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3章 拿捏

发布时间:2021-07-22 18:16:10 来源:哈密岛

我被闹醒了,下意识地我以为是贺川柏来找我了,所以之后我两次离开家远走,他都是迅速地找登门来。我穿好衣服去打开门,打开门前还特地对着镜子拢了拢头发。走到门口时,我故意地拉下我穿好衣服去开门,开门前还特意对着镜子拢了拢头发。。


推荐指数:★★★★★
>>《情芷于心》在线阅读>>



我被吵醒了,下意识地以为是贺川柏来找我了,因为之前我两次离家出走,他都是很快地找上门来。

我穿好衣服去开门,开门前还特意对着镜子拢了拢头发。

走到门口时,我故意拉下脸,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不是贺川柏,而是一个西装革履戴金丝眼镜的男人,是贺川柏的助理程城。

也是,贺川柏现在正和林歌春宵一度呢,哪有闲功夫搭理我?

因为之前我爸办丧事时,一直都是程城在帮忙打理,所以我对他心存感激,客气地让他进屋。

程城不进来,站在门外极有礼貌地对我说:“贺总让我接您回家。”

接我回家?

我在心里冷笑,方才撵着我走,这会儿又派人来接我回去,到底想唱哪一出?还嫌侮辱我侮辱得不够吗?

我对程城说:“不好意思,程特助,我没法跟你回去。请你转告贺总,感谢他之前对我的帮助,现在我爸已经去世了,他也找到了他的心头之爱,我和他的婚姻也没有存续下去的必要了。等哪天他有时间了,抽空和我去办下离婚手续吧。”

程城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这话您还是亲自对贺总说吧,贺总给我的任务就是接您回家。他说了,如果接不到您的话,就让我受处分。”

这个贺川柏还真会拿捏我,明知道他来接我的话,我肯定不跟他走,所以就派了程城,知道我不好意思拒绝他。

我为难地说:“程特助,也不是我故意为难你,而是那个家容不下我。”

程城意会,“您是说林小姐的事吧?今天中午我随贺总去应酬,对方是官场中人,酒量很大,我和贺总都喝多了。在酒店大厅里正好遇到了林小姐,是她送贺总回的家,贺总还吐了她一身。”程城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了,看向我欲言又止,“下面的事情,您都知道了,贺总和林小姐其实没什么的,不像您想象的那样。”

贺川柏吐了林歌一身?所以贺川柏邀请林歌去家里洗澡,然后正巧被我看到她裹着浴巾。她洗完后,贺川柏又进去洗,看在我眼里,就成了两人要做那种事。

偏偏林歌还故意把话往那方面引,就是想让我误会,让我生气离开贺川柏,她好趁虚而入? 

可是,如果贺川柏和林歌真没有什么猫腻的话,她怎么敢对我那么放肆?

程城见我不语,继续说:“贺总现在就在楼下等您和玖小姐,您看……”

我知道程城为什么这样说,他是在暗示我:我走之后,贺川柏就随着来了,他接下来并没有和林歌做什么不轨之事?

这个贺川柏真是把我的心思揣摩得透透的,知道他来解释我肯定不信,所以就让程城来解释。

只是,凭什么他贺川柏让我走,我就走,让我回,我就回?我为什么要被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一次两次的,我受够了这种没有尊严的日子。

我对程城说:“不好意思,程特助,您还是请回吧。如果贺总问起,就告诉他,我想静静,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关系。”

程城见劝我没用,又不能强行带走我,只好离开。

程城离开没多久,贺川柏又上来了。

我从猫眼里看到是他,任由他敲破门就是不给开。

没想到这人竟然拿出钥匙开门,也不知哪来的钥匙,我只好把门打开。

贺川柏进来,看到屋里家徒四壁,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顿时面露不悦,“这地方要什么没什么,怎么住人?”

我没说话,仔细嗅了嗅,果然闻到他身上除了沐浴露的味道,还有一股子酒味,看样子程城没说谎,贺川柏确实喝酒了。

贺川柏目光落到垃圾桶里,看到里面放着的外卖盒子,脸色更难看了,“你竟然给小玖吃外卖?你自己吃就罢了,为什么要给小玖吃?吃坏了肚子怎么办?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听他这样说,气不打一处来,“我恶毒?你竟然说我恶毒?行,林歌善良,那你找她去啊!”

“你胡说什么?别胡乱转移话题!”

小玖听到贺川柏的声音,从卧室里跑出来,看到贺川柏就朝他怀里扑,奶声奶气地喊:“爸爸,你怎么才来接我们?妈妈在路上都哭了。”

贺川柏睨了我一眼,我别过脸去,不让他看。

贺川柏蹲下去抱起小玖,柔声问她:“小玖,你是跟爸爸回家,还是留下来陪妈妈?”

小玖拧着小眉头,看看我,再看看贺川柏,“我想跟爸爸和妈妈在一起。”

贺川柏再看向我时,眉宇间颇有些得意之色,“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觉得还是彼此给对方留一点空间,冷静一下比较好。说实话,我觉得我们俩人之间相差太多,互相也不了解,在一起不太合适,不妨趁此机会重新考虑一下关系。”

贺川柏脸上蕴出一层薄怒,“你前夫的事解决了,你父亲也去世了,所以你觉得以后用不着我了,就想过河拆桥?真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明明是他自己没有界限感,却要把错误推到我身上。

家里那么多房间,那么多浴室,为什么他非要和林歌共用一个浴室?他的床,我都不曾睡过,那个林歌竟然在上面又躺又跳的。  

我和吴青峰之前只说了几句话,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而他呢,和林歌只裹着浴巾在房间里,又扶又抱又摸腰的,怎么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今天是被我遇着了,如果我没遇着呢,接下来两个人会不会擦枪走火?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脱成那样,能忍住才怪呢。

我越想越气愤,“贺先生,虽然我和你是形婚,但请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和别的男人裹着浴巾同处一室,还搂搂抱抱的,被你遇到你会怎么样?”

“我是我,你是你。我定性强,你就不同了!”

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平民点灯。

我不想跟他打嘴架,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塞到贺川柏手里,“之前你帮我爸续的医疗费没用完,退回来一些,还有唐小姐以前给我的钱,这些钱我都存到这张卡里了,密码是小玖的生日。至于我爸治病花掉的那些钱,等我回头赚了钱慢慢还你,利息按照行情付给你。”

贺川柏接过那张银行卡看都没看,直接扔进垃圾桶里了,眉眼一片冰凉,咬着后牙说道:“行,你有种,别后悔!”说完便抱着小玖离开了。

他走后,我捡起那张卡,卡片上沾了油渍,我用纸巾仔细擦净,放回包里,等哪天再还给他。

原以为晚上小玖得闹着找我,贺川柏也会把小玖送来,可是并没有。

小玖不来,我又想她,担心她,一颗心想得跟猫抓似的。

想打电话给贺川柏家里的佣人问问她有没有哭,有没有闹着找我,可是又怕梅姐和小兰会多嘴告诉贺川柏,只能狠下心不打。

第二天、第三天贺川柏都没给我打电话,也没把小玖送来,我再也撑不住了,趁贺川柏白天不在家之际跑到望江苑去看望小玖。

梅姐来开的门,看到我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笑,笑得我心里毛毛的。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