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十六章 柳母的欢喜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5 来源:哈密岛

就在她背心都给冷汗浸满时,那世家公子郎君盯了她几眼后,后转身又走。而这一走,他就也没迟疑,不一会,三人便相继出了常府大门。基本上是一踏出常府大门,柳婧便双脚一软,要也不是她明白现在的还也没摆脱险境,怕是因为虚软而坐倒在地了。这时,一辆马车朝着那世家公子郎君几乎是一踏出常府大门,柳婧便双脚一软,要不是她知道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只怕因为虚软而坐倒在地了。。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就在她背心都给冷汗浸透时,那贵介郎君盯了她一眼后,转身又走。而这一走,他就没有停顿,不一会,三人便先后出了常府大门。

几乎是一踏出常府大门,柳婧便双脚一软,要不是她知道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只怕因为虚软而坐倒在地了。

这时,一辆马车朝着那贵介郎君驶了过来,而那马车的两侧,是八个全副武装的银袍卫,马车中,也有一个伴读打扮的少年,此刻,这些人都在看向他们的主人,等着他上马车。

而大步上前,眼看就要跨上马车的贵介郎君,这时想到了柳婧。

只见他踏上了马车的那条腿收了回来。转过身,他微眯着双眼,高高兴兴地看着猫着腰,正想悄无声息地溜走的柳婧……

柳婧溜都溜出了四五步远,陡然感觉到四下一静,抬头一看,却见众人都在盯着自己,再回头一看,那贵介郎君正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四目相对,他伸出手指朝她勾了勾。

这动作,恁地轻薄!

柳婧低下头,她强掩羞怒恐慌,慢步走到他身前。还不等她开口,贵介郎君已然居高临下地问道:“家在哪里?”

啊?

柳婧抬起头来看向他。

对上她水漾双眸,他淡淡问道:“问你呢,家住哪里?”

“在,在西郊杨树庄……”

吞吞吐吐把家里住址说出来后,柳婧鼓起勇气,低低求道:“我真与常勇一事无关,你……”还没等她说完,一阵马车驶动的声音传来。柳婧抬起头来,却正好对上那贵介郎君坐上马车,拉上车帘的身影。

只是一眼,那车帘一垂,便隔绝了她的视野。一直到那马车离去,柳婧才惊醒道:是了,他放过我了!

这个事实,让她一阵狂喜。狂喜中,为防夜长梦多,柳婧什么也来不及想,身子一转,拔腿就跑!

而她跑了几十步后,从她身边一冲而过的马车中,一阵闷闷的笑声流泄而出。

马车中,听到自家郎君的笑声,那少年好奇地朝柳婧那逃难般的身影看了一眼,转向他问道:“郎君,他是谁呀,居然能令郎君这么欢喜?”

这‘欢喜’两字一出,贵介郎君脸上的笑容便是一僵。他看着外面,声音淡淡地说道:“欢喜?你说反了吧?”他冷冷地说道:“那人呀,与我有仇……那仇简直太深了,令得我这六年里,就没有忘记过。”

顿了顿,他看向那少年,“我自小到大,受到的最大的羞辱,最刻骨的讥讽,便是来自于这人。”少年惊道:“天下间,还有人这般胆大,敢羞辱讥讽于您?”

贵介郎君淡淡一笑,继续说道:“是啊,天下便有这般胆大之人。最可恨的是,这人赢了我之后,羞辱我之后,讥讽我之后,不等我反应过来,便一逃就是六年。她逃了也就罢了,可因那人之故,我从六年前,便……”他顿了顿,干脆不再说下去,而是问道:“你说这恨,深是不深?”

那少年张着嘴,他傻呼呼地看着自家郎君,‘嗬嗬’半天,才愣愣地点头道:“看来这仇是结得深。”

听到这回答,贵介郎君眯着眼睛一声冷笑。

柳婧跑回自家大门外时,一时之间,恍如经过了数月数年,直有隔世之感。

她扶着门框,一边调着气息,一边让自己的心恢复平静。

理顺呼吸后,她暗暗想道:改天一定得求求鬼神,别再让我碰上那人了。

她一个小姑子,生平第一次见到死人,见到刚刚从尸体上砍出来的热淋淋的鲜血,第一次被人用剑架在脖子上,真切地感受到那种死亡将至的恐惧,就是因为那贵介郎君。

这一次,她其实还可以更镇定一点。可这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刻骨铭心。她本是一想到那黑衣首领便仿佛又回到那死亡将至的那近乎窒息的一刻。更何况,她再次遇上这人,恰好是这人在抄家收监之时!

她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恐惧和绝望和羞躁,算是在那人那里品味足了。她现在也不知道要如何避开这命中的魔障。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祭拜鬼神,请它们庇护自己远离那人,庇护柳府早点回到昔日光景。

咬着牙扶着门框,让自己完全冷静后,柳婧大步回了家。

几乎是她一出现在家门口,三妹柳萱便扑了过来。柳婧连忙抱上,小女孩搂着她的颈,格格笑道:“大兄,我要出去玩儿,母亲说,你许了,我才能出去。”

她许了,她才能出去?

母亲这是把家里的权利,正式移交给她了?

柳婧腰背一挺,鼓起刚才被那贵介郎君吓得虚软了的胆气,搂紧妹妹,大步朝里走去。

转眼间,她来到了柳母的房间里,看到还在刺绣的母亲,柳婧把妹妹放在一侧,跪在地上,轻声说道:“母亲,可以去看父亲了。”

柳母抬起了晕花的眼。

她先是看了女儿一阵,过了一会,因过于疲惫,声音哑涩地说道:“你说什么?母亲没有听清。”

不等柳婧重复,她又道:“你说可以去看你父亲了?你王叔跟母亲说过了,那些狱卒都是伸手就要金,一般的铁钱他们瞟也不瞟一眼……哎,这一家子不吃不喝,也应付不了那群老鼠啊。”

柳母自顾自地说了一通,刚低下头去绣了两针,突然明白过来。慢慢的,她涩声说道:“婧儿,你弄到金了?”

柳婧点了点头。

“你赚了多少?赚到了可以去看你父亲的钱了?”见到柳婧点头,完全清醒过来,也实在想不出女儿如何来钱的柳母脸一沉,“我柳府至今,可是没有出过大奸大恶之徒的!”

柳婧连忙叫道:“母亲!”高声唤了一句,令得柳母安静下来后,柳婧认真地说道:“这金来路没有问题。”

她说道:“吴叔不是跟您说过吗?上次我雇的那二十个浪荡子,曾经在各处人多口杂之地听了四十天的是非闲话。我这金,便是从其中一则闲话而来。”

她走到自己的房间,把那册子拿出来,把其中一项指给柳母看了后,耐心地说了自己到了常府后的交涉过程。不过在提到常府被查抄时,她只轻描淡写地说道:“幸好那时女儿已经离开常府了。”

柳母细细地又问了她几句,心下相信了。她翻着那册子,眉开眼笑地说道:“母亲长得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道,这闲杂人等的口角是非中,居然也能生出金子来。”

柳婧笑了笑,从袖中拿出装了一百两金的盒子给柳母。

饶是柳母本已相信,可当她真正看到这一百金时,还是被那金光炫花了眼。要知道,她和一大家子人,日日夜夜做工,累得眼睛都睁不开,腰酸得动也动不了,一日所得,也不过三四枚铁钱。可她聪明能干的女儿一出手,轻轻松松便到手一百金。这是一百两金子啊,这一百两金子,可以让一大家子吃喝一二年,可以让她见到她的夫君,可以让那些狱卒善待她的夫君!

柳母想到激动处,不由哽咽起来。她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失态,便转过脸用袖子拭着眼。

柳婧任由母亲静静的哭泣着。

等到柳母的啜泣声好不容易止息了,柳婧轻声道:“母亲,我们去见父亲吧。”

“是,要见你父亲,见你父亲……”因太过激动,柳母已语无伦次。

因柳母太过激动,足用了近一个时辰,母女二人才打扮好,当然,柳婧还是那么一副男子模样。同时,按照柳婧的要求,她的母亲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裳。因为脸上有伤,她还特意戴了一顶纱帽。

说起衣裳,毕竟柳府也曾富贵过,所以柳母要穿华裳,家里还能找到两件。至于柳婧,她自是穿着那租借来的男子华服。

一出府门,她又租了一辆马车,这才带着两个仆人,赶向监牢。

看着那出现在视野中的监牢,一个仆人凑近柳婧低声说道:“大郎,你说那些狱卒会不会看到我们穿得好,就使劲索要钱财?”

柳婧沉默了一会,轻声回道:“或许会……不过我想,应该是好处更大些。反正在见狱卒时,你们别说话,一切由我处理。”

不一会,马车到了。柳婧先走下马车,然后,她扶着母亲下了马车。

正要闲谈着的几个狱卒,在看到这家人走来时,都是瞬时睁大了眼。这些狱卒,在官吏中是下下等,他们升职的可能性不大,一个个挖空了心思钻营的,便是怎么从犯人和犯人家属身上多得一些钱银。

因此,这些年来,他们早就养成了衣帽识人的功夫。

不过柳婧一家,毕竟曾经富贵,柳婧和戴了纱帽的柳母缓步走来时,那风范十足十的。便是几个仆人,跟在柳父柳母身边多年,也早历练出来了。

几个狱卒把她们看了又看,最后,一个狱卒忍不住迎了出来,问道:“几位这是?”……这小郎君和这戴纱帽的夫人看起来挺不一样的,该不会是哪位贵人家的吧?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