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0章 千亦,是叶晓溪的孩子

发布时间:2021-06-11 14:27:57 来源:哈密岛

讯问室内。昏黄的灯光放佛正随着人的呼吸而跃动,偏偏了是第二次坐在这里,叶晓溪却倍感比第一次更为孤独无助,所以这一次也没人再替她撑起塌下的天了。过度依赖惯了,竟意外发现变回原昏黄的灯光仿佛正随着人的呼吸而跳动,明明已经是第二次坐在这里,叶晓溪却感到比第一次更加无助,因为这次没有人再替她撑起塌下的天了。。


推荐指数:★★★★★
>>《二婚总裁不矜持》在线阅读>>



审讯室内。

昏黄的灯光仿佛正随着人的呼吸而跳动,明明已经是第二次坐在这里,叶晓溪却感到比第一次更加无助,因为这次没有人再替她撑起塌下的天了。

依赖惯了,竟发现变回原来的自己如此困难。

上瘾是一种玄妙的东西,像柳茹夫妻,因为毒品上瘾葬送了一生。可是那么骄傲的自己啊,怎么败在了依赖上瘾?她模模糊糊地想着,真白痴啊。

还是要靠自己。她小声嘟哝着。

“你说什么?”坐在桌前的警察心念一动,这个女人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现在突然的嘟哝一时间让他们有些无措。

叶晓溪茫然地看了眼前面的警察,又低回了头。

两个警察无奈地对视,又相继摇头,走出了审讯室,最后离开的那个警察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叶晓溪说,“你去找家人保释自己吧。”

找谁呢?江映寒?不,他不会的。叶晓溪自嘲得笑笑,能怎么样呢。

空无一人的审讯室里,又是另一种光景。

那是孤寂。

像是石子投入空井,毫无回应毫无波澜。

叶晓溪蜷缩在椅子上,所有的坚强碎成了渣。只有一个人时,她才会卸下所有的面具和心防。

坐在冷硬的椅子上,她感觉自己的内心更加冰冷,她的头上唯有灯光,而灯光远远不能温暖一个人。

“嘎吱——”门开了,走进来的是警察,“门口有死者家属知道公司负责人在这里,吵闹着要让你偿命。”

叶晓溪刚刚强打起的精神在这一刻崩塌了,她有点害怕,却不敢表现,怕别人抓到她的痛处威逼她。

“没事的。”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哪怕没人救你,你也会过得很好,你会完美地解决这件事……

还没等她催眠完,外面又进来了人,她不报任何希望地抬起头,迎面的竟是她朝思暮想的高大身影,叶晓溪的泪不由自主地涌下来,可她还大大地睁着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受了惊的兔子。

江映寒心下某处柔软似被触动,原本假装的怒目而视瞬间崩盘瓦解。他温柔得向她伸出手来,“跟我走吧。”

叶晓溪听话得起身,然而与其说听话,不如说是麻木。江映寒看着棱角渐渐被打磨的叶晓溪,内心隐隐作痛。

叶晓溪跟着江映寒走出了审讯室,外面是正在交涉的韩旭。

“……我们刚刚通过官司解决了他们的离婚问题……对,这笔钱并不是要做逃亡的资本……这个建筑是陈阳还在的时候承包的,与我的委托人毫无关系……”

叶晓溪听着韩旭平和而有理有据的声音,渐渐清醒过来,不再因为害怕而一直躲避,甚至对着警方和韩旭都笑了笑,看起来风轻云淡,

江映寒却在因为她的倔强心疼着。

“都结束了,”江映寒轻轻在她耳边说道,“还有我在。”

叶晓溪压下内心因为感激或因为爱而掀起的滔天巨浪,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谢谢您,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

“我一直在。”江映寒全然不顾她在撇清关系,“只要我还在你就只能是我的……”

叶晓溪涨红了脸,禁不住想要骂他。

江映寒却突然接着一转,“……儿子的移动血库。”

叶晓溪:“……”

江映寒得意的笑,状甚猖狂。

在警局的角落里,陈阳和曼冬正探讨着什么,气氛诡异狰狞。

“阿阳,这样自爆家底真的好吗?会不会最后引到我们头上?”曼冬忧心忡忡地问。

“哼,她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我估计啊,很快江映寒那个臭小子就该玩腻她了。到时候这些疯狂的死者家属,可就不知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了。”陈阳阴狠地说道。

曼冬看着陈阳仿若附着寒霜的脸,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保释结束后,叶晓溪恼怒得拒绝了江映寒把她送回家的好意,自己打车去了医院。

回到医院,小佟紧张得上看下看,拍着胸口说:“总算是回来了啊!可担心死我了。”

叶晓溪看着小佟真诚的笑靥,内心充满了温暖,“我没事的,谢谢你了。”

“哎呀客气什么啦!”小佟摆摆手说,“对了,你和江映寒什么关系啊,我看他今天带着那个薛小姐来医院,一直在监察室哄着。我和他说你的事,他又去哄了很久才离开。你可别吃亏啊……诶晓溪你怎么了?”

叶晓溪白了脸,“没……没事。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家了啊。”

“怎么不舒服了啊,那你先回家吧,有事给我发微信啊。”小佟懊恼地说。

叶晓溪不知道自己回应了她什么,只知道自己浑浑噩噩的回了家。

原来自己永远都是那个见不得人的小三,哪怕是江映寒再上心,自己也不过就是曼冬的命运吧。

心里像是包裹了一层厚重的冰,刚刚融化一层,就又冻住一层,难以摆脱。

韩旭和江映寒还留在警局,韩旭交给江映寒一摞资料,“千亦,果然不是薛程程的孩子。”

江映寒尽管有了心里准备,还是忍不住瞳孔一缩,“是……谁的?”

韩旭忍着笑,“叶晓溪。”

意料之中,江映寒又恢复了那个处变不惊的样子,嘴角噙着笑,再看到韩旭也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脸色一变。“你……这么高兴?”

韩旭被江映寒身上突然爆发的威压吓得一颤,“没有没有,我不是替您庆幸呢吗!这孩子,是叶晓溪的,总比是别人的好。”

江映寒哼了一声,“薛程程那女人是怎么瞒住我们的耳目的?”

韩旭正了正神色,说道,“她在外地假孕,我们看不出来端倪,她连找中介都未经过自己的手,怎么能不隐秘呢?何况没出现叶晓溪之前,我们都没有质疑千亦是不是她生的。”

江映寒点点头,“那陈阳从中做了什么?”

韩旭不屑地道,“像陈阳这样的人我还真没见过,偷偷给未婚妻留下‘代.孕可以赚钱’的线索,然后通过与薛程程手下的人交接,赚取中介费,最后他竟然还吞了叶晓溪代.孕的钱,可怜叶晓溪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很快,韩旭感觉到江映寒又开始冷气外放,为了不让自己结冰,他选择岔开话题,“咳,千亦确定是你的儿子无疑,薛程程那个女人那夜应该是取了你的蝌蚪宝宝,然后用了什么技术保存下来了,咳。”

江映寒不知自己该喜该怒,“她既然敢骗我,也是个有胆力有点小聪明的女人。让她进了我江家的门,还不得把这个家搅得鸡犬不宁!”

韩旭抹了把汗,趁着江映寒的怒气还没释放到他的身上,连忙借故离开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