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二十章 再卖消息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5 来源:哈密岛

柳婧想了想自己的才能,她识得字,算得数,还写得左手好隶书。此外,精通五行阴阳历法,擅长于鉴定玉器字画,擅长于喜欢画画,擅长于弹钢琴,鼓瑟,吹箫,会刺绣,懂各类丝绸。要明白,柳婧自幼很聪明,有过目不忘之能,在当地曾是名躁一时之间的神童。十一岁后,父母但是万般压要知道,柳婧自小聪明,有过目不忘之能,在当地曾是名躁一时的神童。十一岁后,父母虽然百般压制。可一本班昭的〈女诫〉,她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能倒背如流。她父亲虽然想拘她的性,可这样成天关着只刺绣看书,也怕闷坏了这个宝贝女儿,便下定决心把女儿朝德才兼备的路上培养。养了这么多年,德似乎有了,才更是早有了。要不是出了这次的事故,说不定她柳婧还能成为第二个班昭呢。。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柳婧想了想自己的才能,她识得字,算得数,还写得一手好隶书。另外,通晓五行阴阳历法,擅长鉴定玉器字画,擅长画画,擅长弹琴,鼓瑟,吹箫,会刺绣,懂各类丝绸。

要知道,柳婧自小聪明,有过目不忘之能,在当地曾是名躁一时的神童。十一岁后,父母虽然百般压制。可一本班昭的〈女诫〉,她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能倒背如流。她父亲虽然想拘她的性,可这样成天关着只刺绣看书,也怕闷坏了这个宝贝女儿,便下定决心把女儿朝德才兼备的路上培养。养了这么多年,德似乎有了,才更是早有了。要不是出了这次的事故,说不定她柳婧还能成为第二个班昭呢。

柳婧想了想,光凭自己识字算数能写一手隶收的才能,到衙门求个文职,都有可能被看中,就算衙门难进,给某个富商做门客,那是简单之极。

可是,门客一天能赚多少金?一个月能赚到三四金也算是收入不错的吧?可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月能赚三四百金的门路啊。

第十天晚上,柳婧在抄完浪荡子们的杂谈后,歪着头想了想:一册上好的**价值百金?这钱可真好赚啊,可惜这事太过羞耻,实是不能为。

转眼她看到另一条又想道:把本朝玉器伪造成先朝玉器,可得利百倍?这个需要有足够多的上等玉器,以及前朝玉器的样本才能做,而且还要有专门的工具,没个二三年只怕出师不了。

这事也不行,她没有那个时间和金钱去做。再则,父亲向来清正,要是知道自己还想靠这种手段来谋利,肯定是宁可死在牢中。

下面还有一条,西南之地暴发疫病,如有才学之士,愿意冒名顶替官府指派的人前往疫区为吏的,李府杨府还有肖府中,愿拿出二千两到五千两的黄金为酬劳,先付三成,在疫区呆留三月后,再支付剩下七成。这条也不行,她还是一家之主呢,离不开。

她看来看去,看到最后暗叹一声,把卷帛给收了起来。

在第二十天,家里的金已所剩无几了。本来,那金上次打点过狱卒后,还剩下三十五两,可这三十五两金,叫柳婧用去了十五两,吴叔和王叔等人又各拿走了十两金做路费,现在的家里,又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了。柳母更是眼巴巴地等着老家卖了宅子和店铺的钱来救急。

不过,柳婧所有的焦虑,在第二十三天晚上,听了浪荡子们的述说后,奇异的消失了。

第二十四天,是个大晴天。

这般年节刚过,太阳光便是有也是泛黄无力的,不过今天的太阳特别明亮特别艳,白晃晃地照在人身上,直让人从头暖到了脚,倒把初春的寒冷全给驱走了。

柳婧这一天,一直闭门不出,直到傍晚时分,她才坐着马车,来到了码头处。

吴郡做为扬州十三郡之一,来往的货运船只特别多,码头处总是一派繁忙。

柳婧的牛车停留了一会后,她眯着眼睛看了看西沉的太阳,斯文地说道:“你在这里侯着,一定要等到我回来了再走。”

“是,大郎。”

走下牛车,朝着西侧码头走去的柳婧,身影平和安静。这种儒生般的清雅,与码头上汗流浃背忙碌着的庶民们显得格格不入,特别是当她出现在一个临时搭建的草棚外面时,就更显得扎眼了。

当下,一个大汉走了过来。他上下打量着柳婧,顺口把嘴里的草茎吐到地上,咧着黄牙问道:“你这书生,跑这里来做甚?”

柳婧中规中矩的朝这大汉一揖后,说道:“还请禀报夏君,阳河县儒生柳文景有大事求见。”

夏公这两字一出,那大汉立刻收起了脸上的漫不经心。凡是在这码头上混的,谁不知道夏君的名号?整个吴郡的浪荡子,谁敢不给夏君三分颜面?

不过,眼前这个文弱儒生来找夏君做甚?而且他要找夏君,不在夏君的居所,跑到这码头上来做甚?

那大汉瞪了柳婧一会后,出于对夏君的敬畏,他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哼哼道:“小子不错呀。行,我这就禀报上去,别怪我提醒你小子,要是你没什么事,却拿夏君开玩笑,那后果你可要想清楚了。”

回答他的,是柳婧再次低头一揖。

那大汉见她态度坚决,叽叽歪歪地转身走了。

约二刻钟不到,那大汉走了过来,“小子,夏君要见你。”

“多谢。”柳婧施了一礼,跟在那大汉的身后,朝着前方走去。

两人朝着前方的草棚走去。

草棚不宽,却很深,柳婧顺着草棚左侧的过道,一直过了四个房间,那大汉才停了下来。这时,他的声音也压低了,整个人都斯文了几分,朝着第五个房间一指,那大汉低声说道:“夏君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多谢。”

柳婧朝大汉致意后,缓步上前,推开简要的木门便走了进去。

竹子和草随意搭成的房间中,一个四十来岁,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把双腿搁放在几上,手里拿着一个卷帛在翻看着。

……这个时代,能读书本身就是一种有身份的象征。所以在柳婧以及大多数时人的心中,读书人都是斯文得体的,像眼前这个大汉,这般动作粗鲁随意,毫不讲究又拿着卷帛看的,算是极为罕见。

一时之间,柳婧还愣了愣。不过她心中有事,很快便收回了情绪,上前一步朝着夏君深深一揖,朗声道:“阳河县儒生柳文景见过夏君。”

夏君放在几上的双腿晃悠晃悠着,他双眼盯着卷帛,眼也不抬一下,“直接说吧,找我什么事?”这人的声线倒是意外的清亮。

柳婧看了他一眼,见这个夏君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里,想了想后,直接说道:“在下无意中听到一个消息,有人将在今晚上对夏君不利……”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夏君已所手中的卷帛啪的一收,他抬起头,一双白珠泛黄,隐带凶厉的眼死死地盯着柳婧。

这样的眼神太骇人,柳婧饶是心里已有准备,见此还是脸白了些。

“你这儒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君倒没有动怒,只是那语气阴森,盯着她的眼睛更如狼一样。

柳婧鼓起勇气直视他的眼睛,尽量心绪平和地说道:“夏君的名号,在下早就听闻。对于你这样的人,我一儒生,不敢戏弄。”

她这话很有说服力。

夏君腿一收,站了起来,他铁塔样的身形如山一样杵在那里,瞪着柳婧,他喝了一声,“说,谁人对我不利!”

这一声喝,宛如闷雷,能让胆小的人腿发软。

柳婧的脸又白了白,她深呼吸几下,垂下眸子避开夏君的目光,努力让自己平和的吐出声音来,“我为求财而来。”柳婧斯文地说道:“这条消息,卖一百金!”

这话一出,夏君咧着大口笑了起来,“真是稀罕事,居然有人跑到我头上赚钱来了。”语气又强硬又不善,让柳婧的脸越发白了。

当下,她勉强笑了笑,最后叹道:“在下也是缺钱……要不是知道夏君仁义又才干过人,这消息在下会让它烂到肚子里去!至于这吴郡码头谁失了货,谁得罪了上面的人生路艰难,又与我这个读书人有甚关系?”

眼前这小白脸儿,自己声音大点都腿打软,可现在这句话,倒是打动他了。

夏君皱起眉头坐回塌上,盯了柳婧一阵后,他手一合,喝道:“拿一百两金过来。”

“是。”一个瘦弱的汉子应了一声,不一会,那人便端了一个托盘进来,那托盘上,十块金碇闪闪地发着光。

所那托盘朝几上一放,夏君示意那人退下后,转向柳婧瞪着,“说!”声如炸雷,过了半天柳婧的耳中还在嗡嗡余响。

柳婧再次深呼吸几把,直到自己的心跳平缓些,才压沉声音说道:“今晚戌时三刻,有一船货从建安郡至此,是夏君接的货吧?”

夏君表情严肃起来,他瞪着铜铃眼,沉声说道:“正是。”

“郎君下面有人想动那批货。听说,那个时候,官府也许有人会过来……”

柳婧虽然说得不太清楚,可这种事,知道这么多已经够了。转头看了一下沙漏,夏君腾地站了起来。他把托盘上朝柳婧一推,瞪着凶厉的眼杀气腾腾地说道:“戌时很快就到了,郎君就不忙着回去。且收好了金,在这草棚上呆到戌时三刻。一切如小郎所说也就罢了,如果你敢虚言诳我……”他的话没有说下去,可那毫不掩饰的凶戾,却比任何的话语还要让人骇怕。

柳婧白着脸接过托盘,一言不发地走到角落的塌几上坐好。在把金收入袖中时,她咬牙想道:今次要是平安回去了,我一定要想个安全的赚钱方式。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