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8章 变卦

发布时间:2021-07-22 18:16:10 来源:哈密岛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贺川柏,这个人的脑子倒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如果多的弯弯绕绕?偏偏一张很普普通通的照片,他居然能联想起到这么多。我狙杀到他身边?我是有多闲,跟他玩狙杀?贺我潜伏到他身边?我是有多闲,跟他玩潜伏?。


推荐指数:★★★★★
>>《情芷于心》在线阅读>>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贺川柏,这个人的脑子倒底是什么做的,怎么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明明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他竟然能联想到这么多。

我潜伏到他身边?我是有多闲,跟他玩潜伏?

贺川柏因为太过愤怒,眼底蕴满血丝,他见我不说话,捏着我肩膀的手加重力度,“说话啊,哑巴了吗?是不是心虚了,没什么好说的了?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和贺文麟怎么会认识?我连你都是刚认识不久,怎么可能认识他?”我的肩膀被他捏得很疼,可我不敢让他松手,怕他变本加厉。

“人证物证据在,你还敢狡辩?”贺川柏突然一松手,把我摔到地上,“老实交待,你们私下还有什么蝇营狗苟的事?”

“什么蝇营狗苟?你说话能不能放尊重点?”我费力地爬起来,“那天是他碰巧遇到我,才救了我。不过是个巧合而已,谁知道会有人拍到,还发给你。拍照的人,才是居心不良吧。”

“碰巧遇到,怎么那么多巧合呢?你出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去做孕检为什么不让梅姐或者小兰陪着?”

“就是个普通孕检而已,没必要兴师动众地找那么多人陪吧。我的包当时被那个人抢走了,手机在包里,我怎么给你打电话?孩子已经没了,你为什么还要怀疑我?到底要我怎样做,你才肯信任我?小兰都招了,说是林歌花钱买通了她,让她出卖我的行踪,所以是林歌指使那男人把我肚中的孩子踹掉的。贺川柏,你为什么不去找林歌问清楚,却来质疑我?”

“林歌买通了小兰?”贺川柏显然不信。

“你要不信,我现在就去把小兰叫醒,当面对质一下。”我下楼来到佣人房,把小兰叫起来。

小兰看到贺川柏生气的模样顿时吓坏了,两条腿颤颤发抖。

我对小兰说:“你把你白天跟我说的话,再跟柏少说一遍吧。”

贺川柏冷着脸看向小兰,等着她说话。

小兰很快地瞄了我一眼,接着对贺川柏低声说:“少夫人威胁我,如果不把林小姐供出来,就打断我的腿,所以我就只好把错误都推到林小姐身上了。”

贺川柏眸色暗了暗,“你的意思是,白芷威胁你,所以你才诬陷林歌?”

小兰点点头,还暗搓搓地看看我,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我没想到这个小兰竟然变了卦,玩起了文字游戏,斥道:“小兰,你什么意思?你白天不是这样说的,你白天说是林小姐给你钱,让你告诉她我的行踪,你这人怎么能出尔反尔呢?”真后悔当时没录音。

小兰脸上露出一副很害怕的表情说道:“少夫人,您就别逼我了,我一个做佣人的,也不容易,只想安安分分地上个班,不想掺合到你们之间的恩怨中。”

“你!好,你有种!”我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贺川柏见我语塞,质问道:“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索性破罐子破摔了,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

掩上门,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这日子过得真是,简直就像电视剧里的宫心计一样。

我刚痛失了我的孩子,没想到我的丈夫不仅不相信我,还怀疑我的忠贞,就连佣人都出尔反尔地算计我。

接下来贺川柏对我越发冷淡,本来我们之间话就少,这件事一出后,话更是一句也没有,甚至他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厌恶了。

可我又无法证明我的清白。

没想到几日后林歌竟然上门来探望我,她来的时候,贺川柏正好也在家里,没来得及出去。

或者说,她是特意赶在贺川柏出门之前来的,反正有小兰在这里做她的内应。

林歌手里提了一盒装有鹿胎膏的滋补礼盒,进屋后递给我,笑着说:“听川柏说你小产了,我特意来看看你。这鹿胎膏是滋补名品,由山药、玉竹、阿胶、人参等名贵中药材做成的,最适合流产后滋养,你可以按照说明书写的,噙化含服就好。”

明明是她设计找人害了我肚中的孩子,却要借口听贺川柏说,真会演戏。

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看也没看便放到了门口的鞋柜上。

她送的东西我可不敢喝,万一喝了一命呜呼了怎么办?

林歌走到我身边坐下,状似亲腻地说道:“别太难过,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孩子没了,等养好身体后,再要就是。”说完还把手搭到我的手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

我像触到了蛇蝎一样,立马甩开,手臂上禁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会关心我的身体?明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贺川柏看到我的动作,面露不悦,责怪道:“林歌好意来探望你,你看你是什么态度?”

我翻了他一眼,没说话。

是啊,林歌是他心里的白月光,而我,是他衣襟上的饭粘子。

人家做什么都是对的,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世界上最恶心的事,就是你看见了一个人虚伪的一面,可是其他人没看见。他们以为她就是表面上的那么美好,然后你就成了其他人眼里的心机婊。

林歌见我不想搭理她,兀自坐了一会儿,也觉得尴尬,站起来对贺川柏说:“川柏,白小姐好像不太欢迎我,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瞧她。”

这个女人,明知道我和贺川柏早已经领证结婚,却总是称呼我“白小姐”,真让人不适。

我看了她一眼,站起来纠正道:“请叫我贺太太好吗,林小姐?我和我先生只要一日没离婚,我就是贺太太,不是白小姐。”

林歌看了看贺川柏,又看了看我,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对不起啊,我总是忘记,下次一定改。”

贺川柏拿起外套和包,说道:“我正好也要出去,一起走吧。”

我也跟了上去,走到门口,把林歌提来的鹿胎膏塞到她里,尽量平心静气地说:“林小姐,这个你还是拿回去留着自己吃吧,我不太爱喝这个,放这儿也是浪费,你的心意我领了。”

林歌瞄了贺川柏一眼,讪讪地说:“白小姐,你这是嫌弃我送的东西不好吗?我拿来的东西,你再让我提回去,没有这样的。”

她说什么也不要,扔到地上,开门就走了。

可我不想欠她的人情,便去厨房柜子里找了个装有燕窝的礼品盒追上去硬塞给她。

她看了看,见是燕窝,装模作样地推让了两次后,便也收下了。

收完后提着礼盒也不走,依旧站在那儿等着贺川柏出来。

我也杵在那里,看着贺川柏和她肩并肩地向外走,两人有说有笑的,那笑容真扎眼。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