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十五章 要不要投怀送抱

发布时间:2022-06-24 07:52:05 来源:哈密岛

或许是骇到极点,世家公子郎君这句诛心之言一出,柳婧便睁大了泉水般的眸子。她涨红着脸,双目水盈盈地瞪着他,哑声地说:“照郎君这么想来,这常府中便严禁有生意来往,严禁有客人进出了?”她声音沙沙的,“我但是是与常勇做了一笔生意,这一百金是他付出过的酬金她涨红着脸,双目水盈盈地瞪着他,哑声说道:“照郎君这么说来,这常府中便不得有生意来往,不得有客人出入了?”她声音沙沙的,“我不过是与常勇做了一笔生意,这一百金是他付出的酬金罢了。”。


推荐指数:★★★★★
>>《美人温雅》在线阅读>>



也许是骇到极点,贵介郎君这句诛心之言一出,柳婧便睁大了泉水般的眸子。

她涨红着脸,双目水盈盈地瞪着他,哑声说道:“照郎君这么说来,这常府中便不得有生意来往,不得有客人出入了?”她声音沙沙的,“我不过是与常勇做了一笔生意,这一百金是他付出的酬金罢了。”

柳婧刚才那胆怯惶恐的样子也就罢了,她现在这般气肥胆粗的模样,生生地让贵介郎君眯了眼。

他这般眯着眼,一言不发地盯着她,那眸光实是暗沉,实是让柳婧胆战心惊。

可她知道,现在自己是没有退路了。无论如何,便是死,也断不能按照这人的话说下去,断断不能让人以为她是常勇的同伙。

因此,她涨红着脸昂着颈,努力显得俯仰无愧地瞪向他。

两人对视良久。

慢慢的,贵介郎君伸手放上她的眼,他的手指在眉眼间游移着,吐出的声音恁地冰冷,“可会下棋?”

下棋?好好的这人提下棋干嘛?

因这人话题转折得太猛,完全让柳婧意想不到,一时之间,她给问傻了。那双好不容易露出了一点凶光的眼,因为听不懂而显得茫茫的,配上那泉水般的温润澄澈,倒颇有几分可爱。

这种可爱,令得贵介郎君脸更冷了。他咬牙问道:“如今棋艺如何?”

咦,怎么问她如今棋艺如何?难道他以前跟她下过?她的印象中,可不记得自己还识得这般俊又这么狠的人。

见她总是不答,贵介郎君挑了挑眉,冷冷问道:“你不屑说?”

他贵她贱,怎又用到‘不屑’两字了?

强行按住心中的迷惑,柳婧眨着迷糊的眼,老实地回道:“小时候善弈,可有六年没曾碰过棋。”

“为什么?”

“家父家母不许。”

“为何不许?”

柳婧抬眼疑惑地看着追根究底的这人,还是回道:“他们说我太过顽劣。”

这话一出,贵介郎君从鼻中发出了一声冷哼。

正在这时,身后几个脚步声传来,一人叫道:“郎君,常府众人已经锁拿,里外也都抄查完毕。”

贵介郎君头也不回,轻缓地说道:“行了,退下吧。”

“是。”

众人一退。他转向柳婧,盯着她这会又变得煞白的脸,轻缓温柔地说道:“柳家郎君,你与常勇关系不明,且身边有来路不明之财物……跟我走一趟吧。”

跟他走一趟吧!

跟他走一趟吧……

饶是柳婧先前做了很多假设,可当她真正听到这句话时,她还是再次体会到了绝望。这种绝望,便与上次眼前这人把那血淋淋的剑架在她颈项上时的绝望一样。

她怎么能跟他走一趟?

她的父亲还有牢中,她还要设法营救。如果今天她被人刀剑加身走出常府,招摇而过,那以后,就算她证明了清白,给放了出来。还会有谁相信她,愿意与她合作,她还有什么名声去与官府周旋,去救出她那受苦的父亲?

见到柳婧脸色苍白如纸,站也站不稳了,贵介郎君眼中精光四溢。

他慢条斯理地抚着腰间的佩剑,慢条斯理地说道:“柳家郎君如果不想被锁拿,不想被人认出,我这里还有一个建议。”

几乎是他话一吐出,柳婧双眼便亮了,她双眼亮晶晶的,期待的,渴望地看着他,那眸子中神光闪动,生平第一次,贵介郎君明白了那句‘眸子会说话’的含义。

当下,他淡淡一笑,优雅地说道:“柳家郎君可想知道?”

柳婧点了点头。

“大声点!”

“是!还请郎君吩咐!”柳婧是从善如流。

贵介郎君听着她的回答,看着她的表情,慢慢的,他的唇角一弯。他明明脸上带笑,可随着他唇角这一弯,不知怎地,柳婧给生生激出了一个寒颤来。

贵介公子放低声音,他优雅中透着一种恶劣地说道:“我呢……性喜男色。若是柳家郎君自愿投怀送抱,或许我会不让小郎君戴上锁链,也愿意用袍子帮郎君遮去面容。”

说罢,他顿住了。便这么含着笑,姿态从容地看着柳婧。

如他所愿,柳婧的脸再次刷地雪白。不过这一次的雪白之外,隐隐还透出一股羞怒了的潮红。

柳婧羞怒地瞪着他。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让她献身于他么?呸!堂堂男子汉,居然喜欢同样是男人的同性,真是不知羞!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这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女儿身啊。不说别的,自己要是真的对他投怀送抱,以后还有什么面目嫁给别人?

可是,如果自己不依从他,真被这人锁链拿着招摇过市怎么办?她还有父亲要救,还有母亲妹妹要等着她去撑腰。她不能只想着自己,她不能……

贵介郎君迎上了她的眼。她那因为愤怒和羞赧而晶亮生辉的眸子,衬得柳婧整个人有种特别的生气,简直流光四溢。

看着她这模样,贵介郎君双眼眯了眯。然后,他哧笑道:“怎么,怕我要了你的身子?哎,这吴郡遍地贫贱,几无美色。阁下在这里或许是个人物,真到了洛阳长安,不过是下下之姿……本郎君也就是与你玩耍一番罢了,就你?”他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本郎君还不中意呢。”

在柳婧越发瞪大了眼,一脸犹豫不决,一脸羞愤气恼时,贵介郎君先是眯着眼享受地打量了她一阵,再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沙漏,转头说道:“时辰不早了。来人!”

“在。”几个银袍士卒站了出来。

“给柳家郎君戴上锁链,押出常府大门……”

柳婧脸色大白。

几个银袍卫朝着柳婧大步走来。

柳婧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银袍卫,额头上汗如雨下。

贵介郎君神色不动,只是微眯着双眼,享受地看着她的挣扎。

就在那两外银袍卫大步走到柳婧身前,柳婧双眼一闭正准备朝着他冲过去时。那贵介郎君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十分突然,令得柳婧一怔,睁开了双眼。

对上她迷茫的眼,贵介郎君手一挥,示意几个银袍卫退下后,他走上一步,低头把唇凑在柳婧的耳边,他笑了笑后,突然在柳婧颈间一嗅,一个动作令得柳婧僵住后,他在她耳边温柔地说道:“柳郎真香啊……”他双臂收了收,在她腰间搂了搂后,又低笑道:“恩,还这么软软的,几乎就跟女儿家一样的软。哎,可惜你是男儿,如果你是女儿身的话,这么一抱你,我岂不是要把你娶回家了?”语气明明傲慢,明明嫌恶,可他这低笑,这声音,是如此温柔,简直是温柔得近乎呢喃。感觉到他故意凑近她耳边说话所喷出的热气,柳婧不知是羞到了极点,还是愤怒到了极点,一时之间,整个人都僵硬地站在那里,一张脸红得要滴出血来,便是那唇,也紧紧抿着,甚至因抿得太紧,那唇都成一线了。

这样的柳婧,更令得贵介郎君低笑不已。就在他越发凑上前,那唇有意无意地划过她耳际,就在他享受柳婧的僵硬和颤抖,等着她下一个举动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一会,一个银袍卫来到了贵介郎君身后,低声说道:“郎君,那厮到了。”

那士卒声音一落,贵介郎君便慢慢松开了柳婧。他回过看向那银袍卫,皱眉道:“怎来得如此之快?”

那银袍卫一板一眼地回道:“属下也不知。”这个回答显然让贵介郎君不满意,他轻哼一声。吩咐道:“贵客都来了,还在这里耽搁做甚?走吧。”说罢,他把柳婧置之脑后,转身就走。

他走了几步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脚步微顿,回头看向柳婧。

柳婧正低着头,因此,他的目光她没有看到。

可能事情真是紧急,贵介郎君虽然还想耽搁一下,盯了柳婧一眼后,嘴角似笑非笑地一扯,又提步而行。

走着走着,一阵脚步声传来。

他再次回过头去。

这一次,他看到了,他的身后,是亦步亦趋跟来的柳婧。对上他的目光,柳婧微微侧过头去,双眼乱瞟就是不看他。贵介郎君再一瞅,果然,那百两他搜出来的金子,柳婧又给悄悄地拿回去了。

看着跟在自己身后,明显想混出常府的柳婧,贵介郎君不由哧地一笑。

听到他的冷笑声,柳婧汗如雨下。现在,这人只要一句话,便可以把她送入牢房。只要他不允许她跟着离开,她就出不了这大门!

不知不觉中,低着头站在他身后的柳婧已是掌心汗粘粘的一片。

她咬着牙,紧张地想道:求你了,千万不要再为难我了……求求你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