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0章 续亡

发布时间:2021-07-22 14:14:13 来源:哈密岛

随着一阵头疼,兰卡从幽暗中醒过来,转向步入一片灰暗的世界中。他俯卧于一块草地上面,而身体并也没摆出光滑平整的样子,不是——更恰当的时间的说——是被地乱的摊在了地上。但兰卡并他不知道是不是那根树枝将自己遇难的信息传给了贝拉德,总之,他得为此深深感谢对方。而那根树枝,已经不在他的身边。兰卡将身体下半身无力地扭转过来,发觉自己腰部有几点出现了深深的刺痛感,这是怎么回事?他意识到大概是由于自己被某株植物刺伤了,毕竟他当时没有任何防备,而且……。


推荐指数:★★★★★
>>《风烛焰》在线阅读>>



随着一阵头痛,兰卡从黑暗中醒来,转而进入一片灰暗的世界中。他平躺于一块草地上面,而身体并没有摆出平整的样子,而是——更恰当的说——是被胡乱的摊在了地上。但兰卡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花了一段时间将事情的原委想清楚,并试探性地看看周围。环境已然改变,看来我获救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那根树枝将自己遇难的信息传给了贝拉德,总之,他得为此深深感谢对方。而那根树枝,已经不在他的身边。兰卡将身体下半身无力地扭转过来,发觉自己腰部有几点出现了深深的刺痛感,这是怎么回事?他意识到大概是由于自己被某株植物刺伤了,毕竟他当时没有任何防备,而且……

一刹那,他抛弃了自己的这些想法。周围天色已经暗淡下来,而他……却在这夜幕就要降临的时候感觉到一种说不清的诡异。这里并不像贝拉德的那个洞穴所在地,那么这里究竟是哪?一种慌乱由心而生。这时的他当然想要站起来,但身体好像更加无力。一天来他只在溪边喝了一些水,而现在的他除了肚子空空,只剩想撒尿而已。

当然,如果说恐惧的话,他心里还有。不过鉴于他脑部受到了冲击,于是对这种感觉也表现的并不敏感了。好像死神在又一次试验他一样,他知道这样想很可笑,每一次临近死亡的时候的感觉都是那么真切……

兰卡从地上奢求站起,不料他刚刚将两只手支在地上,就听到了一股十分强烈的嘶吼声,接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就出现在了他眼前。他身体自然酥软了,接着缓慢地躺在了地上,好像只要自己表现的神不知鬼不觉的这条野兽就不知道他还活着一样。

不过,兰卡还在诧异这东西没有吃他的理由,难道它真的只是个食草动物?

随着夜幕降临得越来越快,他在见过野兽还在身旁的时候已经有些不敢睁眼,但借着眼睛缝隙所看见的残余事物,他发觉对方的群体在一点点增多。

它们的爪子在草丛中走动,带着不一样的步调,吼出不一样的声音,有的还发出一些稚嫩的撕咬,而这撕咬的对象显然不是他。兰卡这样想象着这些野兽聚集的群体在他的身边“荡来荡去”,他的神经也时时刻刻都在紧绷。稍有一丝奇怪的响动,他就会紧张不已。偶尔,他还会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口一阵刺痛,以为有谁在他的身上咬上了一口。

他为自己对自己的恐吓感到羞耻,不过,即使他现在理性地去想,恐怕也拿不出任何主意来。继续跑吗?兰卡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声张自己大胆的法子,但真正效果怎样,其实他已经试过了。而那时他还有一些精力呢……

这些怪物留给他的恐惧时间很长,这让兰卡觉得很气愤。先是对他的玩弄,接着又用这种疑似“监禁”的手段来折磨他。他不知道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它们在等待着什么。此时的他纵有想要弄清事情真相的念头,却也没有类似的心态,他的心时刻紧绷,臆想着它们会用怎样的方式将他撕成碎片。

在冥冥的黑暗中传来一阵奇怪的噪音,兰卡不知道来了什么,周围也逐渐静谧下来。当然,这个时候,兰卡最希望来的是贝拉德,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接着,他的面部感觉到一丝湿润,粗糙的感觉让他发觉好像这野兽正在用舌头舔舐他的面颊。他一睁开眼,正是如此,而这个黑影看起来也与记忆中的不同,或者是对方的非一般的体形将他吓得无法注意到其它的部分……

兰卡鼻子酸了一下,对方的口水从他的脸上淤积,他不小心咳嗽了一下。接着,就是一阵狂躁的恐吓声。

他吓得肢体就快麻痹,即使不算麻痹,那无力的感觉也是从未有过的。在这时,他已经不再盼望任何东西了,这个巨兽在围绕他绕圈,同时似乎在用自己的声音与群落里的其它野兽通话。那是一种让人一听便觉得浑身颤抖的感觉,这种感觉无需找寻任何理由,仿佛天性就会导致他有这种反应——

在他的下体之间,他感觉一股热流流出……但此时的羞愧感并不能抵消他的慌乱与恐惧,他甚至发觉自己已经不知恐惧到底为何物。

那只巨兽在他的身体正中停了下来,却并没有停下嘶吼,反而在刚刚的一刹那,那种声音变得更加野性。现在,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狂吠,兰卡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生生挤碎了一般。他自己也发出了一阵嚎叫声——亦或是无力的呻吟?

他被衔在了巨兽的嘴中,至少他感觉上正是如此。原本已经近乎消亡的意识现在好像又回来了,不过,这意识却在现在告诉他:身体已经被焚毁了。

这不仅仅是兰卡的大脑在这样痛诉,而他的肢体也变得麻木而僵硬。想象中,当他被挑在贝拉德的肩膀上时,他已经觉得身体受到了足够的摧残。可现在他终于知道,与当前的感觉比起来,贝拉德对他的所作所为该有多么温柔……

他知道自己快死了,眼下,他的姿态颇有“人仰马翻”的造势,腰部彻底扭断,他已不知道究竟哪里是深深的刺痛、哪里是彻底的麻痹、哪里是半麻痹,而又是哪里诞生了此生最大的无望。

他奇怪于这种无望还会让他留下眼泪,还是说因伤痛而四处泛血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了。在这种事态的压制之下,他恍然觉得在这短暂的时间中,他也要将自己的一生细细回味一遍,即便疼痛总是让他不得专心,而身体上时时在下流的液体令他深深担忧——

它要将他带到何处?兰卡没觉得这只野兽有吃掉他的念头,也并没有感知到周围有其它的野兽跟从,仿佛在这个时候,他成了这只野兽私有的东西。大概这是只有首领才会有的待遇吧?但对他来讲,真正的原因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他最终的命运差别无非就是被大口或小口吞掉而已。

至于它们,兰卡不觉得依赖他们的体形会给自己剩下任何一根骨头……

野兽叼着他走了一段上坡路,兰卡感觉身体在瑟瑟发抖,并且随着一股致命般的震颤,他们就向高处行进了。他的双手双脚很自然地垂下,生硬地从各种灌木或杂草丛中扫过,有时,他的腿部也会突然拌在某个莫名的物体上,接着那只野兽又将他咬紧,然后头向上一翘,兰卡的身体便整个被抖飞了一般,觉得任何刺痛都无法与现在的状况相比。

他以为自己的意识会渐渐淡薄,而事实上,他总在伤痛和晕眩之间徘徊。死神似乎并没有打算很快的夺走他的性命,鉴于先前野兽将他玩的很欢心,他觉得或许死神也有此种癖好。人在濒死时总是百感交集,无望和痛苦只是各种情绪中的一小部分,对他而言,还有对这一生的各种嘲笑、各种侮蔑、以及附加个人幻想的深切的悲哀。

在这途中,兰卡不知自己昏睡了几次。无论昏了几次,他总会被接着的一个动作折腾醒,当他感觉自己生命力异于常人的时候,他的头一昏,便整个的又要睡了过去。

在这怪兽口中的时光是及其漫长的,兰卡庆幸过自己并没有闻到这家伙口中的臭气,最终,他发现这种气味不过是被他身体上的血腥味所掩盖了,或者,他的鼻子一吸,血液就一下子呛了进去,伴随着一阵不由自主的挣扎,他只觉得精神恍惚,再一吸气脑子几乎就要爆炸了似的——

总之,一切都功亏一篑了。兰卡在这最终的时刻最后想到了自己前来执行的任务,去抓一只小兔子……接着,不由任何控制的他便涌出来一阵心酸,整个思想就都因这阵酸楚而断裂了。

他没觉得这是他不会遭遇的情况,对此他也想的很清楚,然而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总是让人显得那么难以接受。以后还好,这还是第一次。而这第一次——大概已经代表了没有以后了。兰卡接着最后的思维深深地为自己自哀,无论是出于任务的完成与否、遭遇的“千载难逢”,实际都已经无关痛痒,真正让他觉得沉痛的是,他曾经暗示过自己的希望最终毁于一旦。

而这种最终的结局,大概多日之前就已经发生在了家人的脑海中,现在,这种悲惨早就被他们转化成了记忆,任其肆意抹杀……

兰卡将眼睛紧紧闭上,依旧觉得自己眼里渗出的是血泪而非真正的血水,伴随着沉甸甸的冲击,最终,兰卡发觉暂时已经有了一些回缓的时间。这个怪兽停住了,还是他已经丧失对一切的感觉了?

周围已经变得漆黑一片,他能听到的是一些奇怪的鸣叫和来自自然界中各种虫子所发出的闷响,这些声音在他的脑袋中不断撕扯,进而又混合出了一些未曾听过的声音,这声音毛躁、迂回,不断冲击着他深藏于大脑深处的一部分。接着,他发觉自己在巨兽的嘴里滑了下来,正在下落,但兰卡感觉不到任何支撑点,即便他的手脚并不是伤痛的所在地,他仍旧没办法任意使用它们。他顺着掉下来的趋势翻滚了一下,但他身体所触及之地却是空空——

一瞬间,他终于好像明白了什么,但一切显然都已为时已晚,借助山势,兰卡像一包裹着碎肉的袋子一样,松散且无奈地从山坡上翻滚而下。

天空星光乍现,然而在这之前,他的眼睛早已磨灭了光辉,似乎再也看不到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