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夙怨恩仇录VIP

类型:仙侠标签: 勇猛 连载中
简介:

一个普普通通的场面引发出了一段三十年前的恩怨情仇。门派相争,强者生存;阴谋相斗,义者被害。事事相争总难休,冤冤相报何时了?自此,江湖步入了一个波澜起伏的年代。 宿怨恩仇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老者的话语不免让少年感到脊背一阵阴凉。他想,我刚到此地未识一人,他怎么会认识我呢?难道他什么都知道?很快地,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不可能认识我,他一定是在故弄玄虚。想到这里,少年又回头望了一望,不过什么也没有看到,老者早已消失。。

点评:

创建:2021-07-22 09:03:19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探秘无忧谷 更新时间:2021-07-22

长虹刀的消失了完全是徐正南指使,因为闻听此言,她不由得冷冷一笑道:“是啊,长虹刀消失了了,可事情显然还也没完。这不,长虹刀又会出现了。”徐正南可无瑕顾忌这些,但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已低着头在屋中来回踱着。见徐正南也没回话,萧遥如又道:“长虹刀在二你道沈心如为何愿意把赵琳嫁于徐啸天?她这样做也是有多番考虑的。把赵琳嫁进徐家堡,一来可以借助徐家堡的声望巩固明月阁在江湖中的地位。再者,她希望能够借此解开心中疑团。可是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清楚地认识到长虹刀并不在徐家堡,看来二十年前徐正南并没有说谎。沈心如一直以为二十年前的那个阴谋多少都与徐正南有关,都是徐正南暗中所为,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获得这些信息之后,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了。为了置身事外,好处于主动,她才做了上面的那番决定。。...

精彩情节

  “三位小姐可真有闲情逸致呀!居然找到了这么一个风景优美,繁花似锦的地方。”

  繁星点点兆乾坤皓月凄凄祭冤魂望长路漫漫谱尽多少离歌看长剑飘飘斩断恩怨几何……江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在茶饭间得以传播的。因此,酒馆和客栈便成了信息最为集中的所在。但凡有人想打听什么消息,特别是关于名门望族的,他首先想到的必是去酒馆坐一坐,去客栈走一走。江湖中人多豪放不羁,三杯两盏过后,心中自然是憋不住事的,这时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会一股脑儿倒出来。这便是酒馆、客栈甚至青楼能在江湖上百业兴隆,世代长存的原因所在了。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也正是从这信息汇聚之地开始的“徐堡主这次可真是出手阔绰呀!”瘦高个将酒杯往桌上一放,回手边抹嘴边笑着道,“五湖四海的都被请了个遍。”对坐的络腮胡子紧跟着道:“那可不,这么大的场面,俺还是第一次见呢。”“徐堡主是当今武林泰斗,为其子定亲自然不是小事,江湖上哪个不会给他三分薄面?”书生将折扇在胸前摇了一摇。接着道,“况且这是一个将徐啸天推给世人的绝佳机会,他怎肯错过?”瘦高个抢着道:“是啊是啊!听说域外也有很多高手会应约而来呢!听说新娘是明月阁的千金,可漂亮了!”“我管他徐家堡明月阁,反正与我们无关。”一直未说话的红唇不耐烦地道。瘦高个急着道:“怎么能说没关系呢?那么多武林豪杰……”络腮胡子兴奋地抢过话茬,道:“老二说的对,这么壮观的场面,俺还没见过呢!”“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清楚?”红唇没好气地指着瘦高个笑骂道,“漂亮不漂亮与你有关系吗?我看借你十个胆你也不敢碰吧?”这时书生又笑着道:“武林人士都到齐了,顺路过去看看也无妨。”“就是就是!趁此机会和武林人士沟通沟通也未尝不可,老四,你说呢?”瘦高个附和着笑道。“嗯嗯,这么大的场面,肯定很好玩。大姐,俺们就过去看看吧!”络腮胡子兴奋异常地回应着。红唇道:“我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被师父知道了可……”书生抢过话茬,笑道:“被师父知道了也没什么,我想他老人家也会支持我们去的。”“几位也是赶往徐家堡的吗?”这时,临窗的一位老者朝说话的四人喊问道。此人青衫覆云,手执白卷,一副文人的打扮。可细看之下却又绝非文人,也许是光头使然,也许是长须造就,终是无法将他与文人相配的。“是啊是啊,俺们正打算去徐家堡呢,老伯也是去那里的?俺们正好同行。”说着,络腮胡子已起身面窗而去。一听这话,老者赶忙笑着否认道:“不是不是,我怎会去徐家堡呢?我不是去那里的。”听完此话,书生笑道:“哦?这里可是通往徐家堡的必经之地,前辈去往何处?”“我是途经此地,途经此地。”老者显然已经听出书生的话外之音,于是赶忙笑着反驳道,“我不是去徐家堡的,那边的那位小哥才是去徐家堡的呢!和四位正好同路。”说着,他举起手中长卷指了指坐在屋子另一边的英俊少年。“是吗?我说嘛!肯定有同路的。”已经走了半截,满是失望的络腮胡子又兴奋地转身向老者所指之人走去,边走边笑着道,“这么壮观的场面,怎会碰不到一两个同路的呢?”“不同路。”看见老者所指,少年只是冷冷地回了这么三个字。听完此言,僵在屋中的络腮胡子一时尽不知如何下脚了,最后还是红唇把他叫了回去。返回时,他口中还骂骂咧咧地抱怨道:“不爽,不爽!总是藏着噎着地,有甚意思?”之后不久,四人便离席而去,去时的方向正是徐家堡。“前辈请留步》”看见老者出门,少年匆匆赶上。“何事?”老者回身询问。少年冷冷地道:“前辈怎知我要去徐家堡?”老者笑道:“刚才那个铁扇余凌风不是已经说了吗?这里是去往徐家堡的必经之地。小哥如此面生,必不是当地之人,出现在这里,不是去徐家堡又是去哪里?”少年笑道:“前辈说得极是,看来前辈也是去徐家堡无疑了?”老者并未答话,只是低眉看了看少年手中的包裹。见老者无言,少年又笑道,“原来前辈是认识刚才那四位的,可他们怎么不认识您呢?这不是很奇怪吗?”“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说不定我还认识你呢?”老者笑道,“西域四怪谁人不知?老大红唇吕秀娘,一张红唇天下狂。老二血刀刁树鹏,血刀出手必封喉。老三铁扇余凌风,只见树摇不现踪。老四铁杵韩无常,疯癫未现露锋芒。”“原来前辈是真的认识他们。”少年冷冷地再次问道,“前辈怎会认识在下的?”“我对你这个人倒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老者笑道,“不过,对你这种忽冷忽热的性格倒是蛮好奇的。要知道,一个人的性格是与他的经历密切相关的。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经历会让你具有这种冷热相依又不相融的性格。一个人的经历又与其所使兵器密切相关,不知小哥所用兵器是何等式样?”说罢,老者伸手欲触摸少年手中的包裹。“既是不同路,又何必多言?”少年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而后快步从老者身前跨过。“谁说不同路?看看又何妨?”老者大声笑道,“江湖自有江湖事,我自江湖无人识。闲云一朵乐逍遥,若问轶事我自知。”

  亭中的三人正讶异于这声音出自何处?这时,见一瘦高个从林中飘然飞至。此人正是前文所提西域四怪中的老二刁树鹏。一进徐家堡,他便与同伴分开了,自顾自地四处游荡。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之时,送画之人已悄悄离去。一同离去的还有那位少年。很明显,少年是尾随着她们偷偷离开的。

  “既是庆贺,又怎能失了礼数?”只听领头的绿衣女子故作生气地责问道,“偌大一个徐家堡,难道连开门迎客的道理都不懂吗?”“请问阁下是谁?”徐正南抱歉着说道,“贵客到此,未曾远迎,确实是在下之过。”“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教主对于徐堡主的这次宴会十分重视,特命在下送来礼物一份,以表诚意。”说罢,绿衣女子将手中卷轴展开,并在原地转了一圈,以示众人。然后她又将卷轴隔空抛给了徐正南。见徐正南拿到卷轴,沈心如立马起身靠近观看。看罢,两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

  “哦,原来你就是徐堡主的女儿,失敬失敬。”刁树鹏还是没有自报姓名,只是笑着起身抱拳向徐默涵表示敬意。然后看着赵琳,笑道,“沈阁主的义女,难不成就是你要和徐啸天定亲!”听罢此言,赵琳忙起身笑迎,嘴中却并未发出一言。看到此人举止言语如此粗鲁,不懂礼数,徐默涵很是生气,但又想到父亲交代过迎宾时要客气,便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起身笑道:“这些事情稍后便见分晓,还请你不要着急。”刁树鹏笑道:“当然着急了,急着一睹新娘的芳容嘛!”这时,一旁的李木华起身怒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何门何派?好没礼数。”“这位小姐面相一般,语言倒甚是出众。”刁树鹏看着李木华笑道。听罢此言,三个女子都愠怒于心,特别是李木华,此时怒发冲冠,脸色已由青变红

  徐默涵身形偏瘦,个儿不高,瘦削的脸上总是被愁云笼罩着,只有在迎客时才会露出勉强的笑容。她是徐正南的小女。人说父女情深,父亲尤其钟爱小女。可徐默涵似乎是个意外,她不仅没有从父亲那儿得到应有的关爱,而且生活受到父亲的种种约束,特别是在习武这一方面。身在一个武林世家,不能尽兴地习武是何等痛苦啊!尽管父亲有时也会在一旁指点她几招,可她明显能够感觉到父亲在指点自己时也是有诸多考虑的。他不说,自己也不愿多问。唯一让她高兴的是自己有一个关心爱护自己的哥哥。徐啸天虽然在外面花天酒地,无所事事,可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却十分关心,明里暗里总是帮着她,暗地里总会教她一些用来防身的武功。为此,他多次受到父亲的责罚,可他依然如故,从不后悔。

  堂中另一个角落里的四人也很是不同。当绿衣女子刚进门的时候,他们只看了一眼便低头不语,满脸惊恐。倒是那位书生抬头多看了几眼。原来这四位就是西域四怪,也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他们显然是认识这个绿衣女子,至于为何会如此惊恐,就无人知晓了。

  “啊……这……你……”这突然的回答显然让刁树鹏大吃一惊,好一会儿才惊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姓?你又是谁?”“你不是说了天下人都认识你的吗?”少年冷语笑道,“天下人都认识,我自然是认识的了。”说罢,他便拉着赵琳准备离开。“想走?没门!”话音未落,刁树鹏便曲右臂握拳向少年后背冲去,去势中还不忘咒骂,“敢从老子嘴里抢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少年之所以会有这一番举动,其实是有原因的。当他刚看到这幅画时,就惊得离席而起。他看到画中所绘之刀与自己手中的刀完全一样。他想,自己总算没有白来。而此时,不远处的老者却是面带笑容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眼看着就要击中,谁料少年返身用手中的布袋一档,并借势带着赵琳退出十几米远,而后轻声对赵琳道:“等我一下。”说着,他便腾身向刁树鹏冲去,去势中举起手中的布袋向刁树鹏面门狠狠砸去。刁树鹏一见此人身形如此之快,便知来势锐不可当,于是侧身向右躲闪。谁知少年仿佛早有预料似的伸出右腿将刁树鹏右去的身躯硬生生地撞了回来,同时伸出左脚击中其胸膛。刁树鹏被狠狠地撞在了先前的草垛上。重新爬起来的他显得有些沮丧,嘴角带着丝丝血迹,怒目看着少年。少年返身拉着赵琳默默离去。

  众人看罢,个个嗔目结舌。堂下立马像炸开了锅似的议论了起来。有的说“这分明就是长虹刀嘛!你看那刀旁的题字多么威武!”有的应和着说“是啊是啊,确实是长虹刀。”还有的说“什么长虹刀,那明明就是一幅画,怎能说是刀呢?”当然了,除了这两极分化的议论之外,堂中还出现了一些比较中性的言论。它们并没有拘泥于画上的到底是不是长虹刀,而是分析了有关长虹刀的具体情况。

  “是谁?是哪个乌龟王八蛋敢坏本爷的好事?”爬起来的刁树鹏不分青红皂白地放声大骂。少年冷冷地看他几眼,并未答话,而后返身解开赵琳的穴道。见此情景,刁树鹏更加愤怒地道:“你到底是何人?别坏了本爷的好事,不然要了你的命,”少年道:“怎么?还想动手?”刁树鹏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也敢到此撒野,我今天……”“谁不认识你,你不就是那个西域四怪中号称血刀的刁树鹏吗?”少年冷冷地打断他的话道。这时,被解开穴道站在一旁的赵琳惊恐地看看少年又转头看看刁树鹏。

  “谢谢你。”重新回到亭中的赵琳温情地向少年表示感谢。“是啊,多亏了公子相救,不然可真要出大事了。”徐默涵也在一旁应和着笑道。细看几眼,她感觉自己对此人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可一时又搞不清楚。于是又礼貌地道:“不知公子贵姓?是来我们徐家堡作客的吗?”“未必来此的人都是为了作客。”说罢,少年便转身离开。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三个女子,

  “请问你是哪位?是来我们徐家堡作客的吗?”见是陌生面孔,徐默涵赶紧起身抱拳,笑语相迎。“是啊是啊,我是来徐家堡作客的。”说着,刁树鹏走入亭中,自顾自地在石桌空着的那一方坐下。刚坐下,他又笑着道:“想必三位小姐也是来此作客的了?可否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明月阁的李木华师姐和赵琳妹妹,她们是前来作客的。”虽然感觉有些别扭,徐默涵还是礼貌地向刁树鹏介绍着道,“我叫徐默涵,堡主正是家父。不知你是哪位?”

  话还未说完,突然有五个人从堂外进入。领头的身着淡绿色纱裙,其余四人皆白褂白裤,脚踏白靴。此五人穿着甚是奇特,最奇的是人人面遮白纱,只露眉眼。

  趁着李木华的愤怒尚未爆发,刁树鹏伸出双手,迅速地点了三人的穴道。然后他抱起赵琳向竹林走去,边走边笑着道:“我是什么人?天下尽知你却不知。等我享受完了再来告诉你吧。”

  “多谢各位武林同道前来参加小儿的定亲大宴。”待宾朋落座,徐正南双手抱拳向堂下嘉宾表示敬意,而后朗声笑道,“小儿啸天,自小聪颖。然而出生即丧母,一向疏于管教,直至今日,仍一事无成。幸得明月阁主器重,将爱女嫁于小儿。小儿得福,我亦心悦,特设此宴,以示庆贺!希望诸位……”

  徐默涵和赵琳并不熟悉,与她仅仅有过数面之缘。但由于赵琳是沈心如的女儿,且即将成为自己的嫂子,所以招待起来便多了几分客气。但是李木华就不同了,她常常因为各种信息往返于明月阁和徐家堡,所以徐默涵和她已经相当熟悉了。她知道李木华是沈心如最得意的弟子,是明月阁中继沈心如之后武功最高的人。所以,每次李木华送信到徐家堡时,她都会缠着要和她切磋武艺。在一次次的武艺切磋中,两个人渐渐地亲如姐妹,无话不谈。而一向对自己严格要求的父亲,此时也总会显得非常高兴,有时甚至会鼓励她这样做。徐默涵虽不知父亲为什么会这样?但一向怕父亲的她也并未多问。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