实是相不中。而我有婚约在身,公主殿下再是不愿,也只能黯然而退。唔,等我过个几年,瞅着她又顺眼了,也许会与你解去婚约,专心去当个驸马爷。”

一番话说得柳婧脸色一白后,顾呈继续用他那动听到了极点的声音,磁而低寒地说道:“还有,莫右将军之嫡女痴恋于我,明知有我婚约,还有那里侯着。我想呢,过个二年,如果她父亲能升迁成为大将军,那我就与你解去这婚约,娶了她。如果她父亲无法升迁,我这不是有婚约有身吗?累得她空等我几年,也不至于引得世人说我负心薄幸。”

他身子后仰,微笑地看着脸色雪白一片的柳婧,继续说道:“还有这些吴郡女子,知道我有婚约在身后,她们争的也就是一妾之位……若是我与你解了婚约,她们难免不会使下作的手段令我不得不娶。区区商人之女,又怎配嫁我为妻?”

最后一句意有所指的话,再次令得柳婧煞白的脸上飘过一抹被羞辱的痛苦之后,顾呈双手一摊,眉头一挑,真诚地微笑道:“你看,我留着这婚约,对我好处如此之大,又怎会无端端地去解除了?”

他紧盯着柳婧,压低了声音,那扣人心弦的声音,因带着笑,直似自然界最无暇的乐音那么酥麻得人心迷醉,“不过阿婧你也不用不安,我年岁毕竟大了,五年,五年后我一定会与你解去婚约,还你自由之身……”

五年?她现在都十七岁了!再过五年她就是二十二岁。二十二岁的老姑子,还能嫁到好人家吗?他说五年后再与她解去婚约,这不是故意坑人吗?

不对,不对,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她当不当老姑子,而是救出她的父亲!

深吸了一口气,让心底涌出的愤怒和焦虑压下去,柳婧抬头看向顾呈。

她看着他,对上他那苍白贵气的脸,对上他那脸上高雅优美的笑,绞着双手,低声下气地说道:“婚约一事,顾郎既然不想提起,那就不提也罢。”

她退后一步,朝着顾呈盈盈一福,求道:“看在故人的情面上,还请顾郎出面救我父亲出狱。”

不娶她也不放她,放出话来要耽误她五年青春,让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永远也嫁不到好人家……她居然没有气得昏厥?而是这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六年不见,她倒真是能屈能伸了!

顾呈憎恶地闭上眼,他薄唇一动,语气凉薄地说道:“故人?我顾呈与你柳府的谁还有故人之情?”

这句反问何等强硬?已是最直白无情的拒绝了!

柳婧僵在了当地。

这么一会功夫,她先是狂喜过,现在体会到的却是无比的失望,还有,被羞辱后的痛苦。

僵硬地站在那里,柳婧定定地看了顾呈一会,慢慢垂下眸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忖道:先前找不到他时,我也是打算自己救父亲的……现在也用不着这么失望,权当没有遇到这个人吧。

想到这里,她朝着顾呈深深一揖,然后挺直腰背,拿着自己的男子袍服走向屏风后面。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