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二十四章 与顾二的会面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6 来源:哈密岛

路上遇上了这么一个人,柳婧也就也没心思再次逛商场了,她急急忙忙地朝家里走回。一入府门,她便径自寻到母亲,挥退仆人后,柳婧半跪在母亲对面,轻声地说:“母亲,女儿可能会遇上了顾家二郎了。”“什么?”正手工刺绣的柳母手一颤,指尖一疼,却被针刺出血后来。柳一入府门,她便径直寻到母亲,挥退仆人后,柳婧跪坐在母亲对面,低声说道:“母亲,女儿可能遇到了顾家二郎了。”。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路上遇到了这么一个人,柳婧也就没有心思继续逛街了,她急匆匆地朝家里走回。

一入府门,她便径直寻到母亲,挥退仆人后,柳婧跪坐在母亲对面,低声说道:“母亲,女儿可能遇到了顾家二郎了。”

“什么?”正在刺绣的柳母手一颤,指尖一疼,却是被针刺出血来。

柳母顾不得冒血的指尖,抬头看向柳婧,急急地问道:“你说什么?你遇到了顾二郎?”

“仿佛是他。”柳婧垂着眸应了一声。

柳母狂喜地站了起来,她喃喃说道:“居然遇到了顾二郎,居然遇到了顾二郎……难道说苍天开眼了?我们时来运转了?”

柳母欢喜得转来转去了一阵,回头见到女儿端坐在那里,表情凝重,眉头深锁,不由收敛了笑容,不安地问道:“孩子,他,他不愿意么?”

柳婧慢慢抬起头来,她迎上母亲,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孩儿刚跟他说,孩子姓柳,他便脸色不善,待得知我来自阳河县,更是脸色阴沉。孩子当时说不下去了,便匆匆告辞,离去时,他也没有唤住孩儿。”

顿了顿,柳婧说道:“母亲,据今日重逢时,他的表现看来,这人对孩儿成见很深。孩儿想,不如我们以婚书为条件,请他帮忙救出父亲。”

柳婧轻声说道:“他的身边,还伴有闵府的嫡女和另一个美貌小姑。女儿想,他听到只需要救出我父亲,便能解去束缚了他的婚约,一定会欣然同意的。”

听了柳婧的话,柳母却沉吟起来。

在柳母寻思时,柳婧也没有说话,一时之间,这院落里只有风吹树叶的呜咽声不时传来。

直过了好一会,柳母才说道:“婧儿,你忽略了一件事。”

柳婧抬头看向母亲。

柳母对着她说道:“你们定下婚约已然六年,这六年中,他顾府早就辉煌腾达,我们柳府却是一日比一日没落。而现在,你及笄已过一年,按情理,他如果想娶你,一年前就应该前来阳河县求娶。而他不想娶你,一年前,他也应该前来解去婚约。你幼时如此戏弄于他,他们顾府真要解去婚约,不管是你父亲还是我,都会无话可说,可他们一直没有来,这是为什么?”

说到这里,柳母定定地看着女儿,认真地说道:“孩子,你说,那顾家二郎会不会是对你兀自有情?只是他也气不过?”

母亲的意思是说,顾家二郎是对她有情又有恼,所以故意拖着婚约,不愿意前来求娶便宜了自己,也不愿意解去婚约失去自己吧?

柳婧苦笑了一下,她垂眸说道:“无论原因是什么,他如今有权有势,愿意援手,则父亲马上就可出狱。母亲,我马上派人前去探明他的住所,然后,我们带着婚约,去与他谈一谈吧。”

柳母想了想,点头叹道:“也只能这样。不管如何,是得好好谈谈了。”

因有了闵府那一层,再加上那顾郎不曾刻意隐藏行踪,他的住所柳婧很快便探明了。

不过,出发那天,她想了想后,还是对柳母说道:“母亲,由女儿先去吧。女儿办事如果不成,你做长辈地再出面。”

这一阵子,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柳婧处理,柳母做为一个内宅妇人,以前倚赖丈夫惯了,现在女儿可以倚赖,她也渐渐没了主张。听到柳婧这么一说,柳母便点了点头,恩恩连声。

见到母亲同意,柳婧收好婚书,坐上牛车,朝着那顾家郎君住的地方驶去。

顾家郎君所住的地方,就是闵府。闵府做为整个吴郡最大的豪强之一,那府第建得精致而繁华,如顾郎那样享惯了福的洛阳郎君,选择住在闵府,那是情理当中。

一袭男袍的柳婧来到闵府门口,说是要见过洛阳顾郎,本来还以为会被门子拦上了拦,哪知道她刚报出自己名号,那门子便恭敬地笑道:“原来是柳家郎君来了?顾家郎君早就有吩咐了,请,请。”说罢,恭敬地领着她,朝着北边一院落走去。

闵府中布置非常精妙,这般初春时节,本来这江南之地很多树还不曾长上树叶,可这里却郁郁葱葱,这闵府竟是花大价钱移植了一些四季常青的树木,给种了满园。

柳婧一路走来,不时可以看到美貌的婢女在园中穿梭,看到柳婧走来,这些婢女三五成群,有的窃笑,有的则是悄悄指指点点。来到北边那个最美丽的院落外时,她听到一婢女压着声音叫道:“快看快看,那里来了一个俊美的小郎呢。”“啊,真是好俊,可不比顾家郎君差呢。”“可惜是个布衣。”“布衣又怎样?你看他眉目清雅,举止昂昂,定然非池中之物。”在这个‘少女慕少艾,不惜金缕衣’的时代,年少俊美的儒生,还是很吃香的。

面对着婢女们地指点,柳婧眉目微敛,不一会,她便在门子地带领下进了院落。

几个婢女迎了上来,与一路上的婢女不同,这些婢女看到柳婧时,神色不动,只是恭敬地说道:“可是阳河柳郎?”

“正是。”

“顾家郎君有请。”提到顾家郎君时,这几个美丽的婢女脸蛋红红的,看来她们不是不喜爱美少年,而是心有所属。

几女领着柳婧来到一个书房前,一女朝里面说了一句后,柳婧听到那顾郎优美如琴乐的声音从里面低沉地传来,“让他进来。”

“柳家郎君,请。”

“多谢。”柳婧略点了点头,提步踏入台阶,吱呀一声,推开厢房的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书房。

路上见到的那俊美高雅的顾郎,显然刚刚沐浴过,正披散着湿淋淋的墨发,披着一件暗红色的外袍,站在几案奋笔疾书。乌黑的湿发贴在他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上,再配上那暗红的外袍,越发衬处这人高雅不沾世俗烟尘。

柳婧进来的脚步声,显然没有惊动他。直到他把一行字写完了,顾郎才把毛笔放在一侧,抬起卷帛吹干上面的墨,他含笑欣赏了一会后,慢慢放下。

然后,他再头看向柳婧。

对上安静地坐地榻上,眉目微敛,似是神游方外的柳婧,他挑了挑眉,微笑道:“柳兄前来找我,却不知为了何事?”却是开门见山了。

柳婧回过头来。

射入房中的明明暗暗的光线下,她的眸子清润而澄澈,宛如世间最干净的天空。柳婧的眸光时,顾郎先是一怔,转眼,他的脸上浮过一抹嘲讽和憎恶。

他是主人,在他的地盘上,不焚香不上酒,便这般站得笔挺地一开口便问柳婧的来意,那态度中的不喜和不善,已是十分清楚了。更何况,他脸上的嘲讽和憎恶如此分明?

柳婧迅速垂下双眸,轻轻说道:“顾郎可是姓顾名呈,乃顾司马之次子?”

顾郎脸上嘲讽的笑容更明显了,他微笑道:“柳家郎君好眼力!不错,我就是顾呈。”

果然是他!

柳婧的手颤了一下。把她这个动作收入眼底的顾呈,仪态越发高雅了,“柳家郎君有话何不直说?”

柳婧吸了一口气,她抬眸看向他,轻轻说道:“我姓柳,阳河县人氏。”

顾呈打断她的话,“柳兄莫非忘了,昨日你已介绍过自己。”

柳婧没有理会他这含讽带讥的话,径自说道:“我父名柳行舟。”

……这话一出,书房中安静下来。

一阵极致的宁静后,顾呈缓缓说道:“所以呢?柳兄何不一次性把话说完?”

柳婧抬起头来,她的唇有点发白。过了一会后,柳婧轻轻说道:“家父如今入了狱,我想请顾郎援手相助。”

……

顾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眉目带煞地问道:“为何?我为何要援这个手?”

柳婧沉默了,就在顾呈有点不耐烦之时,她慢慢说道:“顾郎本是我柳府之婿……难道不该援手?”她精美的脸虽然雪白,这话却说得恁地清晰有力!

柳婧这话吐出后,顾郎头一仰放声大笑起来。他的大笑声如此响亮,如此嘲讽,隐隐中,甚至透着一种愤怒。这笑声把外面的人都震住了,一时之间,四下一静,只有他的笑声在远远传出。

好一会,顾呈收起笑容。他姿态高雅地走到柳婧对面坐好,道:“我是柳府之婿?”

柳婧抬眼看向他,只是一眼,她便迅速地垂下眸,张着唇,她轻而认真地应道:“难道不是?”

顾呈再次放声一笑。

不过这一次,他只笑了两声便收了声。身子向后一仰,他那过份白皙,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富贵气的脸孔上,带上了一抹冷笑。便这般紧紧的,近乎阴寒的盯着柳婧,他压低了声音,这人的声音本如弦乐般扣人心弦,这般压低,更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嗯?”

他继续说着,声音虽然阴寒,却因过于动听而让人无法不心弦颤动,

“便在半年前,我在豫州之地见过柳文景。那个柳文景,可与柳兄你毫不相似……柳兄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何人?”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