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4章 生死边缘

发布时间:2021-07-22 14:14:13 来源:哈密岛

兰卡尽量避免质地疏松了一下筋骨,想起自己可能会是被一个噩梦困恼,然后,他睁开眼睛眼睛,看见的却但是他那藕断丝连的身体。他所以也没那么傻,始终以来他对现实但是梦分的很清,虽然有他应该没有那么傻,一直以来他对现实还是梦分的很清,尽管有时候死亡的幻觉会让他感受到一般人难以感受到的东西,这感觉或许有些许奇怪,但并不是那些虚幻的东西。如此说来,其实梦也是发生在现实身边,对于不可解释的问题,若是能看作是梦,问题往往就会变得简单。。


推荐指数:★★★★★
>>《风烛焰》在线阅读>>



兰卡尽量疏松了一下筋骨,想到自己可能是被一个噩梦困扰,接着,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还是他那藕断丝连的身体。

他应该没有那么傻,一直以来他对现实还是梦分的很清,尽管有时候死亡的幻觉会让他感受到一般人难以感受到的东西,这感觉或许有些许奇怪,但并不是那些虚幻的东西。如此说来,其实梦也是发生在现实身边,对于不可解释的问题,若是能看作是梦,问题往往就会变得简单。

那么,也就是说除了梦之外,其余的就都是现实了。

兰卡期望透过这种想法来寻找慰藉,寻找困惑的根源,但目前的状态并没有做梦做上一个月那么好受,毕竟他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剧痛,忍受着生命的苍白。就算他的未来还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他也不觉得忍受这一段时间就很容易。身体肿胀之处令他既疼痛,又发痒,他真想用匕首向那上面刺几刀,看是不是能把所有臃肿的东西释放出来。

贝拉德在没有天明之前就出去了,后来又随着阳光的降下而步入山洞,他的手中拿着一些不知从哪里采摘来的五颜六色的果子,接着,在他的面前用力啃起来。他看见他坚硬而泛黄的大牙在果子上行进的样子,总是既有点想看又有点不想看。

在伤养好之前他吃不到这些东西,贝拉德自己也并没有吃什么好东西,假设有某种好东西的话,他也不会知道。兰卡出生之后,除了人奶好喝之外,别的吃的都没有什么诱惑力,可唯独那个味道,他却还不记得了。可以想象,贝拉德会认为只要他吃肉会令他感觉失落或是悲哀?兰卡不这样认为。他手里攥着一颗看起来尤其坚硬的果子,接着用石块磕碎,果子裂成了三块,然后乳白色的液汁流了出来。兰卡可怜巴巴地望着那些液汁流向他撒尿的地方,心里再复杂不过了,只那么一次,他产生的想法是想趴下来舔一舔……

贝拉德将一片大叶子铺在地上,然后将一部分留下来的液体倒在上面,然后折成漏斗的形状,接着将他的嘴掰开,然后灌了进来。兰卡一边充满感动,一边疼痛,一边体会着这玩意儿的味道,却丝毫感觉不出。其他感觉或是压制了他的味觉,也有可能伤痕彻底毁坏了他的味觉,总之,这东西喝起来就跟水一样。后来的事验证了他并没有失去味觉,因为他这一次尝试的东西带有令人作呕的味道,可为了填饱肚子,他还是尽可能喝下了。

吃饱喝足之后,他以为贝拉德会跟他聊一些事情,尽管他现在不会说话,他也不愿意对方闷着,然而他却并没有,当他将一切打理妥当之后便很快出去了。他只望见那个宽阔的背影消失在洞口,却根本想象不出他这一天里怎么会这么忙。

于是,枯燥的山洞中又剩下他自己了。

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一股气,让他本身就已经膨胀的够呛的身体更加肿胀了。他的想法很好,兰卡觉得,贝拉德将他放在这样一块倾斜的草甸上,他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自己排泄,他可以仰靠在背后的草甸上,这也可以为贝拉德自己腾出更多的时间来躲避着他。说不出任何原因,当兰卡一点点看到他的眼神,那眼神总是让人不知不觉想象到失望的这个词。的确,他是有理由失望的,不过兰卡觉得那不过只是让他失去了两顿饭的肉食而已。真正承受痛苦的是他,他甚至连责怪他的力气都没有!

兰卡在心中呼喊一通,然后不得已伤心起来。他真希望自己现在能有力气跟对方大吵一架,问问他把事情搞得那么离奇古怪到底是为什么;问问他真的那么简单将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扔在林子里到底有没有错;问他是否知道自己为了一件从未做过的小事儿而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可是这又能怎样呢?这些都不过是他单纯的想象而已。

泪眼朦胧了这个洞中世界,在阳光的渲染下,一些五颜六色的东西飘进了洞里面。当他大张眼睛之后,发现这些又都不见了,这不过都是眼泪的影子而已。在那模糊之中,山洞是黑的,洞口处则是另一个世界。

明明只是一层层空气而已,而他知道这道路途难以逾越。

洞里的空气变得清凉了,自从那堆火熄灭之后就一直这样,如今,清晨的凉还变得不同于夜晚的凉,他感觉风寒快要将他击透,但他的皮肤依旧在灼烧着,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可这就是事实,没有任何需要质疑的。

兰卡的眼睛被风丝轻轻地洗礼了一下,又在山洞的墙壁上发起了呆,这个地方,与他梦中所处的小木屋,感觉上有着天差地别。就算是排除他自身的感觉也是这样。他仔细沿着洞口向看过来,接着,又像这山洞的深处看去。一眼看起来好像是自然形成的,可是实际上在某些地方总让他有些奇怪,但他说不清在哪里。他尽可能思考究竟导致他的疑惑的是什么,在一转念之间,他忽然想起了小木屋里面的花纹,然后,他又看了看山洞的墙壁——

的确,不管那墙壁是用什么东西雕刻的,他确实发现了开凿的痕迹!

然而到底是谁建造了这里呢?兰卡没有触摸过这些墙壁,也没有击打过任何岩石,况且他现在也没有任何能力这样做。而光凭眼睛去看,那些构成岩壁的岩石就相当坚硬,而岩石越是坚硬,通过击碎或打磨出来的东西就越是光滑。他为自己过去的记忆而感觉到满意,没想到这发现可以用在这里。

他知道洛克伐有锻造钢铁的技术,他父亲以及卫兵手中的剑,他们厨房中用来切割的菜刀,以及他偷偷带在身边的匕首,都是由这种东西所致。如果说某些人拥有这些工具,当然足以开凿这个山洞,但是这周围只有萨米人,他们并没有这样的工具。那么,贝拉德呢?难道他藏有这样的东西?难道这个山洞都是他一手开凿的?

这的确令人难以想象,而那些墙壁上坑坑洼洼的地方在经历很长的时间之后已经被磨的圆滑了不少,甚至有一些地方让他感觉好像是有液体在流,但那液滴却始终没有垂下来。这再一次让兰卡困惑了,他感觉钢铁可能也开凿不出这样的洞穴。

关于这个洞穴的主人,兰卡知道这个话题对他毫无用处,可他还是忍不住会想,他再用眼睛仔细地看着那些凹进去的地方,又得出了两个奇妙的结论:一个是某个人用泥土糊上去,然后泥土凝固成了岩石;第二个可能则是某个人用手指抠出来的,这样就足以解释为何这些小地方如此类似,不像自然产生的。

可是现在——他成功的将一个问题扩展到两个问题了,兰卡啧啧地用嘴叫着,一阵疼痛涌来,他真为自己的思想感到惊诧。

贝拉德又回来了,可能是中午,根据时间的推算也可能是下午。兰卡一下子变注意到了洞口那带着满身疲惫的他,看来他这一天应该走了不少的路,也可能狩猎了不少的东西。但是,当他进来之后,兰卡却没发现他拿着任何东西。

他有可能出去玩了,兰卡自开玩笑,曾经的悲哀似乎已经不在,当贝拉德那悲哀的面容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知道这悲哀已经转到了对方身上。而进来之后,他几乎一眼也没有瞧过他,便一个人走进洞穴,然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这让他心伤不少,又一个谜题出现,又一次需要他自己来寻找答案。但不知为何,兰卡却不想再想什么了,因为他感觉这一切跟他在外面遇到的事情有关,他的表情跟早上的感觉完全不同,他没必要将对方的哀伤追加到自己的身上,贝拉德不像那种会怜悯他伤痕的人。

一段时间之后,他出来了,他将手中拿着的那根长手杖放在身边,然后坐在兰卡身前,从口袋中掏出一些干叶子,然后在石板上用木槌捣碎。他知道对方可能要再次揭开他身上裸露的伤疤了,但他并没有反抗。

当做完全身之后,他的目光变得突然严峻起来,静静地对视着他。不知为何,这目光让兰卡想起了梦中那个行刺他的人的眼神,此时,它们是如此的相似。

整个下午,他都没有出去,他们也没有吃任何东西。兰卡一直在为眼前的迷惑寻找着近似的解释,最终,他得到了一个近似的答案,他可能失去了某个很重要的东西。但对于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来说,他还会失去什么呢?一些价值连城的宝贝?一只猎物逃脱了他的手中?还是他遭遇了难以抗拒的野兽差点丢了命?兰卡感觉这些都不像,这眼神看起来更让人心酸,就好像失去了母亲的兰卡一样……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