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8章 猖狂的悲哀(一)

发布时间:2021-07-22 14:14:12 来源:哈密岛

在经一段时间的暂短交流后,兰卡填饱了肚子,他们之间也互相深入了解了一些。他明白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叫贝拉德,而他将自己梦里的一切说他。贝拉德说他那梦里的自己与他都贝拉德说他那梦里的自己与他都不是真正的他们,兰卡自然知道这一点,但对方一直让他试图从其它地方来理解这个问题,他却始终想不出来了。另外他还告诉了他自己的手臂被梦中的“贝拉德”刺伤了,然而伤口还在,他则大大吃惊了一把,声明自己从没做过这种事。。


推荐指数:★★★★★
>>《风烛焰》在线阅读>>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短暂交流之后,兰卡填饱了肚子,他们之间也相互了解了一些。他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叫贝拉德,而他将自己梦中的一切告诉他。

贝拉德说他那梦里的自己与他都不是真正的他们,兰卡自然知道这一点,但对方一直让他试图从其它地方来理解这个问题,他却始终想不出来了。另外他还告诉了他自己的手臂被梦中的“贝拉德”刺伤了,然而伤口还在,他则大大吃惊了一把,声明自己从没做过这种事。

兰卡以为他能为他解决所有答案,却没想到就在这几个问题上,他就解决不了了。他开始为自己稀里糊涂地答应对方后悔了,当他问对方究竟他的使命是什么的时候,他只给出了一句话“拯救这个世界”。

事情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如果他足够认真的话,他肯定会被这句话深深地击中,然后很快破碎,曾经懵懂的他或许会为这件事心潮澎湃,而现在他也知道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要拯救世界?他该拿什么来拯救世界?这让他迷茫了,而且这个世界有什么问题?他又说不清了。

最终,兰卡得到了一个答案,这不是他自己在卖弄聪明,而是:问题和答案都需要他自己来找!

他的脸上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表情,在他两度面临死亡的时候也并没有这样,就好像那张脸是由两个灵魂相争而出现的扭曲模样。

“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兰卡再一度问道。

“假如我知道的话,我势必会毫不迟疑地修正它,然而我并不清楚。我只了解其中的一部分,而且我也确定不了这些知识与最终的答案是否有关。怎么样?你想要放弃吗?”

“不,我并没有想要放弃。”他说道,依旧感觉自己很尴尬,“在这之前我都已经放弃了家庭,从你的口中我似乎已经被困在那棵树一个月之久了……”

“从我的眼中,不会有错。因此你可能比我更了解问题的关键。”

“可是,我已经将我所见都为你描述了,你不是也没有弄明白么?”

“没错……看来我们陷入了僵局。”

“是啊。”兰卡将双膝置于两只手的盘和之中,“如果这个世界跟人的一条性命那么简单,我想只要保持它活下来就可以了,只是……”

“不!”他兴奋地说道,“这是个好想法,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能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么?”

“不需要,你马上跟我来!”

就这样,兰卡跟着贝拉德从山洞中出来。虽然距离有些远,他们还是安然到了一条山谷,山崖横亘在山谷的上头,下面有微小溪流挤出。

“水源在一点点减少,不过我们至少还可以生存。”贝拉德说道,然后从身边折了一根树枝,然后递给他,“在你学习一些东西之前最主要的是填饱肚子,去抓一些矮脚兔吧。”

“矮脚兔?”他问。

“就是你刚刚吃的。”

兰卡胸中再一次涌出一阵食欲,不过他对手中的这根树枝有些疑惑,相比这根树枝他更想要贝拉德手中那根光滑而沉重的手杖,那个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相当有杀伤力。

“你比我想象中要聪明,兰卡,我相信你不用我提醒也一样可以解决。”

他将树枝携带在身上,然后看了看谷底高长的草丛。

“狩猎完成之后再回到这里就可以了,在太阳落山之前。”贝拉德刚说完,然后便转身向山领的另一边走去。兰卡拿着手中的树枝,抖擞着树叶,真不知道这东西究竟能干什么,最多,最多也只能当一只扇子扇扇凉罢了。

这件事若从另一个方面看,这根树枝可能是一个误导。矮脚兔的个头不大,即便他手中的那块肉是从兔身上割下来的一块,他也几乎可以保证这一点。假如他正在与它争斗,然后用树枝给兔子瘙痒,兰卡可以想到贝拉德会在背后看个痛快,那足以解决他长久以来孤独而闷闷不乐的状态不是吗?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吧,这个树枝是个诱饵。兰卡用鼻子闻了闻,没感觉有任何不同之处,况且这周围这样的树枝不少,只有溪水边的茅草丛中没有,而除却中央的细流,外部的沙子都已经显露出来。在有巨石铺垫的地方沙子并不厚,但草丛的地方就不一样了,好像下面有深深的一层泥土。

兰卡跪在地上痛快地喝了几口泉水,然后四处搜索矮脚兔的藏身之处。

随着日头日渐高照,他知道现在该是中午了,但在溪水旁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热度。按照贝拉德先前视线所及的地方,矮脚兔大概就在前面的那个方向出没,然而它们会在草丛簇拥的地方,还是草丛稀少的地方呢?它们会居住在什么地方呢,如果是山洞或地洞的话,他该怎么去抓呢?这只是想法,若要抓住它们还得他亲自去探访才行。

谷底平坦的草坪并不多,只是那么长长的一条,对整个山谷而言,它们就是藏匿在深沟之中的柔软毛发,丝毫没有危险。他不知道第一次贝拉德会分配给他怎样的任务,而他心里想事情应该不会太简单。可能在山岭的另一边,有更多的兔群聚集。

这个念头只存在他心中那么一会儿,这一会儿过去之后,他就全然那不顾地向前走了,好像很快就将自己的目的忘记了似的,光是寻找着可能在森林中遇到的各种挑战。大概是想借此证明他的聪明吧?

他拨开挡在身边碍手碍脚的灌木,长长的树枝不停地在空中抖动,扫过他的皮肤,有一些还带着伤人的毛刺,很轻易便在他的胳膊上划上了一条红红的印记。到达山岭之后他简单地看了看下方,然后又毫无顾忌的向下走。一边用手中的树枝拨开比较细小的干扰,一边抓住灌木中粗大的部分以免自己真的滑下去。这里树木也同小个子的植株一样从地面就将枝干铺展开来,只不过树木的叶子要比其它植物深得多,几只怪异的飞虫飞过,偶尔覆盖在树枝间的蛛网也会蒙上他的脸颊,他发觉自己出汗了,不知是累的还是为未知的脚下感觉到心惊胆战。

好在山算不得十分陡峭,且在下坡路走了一会儿之后,他就顺利来到了谷底。到达这里他才发现原来这里本身比想象中要宽阔得多,在密布的草野之上,泥土的气味夹带着地表的腐烂叶子气味一起散发出来,这让他不知不觉地开始关注起了脚下,那些游刃于土地之中的东西,对他来说可能也是另一种威胁。

他对此表现的小心翼翼,而这里的情况也更令他满意。假如说矮脚兔聪明的话,它肯定会选择这块更加浓密的地方隐藏自己。而动物不像人类喜欢总是喜欢在外界展现自己,这一点大概与它们没有聪明的大脑有关。

兰卡向周围环望了一圈,感觉自己依旧被密密麻麻的植物包围着,刚才从山坡上看到的一切令他形成了错觉,误以为这那表面的“平坦”是属于地面本身的“平坦”,其实,这里的状况比山坡上好不了许多,而且站在这里,似乎更难以发现自己所要寻找的猎物了。

即便是他无心看到了一只猎物,他也无法跟着对方从地面上窜来窜去,深深的灌木形成了一道自然屏障,兰卡说不清自己下面应该往哪里走。

他忽然明白了自己跟自己战斗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对于他而言,这既是一个好的选择,也是一个坏的选择。完成任务并没有这么简单,他想到自己是否会因为捕猎不到任何东西而被惩罚不许吃晚餐呢?但是他在那棵树之中一个月什么也不吃不是也没什么事吗?他想,一个晚上没有丝毫问题。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