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9章 迷途之子(一)

发布时间:2021-07-22 14:14:14 来源:哈密岛

祖文在马背上旗号打瞌睡,企图再一次玻璃窗这巡查工作找到了答案。萨米村了巡查工作过百遍,除了被莫皮欧杀掉的女人是最主要的怀疑对象之外,其余的看出来都太普普通通了,不像是他要找的萨米村已经巡查过百遍,除了被莫拉里克杀死的女人是最主要的怀疑对象之外,其余的看起来都太普通了,不像是他要找的人。祖文深深恨着这个人,不光是杀死他的嫌疑对象,同样也因为他诱惑了他妹妹,如果他有一天能得偿所愿,莫拉里克势必活不长久。。


推荐指数:★★★★★
>>《风烛焰》在线阅读>>



祖文在马背上打着瞌睡,试图再一次透过这巡查找到答案。

萨米村已经巡查过百遍,除了被莫拉里克杀死的女人是最主要的怀疑对象之外,其余的看起来都太普通了,不像是他要找的人。祖文深深恨着这个人,不光是杀死他的嫌疑对象,同样也因为他诱惑了他妹妹,如果他有一天能得偿所愿,莫拉里克势必活不长久。

早上,他又一大早出门,他的那匹马已经对每天好不间歇的巡查感到疲惫,好像这家伙也跟人一样,会将往日的烦恼集聚于心,还没出门,它便放出十分不耐烦的嘶声。祖文瞪了它一眼,只见对方圆滚滚的眼珠子胡乱一转,好像也回应了他一下。这让祖文感到更加毛躁,他不知道这世界究竟还有谁能是他足以相信的人,或者牲畜,或者不伦不类的东西……

尽管他对马生有气愤,但他知道做什么都无以改变它,只要让它吃饱喝足,接着有力气奔跑就行了。但祖文自己就不一样了,他从昨夜就深思,同时脑子里还依旧回复着那位神秘的老人带他面见陛下时的影像,确实,这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但是,事情确实真真正正的发生了,而且没有一分令人怀疑的余地。

很显然,那老人在国王面前替他还有他的父亲说了许多好话,只不过他并没有想到父亲原来还有这么好的一个朋友,大概是最初为官时所认识的,而且对方也说正因为敬佩他父亲的为人,所以才愿意这样帮他。但是问及他的身份,他却只说不便明说,意思里是说父亲可能不大喜欢接受这样的恩惠。而由祖文来完成这项任务,显然是更加正当,也能让他接受的。这一切都在陛下的见证下进行,他此时对这项任务是一门心思,毫无置疑了。

可是,一回想整件事到现在几乎毫无进展,祖文就觉得有些惭愧了。惭愧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找到,而是说他本怀着一个十分可能的想法,但是却没有尽力去做。骑马来到村子边缘,在那远方的朝阳之下,是绵延无边的绿海,绿海层层叠叠,如同起了浪涛一般,令人甚为生畏。

他一踢马腹,很快从坡上溜了下去,回头看看,黄色的土坡上几乎俨然成了一处废墟,他不想这样,所以他必须去做。

刚进到森林的边缘,丛生的树木便将阳光完整地遮蔽了,尽管他能看到叶片间依稀闪烁的光辉。一眼看去,灌木缭绕的森林宛如另一个世界,尤其是在他长久没有进来之后,感觉上似乎是将恐惧在原本的阴影上再次覆盖了一层。而他不想承认他恐惧这里,但是他的确害怕,尤其是被许多比他高大,而且还压着他的感觉。

沿着河流地带林子覆盖比较稀疏,他们曾经就是借着河流的指引来到这里,尽管中途中断过几次,但因为生活所需,并且也是因为行路方便,他们只能在尽可能维持原本的方向感的前提下沿着河流顺行。而他此次也是做此考虑的,无论那掌控魔法的人有多强大,倘若他是人的话,他就需要水源;倘若他在森林中居住的话,那么河流边就是他最合适的居住场所。

祖文于是改换了原来的路线,打算按照河流顺行。

这条河流的主线较宽,尤其是到了萨米村落的地带,那里因有人居住而变化的相当平坦。在河流的上游,则很快出现了分支。祖文确定宽阔的那一条分支是他们曾经到来的路径,而旁边的那条细小的,不知怎的,给人感觉好像更加神秘,或许顺着这条路线向上寻找,就能找到那个“魔人”。

于是,马腹侧踢,马儿很快迎着水流向上走去。

随着他们由森林不断深入,这条溪流先后经过了好几种的地块。从最初与河流交汇时产生的泥滩,杂草丛生,马蹄也容易陷进去;而后泥土渐渐稀少,沙子逐渐增多,道路崎岖完全影响了马的速度;接着,当沙子消失,巨大的岩石开始裸露出来,他下了马,沿着河流的起始方向走去。由于流水的冲击使得巨石中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凹陷,在粼粼水光中颤抖。祖文忍不住喝了几口溪水,他的马也是如此。祖文意识到,在没有任何危险的前提下,这块地方是如此的沁人心脾。

恍惚间他觉得,这里可能就是那个人藏匿自己的地方,然而当他环绕一圈看去之后,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

这都是因为他这些日子苦苦寻找的结果,过于期待美梦成真让他几乎成了幻想狂,好像每一次他一回头就能看到一个人在古怪地玩弄着一些他没见过的把戏。然后,他的剑向他的肩膀上一搭,对方便情愿跟他走了。

可这种想法太过天真,祖文曾极力想去抑制,可是幻想该到来时还会来,只有他晃晃脑袋之后,才会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现实中。

水流在不断收缩,当他看到眼前的山崖时,他开始迷惘了,泉水正中断与此处,周围树木阴森的不行。没有理想的地方,没有任何惹人怀疑的地方,祖文心绪一坠,眉头一紧,忽然觉得傻子才会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居住,当然,他需要水源——

祖文仰头望了望那巨石山崖,周围隆起的沟壑,茫茫的树丛,默默觉得还是需要从这一带周围搜查一下才行,无论对方是何等神圣,也避免不了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信心十足了,于是,他将马栓到了溪流边的树上。缰绳绑的较松,可以让它随便吃点草或喝点泉水,至于他所要去的地方,他相信这匹马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先想到了这块地方的周围是否有足以藏身的山洞,毕竟山洞对祖文而言,不需要搭造,有天然的屏障,即便不是作为长久居住的理想之所,也一定足以作为一个临时据点。于是他顺着边上的山坡爬上石头,却发觉周围并没有可疑的地方,唯一出现的空洞就是那个涌出泉水的地方,在这巨石之上,还有更高的地方,但足以构成山洞的岩石几乎没有,都郁郁葱葱的被树木包庇了下来,没有一丝缺口。

那么,地洞呢?可能会有这种可能,对于所有可居住的地方来说,这个是足够隐蔽的了,但一想到这里,他又觉得心发酸,要把整个森林中覆盖草木的地方都搜查一遍,他肯定这一定能找到结果,不过又不能十分确定这个人会隐藏于地下,毕竟这太玄了。

另一个合理的想法就是使用森林中原有的材料所搭建的草棚,这种模式在他们曾经经历的路上也见了很多,并且,强壮的人从他们稀散的独居中抢了许多东西。尽管他们仍旧有人的长相,却没有人的智慧,也一样不会说话。就算能空叫唤几声,但在饥肠辘辘的洛克伐人的大军覆盖之下,最后剩下的几乎都是“白骨”——当然,他不能肯定洛克伐的行进之中会将所有接触到的活物都吃掉,但他可以保证至少有那么几例,他们吃掉了身边死掉的同伴,那么不是同伴的其他人类,想必并不在话下。

那么,祖文决定从溪流的左边开始找寻。

当他迈开第一步开始,他就有些反悔了,因为眼前是一片灌木丛覆盖的林区,这些灌木有半人高,而且在山坡上覆盖十分平坦,丝毫分不出这个地方与那个地方能有什么区别。在这些灌木的覆盖之上,则一根根升起一些杂乱无章的树木,它们的枝条从树根处便已经十分葱郁,在没有人的修剪之下,下面与上面的树冠几乎没有任何区别。这本不是他的错误,他觉得倘若他选择由右边开始,也一定会获得相同的结果,毕竟这属于统一地带,唯一的差异不过是被溪流分割而已。

走过一段灌木丛之后,山坡渐渐陡峭,他几乎可以从山坡上望见山谷之下的东西,从那块山谷中,他看到了一些不同于山坡上的景致,尽管也是郁郁葱葱,但在那平地之上,似乎没有巨大的树木被打扰,而且,他很希望能从那里找到能够隐蔽一个人的地方,至少应该会有一丝线索存在。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