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4章 怀孕

发布时间:2021-07-22 18:16:10 来源:哈密岛

屋里后,我看见小玖正蹲在客厅一角玩,林歌陪在一边,语气极温柔如水地跟她说着话,可小玖并不理睬她,自顾自自地给手里的洋娃娃换衣服。我冷冷一笑,怪严禁贺川柏不把小玖带回给我呢我冷笑,怪不得贺川柏不把小玖送回给我呢,原来是打算让林歌和小玖培养感情,看样子这个家换女主人是迟早的事了。。


推荐指数:★★★★★
>>《情芷于心》在线阅读>>



进屋后,我看到小玖正蹲在客厅一角玩,林歌陪在一边,语气极温柔地跟她说着话,可小玖并不搭理她,自顾自地给手里的洋娃娃换衣服。

我冷笑,怪不得贺川柏不把小玖送回给我呢,原来是打算让林歌和小玖培养感情,看样子这个家换女主人是迟早的事了。  

我走到小玖面前,轻声喊道:“小玖。”

小玖抬头看到我,愣了一下,随即扔掉手里的洋娃娃扑到我怀里,委屈巴巴地说:“妈妈妈妈,你怎么才来看我?”说完眼泪就流了出来。

林歌站起来,看了看梅姐,笑着对我说:“白小姐,你女儿好乖啊,不哭也不闹,自己一个人很会玩。”

我没理她,抱起小玖走到梅姐身边对她说:“梅姐,我要带小玖走。我离不开她,你也是做妈妈的人,能理解母女分离的感受对吗?”

梅姐点点头,脸上却露出很为难的表情,“可是柏少那边,我不好交差。”

“我给他打个电话吧。”我掏出手机给贺川柏打电话,电话响了几声没人接,应该是在忙,我给他发了个信息。

发完后对梅姐说:“我跟贺川柏说过了,他应该不会怪你了。”

梅姐还要说什么,但看了看林歌又忍住了。

我管不了太多,抱起小玖就走。

走出去没多久,林歌追了上来。

没有外人在场,她也不用装了,直接说道:“白芷,你要走就走得远一点,别被贺川柏找到。打着孩子的名义一会走一会来的,故意在他面前刷存在感呢?”

我反感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和贺川柏还没离婚呢,只要我们一天不离婚,这个家我就有来的权利,你好像无权干涉吧?”

“他又不爱你,你为什么拖着不离婚?”

我越发反感,“你以为他爱的就是你吗?他爱的确实是林歌,但不是你这个林歌,而是死去的林歌。你虽然和她长得像,但你不是她。否则贺川柏当初就直接和你领证,而不是和我了。”

“死去的林歌?”林歌并不惊讶,只是重复了一遍我的话,见我看她,才故意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也就是说她知道林歌已死这件事?

林歌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随即由吃惊变成了愤怒,“白芷你什么意思?怎么红口白牙地诅咒人呢?我明明活得好好的,怎么就死了?”

她明显是在用愤怒掩饰什么。

我冷笑道:“是啊你活得好好,我也没有诅咒你。我说的是那个林歌,又没说你,你激动什么呢?虽然你们俩长得像,但气质和眼神差太多了。你也别得意的太早,其实你和我一样,都是个冒牌货而已。不,你还不如我,我至少有个孩子能和贺川柏牵连到一起,你什么都没有,只是挂了个林歌的名而已!”

我也是被她惹急了,一口气把所有秘密都倒出来了,只是真林歌,假林歌的,把我自己都绕晕了。

林歌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了,“白小姐,你是不是气傻了?胡言乱语什么?你凭什么说我不是林歌?你有证据吗?”

证据?我愣住了。

我对死去的林歌一无所知,对面前的这个林歌也一无所知,哪来的证据?一切全凭我自己猜测。

林歌冷笑,从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我,“你自己看看,我是不是林歌?如假包换的林歌。”

我看到林歌的名字,再往下看到“海市”二字,刚要继续看下去,林歌一把夺过去,得意地说:“这回你总信了吧?”

“那你说说,你和贺川柏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之前听唐绾玉说过林歌是三、四年前去世的,也就说两人肯定认识不止三、四年。

林歌笑道:“我之前受过一次重伤,所有的记忆都失去了。”

“这个借口好,失去记忆了,说话做事甚至性格都不一样也情有可原,就不怕露馅了。”

林歌急了,“你这人怎么这么胡搅蛮缠呢?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

“你没必要急于向我求证什么,反正我们两人是两个对立面,简言之就是‘情敌’。不对,我是贺川柏的妻子,你是插足我们家庭的小三。”

林歌并不饶人,“我和贺川柏是相爱的恋人,你才是插足我们感情的小三。”

小玖忽然说道:“妈妈,我饿了,我想吃饭。”

我对林歌说:“好了,我不想跟你做无谓的争吵了,我女儿饿了,我要带她去吃饭了。”

林歌还要说什么,我没理她,抱着小玖推开她,锵锵地走了。

带小玖回我妈家过了几天,我妈见我总不回去,疑心我是不是和贺川柏吵架了?

我怕她多心,只好又回到“幸福苑”的旧家。

打开门看到房间里摆了一水的新家具,沙发茶几冰箱洗衣机电视机一应俱全,厨房里也配备了成套的灶具和锅碗瓢盆,甚至米面油盐都买好了。

我纳闷了,我自己并没有订这些东西,到底是谁送来的呢?

打电话问我妈,她也不知情。

更不会是吴青峰,他现在穷得跟鬼一样,没钱买这些东西,也没那个好心。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是贺川柏,或者是他安排手下人做的。

可我不想给他打电话确认。

带着小玖去楼下超市买了点蔬菜和鸡翅,给小玖做她最爱的红烧鸡翅吃。

回到家把大米洗净入锅蒸上后,我开始做鸡翅。

打开火,把油熬热,往里放了花椒爆锅时,我的胃里忽然泛起一股恶心。

我急忙关上火,对着垃圾桶干呕了好一会儿,可是并没吐出什么来。

再开火,闻到油烟味还是想吐,我只好找个口罩戴上勉强给小玖把鸡翅红烧好。

出锅后,盛出来给小玖吃,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我也夹了一个,可是刚把鸡翅递到嘴边,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这次我再也忍不住了,对着垃圾桶大吐特吐起来。

小玖吓哭了,过来拍着我的后背问道:“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朝她摆摆手,去卫生间漱口。

刚到卫生间,听到手机铃响,我嘴里满是呕吐的脏物,就没管。

漱完口刷了个牙后,感觉清爽多了。

回来看到小玖拿着电话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对着手机话筒哭道:“妈妈生病了,吐得好厉害,小玖好害怕……”

这孩子竟然会接电话了,我问她要电话,她不给。

我坐到她旁边问:“小玖,你在跟谁说话呢?”

小玖回道:“爸爸啊。”

“哪个爸爸?”

“新爸爸。”

我一听是贺川柏,便对小玖说:“把电话挂了。”

小玖撅着嘴不肯挂,见我要夺,她便抱着手机跑到卧室去说了,还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这孩子,人小鬼大的。

我也不管她,继续吃饭,勉强吃了几口白饭,鸡翅却是连闻都不能闻。

今天是怎么了?我和小玖吃的都是一样的食物,她没事,我却吐了,难不成是怀孕了?

我仔细算了算日子,例假好像推迟了大半个月,自打爸爸去世后我就过得浑浑噩噩的,连例假推迟都没注意。

只是我和贺川柏统共就做过两次,每次他都会采取避孕措施,为什么我还会怀孕呢?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