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6章 凶手

发布时间:2021-07-22 18:16:10 来源:哈密岛

我左躲右闪,想规避他的脚,苦苦地哀求道:“包给你,别打我,别踢我的肚子,我怀孕了了,帮帮我你!”可那男人像听不懂我的话似的,冷着一张脸,死命地往我的小腹上踹。我本能地我本能地用双手捂住肚子,不让他踢到。。


推荐指数:★★★★★
>>《情芷于心》在线阅读>>



我左躲右闪,想避开他的脚,苦苦乞求道:“包给你,别打我,别踢我的肚子,我怀孕了,求求你!”

可那男人像听不懂我的话似的,冷着一张脸,死命地往我的小腹上踹。

我本能地用双手捂住肚子,不让他踢到。

男人粗暴地扯开我的手臂,又狠狠地踹了我的肚子好几脚,巨大的疼痛让我快要虚脱,忽然感觉身下涌出一大滩热热的东西。

我暗道一声不好,眼泪夺眶而出。

那男人见我的浅色长裤上已经血乎乎的,这才停住手,跳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我倒在路边,挣扎了几次想爬起不,可是徒劳。

想给贺川柏打电话,但是包被刚才那男人抢走了,腹部的疼痛让我几近眩晕。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我耳边焦急地喊道:“白芷,白小姐,你怎么了?”

我抬起眼皮,看到一个面孔陌生的男人,约摸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浓眉墨眸,长相英俊,气质斯文。

我像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似的,朝他伸出手求救道:“救我,求求你送我去医院,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男人点点头,弯下腰将我打横抱起,朝医院大步走去,步伐如风。

我生怕他半路抛下我不管,紧紧地拽住他的手臂不松手。

被送到医院,急救过后,我脱离了危险,可孩子却没保住,要做清宫手术。

清完宫,过了观察期后,我被转移到病房。

躺在病床上,我摸着瘪瘪的肚子,眼泪无声地流出来。

不久之前他(她)还在我的肚子里好好的,现在却离我而去。

身体加心灵的创伤,让我陷入极大的悲伤之中。 

救我的那个男人看我神情不对,对我说:“你动手术的时候,我托人给贺川柏打过电话了,他应该很快就来了。”

我不知道他怎么认识贺川柏的,但还是对他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等我先生来了后,让他把医药费给你。”

男人笑了笑,“都是一家人,医药费就不用了。”

“一家人?”

男人见我疑惑便说:“我是川柏的二哥,贺文麟,之前川柏第一次带你回家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的。”

贺川柏第一次带我去贺府的时候确实一屋子全是人,可那时我是被临时拉去演戏的,本就慌乱,再加上还要应对贺松年和唐绾玉,还有唐丝瑜,没顾得上去辨认在场的人。

我由衷地向他道谢,“真是太谢谢你了二哥,如果不是你,我今天恐怕命都要没了。”

“真不用客气的,只是你最好不要告诉川柏是我救了你。”

“为什么?”我更纳闷了。

贺文麟说:“我和川柏之前有些解不开的误会。”

“什么误会?”

贺文麟极淡地笑了笑,“此事说来话长,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别告诉他是我救了你就好,免得他误会。我先走了,否则等川柏过来,如果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又会多想。”

我虽然纳闷,但还是点头答应了,贺川柏那种脾气,本就眼里容不下沙子,以前看到我和吴青峰多说几句话,都能暴跳如雷的,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

贺文麟又交待了几句便离开了医院。

他走后过了大约一个小时,贺川柏匆匆赶到医院。

看到我躺在病床上,眼底一片冰凉。

我刚要说话,贺川柏冷冷地把我的话堵了回去,“你胆子挺大的,趁我不在,真把孩子解决了,你到底想掩饰什么?”

我明明是被人打流产的,没想到贺川柏竟然误会是我自己主动来流产的。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贺川柏眉眼更冰,“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误会了,我今天是来做孕检的,不是来流产的。我检查完后,在路边等车,有个人骑着摩托车来抢我的包,又来踹我的肚子,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期,孩子就这样被他踹没了。”

原本身体就虚弱,忽然说了这么多话,我有点上不来气。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贺川柏的面色缓和了些。

我从枕头下摸出医药单递给他,“这个给你,如果你还不信的话,可以去问医生。还有,我身上有伤,你自己看看。”说完,我解开病号服,露出肚皮给他看。

肚皮上被那个小偷踹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贺川柏原本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疼惜,他轻轻地帮我扣上衣服,重新盖好被子,脸上闪过一丝阴骘,“那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站在路边等车,那人忽然从我身后蹿出来的,先是拽着我的包把我拽出去好远。我下意识地喊了句抓小偷,他就下来踹我的肚子。我都说了我怀孕了,不让他碰我的肚子,可是他不听,一个劲地踹我的肚子,往死里踹,好疼。”

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我累得气喘吁吁。

贺川柏把手搭在我的肩膀,示意我别说了,“你先养伤,凶手我会找到给你报仇的!”

在医院住了两天,小兰来照顾我的,贺川柏抽空也会来看我一眼。

三天后,贺川柏来接我出院,把车子开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忽然停下。

他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拽出一个人,问我:“那天打你的是他吗?”

我仔细盯着面前这个男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五官平庸,属于扔人堆里难以辨别出来的那种,身材干瘦但有力,头发干枯,手指粗糙。

那天事发得突然,情形也慌乱,我一直被打,没顾得上记那人的相貌,只记得他的眼神很冷,踹人很疼。

这人见我一直盯着他看,忽然抬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胆寒。

“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我记不清他的容貌,却记得这眼神,很冷,是那种麻木又没有感情的冷。

“好!”

贺川柏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只钛合金材质的高尔夫球杆,对准男人的膝盖狠狠地敲下去。

男人痛得嗷嗷直叫,想爬起来跑,可是手和脚被绳子绑得紧紧的,动弹不了,那张原本没有感情的脸疼得呲牙咧嘴的。

贺川柏敲断他两条腿后,又问我:“他踹了你几脚?”

“我记不清了,加起来有八脚?十脚?”

“好。”

贺川柏抬起脚朝他小腹上狠狠踢去,踹了足足有二十脚,他力气本就大,再加上气愤,那小偷疼得口吐白沫,伏在地上快要晕过去了。

贺川柏泄完愤后,捡起扔在地上的高尔夫球杆,对准男人身下的部位,用力敲下去。

“慢着!”我出声制止道。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